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余蓝余男?
    长夜漫漫,半夜时下着连绵的细雨,淅淅沥沥打在树叶上,空阶到天明。

    女子衣衫褴褛,满头大汗的蜷缩在潮湿的“床上”,那是一张由树枝简单搭建的临时床铺。

    看得出她睡得很不安慰,整个人在梦魇中,瑟瑟发抖。

    苍白的唇,毫无血色喃喃的念叨着什么,他凑近一听只闻见她的哭腔。

    “原来,你也会害怕?”还以为她是个乌龟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女人。

    话说白天两人被追杀了一路,最后走投无路到了湖边,她想也没有想的直接往下跳,害得他以为她厉害到想游到对岸。

    结果,这娘们不会水!最后还得他辛辛苦苦拖着她拽上岸边,才算躲过了一劫。

    看在她是个女人,又受了伤还没有丢下他自己走了的份上,他勉强的救她一下。

    这荒郊野外的,黑灯瞎火,又下着雨,刚刚受伤的她浑身是血,此刻淋了雨更是发高烧了起来。

    “冷,啊娘。啊娘!”

    细弱的声音,哭腔娇软,和白日里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男子一怔,心里某跟弦“啪”的便断了,他缓缓走了过去,盘膝而坐将她整个人抱在怀中。

    滚烫的身子如火焰般灼烧着她他,忍不住便抱紧了几分“这样多好看,为什么要装成一副冷若冰霜的脸呢?”

    “小姐,小夏……你们在哪?我……找不到…。你…你们了”

    林染死死的抓住他的长发,喃喃时,用力一抓,疼得青年美目紧皱整张脸顿时乌黑一片。

    咬牙切齿的准备发作时,却瞥见她眼角的泪水,心软了。

    “她们会好的,美人,你生病了,我去给你找药!”余蓝轻轻的把她放下,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盖上。

    刚刚抬腿准备跨出去一步,一只小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不要走……”

    “你确定?”

    回答他的是绵长的呼吸声,男子无奈一笑,又复坐下“既然不让我走,也行,但是你的伤还是要处理的!”

    刚刚保护他时,林染特意留了一个后背给敌人转移对他的注意力,余蓝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那一刻,看着用生命保护他的女子,他只觉得内心无比的温暖而震撼。

    余蓝最终还是抛弃了男女挂念,想着自己开始大夫,怎么可以见死不救?

    于是,闭上眼睛,一点一点的摸上她滚烫的身体,将林染腰间的带子缓缓拉开。

    紧接着,一片滑腻的肌肤触之如脂,滚烫着手心。余蓝呼吸一重,暗自背诵着《药经》。

    下一刻,将怀中的人背对着自己,他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艳丽,狠狠的暴击着他的眼帘,她的背单薄而纤细,雪白如瓷映衬着乌黑的发丝,妖娆不已。

    他更心疼是她的经历,那么美的背上,却是伤痕累累。刚刚受伤的一条,从肩胛骨到腰椎,撕裂的红色鲜血暗沉。

    他的指尖轻轻的落在她的背上,一滴滚烫的泪水,冲淡血色。

    “女孩子,怎么能那么不爱惜自己?”余蓝轻声一叹,从腰间摸出了特制的上好伤药,仔细的洒到有疤痕的地方。

    “还好我喜欢你这个人,不介意这些”余蓝小心的看了眼她的脸,依旧沉睡中,偷偷把身子往前一探,青色裹胸下的美景,令他迅速的脸红一片急急忙忙的给她重新披上自己的衣服。

    许是药粉的作用,刺痛了她的神经,昏迷了许久的林染终是醒了过来。

    她打量着眼前的环境,看起来是个树洞。待看见自己的衣衫时,苍白的脸上陀红一片。

    转头时,目光冷冽虽然她此刻身体软绵无力,还是抬手狠狠的给了他一记耳光。

    “下流”

    “啪”一声清响,打懵了他,半晌没有回神。等到感觉身上冰冷时,才讪讪的耸了耸肩膀“我不叫下流,我叫余蓝”

    “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林染抓住外套,将自己整个人裹起来。

    “当然有关系啊!这是你未来丈夫的名字”余蓝摸了摸被打的脸,只觉得还残留着她的气息。

    林染深吸了一口气,给了他一记白眼,随后懒懒的闭上眼睛“你可以滚了。”

    余蓝:“……”

    常言道:过河拆桥,这河都还没有过,这女人就开始拆桥了!

    他内心郁闷,却担心着她刚刚苏醒,内心焦灼难免脾气暴躁了些。

    “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感谢救命恩人的?”余蓝无语道

    “救命恩人?只怕是我救了你比较多!”要不是这个家伙,自己早就可以走了!

    话落,余蓝脸上真是红橙黄绿青蓝紫精彩十分,最后垂首,身为一个男人武功不如女人确实是……尴尬得紧。

    “咳咳,这个,我们扯平了。在水下我救了你,现在有帮你处理了伤口!”

    他不说还好,一说林染更是紧紧的窜起了拳头,恨不得冲上去打得他鼻青脸肿。

    水里面时这个登徒子便占了自己的便宜,刚刚还乘人之危。

    余蓝哀嚎一声,举手伸出四个手指无辜的道:“我发誓,我真没有轻薄你的意思。我也没有看见你裹胸是并蒂莲的”

    “滚”

    林染暴怒,狠狠的一拳再次打去,牵动了伤口自己也是疼得蹙眉,汗水大滴大滴的从光洁的额头流下。

    刚刚才处理好的伤口,一下子又绷了,鲜血直流。

    余蓝目光一沉,上前单膝跪地,抓住她单薄的肩膀怒道:“你这个女人就不能淡定点!伤口又撕开了!”

    林染到没想到这个小白脸发起火来还真有几分骇人,剑眉一扬,凝神紧盯着她。

    半晌,她无奈的放下拳头。

    “我好不容易帮你处理了伤口,那药不会留疤的,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就不能温柔一点?贤惠一点?多笑一点?最好再对我客气一点!不多,就一点就好!”

    余蓝念念叨叨的说着,动作却是轻柔至极的帮她重新拆掉带子清理鲜血。

    林染越听脸色越沉,白了他一眼:“你就闭嘴吧!”

    留不留疤关你什么事?

    “我叫余蓝,就是我家里专门都生男孩,所以我父母想要一个女孩。结果我一生下来,还是个男孩!我娘就说,叫余蓝吧!”

    林染听他说着,也诧异的顿了一秒,随即沙哑着嗓子询问:“意思是——多余的儿子?”

    在她好奇的目光下,余蓝终于是点了点头。

    林染唇角微微抽搐,目光看向远山,雾蒙蒙的一片低声道:“你父母真是——实诚!”

    某男唇角微微抽搐,半晌无语。

    “你呢?你叫什么名字?”余蓝目光灼热的看着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屏住呼吸轻声的问道。

    林染未语,懒懒的闭上了眸子,疲惫的小脸看上去苍白不已。睫毛颤抖时,像困在水里的蝴蝶,振翅挣扎着。

    渐渐的她的呼吸绵长,就在余蓝以为她不想回答要睡觉了的时候,那女人红唇轻启细细的声音响起:“我叫林染”

    那两个字轻轻的从她口气说出,却是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心间。

    余蓝百味杂陈的看着她拉紧自己的外衫,整个人蜷缩着往里面滚去只留给他一个后背,这般小性子的事情可爱至极。

    他的手落在她身侧,单手撑腮的看着她的发丝,忍不住喜上眉梢。

    劳累了一天的两人终于都熟睡了去,浑然忘记了这细雨的秋夜还有那依旧纠缠的杀手。

    这一小小的树洞,遮蔽一切的风雨,只留下一片狭小却温馨的空间。

    152715341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