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马屁拍到了马蹄上(求推收票票)
    ,

    81zw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全速更新请继续关注

    看,就上文字版最快更新的站。而他本人却来到了杜晓曼的身前,问道:“晓曼,怎么不见赵乡长啊,他上哪儿去啦?”

    当着书记的面儿问乡长,这岂不是明摆着不给书记面子嘛,不过,这也怪不得这胖院子,王子君上任这么多天了,根本就没有到他的地盘上做过调研,这些乡直单位的各路诸侯,也从来没有到王书记那里主动汇报过工作,不认识自是再正常不过。

    如果不是看到王子君打派出所赵子跃那一巴掌,杜晓曼可能根本就不会犹豫,就能把这个问题回答出来,但是,见识了书记大人的威严之后,此时的杜晓曼心里却本能的有一丝忐忑。

    万一回答不妥,让王书记给记了帐,那对自己以后的发展可没什么好处;但是万一回答过头了,传到赵乡长的耳朵眼儿里,那赵乡长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时不时的给你弄双小鞋儿穿穿,也不是自己能够承受得了的!

    杜晓曼虽然在乡政府上班的时间不是太长,但是对乡政府大院里的弯弯绕,却比别人了解的一点都不少。她深知自己这等小人物,可是架不住两大巨头的怒火。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就在杜晓曼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王子君已经开口了:“赵乡长有事下村去了,我们半路遇上了这个生病的孩子,顺便送过来了!”

    “哎呀,赵乡长自己下村,用车送陌生的学生,这年头,这样的好官不多见哪!啥是人民公仆啊,这就是啊!”胖院长握着王子君的手,大发感慨。

    杜晓曼看着猛拍马屁的胖院长,嘴角一歪,差点笑出声来。心中暗道,胖子啊胖子,这次,你唾沫星子再多,马屁也算拍到马蹄子上了!幸好,这几年机关生活的摸爬滚打,也让杜晓曼混了出来,知道这种时候,她是绝对不能笑的。

    胖院长的手心里都是汗,粘乎乎的,握在手里像是攥了一块大肥肉似的,油腻腻的感觉。

    “医药费不够,让他们再去凑!这个规定你不懂啊?”胖院长别看和王子君说话和气得很,但是在属下面前,却是不折不扣,十足的派头。

    就在这胖院长骂人之际,刚才跟着医生跑进去的女老师,也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

    “院长,我是袖岭村小学的老师,医生说是孩子得的是急性阑尾炎,得赶紧手术,您看,能不能特事特办,麻烦给通融一下,先给孩子做手术,我这去筹钱。”

    “这个么……”胖院长刚要说话,又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刚才还是不容置疑的脸上,随即又变得一脸灿烂,客气道:“呵呵,看你说的!别的不说,就冲着这孩子是赵乡长亲自派人送来的份儿上,卫生院也会全力以赴的,小付啊,你赶紧去让人安排手术,手术费回头再说!”

    听了这前后截然相反的安排,那三十多岁的医生一点也不见怪,当下答应一声,撒腿就往急诊室里跑。

    也许是太着急了,医生小付一头和从走廊里走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虽然没有撞倒在地,但是两人的头却是狠狠地接触了一下。

    “小付啊小付,你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稳不住阵脚啊?幸亏你撞的是我,要是撞住个老人,还不得让你给碰散架了?”被撞的人一手捂着头,一边冲着小付责怪道。

    那医生小付撞得也不轻,不过,当他看清了来人之后,却不敢拌嘴,而是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啊,银仓哥,一个手术等着,我太慌了,您多担待点啊!”

    “作为一个主治大夫,这么毛手毛脚的,让病人咋着相信你啊,我说你啊……”那银仓哥有心还想教训小付几句,目光却是无意中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那揉着头的手不觉就放了一放。

    “王书记……,您怎么来这了?”

    在这个人喊自己王书记的时候,王子君就已经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这人叫孙银仓,西河乡西片工作组的副组长,此人虽然只是一个工勤,但是在西河子乡二十多年的工作经历,也算是老油条了,单单冲着这一点,就让人不敢小瞧。就是在乡长赵连生的面前,也是一个很有面子的人物。

    “哦,原来是老孙哪,我碰巧送一个病人来医院,你来这里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王子君朝着孙银仓点点头,关心地问道。

    听到王子君的回答,孙银仓不觉一呆,在乡里混了二十多年,什么样的领导没有见过?和王子君乍一见面之后,他就对王子君有了一个初步的评价:文弱书生一个,根本就不可能是赵乡长的对手。

    这一次打招呼,依着他对王子君的了解,这王书记顶多也就是给自己来个礼节性的招呼,却根本就没料到,他居然一本正经地关心起自己的病情来,而且,那自自然然的态度,根本不是装腔作势就能装出来的。

    “老毛病了,离心脏还远着咧,死不了!”孙银仓毕竟久经世事,纳闷了一下,就随口扯淡道。

    “老孙啊,你这种敷衍了事的态度可千万要不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说,你光在工作中当个拼命三郎有啥用啊?过两天,你到市里给我好好做个检查,该治治,该养养,回头我给你批特假,这也是工作,耽误了事儿,我拿你的工资是问!”王子君以不容质疑的口气对孙银仓说道。

    扣工资的话,王子君说得掷地有声,直把那孙银仓说得好像思维凝固了一般,一种久违的关心,一种温暖的依靠,心里涌出一股感动的暖流,简直快要老泪纵横了!

    手机阅读 享受阅读乐趣,81zw,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