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刑警队长(泣血求推收)
    红岭村不是很大,村里的路有点泥泞,王子君接过来肖朝贵的烟,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一会儿功夫,就来到村西头一座红砖垒成的房子前。

    这房子落成也就是三两年的时间,宽敞的过道连着大门,比四周的房子要气派不少,估计这在红岭村也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房子了。

    “裘乡长、老王,王书记来了!”肖朝贵刚走到门口,就大声的朝着里边喊道。

    肖朝贵刚喊了这么一嗓子,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就从里边传了过来。

    满脸笑容的裘加成,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王子君跟前,眉开眼笑地感叹道:“王书记,这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哇,您一来,这锅肉立马就熟了!真是有福不用忙,没福瞎慌慌。能在王孝兵这儿蹭上这顿红焖羊肉,可都是沾了您王书记的光啊。”

    裘加成的姿态放得很低,他这般刻意的讨好,王子君也投桃报李,随口道:“裘乡长啊,你这话就有点害我了,如果被别人听去了,万一哪天吃肉煮不熟,都打电话叫我救急,那我不成一个团团转的陀螺了?”

    王子君说完,两人就哈哈大笑起来。在裘加成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听到王子君和裘加成的笑声,好像也被感染了,跟着笑了起来。

    裘加成此时觉得自己忒有面子,王子君能这么和他说笑,那就等于没把他当外人,表情越发的夸张,是那种巴结、赞叹、迎合,统统集中在一起的恰到好处的抒发,他想以此来证明,他裘加成和一把手关系很铁。

    “王书记,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红岭村的村长王孝兵。”裘加成说话之间,就指着跟在他身后的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道。

    这王孝兵身材魁梧,站在那里好似一座撼不动的铁塔一般,听到裘加成的介绍,赶紧上前一步,惶恐不安的笑道:“从我当村长以来,从来没见过咱乡里的一把手到村里来过,今天王书记亲自来指导工作,心里有点激动!”

    王孝兵的话不知道真假,但是王子君听了,还是觉得心里很是受用。当即握了握手道:“这次来你这儿蹭饭吃了,等会儿咱们好好喝两杯!”

    “只要王书记看得起咱,我王孝兵喝它个人仰马翻桌底钻都心甘情愿!”

    “王书记,这是咱乡派出所的副指导员吴凯。”裘加成朝着王孝兵身后瘦高汉子一指,接着介绍道。

    副指导员吴凯,这个人应该是裘加成的人,王子君对他轻轻一笑,伸手握了握。

    在裘加成等三人的前呼后拥之下,王子君就走进了王孝兵的院子,才一进院,一辆停在院子之中的带斗摩托,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裘乡长,是王书记来了么?”漫不经心的声音,从王孝兵那用红砖垒砌的堂屋里传了出来。

    裘加成脸色一变,不过随即,他就恢复了正常。这时,一个身影从堂屋里走了出来,高大的身躯,炯炯有神的双目在那里一站就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

    这个人虽然走出了堂屋门,却并没有下来迎接,而是就在堂屋门口站着,单等着王子君他们过去。

    这等作派,就有些不给面子了,王子君离老远都能感知到此人的骄傲,这种骄傲,让那双炯炯如电的目光里冒着寒冷的气息。

    裘加成看着周爱刚站在堂屋门口一动不动,沉吟了一下,还是热情的介绍道:“王书记,这是咱县公安局刑警队的周爱国大队长,他可是咱红岭村的骄傲,破了不少案子,是咱县局有名的破案能手。”

    刑警队队长,在县里也算是个人物,但是这等职务在王子君这个乡党委书记面前,却算不了什么。他刑警队长再怎么精通办案,充其量也只是公安战线上的一个中层而已,干得好的,弄个副科级待遇,干得一般的,顶多就是个股级。

    他王子君是什么人?他可是组织部任免的正科级!在县城,这可是和公安局长平级的人物,这周爱国如此的托大,只能说明一点,根本就没把他王子君放在眼里。

    见周爱国一副孤傲的样子,王子君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他的心思,索性装作视而不见,在裘加成介绍他时,淡淡地一点头道:“爱国同志啊,你好。”

    周爱国作为刑警队长,眼睛很毒,自然有着非同一般的观察力,见王子君的脸上虽然热情依旧,话也说得很是客气,却始终让人觉得若即若离,知道是故意冷淡他,当下洒脱一笑,却并没有往心里去。

    在周爱国看来,一来,自己乃是公安系统的人,他王子君可以在西河子乡这一亩三分地里吆三喝四,却管不着他;二来,关于这个新来的书记,他也听到过一些传闻,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两个人淡淡的招呼落在裘加成的眼中,却是让他暗自叫苦不迭。他费尽心机安排这个酒场,原本是想和一把手密切一下关系,然后再把自己两个亲近之人介绍给王书记的,没想到,刚好碰见周爱国从县里回来了。

    周爱国一碰见裘加成就问:“老裘啊,摆酒场了?请大人物吧?”

    裘加成惊讶地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他一说出口,立刻就懊丧后悔得要命,裘加成一直为自己不会眼皮不眨的说谎和遮掩苦恼,他觉得无论他的工作场合还是为人处事,适当地撒一下谎进行一些遮掩是极其必要的,但是每到关键时刻,他总是本性难移地一下就清亮见底。裘加成尴尬和难堪的样子更是让周爱刚证实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即,不由分说地来到这王孝兵家里,大大咧咧地坐下了。

    “王书记,外边天热,赶紧进屋凉快凉快!”作为主人,王孝兵自然是热情不已。

    王子君朝着众人笑笑,第一个走进了堂屋里。一进屋就见一张偌大的茶几上摆放着七八个水杯,茶叶的香气丝丝缕缕地浮在空气里。   首发

    在王子君第一个走进来时,那周爱国也紧跟着走了进来。“王书记,我的水杯在那里,座位就别挪了!”周爱国不等别人开口让王子君,就直截了当的朝着主座一指道。

    主座,按规矩乃是给最尊贵的宾客落坐的,此时的场合,论级别自然应该以王子君为尊,偏偏这周爱国却自作主张地先入为主了。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复杂,周爱国一言不发地看着大家,他想看看这王书记会是什么反应,只是,他的这个企图没能得逞,王子君心里冷笑着,脸上却依然微笑着,眼角的余光朝裘加成瞥了一眼,发现裘加成也是眉头紧锁,却沉默着没有开口。

    看来,还是自己的权威不够哇。否则,这裘加成此时肯定会站出来,这么想着,心里便有一丝不痛快,嘴里却是淡淡地说道:“坐哪儿都一样,客随主便,爱国的水杯在那里,就别挪了。”说完,王子君就十分随意地坐下了。

    王孝兵等人看着王子君落了座,一个个挨着坐了下来,王孝兵开始招呼着他老婆上菜。

    只是一会功夫,菜就被陆陆续续地端了上来。有四个汤盆,分别盛着红烧羊肉、猪肉炖粉条、鲫鱼豆腐汤、大白菜烧藕丸子;两个热盘:一盘蒜香辣炒虾,一盘牛肚炒大蒜;两个冷拼:一盘清香手撕圆白菜,一盘凉拌黑白双耳。

    看着这色香味俱全的一桌菜,王子君足以看出,摆设这个酒场,裘加成还是颇费了一番脑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