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为上之道恩威并举(泣血求票)
    周爱国下意识地攥着电话,刚才还阴暗如古井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笑意。尽管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弟弟爱民那欢快的声音依旧在他的耳边回荡。

    “哥,我怎么没听你说过认识张书记啊,王大伟刚才已经向我认错了,还保证以后再也不骚扰我女朋友了,学院也不追究这件事情了……”

    弟弟的声音里,有激动,有喜悦,更多的则是对他这个当哥的崇拜。这么多年来,弟弟一直把他当成一棵树,他为他打理和操持着一切,在他这个哥哥的庇护下,弟弟踏实到高枕无忧,那一声亲切的呼唤,就像一阵风,吹散了笼罩在他心头的乌云,一直被他视为骄傲的弟弟,前途又变得一片光明。

    一切已经昭然若揭,因为王子君的电话换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他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对这个人的感激……

    刚才,周爱国虽然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到江州工学院,但是内心里,他却没有半点把握,他只是不服气地想要发泄一下而已。在洪北县,他周爱国是刑警队长,他可以叱咤风云于破案现场,但是到了江州,他算得了什么呢?在江州副市长面前,他又能扳回来什么脸面?

    想想刚才自己对王子君的冒犯,周爱国心里百味杂陈,定定地看了王子君一眼,只不过,他此时的目光却是有温度的。当下大步来到桌前,一溜排开摆了六个酒杯,一字一顿道:“王书记,大恩不言谢,今天的事,我周爱国记在心里了!”

    六个盛满白酒的酒杯,每一杯都足有一两酒,周爱国端起酒杯,一仰脖把一杯酒干了!

    就在周爱国端起第二杯酒的时候,王子君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周爱国脸色激动,嘴唇哆嗦道:“王书记,我周爱国门缝里看您了……”

    “爱国,咱喝茶,以茶代酒,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如果你愿意拿我当朋友,就别跟自己的胃较劲儿了!”王子君诚恳地端起一个酒杯,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了看这张年轻的面孔,充满了凛然之气,但是看起来却又格外的亲切随和,周爱国突然觉得,他想要表达的话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王子君刚才说愿意拿他当朋友,这就足够了!

    “王书记,干!”周爱国说话之间,就端起酒杯朝着王子君郑重地一碰,一仰脖灌了下去,只觉热火烧心,泪花闪闪。

    王子君的酒杯举得不高,但是周爱国碰杯之时,却将自己的酒杯放得更低,在坐的人都是酒桌上的宿将,岂有不明白之理?这就是态度。下级对上级的态度!

    刚才在酒桌上,周爱国和王子君碰杯,那都是平举,意思是在和王子君分庭抗礼。这一个电话打下来,就把周爱国不动声色地转换成了下级的角色。

    这个王书记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只是一天,但是裘加成心里却是不无感慨。刚才周爱国一口气倒了六杯酒,那不是喝酒,那是赔罪。

    王子君偏偏不让他喝,而且还主动陪他喝了两个,这个举动,给周爱国一个台阶下的同时,更让周爱国觉得亏欠他太多。

    这两杯酒,喝得意味深长,却又不动声色,早就收到了大音稀声的效果,高,实在是高啊!

    能够轻松摆平江州市副市长的儿子,这王书记背后又该有什么样的背景呢?一个有才情有背景有手段的年轻人,以后的前途岂不是一片光明

    想想这王书记以后的发展,裘加成就暗自庆幸,尽早投向王书记,可谓是英明之举。

    酒桌之上的氛围,再次变得热烈了起来。不过周爱国放下杯子之后,死活都不肯回到原来的主位上去坐了,对于他这等态度,王子君明白,裘加成等人也不糊涂,却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破。

    “王书记,我敬你一杯。”派出所的副所长吴凯端着酒杯来到王子君的面前,恭敬地说道。

    几杯酒下肚,王子君就觉得自己头重脚轻,有些飘忽了!三两的酒量还是三两的酒量,尽管带着前世的记忆,这等酒量,却并没有因为重生来一个相加。

    “吴指导,我已经过量了,为了避免酒后失态出洋相,我看就这么着吧,以这杯酒为限,我喝下去就算是过了!”

    在江州这地方倒酒,别看说是一杯酒,那倒起来没有三个不算完,王子君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醉了,他要保持他党委书记的威严。

    为上之道,当恩威并举。这吴凯以后有大用,在给他好处之前,他得在他面前树起自己的权威来。

    如果是裘加成,吴凯可能会纠缠一番,但是面对王子君,吴凯却不敢贸然相劝。当下善解人意地一笑,端起酒杯欣然接受了。

    “吴凯不错,哪天没事儿,多到我那里坐坐。”说话之间,一拍吴凯的肩膀,却扭头对裘加成道:“组织上有一个用人原则,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就是说,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加成啊,像小吴这样的年轻同志,也该压压担子了!”

    王子君的声音不高,却把吴凯听得热血沸腾,在派出所,他可是一个备受打压的人物,王子君的话,像是给他紧闭的心门开启了一条缝儿,很快就有清新的风挤进来。

    一场酒在融洽的气氛中结束,已经喝得晕晕乎乎的周爱国,非要开着他那带斗的摩托车送送王子君。

    王子君步履摇晃,身形显醉,心头却明朗不已。周爱国紧紧地拉着王子君的手,把胸脯拍得山响,请王书记有事一定吩咐,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云云。

    最终,还是吴凯开着那辆三斗摩托车把王子君送到了乡里,头脑开始迷糊的王子君回到办公室后,支撑着很久的那口气忽然之间好像全都泄了,只觉得浑身酸软,难以自持,跑到卫生间吐得一塌糊涂,搜肠刮肚地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吐完之后,往床上一躺,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