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只要思想不滑坡 办法总比困难多
    冒失?这样的评价可不是中听的。尽管前边还加了一个人品不错的前提,但是,就这一个“冒失”传到领导耳朵眼里,那就会戴上有色眼镜看你,至少会认为你刘根福不够沉稳,不堪重用。

    “我本人不能和裘乡长比,但是我刘根福不能,并不代表其他人也没有这个能力,比如说张书记。”刘根福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干脆将张民强给抬了出来。

    张民强深深地叹了口气,暗忖这刘根福真他娘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提名,传出去对他张民强也没什么好处。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是骑虎难下,不得不力挺刘根福了。

    “王书记,我也是从副乡长过来的,为了西河子乡的工作大局,不如就由我暂时代理几天吧!”

    张民强一开口,和赵连生走得比较近的宣传委员齐亚斌就准备开口支持了。一旦他开口的话,恐怕这个会议就不得不开了,而王子君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掌握全乡的局势,他不想开这种会议。

    “同志们,大家都知道,在我们政治改革的进程中,一直在强调权责一致,互为统一。简单的说,就是人民赋予你什么样的职位,你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今天,张书记能够不计个人得失,主动站出来勇挑重担,真正体现了分工不分家,换位不越位,补台不拆台的顾全大局精神,作为一把手,我深受感动,也十分欣慰。有这样一支强有力的班子,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我们呢?只要大家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王子君神情激昂地说着,直把在场的张民强,刘根福感染得血脉贲张,豪情万丈了。

    “只是,”王子君却又话锋一转道:“如今,自上而下一直强调要党政分开,我还是考虑,咱们党委就不要过多干涉政府的事情了。”

    王子君一脸凝重地说完,就上前去,一手抓过张民强的手,紧紧地握着,一手拍拍张民强的肩,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

    张民强神情尴尬地笑着,张张嘴,却是无话可说。那一刻,他想告诉王子君,党政分开只是一个提法而已,那都是形而上学的东西,却怎么都开不了口去反驳。

    “裘乡长,政府的工作,这两个星期就要你多操心了,有什么困难,及时和根福乡长沟通商量,人心齐,泰山移嘛。”王子君说话之间,就走到了裘加成的面前。

    裘加成就觉得先前书生气十足的王子君,在他眼里是那般的俊美如冰!

    此刻,王书记脸上仿佛带着一种温和却不容置疑的散漫之气,严肃中显得随意,一副大权在握,主宰一切的样子,几年来的宦海沉浮,人间冷暖,时事变迁,世态炎凉,在那一刹那全都纷繁地袭上裘加成的心头,忍不住有些忐忑不安,兴奋异常,对于轻轻松松就把分工搞掂的王子君越发佩服了几分!

    当下赶忙表态道:“请王书记放心,我裘加成一定不负党委政府重托,确保赵乡长安心治病,王书记主持全面工作。”

    见这裘加成也拿赵连生治病说事,张民强真是有点哭笑不得。有那么一刻,他甚至觉得赵连生使出此招,实在是一个下下策。但愿赵连生的计划能够实现,不然的话,这西河子乡究竟是何姓的天下,还真是不好说。

    没有了其他事情研究的班子成员,各自都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的朱常友就跟了进来。

    进得门来,朱常友先是看了看王子君暖瓶里的开水是不是满的,又恭恭敬敬的倒了一杯水给王子君端了过来。

    对于朱常友的这些小动作,王子君并不阻拦,点燃一支烟,倾颓在沙发上,眯起了眼睛。前世的挫折,让王子君顿悟了很多。

    人活在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绝无道理可讲的。当你高高在上的时候,对待下属,千万要学会示弱,就像端茶倒水这等最起码最简单的小琐碎,你得学会放手,学会依赖性地让他们去做。如此小题大做,不但不会招至反感,反而会让下属觉得美滋滋的,他们要的就是亲近领导的机会,你只要让他们感知到你的信任,单单就冲这一点,就足够了!

    自己也算是提拔了朱常友,他这般示好,乃是一种表态:他内心里充满感激。如果自己阻止了,恐怕会让这位主持办公室工作的副主任睡不着觉的。虽然感激的话他并没有明确说出,但是,他的眼神和举动却表露无遗。

    等朱常友把水小心的放在自己办公桌上之后,王子君这才淡淡的一挥手,语重心长道:“常友啊,你刚主持办公室的工作,得尽快进入角色啊!”

    已经把表决心的话揣摩了无数遍的朱常友,听到书记吩咐,心里登时热得发烫,像一股温馨的风在耳边拂过一样,脸孔便燃起火一般红红的光亮。立马在最靠近王子君的椅子上坐下,双眸恭敬的人看着王子君,一副谨遵教诲的模样。

    王子君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扔给朱常友,接过烟的朱常友并没有随即点上,而是将打火机打着,躬着腰给王子君点上了。

    “常友,你在办公室干了多少年了?”王子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个烟圈儿,跟朱常友拉起了家常。

    “十三年了,王书记,就是跟八年抗战比,都他娘的一轮之我的书记人生

    想当年,为了党委秘书这一角,他和王六顺没少较劲,结果都是半斤对八两,没有任何结果。后来,老书记调走之后,王六顺提拔为党政办主任,朱常友就知道自己更没戏了。

    现在,王子君又旧事重提,朱常友的心又像火烧一般,想要沸腾了。王书记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王书记支持我当党委秘书?

    “是,还没有确定。”

    朱常友说话之间,就用双眼紧紧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人,有时候其实很像一条鱼。一旦有了**,哪怕发现一丝诱饵,就会看到希望的光亮,然后为了这个目标去拼搏,去奋斗。作为朱常友实现这个目标的唯一依靠,就算自己不说,他也会拼尽全力朝着自己靠拢的。

    “嗯,没有确定就好说。常友啊,你在乡里也算是老人了,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密切注意下边的同志有什么思想动态,随时给我汇报,也便于我及时作出决策。”

    朱常友听王子君这么一说,冻结了多年的**,忽然在那一刻土崩瓦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