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水至清则无鱼 人至察则无徒
    “王书记,不是我们财政所不想给老师发工资,有道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财政没钱哪!”李元意为了应付这一场面,早就演练了多少遍,今天一见王子君发问,正好派上用场。

    李元意的这种反应,倒也在王子君的意料之中,之所以这么问他,只不过是想让他表个态而已。

    “李所长,这个当口怎么会没钱呢?今年收的提留款都花完了?”不待王子君开口,刘根福就率先向李元意发难道。

    “花的差不多了,刘乡长,您是不知道哇,你光看着钱多了,这年头,物价飙升的速度比坐直升机都快,钱都贬值了,花起来根本不顶事啊!”李元意一边哭穷,一边从口袋里顺手掏出来个笔记本,将杂七杂八的各项开支,流水账似的报了出来。

    王子君对于账目方面并不精通,他也不想从财政所的帐面上挑毛病,既然李元意敢公布出来,那足以说明他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财务公开就不用了,李所长,我问你,乡里目前还有多少钱?”王子君不耐烦地打断了李元意的唱白,掷地有声地问道。

    “三千六百二十八块五角六分。”就像一个最称职的管家一般,李元意报出了一个数字。

    张民强听到这个数字,嘴角抽搐了几下,差点没笑出声来!他虽然不管财政,但也知道,就算乡财政所再穷,也不至于剩下这么点儿钱,心中暗道,这个李元意真是胆大包天,你耍着这一把手当孩子玩哪?

    和张民强相比,刘根福的嘴角更是像抽风一般,财政所是他主管的,他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猫腻,李元意这个数字一报出,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如果不是正在开班子会,他可能会旁若无人地笑岔了气!

    “王书记,我是财贸副乡长,说句公道话,穷家难当啊。上面千条线,下边一根针,乡里的琐碎事情又多,哪个庙门能漏了?如果不是李所长精打细算,恐怕连这点小钱也难剩下了!”

    刘根福说话之间,又感叹道:“现在上面三令五申要切实减轻农民负担,不能乱收费,光指着节流不开源,咱手里能有几个钱?说句不好听的,乡里的财政状况一向是老公公穿儿媳妇的鞋—钱(钱)头紧哪!”

    “还是刘乡长知道我们的难处哇。”那李元意一见刘根福发了话,立马像找到了知音一般,抬头看了一眼王子君,解释道:“本来,咱机关干部的工资,也想缓缓的,赵乡长觉得王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烧不烧暂且不说,至少不能让王书记丢面子,这才东挪西借,求爷爷告奶奶的,总算凑够发下去了,至于老师们的工资,我实在是没办法啊!”

    王子君听着李元意和刘根福的一唱一和,沉默着一言不发。李元意那张倭瓜脸看起来挺朴实的,他怎么也想不通,就是这么一个土得掉渣的人,在前世的报道中,他怎么就贪污了三十多万呢?

    三十多万,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王子君之所以记得关于李元意的报道,是因为他在西河子乡呆过,而且是以一种窝窝囊囊的方式离开的,因此,虽然一直在教书,对于和西河子乡有关的报道,还是比较关注的。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这戏演得真够逼真的!王子君不动声色地笑笑,加重语气道:“这么说来,我王子君还得好好感谢一下李所长了?”

    “王书记,看您说的,我就是您手下的一个兵,为领导分忧解难确保机关正常运转是我应尽的职责哪里有感谢这一说呢!”李元意脸上带笑,谦逊地说道。

    乡纪委书记左运昌看着李元意的表演,不断地玩弄着手里的笔,尽管他对这李元意的小把戏一眼看穿,却不想说半句话。

    这李元意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明显是受了赵连生的指使,他自认自己不是赵连生的对手,再加上很快就要退居二线了,这一二把手尿不到一个壶里和他左运昌有什么关系,自己又何必趟这浑水呢?

    宣传委员齐亚斌和组织委员李秋娜,更没有说话的意思,两人一个人喝水,一个人不停地摆弄着自己的长头发,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班子成员的一举一动,眉目一舒一皱,身子的瑟瑟抖动,丁点儿细微,王子君都尽收眼底,尽管他并不指望这个班子会能讨论出来个结果,但是,这些班子成员的表现还是让他大为恼火!

    “王书记,财政所没钱,那咱们再想别的办法。总不能让老师们辛苦了大半年,连个中秋节也过不顺当吧?”裘加成把水杯一顿,沉声道。

    “裘乡长说得对,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啊。一旦发不下来工资,引起老师到县里上访,事情就更严重了。问题是,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啊,弄不来钱,说啥都是白搭!”

    刘根福一脸的无可奈何,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不像是解决问题的,倒像是煽风点火,惹王子君更发愁的。

    张民强接着道:“筹钱的事,一般都是政府的工作,既然赵乡长不在,由裘乡长主持政府工作,那裘乡长就多辛苦一下,努努力把老师们的工资给发了吧!”

    这两人说得轻松自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裘加成的身上,仿佛这一切跟他们丝毫没有干系一般!

    “好吧,既然张书记让我作主,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一下。王书记,全乡老师半年的工资,咱们不可能一下子发下去,那咱们就先发一个月,眼看就过中秋节了,好歹安抚一下老师的情绪。我算了算,全乡教师一个月的工资不到十万,咱们在家的班子成员加上李所长,每人先垫付一万,将老师的工资发了,等过了节,这垫付的钱再想办法还给各位。”

    裘加成出这个主意,王子君知道他的好意,他是想给自己解围的。只是,给老师发工资让班子成员来垫付,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就算别人表面上不说什么,背地里也会骂娘的。

    尽管这裘加成为自己着想,这个举动多少也带有一丝功利的色彩,但毕竟初衷是好的,王子君心里还是暗暗感激。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要想拉拢一派属于自己的实力,让别人死心塌地的跟着你,那你必须给人一种跟着你的动力。

    这个计划没有可操作性,王子君心知肚明。更何况,张民强和刘根福他们就不会让自己轻易过关。想到自己的谋划,王子君顺水推舟地说道:“这倒不失是一个好办法,我看,暂时按裘乡长说的办吧!”

    “王书记,不是我不为乡里着想,实在是我拿不出来,去年给粉皮厂垫付的钱,到现在都没退,弄得我一到老丈人家都是多吃饭少说话,抬不起来头哇。”张民强双手一摊,一脸苦相。

    刘根福紧随其后,也说没钱。左运昌等三人也不想垫付这个款,此时见这两人带头,也都罗列了一堆困难。那组织委员李秋娜,也说为了垫付款,家里弄得鸡飞狗跳,老公差点跟她离婚了,再垫付钱的话,恐怕就家庭难保了。

    “王书记,一万块钱我确实拿不出来,不过我借借在家里过节的钱,倒也能整出一千来,书记您可别嫌少啊!”李元意在所有的副科级说完之后,表忠心一般的说道。

    李元意的话一说完,会议室就陷入了沉寂之中。正在做记录的朱常友,拿笔的手有点颤抖,现在局势很明显,那就是李元意和刘根福、张民强三人联手玩弄王子君,左运昌等三人却是随风倒的墙头草,就算裘加成和王书记一心,却也斗不过人家这么多人。

    两天之内发工资,玄乎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