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人民公仆就是大众保姆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王子君,想要看看他被激怒之后会有什么时候反应。张民强、刘根福和李元意的目光里,带着一目了然的戏弄之意。

    七个人的班子会,五个人反对,就算你王子君是一把手,也没办法强制掏他们自家的腰包啊。

    “啪”,王子君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愤怒的看了一眼,大发雷霆:“看看你们都是什么形象,什么工作作风!有利益争破头皮,有责任推诿扯皮!还口口声声的说什么为人民服务,你是人民公仆,什么叫人民公仆?意思是说你,你,你,还有你,都是人民群众的大众保姆,不是让你当官做老爷的!给老师发工资,天经地义,这是党委政府的责任,是我们每一个班子成员都应该主动承担的事情,谁要是觉得冤,可以辞职不干!”

    王子君劈头盖脸的一番训斥,办公室里立刻噤了声,不过,刘根福却不经意的瞅了张民强一眼,眼里都是胜券在握的笑意。

    班子会继续进行,但是那让人垫钱的提议,却无疾而终。随着朱常友一次次的给每个班子成员的杯子里续水,两个意见终于达成。

    第一个是争取向乡信用社贷一部分款,这件事情,刘根福倒是非常主动的揽了过去;第二个办法就是向县里借一部分钱暂度难关,这个事情就落在了王子君的头上。

    班子会开完,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刘根福在离开会议室后,给左运昌打了个电话:“左书记,这一晌坐下来,屁股都咯坏了,一起喝两杯吧!”

    左运昌看看王子君还没走,回绝道:“刘乡长,你们去吧,我还得回家,家里来客人了。”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王子君和裘加成两人。裘加成看着低头坐在那里抽烟的王子君,心里很不是滋味。尽管达成了两个意见,但是实施起来,几乎没有太大的可操作性。

    向信用社贷款,到了还贷期限,总是让人家催无数遍,还是有贷不还,以致于信用社的主任见了乡政府都想绕着走;至于向县里要钱,县财政局都穷的不知道给谁要钱,哪有钱给乡里?

    这王书记毕竟还是年轻啊,没有政治斗争的经验,这下好了,中了赵连生的招了。如果是自己,宁肯让老师上县里去闹,也不会说出辞职不干的话来。惺惺相惜之下,心里有点酸楚,来到王子君的面前,好声安慰道:“王书记,这都一大上午了,咱们去吃点饭吧。”

    安慰王子君的话,裘加成已经想好了,不外乎是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弄成今天这个局面,那是前任所致,跟初来乍到的王书记无关。就在他准备开导王子君时,正抽烟的王子君突然笑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走,咱先去吃饭。”

    红杏饭店在西河子乡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大饭店,一溜整齐划一的十个小雅间就是其他小饭馆难以比拟的,再加上饭店老板做得一手好菜,老板娘青春亮丽,精明利索,自然而然的成了财政所的定点饭店。

    要说,这个饭店还有一处特色是令人拍岸叫绝的,那就是整个饭店的后厨就是四面玻璃墙,厨师的整个做菜过程可以让客人一览无余,全程参观,这对当时卫生条件有限的乡镇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却也促成了这个饭店的生意异常的红火。

    在红杏饭店的一间雅间里,张民强三个人正喝得热火朝天,刚才还哭穷的李元意大所长,此时正掂着一瓶在乡里难得一见的剑南春给张民强倒酒:“张书记,你别黏糊,喝干喝干,你要是再耍赖,我不把你倒个人仰马翻不算完!”

    “关键时刻,你李大所长还真是能忽悠啊,都整出小数点来了,差点把我笑岔气了!看把那谁给气的,来来来,兄弟敬你一个!”刘根福端起酒杯,一仰脖就把杯中的酒给倒了下去,舌头都有点大了。

    “不敢不敢,再怎么说,我李元意也只是个过路财神管家婆,费这么一番心机,不都是为了给赵老大卖力?”李元意一边端酒杯,一边暗骂刘根福,心说这小子真是酒鬼托生的,见到了好酒就死皮赖脸地喝,你以为这剑南春是凉开水啊,如果不是为了巴结张民强这个未来的乡长,单凭你一个副乡长,只配给你弄二两马尿喝! +

    “红烧鳝鱼段来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过后,青春亮丽的老板娘推门而入,亲自送菜来了。

    这红烧鳝鱼段算得上是红杏饭店的一道招牌菜,李元意大所长有一次一时性起,曾经饶有兴趣地看了老板烹制这道菜的全过程,将鳝鱼洗净切段咸肉切薄片,青椒手撕片油一热先炒咸肉,取出放一边,然后葱末姜末蒜瓣,统统爆香,再煸鳝鱼段,最后红的白的黄的一齐下锅,水淀粉勾芡,撒上胡椒粉,淋几点小香油,只是一会儿功夫,这肉质酥烂,汤汁浓厚的红烧鳝鱼段就新鲜出炉喽!

    更为难得的是,这道菜气血双补,补虚养身,提神明目,从此以后,这几人就爱上这口了,逢来必点,点了就吃它个汤汁不剩,一点不留!

    据说有一次市里组织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来西河子乡调研,视察西河子乡的农业产业化工作,中午就安排在红杏饭店就餐,也是上了这么一道菜,结果几个领导大为赞叹,当年的西河子乡愣是在全县农业产业化工作排名中弄了个第一名。

    “张书记,刘乡长、李所长,这鳝鱼可是俺那位昨天刚刚从寒水潭新钓上来的,地地道道的无污染,原生态,几位领导亲自下嘴尝尝就知道了,我可是听说,这东西好处可大了,对你们男人可是大补啊!”做一个饭店的老板娘,没有几分泼辣劲可是干不成的,更何况这饭店的生意如此红火呢。

    这老板娘就叫红杏,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收拾得清清爽爽,就像开在深山里的一朵紫丁香,再加上说话做事一向善解人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脸上始终洋溢着一种遮掩不住的笑意,那笑意就像暖融融的阳光一样,让你受用,让你舒坦,禁不住地就想要把菜吃干再点,把酒喝干了再满上。

    “红杏嫂子,这鳝鱼段再好,也比不上嫂子有味道啊!”刘根福嘿嘿一笑,伸手就朝着那双保养得极好的手拉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