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言必行 行必果(泣血求推收)
    “副校长!”

    一句压低了嗓音的提醒,让赵烈瞬间清醒了。尽管这女子看起来非常有味道,但是,一旦自己成了副校长,想要娶这如花美眷,那还不是顺理成章之事?

    “喂,美女老师,你自己身为老师,反倒胳膊肘向外拐,究竟是何居心哪?你不食人间烟火还是咋着?”

    赵烈这一番理直气壮的质问,迅速引起强烈的共鸣,场面再次乱了。

    “你倒是说句话呀,怎么又哑巴了?说说你跟王子君什么关系吧?啊?”一个被翟万臣安排好的老师,见众人的情绪又被激起,越发的变本加厉。

    “各位,说别的都是假的,只有工资到手了才能花!除了给我们发工资,我们不相信任何人的鬼话!”

    “这小老师估计还没成家吧,说不定跟王子君有一腿呢……”

    伊枫努力的想要扭转眼前几乎失控的局面,她觉得如果她不站出来,就会永远对王子君心存内疚和亏欠。女孩子本能的矜持让她在做出这个举动之前,还是犹豫了,但是最后,她还是勇敢的站出来了,尽管迎接她的是同事们的冷嘲热讽,从他们嘴里说出的羞辱之言是那般的肆无忌惮!

    一时间,伊枫就觉得刚才还和蔼可亲的同事们是那般的陌生和可怖,生活的困顿让他们失去了理智,失却了为人师表的淳善,伊枫浑身震颤着,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地瑟缩着,爬上了她的脸颊,又蜿蜒着,扭曲着滚落下来。

    扭过头来的伊枫,眼泪汪汪地看了众人一眼,这才说道:“我知道大家不相信我,也不相信王书记,但是,我想问问大家:如果因为我们的冒失举动害了一个尊师重教的人,我们大家还能心安吗?”

    “我认识王书记,是在一个星期前,那天我们班里的一个学生得了急性阑尾炎,王书记掏光了他自己的钱,还借了同事的,代交的医疗费……”

    伊枫说的这件事,整个红岭村小学都知道,当时大家还很是感慨了一番,尽管要工资迫在眉睫,但是听伊枫这么一说,红岭村小学的老师们还是沉默了。

    西河子乡本来就不大,老师中间也有很多沾亲带故的,看红岭村的老师一言不发,其他老师迈出的脚步也犹豫了。

    作为一个乡党委书记,能扑下身子放下架子,救助一个患病的学生,自己再去县里告他的话,是不是有点太不人道了……

    赵烈眼看众人士气有些动摇,赶紧煽风点火道:“小老师,你是不是看这一把手长得相貌堂堂,气宇轩昂,心里有点喜欢他啊?你私下里支持他的工作就是了,也犯不着让这么多老师吃苦受累混不上饭哪!”

    赵烈的这番挖苦字字诛心,像是落了一场冰雹似的,砸得伊枫酸酸欲哭,眼泪几近失控,两条腿也软软的,像是虚脱了一般,心里空落落的冷,一种从未有过的孤单和凄凉袭上心头。

    作女人难,作一个漂亮的女人更难,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唾沫星子给淹死了!

    伊枫咬了咬嘴唇,平定了一下情绪,刚要说话,就听有人冷不丁地喊了一嗓子:“哼!现如今,年轻就是资本,毕竟秀色可餐嘛。像我们这种又老又丑的,哪会有人愿意养着咱哪?现在我说句话,想要工资的,跟我走;有人包养的,干脆打道回府吧!”

    “你们,你们怎么能污蔑人……”伊枫的脸色涨得通红,手指头指点着众人,眼神里全是恼恨,窘迫,还有无奈,她把拳头塞进嘴里,呜呜地哭了。

    “同志们,怎么,都在列队欢迎我啊?”坚定而响亮的声音,从大门口传了过来。

    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像是一个惊雷似的,将上访的教师,看热闹的乡干部,全都看呆了。

    “虽然他政治上还不成熟,但是能守时回来,还是值得肯定的。”张民强看着站在乡政府门口的王子君,喃喃自语道。

    裘加成深深地看了一眼充满自信、语调激昂的王子君,突然觉得终于可以一扫多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舒心惬意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

    “好了好了,各位老师,请安静,现在王书记来了,大家的工资有着落了!”刘根福一边挥手,一边大声的冲着老师们嚷道。

    刘根福真不是一般的坏啊,纪委书记左运昌看着说话的刘根福,心里暗道,你明明知道王子君筹不到钱,这样说话,岂不等于王子君放在火架子上烤吗?

    齐亚斌和李秋娜也不由得对视了一眼,这两个惺惺相惜之下的党委委员,旋即明白了对方眼里的意思:小心刘根福!

    几百个教师的热情,再次被点燃了!

    赵烈躲在人群之中,心跳又加速了几分!他一眼不眨地盯着站在众人面前的王子君,恨不得飞奔上前,在这个顶着书记光环的家伙身上狠狠的跺上几脚,谁让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惹眼呢?

    “王书记,你自己倒是回来了,答应给我们发的工资呢?”赵烈的话,可谓是一呼百应,其他不少跟在赵烈身旁的老师,也大声的喊了起来。 嫂索-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书记,反正老师们都来了,干脆您现场发了吧,为了将功补过,翟组长早就把工资表给准备好了!”刘根福快步跑到王子君的身前,扯着嗓子喊道。

    此时,翟万臣的确抱着一沓厚厚的工资表,那张长满了赘肉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肥腻腻的鸡冠花,心里却兀自冷笑着。

    王子君,你厉害,你敢撤了我,哼,这下,我看你该怎么收场!

    “王书记,工资表我早就造好了,抱过来了。”来到王子君面前,翟万臣毕恭毕敬的将工资表往王子君手里一递,眼中的一丝嘲弄之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王子君不动声色地笑着,伸手将工资表接过来,大致浏览了几页,肯定道:“翟组长工作效率蛮高的,这下,我就不用担心耽误老师们领工资了!”

    王子君的声音很平静,却像平地里响过一阵炸雷,在偌大的乡院里迅速滚过,铿锵地激荡着众人的心灵和耳膜!

    “王书记,你……你真的筹到老师的工资了?”刘根福听了王子君的话,刚才还春水般荡漾的表情迅速凝固了,吃惊得有些咋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