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财政所长(泣血求推收)
    王子君的这番话说得冠冕堂皇,张民强只觉憋了一肚子的话却像是在茶壶里煮饺子似的,任你再怎么心意难平,却也是无可奈何。这次,赵老大这一病不要紧,损失了刘根福这一员大将不说,还把财政所长也弄趴窝了!这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

    势单力薄的张民强,直觉就像碰上了一条狗,你上去踢它一脚,觉得很爽;但是如果没踢住它,反而被它咬了一口,那可就惨了!这么一想,心里更是堵得发慌。王子君自己都说了,他不怕由此引来非议,就算赵乡长在家,也会同意他的意见的,那他这个副书记,又怎么好意思再插上一脚呢?

    左运昌只顾自己吞云吐雾,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仿佛王子君的表扬批评都是过眼烟云一般;而李秋娜和齐亚斌,更是默不作声,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又讨论了几件无关痛痒的琐事,这班子会就散了,但是班子会上讨论的内容,却迅速的传播开了。

    王子君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办公室副主任朱常友就快步跟了进来,在王子君的杯子里放上茶叶,接了些水,然后倒掉,又重新续满水,然后一副随时等待吩咐的模样。

    朱常友如此的恭谨,王子君并不觉得意外,王子君这次出手,不但化险为夷,度过了难关,还一举拿下了刘根福、李元意等三人,尽显霹雳手段,且不说现在赵连生没有回来,就算赵连生回来了,也难以再翻盘了。

    “常友,坐吧。”王子君对朱常友刚才的洗茶动作十分满意,这说明,这小子还有很有眼力劲儿的,细节决定成败,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朱常友也不客气,嘿嘿一笑,就半侧着身子在王子君对面坐了下来。

    “王书记,我真没想到,刘根福他们连教育基金都敢贪!把老师的工资压住放高利贷,亏他们想得出来!这次要不是您王书记,恐怕老师们领齐半年的工资要到猴年马月呢。”

    “常友啊,这件事县纪委自有定论。眼下王六顺不在,你要做好两件事情:一是把班子会研究的内容形成会议纪要印发下去;二是将过节时的值班情况给我报过来。”王子君知道朱常友这么说是为了拍自己的马屁,淡淡的笑了笑,就截住了朱常友的话头。

    朱常友见王子君对这事没有兴趣,也收住了这个话头,又扯了几句闲话,就准备离开。

    “常友,现在实行党政分开,我看,党政办还是分开吧。”王子君在朱常友离开的瞬间,突然轻描淡写的冒出来一句话。

    正要转身离开的朱常友,在王子君的话出口的瞬间,立刻就觉得精神焕发,党政分开,就是两个办公室了,王书记这么做,不是明摆着想要提拔自己吗?

    感激涕零之下,回头朝王子君看去,却见王子君已经低头看文件了,重重地点了点头,大步走出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朱常友的一举一动,全都清清楚楚的落进了王子君的眼中。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有句老俗话,无利不起早啊。朱常友向自己靠拢为的是什么?一语可以点破:提拔重用!而自己想要在乡里笼络几个对自己能死心塌地的人,当务之急就是掌握人事权力。

    两根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王子君陷入了沉思之中。重生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就像一部回放的老电影,在他的心头一幕幕的接连闪动。

    比起重生之前的惨淡处境,眼下王子君不仅站稳了脚根,还果断出手,给了赵连生一派一个沉重的打击,尽管他现在的权威还不足以震慑所有人,但是至少,却没有哪个人敢说他是一个摆设了。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王子君的思考,答应了一声的王子君,就见门缓缓的被推开,一个长得胖乎乎的女子,满脸都是拘谨的走了进来。

    “王书记,我……我是孙村小学的老师周喜美。”女子也就是二十来岁,也许第一次和王子君说话的原因,声音都有点颤抖。

    心中猜测着这女老师找自己干什么,王子君赶紧从办公椅上起身道:“周老师,快请坐。”说完,还亲自接了一杯水,放在周喜美的旁边。

    “王书记不用麻烦了,真的不用麻烦了!”周喜美看着王子君亲自给自己倒水,脸上多了一丝惶恐之色,连声的摆手道。

    “达官显贵也好,平民百姓也罢,在老师面前,那他就是一名小学生。周老师来我这里,有话尽管说,能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看着周喜美有些局促不安,王子君平和地笑着道。

    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周喜美嚯的一下站起身来,将一卷钱放在王子君面前道:“伊枫让我帮她来还钱的!”丢下这句话,那周喜美就慌里慌张的走了。

    看着皱巴成一团的钱,王子君摇头笑笑,心中暗道,这伊枫老师这是什么意思呢,倒让别人替她还钱来了。将钱收起来,王子君突然想起伊枫为他仗义执言的情景,只觉心里一股热流涌动。

    “咚咚咚” 半./浮生~  更新快

    敲门声再次响起,这一次进来的是卓长伟,显然,这卓长伟已经知道了自己高升财政所长的消息,心情很是激动。进得门来,嗫嚅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成。

    “长伟啊,老师们的工资都发下去了?”王子君知道卓长伟此时的心情,但越是如此,他越是表现得轻描淡写。

    “都已经发下去了,把老师们都高兴坏了,王书记实在是高哇。”卓长伟满脸带笑的说道。

    王子君笑笑,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随口道:“长伟啊,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关键得靠地方财政,我知道你在业务上是一流的,这点我放心,就是其他地方,你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啊。”

    “是,王书记,我一定按照您的指示,替您看好财政所这一摊子。”卓长伟没有说为了乡政府,而是说为了王子君,这其中的含义,可就大大不同了。

    对于卓长伟这番表态,王子君并没有纠正,自己要想在乡里混下去,不得不不拉拢几个嫡系了。

    在行政机关,有一句话很是流行:有德无才是庸才,有才无德是坏才,德才兼备是良才。这卓长伟老实本份,虽然不够精明,但是他老实、听话、业务能力强,再加上是自己一手提拔的,对自己肯定会死心塌地的效力,当个财政所长,还是绰绰有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