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路遇(泣血求推收)
    那女子紧张地仰头看着王子君,眼睛里全是防备和挑战,像蚌壳一样把自己收紧了,至少使他们之间的距离保持半段胳膊,然后又往外挪了挪。

    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王子君觉得自己都不是这种龌龊之人,恨了就恨了,爱了就爱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鄙夷?瞅瞅四周向他投来的不屑的目光,也不好解释什么,只好摇摇头,忍气吞声的坐下了。

    将目光投向窗外,一个简单的路牌吸引了王子君的目光:20。再有二十公里,就到江市了!王子君只觉身心一派澄明,无端地觉得天是高的云是白的风是蓝的,无端地认为现在已是蕙风和畅,刚才的不快也像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哎呀,我的钱包不见了!”

    身旁的女人突然尖叫一声,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王子君只觉脑子嗡的一声,全身在两秒钟之内出了一斤的汗。

    又是这个女人!

    “不会吧?你再找找。”那女子在左口袋里摸索半天,眉头皱起来,赶紧又去右口袋里去摸,立马跳起来,惊惶失措地说:“没了!我钱包没了!刚才还在啊。”

    “你看着我干嘛?你再仔细找找啊!”

    那女子又去摸口袋,干脆把衣服脱下来,当着众人的面把内侧的两个口袋都翻出来,还是一无所获。

    “肯定是被偷了!”她说,“这车上有小偷!”

    售票员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吓得直往后退,好像害怕小偷附了她的身,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啊。”

    周围的乘客全都扭过头来看,热情洋溢地看着丢了钱包的女子和王子君,又稍稍后仰了身子,以便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没记错?没放到别的地方?”王子君问。

    “不可能错,我就放在这个口袋里了,包里有一千多块钱,记不清了。”年轻女子很快就成了一个唠唠叨叨的祥林嫂,引得所有的乘客都往这边看。

    一千多块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小售票员害怕了,赶快去找司机。等司机把车停靠在路边时,这女子已经在抽抽搭搭的哭了。

    司机师傅解释说:姑娘,作为运输方,我们只有把乘客安全送达目的地的义务。至于乘客的钱财,由乘客自己保管,丢失了本车概不负责。说完,大概又觉得不忍心,又朝那女子的四周看了一眼:“不过,姑娘你别担心,这是一趟直达车,中途不下人,你丢的钱应该还在车上,丢不了的!”

    “哪位乘客拿错了这姑娘的钱包?这人哪,一天都有三迷的时候,拿错了还给人家就是了!”

    司机的这番话说得很有艺术,他不说偷,而是说拿错了,他想给那偷钱包的人一个台阶下。只是,他这番好意,并没有人响应。

    周围的乘客身体都往后躺着,一言不发,似乎想用正襟危坐来证明自己的光明正大。

    “咦,那不是一个钱包么?”售票员小姑娘突然一指王子君的座位下方,激动的说道。

    丢钱包的女子听到售票员的提醒,赶忙往王子君的脚下看,可不是嘛,就见一个咖啡色的钱包正躺在那里。

    “咦,钱怎么没有了!”那女子拿着失而复得的钱包激动不已,但是随即,就大叫起来。

    本以为总算撇清嫌疑,这一车乘客的神经又被提溜起来,一个个沉默下来,似乎不约而同地,都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

    王子君无意中抬头一看,正好碰上一双双探询、质疑的目光,刚才迷迷糊糊的挨了这女子的一顿抢白,这会儿又不明不白,王子君有一种预感:麻烦可能来了!

    “钱呢?我求求你,赶紧还给我吧!”那女人见王子君一言不发,像是猛的想起了什么,苦苦的哀求道。

    面对一双双极不友善的目光,王子君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坐客车回来,让小曹直接送回家多好啊。这么一想,就不由自主地暗恨自己心软,混迹官场,心软是干不了大事的。

    王子君的脸立刻挂不住了,憋得通红,窘迫道:“我根本没拿你的钱。”

    “哼,钱包在你脚下,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吗?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专门走歪门邪道!社会风气都是让这种人给带坏了!”一个坐在王子君前边的中年男人,劈头盖脸地感慨道。

    这男人的打抱不平,立刻得到了全车人的响应,那售票员小姑娘也劝道:“大哥,大家攒点钱不容易,你赶紧还给人家吧!”

    “司机师傅,开车去派出所,将他交给公安关他几天,看他还敢不敢嘴硬了!”一个乘客大声提议。

    众口铄金之下,王子君很快就成了众失之矢,被唾沫星子淹没了。

    那女子更加激动,见王子君面对众人的非议无动于衷,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大哥,我求你了!其它的东西我都不要了,赶紧把钱还给我吧,这大过节的,耽误了全车人的时间不说,你可把我给坑了!”

    王子君前后看了看,发现除了刚才打抱不平的中年男人之外,就是后边坐着的一对小情侣了,心思转动之间,就有了谱儿。

    “同志,你别激动。我保证,你的钱丢不了的!”

    王子君表现得镇定自若,那刚才还泪水链链的女人总算停住了哭。

    “小伙子,你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赶紧把钱还给人家吧!”中年男人见女子停止了哭,突然大声的冲王子君喝道。

    深深的看了大汉一眼,王子君冷笑一声道:“如果钱是我偷的,我还会把钱包扔在我自己脚下么,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因此,能把钱包扔到我这里的,除了我,就是你们四个人!”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朝着自己的身前身后以及那丢钱的女人一指道。

    也许是王子君的分析合情合理,让那丢钱的女人对他多了一份信任,听王子君说完之后,吃惊地看着他。

    那对小情侣显然没有料到他们两人也会有嫌疑,呆了一下,却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他们的眼中,却明显露出了不满之色。

    “什么?你说我张老五有嫌疑?来来来,大家都来看看,我口袋里只有九十六块钱,你要多搜出一块钱,那这事就算我做的。”中年男人吃了一惊,随即就忿忿不平的嚷嚷道。

    看着中年人画蛇添足的表演,王子君越发断定自己的判断,他冷冷一笑,对那年轻女子道:“钱可以转移,不过有一件东西却是转移不了的:指纹!我在省公安厅认识人,钱包你先放好了,咱们去鉴定一下指纹,就知道谁是真正的小偷了!”

    王子君的话一出口,那丢钱的女子眼里闪出一丝希望的光亮,眼巴巴的看着王子君,仿佛碰上了一个福尔摩斯似的。

    和年轻女子相比,那中年男人却是一脸震惊,一缕隐隐的懊悔之色,更是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

    看来,这小偷就是他了!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钱包上有小偷的指纹,来来来,快让我看看究竟是谁的。”舞台越搭越大了,那中年男人只得硬着头皮也得把这独角戏演下去,说话之间,伸手就朝着女子手中的钱包抓了过去。

    看着男人装腔作势,王子君心中冷笑,他伸手一挡,拦住了中年汉子的手道:“不劳你大驾了,马上就到东环派出所了,我给我朋友打电话,让他通知派出所。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员来做吧。”

    面对王子君脸上的冷笑,那男人再也无法保持刚才的平静了,冲司机喊道:“哎呀师傅,我坐过站了,快停车,我要下去。”

    他不说还好,他喊了这么一嗓子,几乎全车的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司机更是没听见似的,车速反而更快了。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那自称张老五的男人扭头和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对视了一眼,就想要挤下车去。几个无端受了一番猜疑的年轻人岂能容忍他这般走脱?一哄而上,很快就把他给围住了。

    “你这人贼喊捉贼,也太卑鄙了!”王子君看着中年男人,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

    “哼,我认栽,算你狠!还给她就是了。”他这句话,是朝着那中年女子说的。

    那中年妇女极不情愿地从衣兜里面摸出来一把钞票,丢给了那女子。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激动不已的她看着王子君,大声的说道。

    车已经停到了东关派出所门口,几个热心的乘客拧着那张老五和中年妇女朝派出所走了进去,年轻女子作为失主,也跟了过去。

    看看天色已晚,王子君下车之后就打了个轮的,朝军分区大院后面的省委家属院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