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二号院(泣血求推收)
    作为江市最为繁华的中州大道,无疑是寸土寸金之地。而省委家属院,却闹中取静,坐落在中州大道的腹心之处,两排合抱粗的白杨树沿大道两侧蜿蜒而下,纵深三百多米处,就是省委家属院了。

    虽说是省委家属院,但是能够住进这里的,都是厅级以上的干部,尤其是被一堵红墙单独隔开的别墅区,更是江市的神秘之地。从设计上来说,真正实现了人在绿上走,车在树下行,楼房花丛卧,闹市园林中。

    因此,一辈子奋斗,能够住进二号院,也就知足了。这句话不知道是从哪儿传出来的,却得到了江市干部的普遍认可。

    二号院,就是别墅区的简称,而能够住进二号院的,至少也得副部级才行。因此,这么感慨的人虽多,最终能够实现这个愿望的,也就是寥寥几个。

    夜幕已经降临,站立在省委家属院门口的卫士,依然笔直如枪。尽管王子君在这大院里来去了无数次,但是,因为没有带通行证,还是在给里面打了个电话之后,才被放了行。

    穿过一排排花木,王子君来到了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院落。在前世,王子君没有去西河子乡之前,在这小院里进进出出了无数次,经历了西河子乡的大变之后,去了烟之南村的王子君,只来过这个小院一次。

    那一次,就是小院主人的离开。

    因为站错队迅速衰退的王家,在小院主人离去之后,理所当然的没能保住这座小院,成为一名教书匠的王子君,自然也就没有再来这里的可能了。

    星空那么贴近,密布着晶亮的星星。四周无声无息,仿佛世纪初创,与星空遥相呼应的,是铺散在草地上的低矮的路灯,那几点寥落的灯光都在他的脚下,小区里很静,静得似乎能听到空气的蠕动。墨绿的爬山虎爬满了外墙,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格外葱茏。

    王子君感慨万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即将见到的那些人,他们都爱着自己,却都带着遗憾远去,王子君的心就扑腾扑腾的狂跳起来,无论如何,我不能再让你们带着遗憾走了!

    心里这么想着,王子君抬脚就跨入了那幽静的小院。

    “哥,你怎么回来这么晚哪,害得人家的肚子都饿瘪了!”一个长得很标致的年轻女孩,一见王子君,就大呼小叫地迎了上来。

    “苏英!”

    重逢的喜悦让苏英有些难以自持,她几乎是扑到了他的面前,一把搂住王子君的脖子,调皮的荡秋千。王子君被一双小手勒得喘不过来,伸手在那女孩的头上敲了一下,嗔怪道:“多大的丫头了,还这么没大没小的,小心找不到婆家!”

    “找不到就让哥哥养活嘛!”女孩狡黠地笑着,松开了双手,嘴里却对表哥不依不饶。

    苏英是姑姑的独生女,比自己小四岁,从小就像一个跟屁虫似的黏着他。当年,他去烟之南村里教书的时候,听说她在家里大哭大闹,当着姑姑的面儿跟爷爷大吵了一架。

    “哥,你回来了,大伯他们在屋里呢。”清淡的声音,突然从别墅的门口响起,随着这声音,梳着中分头,穿着中山装的王子华,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就是这个模样!在自己的记忆之中,王子华就是这个样子的,只不过现在的他稍稍有些年轻生涩,那股子与生俱来的傲气,还没有完全收敛。

    “嗯,几天不见,子华又精神不少。”王子君看了王子华一眼,满脸带笑的说道。

    正站在别墅门口,一脸俯视的看着堂哥的王子华,听到王子君的招呼,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堂哥说话怎么跟单位里的处长语气差不多?

    苏英在王子君的身后欢呼雀跃着,叽叽喳喳的询问之中,王子君走进了别墅的大厅。此时的大厅里,有三个人正坐在那里聊天。只是,有两个人在说,另外一个人却只是淡淡的笑着。

    “姐夫,老郑这次可是够险的,如果不是孙省长拉他一把……”正说话的,乃是王子君的二叔王解放,他也是王家第二代中的领军人物,作为人事厅的副厅长,不论是在家中还是在省内,说话都是有一定份量的。

    被王解放称为姐夫的人,不是旁人,而是苏英的爸爸苏顺新,虽然只有四十多岁,时任省里一家大型企业的副厂长,在行政级别上,享受正处级待遇。

    两人都是官场中人,共同话题自然不少。掠过这两人,王子君的目光,却是直落在坐在那里静听的人身上。

    与十年前相比,这人仍然一身掩饰不住的书卷之气,灯光下,头发有些微白了,额头上也明显有了风霜的痕迹,王子君的眼眸不由得湿润了。

    “哈哈,子君回来了,回来就好哇,刚才你爷爷还念叨你呢!”王解放在王子君进门时,就看到了他,只是不便打断苏顺新的话茬儿,等他说完,这才给王子君打招呼。

    “二叔好,姑父好。”王子君洒然一笑,就阔步迈入了大厅,挥洒自如的气息,让王解放为之一呆。对于自己这个亲侄儿,他可是太熟悉了,尽管在某些方面继承了大哥的优秀基因,装了满肚子的学问,但是在为人处世上,却是差得太远了。这才一个月不见,怎么感觉这孩子跟变了个人儿似的?

    看着沉稳的王子君,又看了看有点拘谨的王子华,王解放的脸色不由皱了皱。

    “爸,我回来了。”王子君似乎鼓足了所有的勇气,对父亲王光荣招呼道。

    王光荣扭头看了看儿子,温和的说道:“回来了就好,饿不饿?饿了咱们就吃饭。”

    十几年了,再次见到父亲,听到这关切的声音,王子君的眼眸,悄悄的有些湿润了。

    “真是子君回来了啊?来来来,让大姑看看是不是瘦了。”一个风风火火的中年妇女,一下子闯了进来,一伸手就往王子君的脸上捏了过去。

    “嗯,看来乡下的饭菜还是不行,小君可瘦多了!”

    王子君从小都跟着这个姑姑晃荡,平时是最宠王子君的,姑侄关系非同寻常。

    “多大的人了,还这么闹。”洪亮的声音,虽然苍老,却威严十足,随着这声音,一身穿着已经洗得发白军装的老人,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

    虽然老人头上已经满是白发,但是那跨动的步伐,依旧矫健。随着老人的走动,更有一股独特的气势,从老人的身上直冲而出。

    这个人,就是小院的主人,王子君的爷爷。

    看到这已经差不多二十年没有见到的身影,王子君一时有些无法自持,重生之后,仿佛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哽咽着叫了一声:“爷爷!”

    “嗯,回来就好。”老爷子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然后在大厅里一坐,指挥道:“爱红,给你两个嫂子说,人都到齐了,开饭吧。”

    依照老爷子的地位,虽然有公务人员伺候着,但是在家宴上,动手的依旧是王爱红和他的两个嫂子:王子君的母亲赵雪华和二婶李秋丽。

    当官当到这个级别,能吃一顿团圆饭,也是很不容易的。饭菜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在一起喝了一杯团圆酒之后,大家都开始闷头吃饭。老爷子有规矩在先,吃饭就是吃饭,至于有事情要谈,那就等吃饭之后再谈。

    王子君坐在母亲赵雪华的旁边,大口地吃着赵雪华用筷子夹过来的饭菜,心里暖暖的。母亲就是母亲,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永远是无法抹煞的。不论多少年,对于儿子的疼爱,却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啪”,老爷子将饭碗一放,表示他已经吃完了。在王家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老爷子吃完,大家也都该放下碗筷了,正是因为有这个习惯,以致于王子君这几个小辈吃起饭来,那简直就是风卷残云,狼吞虎咽,每次都搞得跟打仗一般。

    王子君此时正对着一个鸡腿啃得正香,还有一大半没有吃进肚里。看着接二连三放下筷子的众人,王子君突然道:“爷爷,我赶了一天的车了,肚子饿得厉害,您看,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哪?”

    见王子君理直所壮的跟爷爷说话,所有人都愣住了。在他们的记忆里,王子君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不敢跟爷爷有所冒犯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老爷子爱怜的朝王子君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吃吧吃吧,催工不催食,没吃饱的继续吃,不用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