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肯干事 能干事 干成事
    王子华的工作汇报和王子君比起来,俨然不是一个级别的。王子华还在学习时,王子君已经深入基层,进入角色,理顺自己的工作思路了。

    差距是明显的。因此,当王子君将工作汇报完之后,全家上下一片沉默。大家突然间恍然大悟:老爷子把自己最看重的亲孙子派到那个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原来是有原因的。

    “这一个月,子君变化挺大的,比老窝在学校里强。一个干部的综合素质,靠上级封不出来,靠权势压不出来,靠吹捧煽不出来,靠小聪明骗不出来。只有到基层去,到艰苦和困难多的地方去,到党和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去经风雨,见世面,才能经受锻炼,积累经验,提高素质,增长才干。”

    老爷子一向对家里人十分苛责,别说王子君这等孙子辈儿了,就是对被誉为王家二代接班人的王解放,也从来都是不加言辞。没想到,今天却毫不吝啬地当众表扬了王子君,老爷子的一反常态让大家吃惊咋舌。

    老爷子赞许的朝王子君看了一眼,然后接着道:“我问你,作为一个乡里的党委书记,想要尽快掌控全局,最重要的是什么?”

    爷爷的突然发问让王子君有些猝不及防,这个问题正是他思考了无数次,却始终不得而知的。这一个月来的遭遇,让王子君的脑子里不断回放。

    工作,发展,一个个念头,在脑子里交替闪现,又一个个被否决了,那摇晃着手铐的赵子跃,突然出现在了王子君的心头。

    “人。”王子君这一个字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这简单的一个字,却引来老爷子一阵畅怀大笑,很长时间没见过老爷子这么高兴过了。王子君看到爷爷高兴不已的神情,心中暖暖的,也深受鼓舞。

    “时间不早了,您该休息了。”当家里的保健医生再次走过来的时候,意犹未尽的老爷子挥挥手道:“子君哪,你没有让爷爷失望,今天就谈到这里,明天你再过来,到我书房里接着聊聊!”

    老爷子站起身来,眉开眼笑地看着王子君,老爷子的目光是有温度的,但不高,是一种亲人的目光。

    王子君端着爷爷的茶杯跟着保健医生去休息了,看着举手投足都显得特别成熟的王子君,一屋子的人在客厅里面面相觑,脸上都是惊讶、疑惑、震撼的表情。

    “大哥,我送你吧?”王解放坐在自己那辆大众车上,朝着王光荣道。

    “不用了,二弟你先走,我离得不远,步行一会儿就到了。”王光荣拒绝了。

    王解放见大哥执意要走,也没有多让,点点头,那黑色的小车就一溜烟儿似的开走了。王子君就站在父亲的旁边,借着那淡淡的月光,他觉得父亲脸上似乎有一丝深深的不甘。

    人到中年,想想放在心里的鸿鹄之志尚未实现,便有一种沧桑感。前世也经历过中年的王子君,很是理解父亲此时的心态。当年被陷害后他一直很颓废,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但是,看到从小一块长大的人一个个发达起来,他心里也是十分不甘的。

    要说今天最高兴的,还是赵雪华。在老王家,妯娌关系难得的融洽,但是,舌头哪能不磨牙?一些小的磕磕绊绊总是避免不了的,妯娌俩暗地里有些较劲儿。随着王解放成为位高权重的人事厅副厅长之后,赵雪华基本上就没有了这种心思。

    只是,王子华毕业后就进了省政府办公厅,老爷子却不可思议的把子君从高校弄到一个穷乡里去,一度让她觉得心里疙疙瘩瘩的,在王家,对于老爷子的安排,她是无权发言的。

    这件事,成了赵雪华心里一道深深的心理伤疤,而今天,儿子意外的表现,让她很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感,郁积在心底的抑郁之气,更是消散得干干净净。

    踏着月光,一家三口愉快的说着话。护士出身的赵雪华不停的向儿子问及生活问题,嘘寒问暖,生怕儿子在西河子乡受委屈。

    “妈,乡下穷倒是事实,您没听说过啊,乡下有四靠: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治安基本靠狗,取暖基本靠抖。但是妈,您别忘了,您儿子可是一把手啊,就算我不小心咳嗽几声,都会有人通知卫生院派人过来做检查的。”看妈妈一副牵肠挂肚的模样,王子君赶紧安慰道。

    王子君说的倒也不是假话,有一次早上点名,出门之前大概是被一口热水烫着了,噎得他把眼泪都咳出来了,结果那卫生院的高胖子连着来他办公室跑了五趟,说是乡下医疗水平再落后,也会尽最大能力确保王书记的身体健康。

    “你这个臭娃娃,还敢忽悠你妈?你忘了妈是干什么的?”赵雪华爱怜的看儿子一眼,颇见风度的衣着,干干净净的面孔透着悦人的清爽,只是刚才的成熟睿智,精明干练不见了,这会儿竟调皮得像个孩子,情不自禁的在儿子头上使劲戳了一下,开心地笑了。

    “子君,管理一个乡,没那么简单,你可得多留心。”王光荣见母子俩笑成一团,提醒儿子道。

    虽然没进过官场,但是王光荣身为王家长子,耳濡目染,也懂得不少。在他想来,儿子虽然是一把手,但是,能不能镇住场子,那还是两说。

    “我记住了,爸。”王子君点了点头,稍微沉吟了一下,决定还是趁此先探听一下父亲的心意。

    “爸,目前一直强调干部使用要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您自己有什么想法?”

    王子君的话一出口,王光荣的脚步就慢了,显然,他对这件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

    有门儿!看来,爸爸现在也不是一门心思做学问了。心中一阵欢喜的王子君,当下接着道:“听说孙叔叔也响应号召,到安阴地区当了行署副专员?”

    “嗯,去了半个月了。”王光荣瞬间就恢复了平静,但是王子君能猜出父亲心里也是暗流涌动。

    王光荣是搞行政理论研究的,满满的一肚子学问,除了出了几本书之外,一直呆在大学校园里了。这几年,看看周围的熟人朋友都改行了,他也有些蠢蠢欲动,齐家治国平天下倒谈不上,但是想要学以致用,却是一点不假。

    “老孙也真是的,说走就走了,害得小燕子也只能跟着他到安阴去上任。”赵雪华不快的抱怨道。

    见妈妈提到小燕子,王子君搂搂妈妈的肩膀笑了。小燕子是孙叔的女儿,因为两家离得近,王子君又经常不在家,赵雪华在孙晓燕身上把母亲的光辉发挥得淋漓尽致,这下子猛一离开,怨不得她心里不舒服。

    王子君紧紧的搂了妈妈肩膀一下,继续对王光荣道:“爸,如果有机会让你一展宏图,你会干吗?”王光荣突然停了下来,月光下,看着儿子一脸凝重之色,久久没有说话。

    王子君对父亲不明确回答并不泄气,已经打定主意要改变家族的命运,王子君自然不能让自己的精心策划就此落空了,看着大踏步走在前边的王光荣,突然道:“爸,我听说林书记邀请您出任省委副秘书长了?”

    王光荣的脚步慢了,终于在妻儿面前站定了。

    “真的,光荣我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省委副秘书长,那级别上,也不比子君他二叔的人事厅副厅长差啊。”赵雪华吃了一惊。

    夫唱妇随,夫贵妻荣,在政治家族尤其如此。虽然王家只是一个地域性的政治家族,但是受几千年传统文化根深蒂固的影响,在赵雪华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光荣一脸严肃的看着王子君,低声的问道。

    我是怎么知道的,当然是十几年后你告诉我的,不过这句话,王子君可是不能说。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儿子又在体制内,当然也知道了!”王子君在这个敏感的问题上,糊弄了过去。

    王光荣沉默了,只是狠狠的抽烟。

    “你觉得我应该当这个副秘书长?”好半天,王光荣幽幽的问道。

    “是的,官场里也不全是乌烟瘴气,主流还是好的。再说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还有很多人出淤泥而不染呢。爸爸,你有水平,有能力,还揣着满腔为民做事的心思,让一个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会共事、不出事的人上去,总比任命一个庸官强吧?”

    王光荣身体一颤,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王子君没有再劝,只是正视着王光荣。

    烟在逐渐变短,最终熄灭在如水的月华之间。

    “可是,我已经拒绝了。”王光荣在沉吟了瞬间之后,突然沉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