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高产
    这龙万科在银行工作,三十来岁就混了个信贷科科长的肥差,自然过着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生活。平日里衣食无忧的龙万科就只有一个爱好,下了班就喜欢往各种娱乐场合里钻。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龙科长对自己的这点嗜好有一个堂而皇之的解释,那就是作为一个信贷科长,他必须尽可能的伸长触角,深入生活,看看本市的经济发展趋势、市场走向如何。要不,这发展经济的钱究竟该贷给谁呢?

    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当然哄骗不了别人,他的目的无非就是体验各种版本的女孩子,用他自己的话,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有了这个高论,很多想要贷款的人自然愿意投其所好,约龙科长到酒吧里谈谈,而且,这个潜规则屡试不爽。因此,龙万科情感的森林里一向硕果累累,桃花灿烂。

    其实,秦虹锦第一次来找他贷款的时候,龙万科就惦记上她了。这个女人有味道!

    在龙万科眼里,这秦虹锦千娇百媚,风情万种,刚柔相济,水火兼容。只是,唯一让他不满意的是,这女人思想太守旧了,愣是没瞅住机会。说到底,龙万科不敢把事情做得太绝,没得手,反而想得更厉害了,几近痴迷,就像弹簧,摁得越紧,撑得越长,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

    刚才,秦虹锦来给他倒酒了,他没接酒杯,而是趁机抓住了她的手,手很软,似乎没有骨头。她惊恐地一缩,但没有抽出去,只是努力往后侧着身子,脸漆一样白,龙万科微微笑着,加重了力气想要把她往怀里搂,没想到,这女人居然端起酒杯泼他脸上了!弄得他悻悻的松开了手,这小娘儿们居然如此刚烈,大大出乎龙万科意外。

    按说,秦虹锦的这番举动早就该把他激怒的,他龙万科是什么人?那可是人中之龙啊!没想到,这小娘儿们不识抬举,反倒跑到小白脸这里浪起来了!

    “小妹妹,你喝多了,跟哥回去吧,哥送你回家。”龙万科见秦虹锦并没有走,立马又心旌摇荡,像是被火焰点燃了似的。

    “滚,滚得远远的!别让我看见你,听见你说话,我浑身就起疙瘩!”

    “不想见我,嘿嘿,哥哥喜欢见你呀!”那龙万科边说边有恃无恐的搂住了秦虹锦的腰,秦虹锦挣扎不出,突然低头咬了他一口,不是一般的咬,是拼了命的,疼得那龙万科呲牙咧嘴直叫唤:“哥几个看到了吧?这小娘儿们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我请求各位保护我的生命安全!”

    “哈哈哈,龙科长,我们来了!”一个脸上干瘪得没几两肉的家伙,赶紧跑了过来。在秦虹锦面前晃了晃手铐,威胁道:“再这么放肆,非把你治安拘留不可!”

    一个家伙冲着他看了一眼,眼神冷飕飕的,像剔骨刀似的。王子君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厉声的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给人带手铐?把你们的执法证拿来给我看看!”

    王子君的镇定,让那靠向他的男子就是一呆。尽管为虎作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眼前的家伙似乎根本就不怕他们,这反而让他有点无所适从了。

    “给我把他一块拷起来!”那男子朝着身后的男子一挥手,气急败坏的吩咐道。

    王子君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他没想到,这些家伙竟会如此嚣张,深深的吐了口气,王子君决定将这件事往大里闹一场。

    “小龙,你在这里吵啥呢?”就在这时,一个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

    正准备动手拷人的龙万科,屁颠儿屁颠儿的赶紧跑了过去,满脸笑容的汇报道:“雷行长,惊扰了您了。没什么大事,我正配合保安同志批评这两个闹事的客人呢。”

    “嗯,这酒吧里的人素质参差不齐,光靠保安哪能管得完哪!好了,你处理完了赶紧过来。”那雷行长颇有领导风范的点点头,下意识的朝保安站着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让他惊呆了!当他的目光落在王子君身上的同时,正碰上那保安朝王子君逼了过去:“跟我们走!”

    “唉呀,你们可能是误会了!”

    雷行长那胖胖的身躯,立马变得灵活起来,不等那保安逼近王子君,他就快步跑了过来。 +

    王子君自然也看到了雷行长,看着跨步来到自己身前的雷行长,淡淡一笑道:“雷行长,这是你手下的人?”

    雷泽兵头上已经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了,这个人的身份虽然他不清楚,但是,就凭着人家能把副市长的儿子搞掂的气度,那就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哎呀,这肯定是井水犯了河水,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您看,他们都不认识您,误会,这都是误会啊。”雷泽兵嗫嚅了好大一会儿,方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王子君朝着雷泽兵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扭过头又朝着那龙万科看了一眼,这才说话道:“你们农行,真是出人才啊!”说话之间,王子君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今天的事情,让他很不高兴,不过依着他现在的权位,还没有达到能处理这类人渣的权势。

    雷泽兵听了王子君这一声讽刺,心里有些哆嗦,尽管他现在已经是分行行长,也算有点权位了,但是如果某些位高权重之人想要给他治事,那不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么?这么一想,心里便有些忐忑。这些人之中,孙公子是一个,这个和孙公子关系密切的人,也算是一个。

    “您听我解释,我……我真的和他们没关系。”雷泽兵在王子君快要走到门口之时,赶忙撵了过去,连连为自己辩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