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泣血求推收)
    “咚咚咚”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王六顺提着几个打好包的菜走了进来。见乡里的班子成员都在场,而且,一把手就在客厅里端坐着,笑容立刻僵在了脸上。

    王子君一见王六顺来了,一脸笑意的说道:“六顺哪,这些天你辛苦了,回头等你上班了,我给你特批几天假,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那王六顺放下手里的菜,机械的点点头,一双手揉搓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赵乡长,这次看病顺利吧?不是我批评你这个当哥的,你哪点都好,就是一干工作简直连命都不要了!我可是听说,你赵乡长还有一个绰号叫拼命三郎对么?主席都教导我们说,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乡里的事情这么多,你要是再给我整一出带病坚持工作的事情,我可是不答应哟!”

    王子君的话说得半真半假,赵连生听了简直就像吃了一半的菜又突然发现有半只死苍蝇似的,刚才的感动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谢王书记关心,医生说我这是肩周炎,慢性病,没有长期住院的必要,只要按时吃药就行了。”

    看着赵连生有点不自然的笑容,王子君心中暗笑,他来看赵连生,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管怎么说,自己是乡里的一把手,赵连生是自己的搭档,至少在表面上,他不能在这些礼节上落人话柄。

    “那就好,那就好啊!”

    此时的赵连生,心里虽然憋屈,面对王子君代表乡党委的关心,他也只能笑脸相迎,捏着鼻子忍着。

    王子君从进到客厅时起,就已经掌握了所有的主动,他关切地询问赵连生的病情,夸奖王六顺辛苦,就是不跟张民强打招呼。

    “赵乡长,你回来了就好啊,这下我总算可以喘口气了。你看病这些天,乡里的工作都乱成了一团糟,弄得我好几宿都没有睡着觉。”王子君在关心过赵连生的病情之后,感慨地说道。

    他娘的,你还睡不着觉?恐怕那刘根福他们,以后再也睡不着安稳觉了!看着笑吟吟的王子君,赵连生心里暗自腹诽道。

    “刘根福的事,刚才民强书记都给我说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来。”

    赵连生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他恨刘根福,是真恨哪。刘根福有点贪婪,这一点赵连生清楚,但是他作梦也没想到,这家伙竟会如此的大胆。

    “在这件事上,我是有责任的。”王子君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自我批评道:“作为班长,我忽视了同志们的思想教育,我已经向县委做了检讨。”

    你向县委检讨?你检讨个屁!你才来一个月,刘根福等人贪污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他贪污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县委再想找人顶罪,那也轮不到你头上,恐怕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县委是否给老子算旧帐吧?

    心里一阵烦躁的赵连生,脸色沉了下来,客厅里的氛围有点凝固了,想要让人窒息似的。

    “王书记,刘根福那是咎由自取,再说他贪污时,您还没来西河子乡主持工作,要检讨,那也是我们原班子的事,跟您没有关系。”张民强看到赵连生有些失态,赶忙搭了一句腔。

    好一个张民强,一下子把所有的责任的事情都推到整个班子上了,这么一来,自己再提这事的话,岂不是把所有的班子成员都弄到自己的对立面上了?幸亏,自己还没准备拿这件事开刀。

    “民强啊,你别把这个话题说得如此沉重,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刘根福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不过,这个问题的出现也给了我一个警示:那就是目前我们对干部职工的党性教育抓得有点松,这样不好。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啊。我准备在乡村两级干部中,开展一次为期一个月的学习活动,旨在加强每一个干部职工的党性修养,重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工作理念。”

    王子君的话刚一出口,赵连生和张民强的神色就是一变。两人迅速对视一眼,都感受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撼!

    在乡里混了十几年的两人,哪里会不明白王子君的意思?别看他说得这么冠冕堂皇,学习主题是廉政高效、执政为民,但是实际上,还不是想要通过这次学习,将他的影响力渗透下去,也好让西河子乡大大小小的干部,都知道乡里已经换了新书记?

    赵连生正想着对王子君察其言,观其行,从长计议呢,没想到,这么快,这王子君就接连出招了。赵连生不由自主的看了他一眼,就觉王子君脸上的稚气早已荡然无存,表情变得高深莫测,看上去已经是一个成熟老道、颇有城府的政客了!

    但是,任你再怎么心意难平,面对王子君的这个提议,他们都无法拒绝,因为你根本就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就算没有刘根福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两人也拒绝不了王子君的提议,毕竟加强党的政治理论学习,也是党员干部一项必要的工作,一旦否决,那一顶大帽子,就会被王子君随手给扣到头上。

    “王书记的提议非常好,也很有必要。只是,学习的事毕竟是务虚的,眼下秋收刚刚开始,往年的这个时候,县里都会布置下来玉米秸秆还田、秋季防火的工作任务,这项工作是硬性的,依我看,不如等过了这段时间再说吧。”

    不能反对,那就拖!这一拖就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了。赵连生斗争经验很是丰富,瞬间功夫,就想出了对付王子君这招攻势的策略。

    张民强脸上也是一喜,正要附合,却见王子君一挥手道:“务虚是为了更好地夯实基础、凝聚力量,刘根福这件事给了我一个启示:思想不牢,地动山摇。因此,在党性教育上,我们坚决不能再出现事前拍脑袋、事后拍屁股了!只有加强党员干部学习,工作才会有动力,困难面前才会有毅力,碰上硬骨头才会有魄力,面对诱惑才会有定力。”

    “赵乡长说的玉米秸秆还田、秋季防火这项工作,跟理论学习并不冲突。我们可以实行集中学与自学相结合,乡里的干部不是要下村吗?我们可以让学习方式更灵活,不拘田间地头,不拘农家村舍,一边宣传秋收防火,一边开展一个执政为民的大讨论,学习工作两不误,这样不是一举两得么?”

    赵连生看着振振有词的王子君,嘴唇碰了碰,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王子君的这个提议,提得堂堂正正,他是无法反对的。

    “那就按书记的意思办吧。”赵连生心里苦涩着,点头道。

    王子君依旧云淡风轻的笑着,心里涌过一丝小小的成就感,下意识的想起来爷爷嘱咐他的话,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