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该出手时就出手(泣血求推收)
    会议室。

    张民强坐在王子君的右边开始点名,一切又按部就班的开始了。

    “王书记,赵乡长,全都到齐了。”张民强一合点名册,对王子君和赵连生说道。

    赵连生点了点头,然后沉声的说道:“这两天,乡里发生了一件事,在坐的比我还清楚。这两天正值玉米秸杆还田、秋季防火,同志们与村干部一起深入到田间地头,跑断了腿,磨破了嘴,非常辛苦。我本不想批评大家,但是,今天不说不行了!我要重点警告某些同志,你是党员,是中层,那就要起到模范带头作用,不要一言不合就对同事拳脚相加,这是什么作风?啊?他是你的阶级敌人吗?”

    赵连生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这话里针对的是谁,在坐的却是心知肚明。卓长伟坐在后面,低着头一言不发。而他前边的林江伦呢,却是满脸的不以为然,等赵乡长说完,还肆无忌惮地站起身,得意的冲着四周拱了拱手。

    “这次打架事件,严重败坏了我西河子乡党员干部的形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你这是往党委政府脸上抹黑呀!同志们,对这种事,乡党委政府绝对不能姑息,下面我们有请王书记讲话。”赵连生说话之间,手掌轻轻地拍了起来。

    赵连生毕竟是老乡长了,乡里百分之七十的干部现在依旧对他马首是瞻,此时见他鼓掌,一个个掌声拍的震山响。这些干部都不傻,他们当然知道赵乡长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你王子君不是将卓长伟硬提上去了么?那好,今天我非让你把他再踢下台不可!

    如果你王书记接招的话,那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么?如果你不接招,组织部的林江河那边,我量你也是得罪不起的!

    张民强一边鼓掌,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王子君。自从赵连生去看病之后,他一直被王子君打压着,这一次,终于看到了反击的机会。

    王子君神色严肃的看着下方的干部,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卓长伟来了没有?”

    一道道复杂不一的眼神,全都朝卓长伟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大多数人的嘴角,都带着一丝讥讽的笑容。而林江伦,更是一脸笑意,王书记第一个叫卓长伟,那岂不是说王书记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卓长伟。

    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卓长伟从后面站了起来,低着头的他没有说话。

    “站那么远干什么,给我过来!”

    “卓长伟,我听说,最近不少人给你介绍媳妇?”王子君的话一开口,所有人就是一呆。这么严肃的场合,这王书记怎么拉起家常来了?

    卓长伟显然也没料到王书记也会问他这话,迟疑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嗯。”

    “怎么样,有相中的没有?”

    “没有。”卓长伟低着头。

    “是不是你眼力太高,没有看上眼的?”王子君问得几乎是咄咄逼人,不让卓长伟有丝毫的喘息。

    “不是,我有媳妇,用不着别人介绍。”卓长伟抬起头,眼里已是泪花闪烁。

    “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打算离婚?”

    “不离,我有孩子,我不想伤害孩子,再说,离了婚她就没地方去了。”卓长伟的声音很轻,但是这些话一出口,却有些石破天惊。

    男人犯了错误,那叫风流潇洒,被人知道了,彼此心照不宣的打个哈哈也就过去了;女人却不同,红杏出墙换来的下场,就算不离婚,也得被打得头破血流,一辈子抬不起头。

    卓长伟是乡里的干部,是财政所长,他不是找不到媳妇,但是卓长伟却没离婚,这个男人的容忍一下子唤起人们内心最真性的东西,让人充满最深切的同情和感动,情绪很快就倾向了弱者。

    王子君俯视着台下上百名干部职工,他的注意力,都在那林江伦身上。眼下,摆在他面前的,其实也是一道选择题,一是拉林江伦一把,让他们两人和解了。这种方法既不伤林江伦的面子,也解决了问题;二就是上纲上线,借着众人同情卓长伟之际,狠狠地批评林江伦一次。

    其实,王子君还是比较倾向于第一种办法的。毕竟这么处理可以少得罪一个人。王子君不怕得罪人,但是在官场上,即使做事不能让人喜,也不可惹人憎,能少得罪人还是少得罪人。

    台下的林江伦,早已经气得脸色铁青,王子君跟卓长伟的这番对话说得像绕迷宫,其真实本义却在里头隐约浮动,他屏住气辨析一下,他想他应该看明白了,这个王子君分明是站到卓长伟的立场去了!

    自从他哥当上了组织部的副部长,大家不看僧面看佛面,哪个对他不是笑脸相迎?这王子君没来几天,就敢给他玩阴的了!登时心里就有些恼火,他再也憋不住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媳妇不就是一个破鞋么,她能没地儿可去?真是笑话!她就是一辆公交车,给钱就能上。依我看,你留着她,就是指着她给你挣钱哪,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当个宝贝似的搂着!”

    这句话如果在以往,那肯定会引起一场哄堂大笑的,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都紧闭嘴巴,目光却朝王子君看了过去。

    “啪!” 360搜索:.☆//☆

    王子君的手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声色俱厉地沉声喝道:“林江伦!你太放肆了!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林江伦虽然仗着他哥在乡里嚣张惯了,但是面对发飙的王子君,心里也不由得一沉!

    “同志们,大家可能觉得卓长伟很窝囊,但是,我想说的是,关键时刻,能大能小是条龙,能屈能伸是英雄。能把家庭责任看得重如泰山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林江伦,你身为一名党员干部,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乱嚼舌头、搬弄是非,你说说你的所作所为哪点符合你的身份?从今天起,你给我停职检查!什么时候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什么时候来上班。”

    王子君说话之间,又朝卓长伟看了一眼道:“有事说事,也不能二话不说就上去打人,鉴于事出有因,我建议扣除对卓长伟同志当月工资,以儆效尤。”

    王子君的话,像道道利剑,剑剑击中林江伦的要害,让林江伦直觉无处藏躲。

    赵连生一声不哼地看着咄咄逼人的王子君,神色肃穆,而其他班子成员,一个个也是屏心静气,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李秋娜虽然有心巴结一下林江河,但是此时处于这种状态下,却也只能明哲保身,不敢贸然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