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六章 提拔
    “王书记,这次开组织工作会议,会后部长提到咱们乡里的班子成员还缺两个职位,近期打算配齐,领导的意思是让咱们先搞一次民意测验,推荐两个人选。”李秋娜坐在王子君的办公桌前,认真的汇报道。

    李秋娜说的倒是实情,西河子乡没有党委秘书,再加上出事的刘根福,现在的确少了两个班子成员。

    王子君朝李秋娜看了一眼,淡淡的问道:“李委员,让咱们来一次民意测验,是不是咱们推荐了组织部就按咱们的推荐下文呢?”

    “这个么,”沉吟了一下,李秋娜正色道:“我听部里的意思说,在这两个人的任命上,部里可能会从县里下派一个副乡长,但是党委秘书,充分尊重咱们乡党委的意见。”

    党委秘书,一般都是兼任党政办主任。现在党政办的主任依旧是王六顺,把他推上去,仿佛是顺理成章的事。心里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把这里面的东西想了个清清楚楚。

    人事权是一把手最重要的权利,眼下王子君在乡里已经初步树立了自己的威信,如果在使用干部上失了分的话,那对他的权威,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从上边派下来一个副乡长,而党委秘书却是充分尊重乡党委的意见,这说起来似乎很公平公正,但是仔细一琢磨,这不对劲的味道就出来了。

    这个副乡长权且不说,单就这个党委委员来说,那几乎是为王六顺这个党政办主任量身打造的。这种定调既在表面上维护了王子君的权威,又让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见王子君沉默着不说话,李秋娜猜测,王子君对组织上这个定调,并不是十分认可。尽管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作为一个组工干部,在提拔干部这个问题上,这点政治敏感性她还是有的。

    对于王子君,李秋娜心里有些矛盾。依照她多年经历积累的经验,混迹官场,想要出人头地,女人要比男人容易得多,就看你敢不敢豁出去了!捉拿各种秉性的领导,手法都是举一反三,并不复杂。不外乎嘻嘻哈哈装疯卖傻,头脑机灵管用,会说话、会来事、会装傻,关键时刻,充分利用靓女之各种优势施加影响,这事就成了!

    在李秋娜看来,自己长得娇俏玲珑,眉黑唇红,虽说不是魔鬼身材,却也是风姿绰约,足够火辣,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这个书记不动声色的“拿下”。到时候,只要自己把满腔的热爱化为熊熊烈火,即使他王子君再怎么坚如钢铁也成绕指柔!不久的将来,就可以让他对自己言听计从的。

    只是,李秋娜万万没想到,这套曾经屡试不爽的潜规则,在王子君身上却失灵了。单单冲着这一点,她就不敢小看这个笑眯眯话不多却是处处暗藏锋芒的年轻书记,窝火之下,又觉得他的气势也是该打压打压的时候了。

    对于她这个并非王子君心腹的组织委员来说,既然无法把一把手搞定,那只有书记乡长在乡里的地位势均力敌,她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而一旦哪一方太独大了,她这个组织委员就会变得无足轻重。

    “嗯,我知道了,李委员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向李秋娜问道。

    “王书记问我,那我就直说了。既然副乡长是陪榜的,务必要确保上级领导的意图实现,那咱们干脆随便选一个算了,依我看,办公室的朱常友就可以。至于党委秘书嘛,党委秘书一向是兼任党政办主任。”李秋娜笃定沉思之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李秋娜说得百无禁忌还一副善解人意状,王子君心里明白了,这个组织委员不可能跟自己一心了。西河子乡全体班子成员的模样,像过电影似的,在王子君的心头一个个接连冒出来,一时间,千个念头在他的心中闪动。

    “凡事要多沟通,组织原则还是不能少的。这是大事,要深入贯彻民主集中制,这件事,我看还是开个班子会研究一下吧。”王子君朝着李秋娜笑了笑说道。

    李秋娜心里暗笑,开班子会研究不就是一个程序问题么,只不过是认认真真搞形式,踏踏实实走过场罢了,看你说得这么严肃,你可真能装啊。脸上却笑了笑,说了声王书记您忙,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把王子君从沉思中唤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就见朱常友已经走了进来。自从被王子君重用以来,朱常友没少往王子君的办公室里跑,充分体现出了多请示、勤汇报,此时一进来,手里提了两样东西:一箱桶装的方便面、一箱高钙奶。

    “王书记,你家不在这儿,哪天吃饭误点儿了,你就先垫垫肚子,先糊弄饱了再说。”朱常友煞有介事的说道。

    尽管知道这朱常友有巴结站队之嫌,王子君心里仍然有些感动。不在乎这东西的多少,至少他有这份心思。

    王子君冲朱常友挥了挥手,然后扔给他一支烟。在西河子乡工作这两个月以来,王子君吸烟的量倒没有太大的增加,但是这扔烟的熟练程度,却是大大增加。这烟卷呈一个弧形,稳稳的落在了朱常友的手中。

    “谢谢王书记。”朱常友赶紧接过来烟,拿出打火机先把王子君的烟点上,然后才把自己的点着,深吸了一口道:“都是一样的烟,不知道为什么,我吸着王书记您给的烟,就觉得特别的香。”

    王子君呵呵一笑,抢白道:“这么说,老朱你让我光喝酒吸烟就不用吃饭了,酒是液体面包,烟是气体面包嘛。”

    朱常友哈哈大笑,吸了两口烟,几次想要开口,最终却还是忍住了。

    王子君歪着脑袋看天,朱常友不说,他也不问,他等着朱常友自己把这场独角戏演下去。

    作为一个领导,太高高在上了不好,它会让你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但是反过来,跟群众打成一片也不好,你得有官威,就是不怒自威的威严,因为站在决策者的角度来讲,你需要的不是下属的平视,而是需仰望才见。

    两个人沉默着抽了一会儿烟,朱常友有些发怵。他不知道该怎么给王子君开口。

    提拔人这事儿,说慢也慢,王六顺在西河子乡“蹲苗”蹲了几年了,还是涛声依旧,原地不动;说快也快,一个任免文件下来,你就从科员到副科了。眼下最重要的问题是,该怎么跟王书记提这个问题。只要他一点头,问题基本上就解决一大+

    看着王子君似笑非笑的样子,朱常友的心里一阵激动,欢快而有节制的笑了。他知道,这件事基本上得到了王书记的积极回应,只要有王书记在他后面站着,他就有和王六顺这个家伙掰腕子的能力和自信!

    “好,王书记,我这就去安排。”朱常友嘴里答应着,就欢欢喜喜的跟王子君告辞了。

    **月的阳光真好,该结果的都结果了,该收获的都收获了,这样的季节,喜悦就像藏在腋窝里的汗珠子,你一跑动,它就出来了。

    猛一听到提拔这个乡党委秘书时,朱常友看看蓄势待发的王六顺,只觉内心很彷徨,有种大海捞针,也不知道该在哪个大海里捞的感觉,但是有了王书记今天的这顿饭,他心里踏实多了。尽管王书记的话说得影影绰绰,根本就没有表态,但是,支持他的味道还是让他给闻出来了!

    这么一想,朱常友更觉天是蓝的云是白的连街上到处可见的尘土也没那么讨厌了,他无法保持淡定,他淡定得太久太久了!

    大大小小的琐事,耗费了王子君一个上午的时间。一般而言,只要一过十一点,王子君桌上的电话,就成了友情热线,叮铃铃的响个不停,内容大多一样:请王大书记吃饭的。

    对于这些电话,王子君有时间还是尽量赴约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身在体制内,适当的时候允许人家适当的巴结一下,对于沟通人际关系也是十分必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