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零章 能者上 平者让
    红杏饭店的包间里,西河子乡乡长赵连生居中而坐,在他的左首,坐着副书记张民强,宣传委员齐亚斌坐在他的右手,派出所长赵子跃和党政办主任王六顺分别坐在他们的下首。

    饭桌上,八个冷盘热炒,此时已是一片狼藉,空气里烟雾弥漫,酒味烟味混在一起,近乎让人窒息。

    “民强,亚斌,有些时候没在一起喝过酒了,来,咱们把这个端了!”赵连生脸色微红,已经有了几分酒意,他端起门前的酒杯,对张民强和齐亚斌提议道。

    张民强脸上带笑,轻轻的端起酒杯看向齐亚斌。齐亚斌脸色也有点潮红,对于乡长的提议,他当然得积极响应,端起自己眼前的玻璃酒杯和赵连生、张民强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此时的王六顺就跟一个服务周到的店小二一般,一见三人跟前的酒杯空了,赶紧一个个的给满上了。

    赵子跃夹了一口菜,哈哈大笑道:“今天让六顺当这个服务员,该!谁让再过几天,这小子就跟你们三位一样,成了俺的领导了呢?王公公,小心侍候着!”

    王六顺听了赵子跃的调侃,自然知道什么意思,这推荐党委秘书一事,他早就听说了。大凡一个充满**的人,都是经不住挑拔的,**一旦冒个火星,马上就可能呈燎原之势,而他王六顺却只能在心里暗暗燎原,毕竟,赵连生还没有表态呢。

    今天的这场饭局,赵乡生的态度在这儿明摆着,王六顺难免就有些激动,心跳得不能自制,却也不好意思太过张扬,只是脸上堆满了谦恭的笑意。

    张民强听赵子跃这一句善意的调侃,哈哈一笑道:“子跃,你也用不着羡慕别人,说不定过几天,你小子摇身一变,就会成为公安局局长呢,苟富贵,勿相忘啊,兄弟!”

    三个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吹捧与奉承的话,引来一阵阵欢声笑语。齐亚斌的眼睛虽然不断的转动,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真挚。

    “六顺不错,这几年的党政办主任当得兢兢业业,现如今,这机会一来,你这马拉松也算跑到头了,你不上谁上呢,亚斌你说是吧?”赵连生接过来话茬,很是自然的朝着齐亚斌说道。

    齐亚斌从赵连生找他喝酒时,就心知肚明,知道乡长揣的是什么心思。他之所以来赴约,也是觉得王六顺弄个党委秘书似乎是顺理成章的。再一个,作为乡里的宣传委员,他也想在书记和乡长的人心笼络中,体现一下自己的重要性,眼下一把手的风头太盛,也该打压一下了!

    “嗯,六顺是个好同志啊!”齐亚斌并没有直接表态,但是他这句话,却也亮明了观点。

    赵连生和张民强心照不宣的笑着,而那王六顺,更是只觉热血贲张,豪气万丈,仿佛党委秘书的位置,他已经稳操胜券了一般。

    “六顺,还不快点敬齐委员一杯?谢谢齐委员对你的提携!”赵连生一指酒瓶,笑着说道。

    对于王六顺来说,赵连生的话,那就是圣旨,听到吩咐,赶紧站起身来,端起酒杯恭恭敬敬的来到齐亚斌面前敬酒,笑得十分谦卑。而齐亚斌也很是配合的站起身来,硬是不要王六顺敬酒,而是要干上一杯。

    “听说了没?咱们那位书记大人今天中午硬是将教育局来的那位韩股长给灌趴下了。听说刚才才清醒过来。”赵子跃一脸神秘的小声说道。

    齐亚斌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等事情,好奇之下就轻声的问道:“有这回事?”

    赵子跃正准备开口,却听赵连生已经挥手道:“我也听说了,那韩股长非要女教师跟他喝什么交杯酒,要是我碰见,也会灌他个孙子不可,他娘的什么玩意儿嘛!”

    众人哈哈一笑之后,整个房间突然静了下来,不论是赵连生还是张民强,一时间都不再说话,好似那位书记一出现,他们全部都沉默了。

    过了最紧的人。

    在西河子乡全体干部的注目之下,一场关系到西河子乡党委秘书候选人人选的会议准时在小会议室召开。因为事关人事问题,因此,这场会议从一开始,就有点沉闷。

    王子君最后一个走进了会议室,这是他的权利,对于这个权利的奥妙,王子君现在越来越有体悟,因此,他对于这个权利,自然不会放弃。

    “同志们,现在开会。本次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研究决定乡党委秘书的候选人问题。李委员,你先传达一下组织部门的意见吧。”王子君坐下来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李秋娜虽然一惊,但是对这件事情她早有准备,清了清嗓子,笑着道:“各位,组织部门的意见,我觉得大家可能比我还清楚。”

    李秋娜的一句话,像是一根针,将绷得紧紧的会场扎了一下,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王子君瞥了这个女人一眼,直觉这个女人不简单,很知道在一个沉默的场合缓和一下气氛。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对于李秋娜的认识,更加深刻了几分。

    “我简单说一下,不占用各位太多的时间。现在咱们乡领导班子缺少两个职数,县委组织部的意思,是给我们两个名额的推荐权利。”

    李秋娜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王子君。虽然所有的班子成员都清楚这两个名额一实一虚,但是这种话,并不能堂而皇之的在班子会上说出来的。

    赵连生坐在王子君的旁边,听着李秋娜的话,心里就有些志在必得,在他看来,这个班子会也就是走走过场,王六顺本来就是乡党政办主任,这就足以让他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再加上这几年他的本职工作也做得有声有色,这磨成党委秘书一职,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种一览众山小,尽在我掌心的感觉,已经有些日子没再出现过了,赵连生心里这么想着,越发的认定,必须在这次人事调整的较量中,从王子君那里扳回一局!

    等李秋娜把话说完,他就看向了张民强,示意他第一个开口,赶紧把这个调调定下来。因为事先有过沟通,因此,张民强对赵连生的示意心领神会,淡淡的点了点头。

    在坐的每位班子成员的眉头一舒一皱,王子君都尽收眼底,他看着胜券在握的赵连生,淡淡一笑道:“这次县委让我们推荐两个人选,这是县委对我们整个西河子乡班子的信任,越是这样,我们越要把优秀的同志推举上去,不辜负领导的重托,圆满完成县委交给我们的任务。”

    “说实话,同志们,这件事情我很为难啊。我来西河子乡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这期间,我发现同志们工作都是兢兢业业,每个人都尽职尽责。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把所有的同志都推荐上去,让他们全都走向重要的领导岗位,我觉得我西河子乡的这些干部,都能很好地完成新的任务。”

    王子君这番话,把在座的班子成员都弄糊涂了,这一把手是怎么了,这样的大话套话,应该在全体大会上讲才是,他在这里讲,图的是什么呢?

    “我很为难,我相信大家都很为难。”摸不清王子君心思的赵连生心中暗骂,心说老子一点都不为难,但是这句话,他只是憋在心里,这个场合,他是无法独断专行的,那会犯了众怒。

    尽管赵连生自恃在乡里群众基础深厚,但是,这种犯众怒的傻事,他还是不愿意去做的。

    “李委员,咱们乡里提拔副科够条件的有多少人?”王子君话锋一转,再次朝着李秋娜问道。

    够条件提拔的,李秋娜心中还真是有底,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的她,很是快捷的道:“十二个。”

    “这些同志的资历如何?”王子君沉吟之间,淡淡说道。

    “除了两个有点浅之外,其他的都是各有千秋,差不太多。”李秋娜的话还没说完,赵连生就沉声的道:“王书记,正是因为适合的人太多,同志们在下面胡乱猜测,依我看,这事宜早不宜晚,与其拖拖拉拉,不如快刀斩乱麻,赶紧把人选给确定了,省得人心惶惶,影响工作。”

    赵连生不愧是经验丰富,一句话就把局势给扳了回来,还说得冠冕堂皇:一切为了工作。

    “嗯,赵乡长说的对,这件事情确实不能拖得时间过长,但是,我们也不能为了图省事,打击了同志们工作的积极性。这两个人选究竟选谁,我很为难,我相信大家也很为难,同志们都很优秀,选谁都会有不同意见,我看不如这样,我们不如来一次开诚布公的民主选举,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干脆让那些符合条件的同志公平竞争一次,是骡子是马,咱拉出来溜溜!”

    王子君的提议一出,裘加成的笔就放了下来,看着年轻书记那平静的脸,裘加成心里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在他看来,本来,自己用党委秘书的职位换个党政办主任的提议就已经很不错了,王书记这招却是更高一筹,无异于釜底抽薪了。

    在大部分班子成员都认为这党委秘书一职非王六顺莫属时,王子君一棍子把水给搅浑了!这些班子成员之中,谁没有一个三亲六故,谁没有一两个心腹之人?这些人是因为知道在班子会上争不过王六顺,万般无奈之下,这才放弃了竞争,既然一把手都把水搅浑了,那乡里这些想副科都快想疯了的家伙,哪能还从容镇定的坐视不理呢?尽管不知道最后的走向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赵连生要想获胜,可就没那么简单了!更何况,乡里的水一混,王书记这一把手的地位,也就越发的重要了。

    和裘加成相比,此时的赵连生恨不得蹦出来骂娘。本来,党政办主任提党委秘书就是个惯例,他之所以能够说服齐亚斌和李秋娜两人,也是因为有这个惯例做了前提。现在倒好,让王子君这么一整,恐怕本来就摇摆不定的两个人,态度就更加暧昧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二话不说,直接反对这个提议,但是最终张了张嘴,还是咽了下去。这提议虽然对王六顺来说是个大巴掌,但是对其他人来说,那就是福音,那就是希望,这班子会的讨论,绝对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一旦传出去,他赵连生就是众失之矢了!得罪一两人还好说,一旦犯了众怒,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权衡一下利弊,赵连生沉默了。他不反对,张民强更是不会反对,他也明白这其中的关窍,更何况在这其他符合条件的人选中,还有两个和他关系不错的。

    看着班子成员一个个神色变幻,王子君哪里会不明白他们揣的什么心思?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轻轻一笑,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道:“我觉得对上级的任何政策,不仅是一级讲给一级听,更重要的是一级做给一级看,一级带着一级干。我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对县委在选人用人机制上提出的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劣者出的积极回应,对我这个提议,大家有什么不同意见?不同意的请举手,我们大事要实行民主集中制嘛。”

    否决这个意见,那就等于和乡里所有的中层为敌,这等缺心眼的事情,当然没有人出这个风头。

    所有的班子成员都沉默了,房间里一阵平静。这种平静,当然不是心情愉快的平静,更像是一种无可奈何,就此罢休的平静。但不管怎么说,整个班子会讨论的内容,基本上已经被王子君牢牢的掌握在了手中。

    “既然没有人反对,那就是全票通过,民强书记,秋娜委员,你们两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方案拿出来,赵乡长说的对,此事不宜拖得过长,我希望两天之后,就将结果报给县委组织部。同志们啊,县委给了我们这么大的权利,那就是对我们西河子乡的工作最大的支持,我要求我们每个班子成员都应该做到一点,坚决不拿原则做交易,循私情、谋私利,自觉做到请客不到,送礼不要,洁身自好,尽我们最大的努力,给县委一个满意的答卷,真正把最应该推荐的同志,推荐到合适的岗位上去,争取做到好事办好,实事办实。”

    随着王子君的讲话,这场关系到人事的班子会开完了。走出会议室的赵连生一脸的苦涩,要知道在进入会场的时候,他可是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可是现在看着一个个神色变幻不已的班子成员,他心里,第一次觉得底气不足。

    所有的干部,对于人事问题,都很是关心,下午三点多,本来应该清净的乡大院,此时依旧是热闹异常,乡干部们三五成群的坐在办公室之中议论着班子会之中要发生的事情。

    “马勒个逼,这一次看来咱们要多了一个王秘书了。”和王六顺关系不怎么好的赵东波,骂骂咧咧的说道。

    “东波,别乱说话,你和王六顺也不是什么大的矛盾,等过两天给他道个歉,将这件事情揭过去就是了,别让他以后给你小鞋穿。”跟他关系好的老张,赶忙小声的劝解道。

    那赵东波的性格虽然鲁莽,但也知道老张是为了自己好,将手中的烟卷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之后,赵东波就没有再说话。显然,他也听进去了老张的话。人家将要成为领导的一员,能和解还是和解的好,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王六顺稳稳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很是舒服的沏了一杯上好的茉莉花茶,舒服的等待着。十二年了,老子熬了十二年,终于从媳妇熬成了婆。等我的党委秘书任命下来了,老子就是乡党委班子之中的一员了。

    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所受的委屈,王六顺对于那党委秘书的职位,不觉更多了几分的向往。当年,这党委秘书眼看就成了,最后却不了了之了,往后这十几年,为了让那个梦寐以求的梦想能够实现,他奴颜婢膝的为赵连生服务,像个孙子一般的活着,想想自己低三下四这么多年,王六顺心里猛的一酸,眼眶一热,只觉泪都差点掉下来了。这几年,他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哪怕这种服务会伤及他的自尊,为了这个副科,他也觉得值了!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听着这敲门声,王六顺迅速平整了一下情绪,狠狠的擦了一下眼角,淡淡的说道:“进来。”

    进来的是办公室的刘顺阳,他先恭敬的问好,然后双手将一张纸,恭敬的交给了王六顺。

    看着草稿纸之上工笔正楷的写的检讨书三个字,王六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不过他并没有看下去,而是将检讨书往办公桌上狠狠地一甩,劈头盖脸的训斥道:“小刘,这就是你的检讨书!我看你这是糊弄书,不但字写的潦草,对自己的错误认识也不深刻,像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做好办公室的工作,你给我……”

    王六顺的动作,刘顺阳看得清清楚楚,他虽然年轻,但是心里也清楚这王六顺在故意刁难自己,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因为自己和朱常友走得太近了!一时热血上涌,却也努力的克制着,不管怎么说,这王六顺现在是乡党政办主任,接下来就要换成党委秘书了。 嫂索-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骂着骂着,王六顺就感到自己神清气爽,一股王八之气,更是在他的心头荡漾。

    多少年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自从当了这个党政办主任之后,他就像一个受潮了的鞭炮一般,哑巴了。左右一看,别人都是兴致勃勃,而他自己却像是被甩出了历史的舞台,只能从幕布的一侧窥几眼他们脸上的油彩的份儿了,现在新一轮的呼啸又要掀起,他好不容易从坑中遍体鳞伤地爬上来了,他抬起脚,却不知能不能被行进的队伍卷入。

    “王主任,班子会散会了。”党政办的通讯员小周,快步的跑了进来,也不顾敲门。

    一般对于不敲门而入的事情,王主任很生气,但是这小周是他的心腹,在加上班子会如此快的散了,那一定是赵乡长取得了实质性的胜利,自己的推荐安然通过,因此心里的一丝不满,也忽略不计了。

    “嗯,有什么精神?”王六顺忽然觉得自己嘴里有点渴,于是端起水杯,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水。

    “听说人选没有定,要公平竞争。”小周正是因为这个消息,表现得有点慌乱。

    “你说什么?”一呆之下的王六顺,大声的喝道,而他手中的茶杯,更是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他的脸在刹那间就变了,开头活泛的春水般荡漾的表情凝固了,凝固成惊讶、疑惑、震撼的表情,大脑里一片混沌,一时半刻恢复不了原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