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二章 闪亮登场
    庄严肃穆的兴洪会堂,大门正中央镶嵌着国徽,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发光。大门两侧,各式各样的小轿车像一排排等待国家领导人检阅的仪仗队似的,笔直地排成几列纵队,场面非常壮观。

    热烈庆祝全县组工干部会议召开十四个鲜红的大字,高高的悬挂在兴洪会堂的上方,轻风吹动,更是显得这次会议肃穆异常。

    会议还没有开始,来参加大会的干部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吸烟,扯闲话,以联络感情。

    嘀嘀嘀又一辆吉普车平稳的滑了过来,神清气爽的王子君从车上走了下来,脸上挂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李秋娜紧跟着他下了车,此时的李秋娜,却是一肚子疑惑,她不明白,为什么到了现在,这王书记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难道他不知道在全县干部面前作检讨的后果么?

    李秋娜没有想过这件事会有取消的可能,在她的印象中,钱书记是政工副书记,最重要的又是人事问题,因此,在洪北县一向很强势,在很多问题上,只要他表了态,就是县委书记,也会给他几分面子。

    看着阔步向前的王子君,李秋娜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开始向这个深不可测的书记这边靠拢了。

    “看到了没?西河子乡的王书记来了,可能咱们又能听到他的发言了。”一个四十多岁胖乎乎的干部,在看到王子君阔步而来之时,小声的对同伴说道,脸上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洪北县就这么大一块地方,但凡有一点风吹草动,就会传得沸沸扬扬。

    “狗屁,不就是当着全县组工干部的面儿做检查么?嘿嘿,这家伙太爱出风头了,估计还不知道出头的椽子会烂这个道理!”

    对于县直各局委各乡镇的一把手,王子君还不是太熟悉,再加上他前段时间把老师的工资给发了,弄得其他乡镇猝不及防之下,全无招架之力,几乎犯了众怒,几乎没有人主动和他打招呼。

    “您好,您是西河子乡的王书记吧?”一个戴眼睛的年轻人,看王子君进了会场,赶紧迎了上来。

    这小伙子二十多岁,长得清清爽爽,看起来文质彬彬。王子君轻轻一笑,点头道:“不错,我就是王子君。”

    “王书记好,我是县委组织部干部科的小谢,钱书记专门嘱咐我在这里等您,他说您今天的座位在主席台上。”姓谢的年轻人说话很客气,但是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他,嘴角却是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尽管他听说过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很年轻,但是一见到王子君,还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个风头正劲的一把手居然如此的年轻!看这模样,应该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心里没来由的生出一丝嫉妒。

    听了这小谢的话,王子君心里清楚,看来,钱学斌这个老东西铆足了劲,非要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丑了!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我还怕你个逑不成!

    心中虽然暗骂这老东西,但是王子君还是点点头,迈步朝那主席台走了过去。

    正在下面窃窃私语的与会人员,突然见王子君走向了主席台,一个个都闭上了嘴巴,一脸愕然。

    主席台上一共放了五个座签。两个话筒被擦得贼光锃亮,六只盛了开水的茶杯,一字排开。

    “王书记,您坐这里。”小谢指着一个空荡荡没有名签的地方,带着一丝傲然的说道。

    嗯,王子君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在小谢所指的地方坐了下来。钱学斌的这番安排,让王子君心头的斗志不觉又增长了几分。

    下方响起一阵放肆而又节制的哄笑声。王子君自然明白这笑声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漫不经心的逡巡一下四周,脸上依然挂着一丝波澜不惊的笑容。

    每临大事,必先有不自乱阵脚的定力和勇气,这是王子君对自己的要求,前世的养气功夫,更是在此时起到了莫大的作用。一个个思路,更是清晰无比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会议就要开始了。县委副书记钱学斌、县委组织部部长方振涛、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林江河依次入场。身材高大的钱学斌走在最前面,看到已经在主席台上落座的王子君时,细长的眼睛里露出来一丝讥讽的笑意。

    你小子不是喜欢推陈出新,说什么工作要有创新么,还敢跟老子耍花招,这次,老子非得玩死你,也让你知道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人生就像一场戏,什么角色演什么戏!我让你得意,我让你再趾高气扬,这次,非把你捧得高高的,然后再摔死你不可!

    钱学斌心里对王子君恨恨的骂着,他当然不会把这番心理活动带在脸上,而是很有风度地冲王子君点点头,就在写着自己名字的座签后坐了下来。

    县委组织部长方振涛身材矮胖,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捉摸不透的笑意,至于今天的会议上王子君为什么在主席台落座,他心中也很清楚。暗骂钱学斌这家伙够阴毒的同时,对王子君这个小伙子倒多出了几分同情。

    不过同情归同情,他可不想掺和到这浑水里去,身处官场,心软可是要不得的。

    “同志们,现在我宣布大会开始。这次会议,共有四项议程。现在进行第一项,请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方振涛同志讲话。”作为这次大会的主持人,林江河的话说得掷地有声,铿锵有力。

    林江河心里有些兴奋,并不是因为主持这个会议,而是因为王子君坐到了主席台上。王子君为什么坐在这里,他心中清楚的很,在幸灾乐祸的同时,也想好好欣赏一下自己这个仇人的下场。

    王子君从容镇定的坐在主席台上,淡淡的望着下方,虽然他已经有了后手,但是在这次会议之上,他还是要有一场硬仗要打。钱学斌给自己安排了这个位置,那干脆就让这个位置好好的发挥一下作用。

    一股斗志在心中激荡的王子君,冷静的听着方振涛宣读的文件。但是在心中,却是一字一句的推敲着自己的发言。

    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方振涛照本宣科结束了自己的讲话。

    说实话,整个兴洪会堂之中,能把方振涛的讲话听进去的没几个。身处官场,大家对每天的文山会海已经习惯了,会议没有不隆重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效率没有不显著的。这一套说法,大家早都听出茧子来了。所有人的心思,都在即将到来的县委副书记钱学斌的讲话上。

    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而方振涛的讲话,那都是例行公事,按部就班的总结成绩、存在问题、下步努力的方向,然后就是机械性的热烈鼓掌了。

    “下面,请钱书记作重要讲话。”兴洪会堂里随即就响起一阵掌声,掌声雷动,像涨潮般的经久不息。

    “同志们,今天这个会议,组织部给我准备了一份稿子,稿子写得很好,点明了不少问题,也是按照我所列的提纲写出来的。因为太长,我就不照本宣科了,会后,可以印发一下,让同志们下去好好的研究吧。”

    钱学斌作为一步步走上副书记位置的本土干部,在西河子乡算得上是根深叶茂。在他讲话时,本来还有些小动作的台下的一把手们,一个个正襟危坐,像是听总统训话似的。

    对于会议气氛的掌控,钱学斌一向有些自傲,应该说,钱学斌还是很有口才的。他讲话向来不喜欢用写好的稿子,他只是按照惯例把自己的讲话稿吩咐下去,等组织部的干事费尽心思,反复斟酌写好了,他只是拿过来看看,真正讲话时却喜欢自由发挥。

    据说,有人总结钱书记讲话有三大特点:张弛有度,驾驭全局、一语中的。尽管这总结难免有巴结讨好之嫌,倒也不算太失真。因此,尽管他只是三把手,遇到他讲话时,与会的人员没有人敢搞动,心里被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充斥着。只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汗毛孔都是出着气的,这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多好的领导啊,多好的用词啊,把组织原则讲得到多么到位,多么透彻啊,还有,这比喻多形象啊,一粒老鼠屎,像,实在是太像了!

    林江河认真的听着钱学斌的讲话,在笔记本上不时的写着什么,偶尔抬起头看一眼钱书记,越发觉得钱书记身材挺拔、胖瘦适度、气宇轩昂,就连讲话时的手势,也显得格外的派头十足!

    钱学斌脸色凝重,冲下面压了压手,诚恳的说道:“同志们,今天,可能我的话有点粗了,但是话糙理不糙,我这么讲,也是给某些同志提个醒儿,严格按照组织原则开展工作,要能干事,会干事,干成事,别惹事,否则,弄得大家满腹怨气,光想着上访了,哪还有心思考虑工作?同志们,我们处于最基层,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啊……”

    就在钱学斌语重心长的讲话时,负责会务的小谢,轻手轻脚的跑上主席台,低声跟钱学斌耳语了几句。

    钱学斌听到小谢的话,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冲下面挥了挥手道:“同志们,我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市委刘部长来了电话,我去接一下,大家先原地休息一下,等我回来了咱们再接着开会。”

    说到市委刘部长的时候,钱学斌的身躯努力的往上挺了挺,仿佛他跟这位市委组织部长的关系,那就是铁哥们儿一般。

    在平常,钱学斌喜欢迈着四方步走路,他觉得这种涵养单单靠学是学不来的,他需要你淡定到一定境界。但是现在,估计这钱大书记忘了自己这一套淡定说了,一路小跑,匆匆的跑下台去。气喘吁吁的来到电话跟前,恭恭敬敬的拿起电话,笑着道:“刘部长,您好,让您久等了,我是钱学斌。”

    “嗯,钱书记你正在开会。”电话之中,市委组织部长刘援朝响亮的声音穿了过来。

    已经熟悉了部长讲话方式的钱学斌此时听着刘援朝说话的语气,心中不由得一喜,他知道刘部长为人直爽,现在这种语气,心情肯定不错。而作为下属,最喜欢的就是在领导高兴的时候和领导说话。

    “是,刘部长,我们洪北县正在贯彻市委组织部文件精神,召开全县组工干部大会。”钱学斌这番话,表达得很有技巧,用意很明显:向这位江州组织部的一哥表达自己的忠心。

    “很好,你们能如此快速的贯彻落实市里的会议精神,这个工作态度还是值得肯定的。只是,开会不是目的,关键是要抓好落实。”

    刘部长对于钱学斌的话果然很受用,轻松的语气更是充满了笑意道:“钱书记啊,既然你在开会,我就不多打扰你了,我就是给你说一件事情,你们县里是不是有个叫王子君的干部?”

    “是,刘部长。”钱学斌心里咯噔一下子,心说莫非这王子君的后台是刘部长?果真如此的话,那自己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这小伙子很有想法啊,你看今天的江省日报了么,他那篇《能者上,平者让》的理论文章写的很好,本来我还不知道呢,是省委孙部长打来电话,我才特意看了看。这好啊,这小伙子给我们江市露了脸,听孙部长的语气,咱们省里的干部制度改革试点,就准备从小伙子这篇文章之中汲取一些东西,你不是正在开会么,就将这件事情给与会的同志通报一下,然后对王子君同志提出表扬。”

    “对王子君提出表扬?”钱学斌就像遭了五雷轰顶一般,喃喃的重复了一句。

    钱学斌的这句重复,让电话那头的刘部长有点不高兴了,淡淡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怎么?表扬一下这个同志对你来说有困难么?”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反问,却好似千钧压顶一般,让钱学斌倍感压力,无话可说。

    作为一个下属,一旦领导发话,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就是创造困难也要上。这是官场默认的规则,钱学斌当然懂得。

    现在刘部长已经不高兴了,如果自己再说别的惹恼了刘部长的话,恐怕以后,想要挽回自己在刘部长心目中的形象,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刘部长,没困难,怎么会有困难呢?”钱学斌赶紧陪笑道,但是心里面,却是呜呜的哭了。

    “这样就好,那你去做吧。对了,这两天瞅个时间我去你们县看看,看看写出这篇文章的这个干部到底是什么样子。”刘援朝哈哈大笑着挂了电话。

    嘟嘟的盲音声在电话里起劲的响着,但是钱学斌依旧没有放下电话,倒不是因为对刘援朝的尊敬,而是他的心中不平静。

    马勒个逼的,老子又没长着前后眼,哪里知道刚批评了这家伙,刘部长就会来了这一手?他又怎么能告诉刘部长自己刚刚还在会议上把这出风头的家伙狠狠的批了一顿呢?

    一想到批评,本来还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的钱学斌立刻被吓出一身冷汗,王子君那篇文章居然得到了省委组织部领导的表扬,市委组织部领导的口气更是求贤若渴,自己偏偏阴差阳错,对这家伙劈头盖脸的批评了一番,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和这两级领导站在了对立面么?

    在体制内,最讲究的就是在政治立场上,要跟上级保持高度一致,自己没有保持步调一致不说,偏偏还弄了个南辕北辙,这,这不是极大的政治不成熟么?这么一想,面子问题倒成小菜一碟了!

    眼下,自己迫切需要做的,就是抓紧挽回影响,再就是要让王子君将气给顺下来,不然的话,等刘部长来了,王子君稍微透露一下自己批判他的内容,或者再添油加醋的渲染一番,那自己的政治生命,估计就会到头了!

    浑身上下惊出来一身冷汗的钱学斌,也顾不得自己的风度了,将电话一扔,就马不停蹄的朝着会议室跑去。

    他要力挽大厦将倾于即倒,这个错误犯不得的!

    兴洪会堂里,与会人员虽然坐着一动不动,嘴里却不肯闲着,而大家悄声议论的对象,自然是在台上坐着的王子君。

    有种说法很是流行,是这么形容国人的:一个人是条龙,三个人就是一条虫。这么一条劣根往往让大家伤心欲绝。但是,真正处在体制中,这种本性会被无限的激发出来,还没有来得及培养出赞美和欣赏别人的能力,就已经发展成嫉贤妒能了!以致于很多体制内的人都自我安慰,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嘛。

    台下的这些与会人员当然也逃不出这一点共性。这群普遍在四十岁以上的正科级干部,对于风头正劲的王子君本能的有种嫉妒的心理,此时看到王子君倒霉,心里顿觉舒服了许多。

    “看看那位,像不像老鼠屎?”“嗯,有点像,不过就是个儿太大,哈哈哈……”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这事不怪他啊,组织上估计是瞌睡了,稀里糊涂的就让他来当这个党委书记了。这不是胡闹嘛!”

    ……下面的议论声,自然瞒不过王子君的耳朵,只是他此时什么也不能说,只能静静的等待着,微笑只在两片嘴唇上。

    不过,此时他的心,却是变得平静,已经熟悉无比的稿子,更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他的心中流畅开来。自我批评,好,今天我就自我批评一回。

    就在王子君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的时候,钱学斌快步走了进来,看着依旧坐在主席台之上的王子君,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气。

    快步走到台上,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扶正话筒,就大声的说道:“同志们,咱们组织工作要遵守程序,也要不断的大胆创新,在这一点上,西河子乡的王子君同志就带了个好头。”

    钱学斌的话才一出口,下面的与会人员就懵了。不过随即,他们就想起了钱学斌的一个习惯,这家伙讲话讲到一时兴起,喜欢用反语。

    而一旁的方振涛心里却是不无鄙夷,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他娘的还来这一手。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就行了?还在这儿躲猫猫呢。

    不过,钱学斌接下来的讲话,却是让他们很快就清醒了,那就是钱大书记确实在夸王子君。

    这脸也翻得太快了吧?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批评,现在又这么大张旗鼓的表扬,钱书记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么?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的人,这么快就变了口气了?

    几乎同时,所有与会人员都恍然大悟,忽然想到了钱大书记刚才一溜小跑去接的那个电话,一切已经昭然若揭:钱书记前后截然相反的态度跟这个电话有关。

    王子君的身后,究竟站着什么人呢?

    “同志们,在这里我要向大家通报一个好消息,王子君同志发表在《江省日报》上的文章,得到了省市两级组织部门主要领导的表扬,他为我们洪北县争了光,为我们洪北县长了脸。在这里,我号召全县的干部向王子君同志学习,学习他敢于创新的精神,学习他……” +

    钱学斌不愧从政多年,一套套的话根本就不假思索,就开口成章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

    王子君依然淡淡的笑着,长长的舒了口气。尽管他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但是目前这种结果,显然是他最满意的。

    真够及时的!心中这个念头闪现,一丝笑容,就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在热烈的掌声中,王子君在全县组织工作会议之上开始了讲话,当然,这是钱副书记提议的,他直接将检讨改成了讲话,而且还讨好的将话筒放在了王子君的身前。

    脸既然人家自己打了,王子君自然不会再去做那种跳上去猛跺几脚的愚蠢的举动,他情真意切地对组织上的肯定表示受宠若惊,然后,对各级领导以及钱大书记对自己工作上的支持,更是大肆的感谢了一通。

    大会在钱副书记的引导下,掌声四起,一场由钱副书记精心组织的大会,开成了胜利的大会,成功的大会,在掌声雷动之中,圆满的落下了帷幕。

    只是,散会之后,听说钱副书记换了水杯,他那最为心爱的紫砂杯,不知怎么莫名其妙的就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