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四章 人在江湖飘 哪能不挨刀
    “王书记,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也来倒个酒。”李局长边说边推门进来了。

    因为整得王子君先喝酒再倒酒,心里有些小得意的廖股长,一听李局长说话的声音,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没把手里的杯子摔在地上。

    对于单位老一的声音,教育局的每个干部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这李局长是急性子脾气,平时在单位很有掌控力,只要他决定了的事,那几乎是让你往东,你不敢往西,让你打狗,你不敢撵鸡。一看到老一亲自来倒酒了,刚才还一副趾高气扬模样,现在全都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

    “李局长,您,您怎么也在这儿?”廖股长像火烧屁股似的,赶紧从上座上站起来,吃力地挤出一丝生硬、干巴的笑,极为不安的嗫嚅道。

    那李局长也没想到王子君要倒酒的贵客,居然是他的手下。一呆之下,一副平易近人的态度立马就换成了居高临下。

    “原来是廖股长啊。”

    虽然只是一句话,却把廖股长说得心底发寒,直觉自己犯了官场的忌讳,猪鼻子插大葱—充起大瓣蒜来了。正当他尴尬之下,不知该如何回答时,王子君已经哈哈大笑道:“李局长,看来,我们两个单位可是很友好的,不但你我能坐在一起,就连咱们下面的同志也能打成一片,这很好啊。”

    听王子君这么一说,那李局长赶紧顺坡下驴,抚掌大笑道:“王书记说得好,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看来,咱这俩单位还真是有缘哪。”

    “廖股长啊,王书记来倒酒,你还不快点表现表现?我可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宁肯喝坏了身体喝坏了胃,也不能在王书记面前掉了队!”

    听到李局长这玩笑似的吩咐,那廖股长等人的脸色才舒展了几分。端起王子君放在自己面前的几个杯子,豪情万丈道:“王书记,小廖多谢您能看得起,先干为敬,这几个酒,我先干了!”

    酒桌上,再怎么难缠的人有时候也是很听话的,只是,他的听话需要一个级别比他高,气势比他硬的人来操纵。见老一发了号令,那廖股长豪气丛生,一口气把眼前的三杯酒猛灌了下去,每喝完一杯,就潇洒的把杯子倒转,居然是滴酒不剩,像是用抹布擦过了似的。

    “李局长,你老哥的领导能力,我真是自愧不如啊,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您看您这些兵,性格爽快,酒风剽悍,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哪,打交道肯定实诚!”王子君一边扭转杯子给其他人倒酒,一边对李局长猛拍马屁。

    知道王子君背靠大树的李局长,在和王子君的关系上,早已识趣的把王子君放到了主导地位,此时听他一番奉承,当即浑身发痒似的哈哈大笑道:“王书记,你老弟才是露相非真人,真人不露相啊!”

    一圈酒下来,王子君只是用了三分钟,几乎没有一个推辞的,带了一股纵横无敌,所向披靡的派头,在王子君拿着酒瓶走向孙银仓的时候,孙银仓早就颤巍巍的站起身来道:“王书记,您可不能给我倒酒,那咱们就位置颠倒了!应该让我来敬你才是。”

    王子君冲孙银仓摆摆手,然后对李局长道:“李局,这是我们乡里的老干部孙银仓,在我的工作上,可是给了我不少帮助。”

    李局长正为自己惦着个酒瓶而思量呢,如果从他的属下廖股长那儿开始,那实在是有点丢份儿,此时听王子君一介绍,眼里旋即闪出一丝光亮,赶紧道:“是吗,支持王书记,那就是支持我老弟。来来来,我给您倒个酒!”

    在孙银仓连喝了三杯酒之后,王子君知道自己不适合留在这里,朝着李局长笑了笑,两个人就走出了房间。

    等李局长和王子君离开之后,站了半天的廖股长等人,这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捞出来一张手纸赶紧擦擦额头上的汗,端起跟前的水大喝了一口,这才冲孙银仓道:“老孙啊,你老兄可不能这么玩阴的,差点把我的心脏病给吓出来!”

    孙银仓嘴里喃喃着,他也没想到和王子君吃饭的是教育局长,更没有想到,在他眼里高高在上的教育局长主动给他倒酒,心里正感慨万千,听廖股长这么一抱怨,赶紧道:“廖股长,王书记自己要来的,我也不知道后边跟着你们李局长……”

    见孙银仓诚恳的道歉,那廖股长赶忙道:“孙大哥,我可没有怪你的意思,咱别的不说了,来来来,咱弟兄几个好好干几个!”

    刚才还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廖股长,一会儿功夫就跟自己称兄道弟了,孙银仓见识了此人前后截然相反的态度,心里当然知道这是因为谁的面子。趁热打铁,一个念头在孙银仓的心头闪过。

    刚想要开口问问,又觉得此时有点不妥。正当他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之际,却听那廖股长主动开口了:“老哥,你那个啥,明天,你把侄女的资料带来,我给你走一下程序,争取一天之内,让李局长给批下来。”

    孙银仓为了这件事情几乎是磨破了嘴,跑断了腿,光请客都请了无数回,这脑满肠肥的廖股长不是这里困难,就是那里不行,吹毛求疵,挑三拣四,每次都有不同的理由搪塞他,现在倒好,被王书记这几杯酒灌下肚,这些困难就他娘的统统解决了。

    “大恩不言谢,廖股长,各位领导,感谢的话我就放在心里了,我先干,先干为敬了!”

    孙银仓一端起酒杯,那廖股长也赶紧将酒杯端了起来道:“孙老哥,来来来,咱们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亲兄弟了,咱们一块干了这杯!”包间的氛围,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王书记,今天的事情,可是让你见笑了。”李局长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唉,李局长你快别这么说,十个手指还不一样齐呢,更何况是人。”王子君明白李局长的意思,不待李局长说下去,就截住了他的话头。

    “哈哈哈,好,不说了,不说了,王书记,你那个属下的来意,我猜也能猜个**不离十。这样吧,现在县里有一批民办老师转正的指标,老兄我多了也不给你,给你十八个指标你看着分配吧。”

    李局长大手一挥,满脸笑容的说道。

    十八个分配指标,那几乎等于让自己掌握了本乡民办教师转正的大权。而这十八个指标如果运用得当,那就能给自己积攒下不小的人脉。

    虽然已经有些步履摇晃,明显有了醉意,但是王子君心头依然明朗,端起酒杯道:“李局长,李老兄,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杯酒兄弟舍命陪君子,干了!”

    李局长看着醉眼朦胧的王子君,哈哈一笑,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场酒喝的宾主尽欢,王子君的脚步有点飘,不过好歹是带着小曹来的,倒也不必担心什么。

    坐车回到乡里,王子君支撑着很久的那口气忽然之间好像全都泄了,只觉得浑身酸软,难以自持,往床上一歪,就呼呼大睡了,这一睡,就睡到了日头落西。

    饱饱的睡了一觉之后,王子君起来痛痛快快的洗了个凉水浴,只觉耳聪目明,清醒了不少。坐在办公桌前喝了两杯水,突然觉得肚子饿了。

    王子君迈步就朝食堂走了过去,可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食堂居然锁门了。

    “张顺这小子干什么去了?”心里满腹狐疑之下,倒也没心思追究下去,信步就朝乡政府外面的红杏饭店走了过去。

    “哎呀,王书记,您也来了,快请快请。”红杏饭店的老板娘一见是王子君,脸上顿时洋溢起欢快的笑容,笑成了一朵花儿。

    本来只想简单吃点的王子君,被老板娘这么一喊,也只能跟着往里走了,大厅里人头攒动,在外面吃那纯粹是找不自在。

    “王书记,您快请进,朱主任在里面呢。”说话之间,老板娘就把一个包间的门给推开了。

    包间里,四个人正在喝酒,一桌子的菜只有四个人,所以显得很是空荡。在主位之上,一脸笑容的朱常友正在敬酒。

    看到王子君走进来,不但其他三个干部,就是朱常友也是一呆,不过随即,他们都站了起来,恭敬地朝着王子君说了一声王书记。

    王子君点了点头,随意找了一个地方一坐,然后淡淡的说道:“你们继续,不用管我,我来吃点饭,中午喝多了!”

    他说让别人随意,但是不管是朱常友还是其他三个乡干部,哪一个敢随意?拘谨之下,一个个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看朱常友现在这幅情形,王子君绝对能猜到他在干什么,看着眼前满满一大桌子菜,只有三个人来赴冥,足以断定,他这番功夫算是白费了。

    就在王子君沉吟的时候,门豁然被推开了,一个乡干部在门口呵呵一笑道:“朱主任,郑德他们让我给您说一声,他们有事过不来了。”

    话一说完,那人也不待朱常友答话,就抬脚走开了。

    在乡里混了这么多年,朱常友自忖,自己别的不敢说大话,这人缘应该是挺好的。关键时刻,一见王六顺酒场不断,自己也坐不住了。索性决定在红杏饭店大大方方的支个场儿,联络联络感情。尽管花钱不少,但是哪种收益不得有个成本呢,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关键时刻,还得让这些人给自己搭把手啊。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连郑德他们也找理由推辞了,朱常友心里涌起一股深深的挫败感。

    王书记给自己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莫非自己还得一败涂地,空欢喜一场么?这么一想,心里就像放了一块冰一样凉,情绪有些低落,六神无主之下,朱常友下意识的端起酒杯道:“王书记,我敬你一杯。”

    王子君笑吟吟的看着朱常友,在他端起酒杯的瞬间,就淡淡的一挥手道:“酒什么时候喝都行,但是今天不能喝,我喝多了,对了,常友,我这里有一项工作要交给你。”

    听说有工作要交给自己,朱常友赶忙放下酒杯道:“王书记,您尽管吩咐。”

    “是这样,我今天从教育局李局长那里要了十八个民办教师转正的指标,你专职负责这项工作,务必在五日之内,把名单上报了!切记,这件事万万不能耽误了!”

    王子君的话不多,却像平地里撂了个炸弹似的,把朱常友跟几个乡干部震得瞠目结舌,耳朵里响起了一阵轰鸣。以前,民办教师费八辈子,求爷爷告奶奶,好歹也就是弄三两个指标而已,没想到这王书记一出手就是大手笔,十八个指标,还是乡里说了算!这意味着什么?

    看着王子君那荡漾着淡淡笑意的面孔,朱常友心里热浪鼓涌,充满感动,他能想象得到,王书记上午喝多肯定跟这十八个指标有关,而现在,他故意当着众人的面儿说出来,目的和用意显然是明摆着的,尽管他没有明确说给自己听,但是他的举动却是表露无遗:王书记这是在千方百计的往上拉自己呢。

    王书记在背后一声不哼的为自己打理着一切他能想到的事情,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无所顾忌地拼杀向前,还有什么能让他朱常友退缩的呢?朱常友抬起头看看王子君,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整个西河子乡,谁没有个七大妗子八大姨,沾亲带故的亲戚呢?而那些民办教师,更是和乡里的干部们有着错综复杂的各种关系。在座的几个人表面看起来还很平静,其实心里却早已经暗流涌动了!

    几乎瞬间,一个乡干部就想到了什么,刚才还漫不经心的眼神,开始有了一丝温度,态度也变得谦卑起来,不为别的,他自个的老婆不也是民办教师么?这下好了,机会来了!

    “王书记,您吃点汤面条,软软乎乎,热汤热水的,暖暖胃。”老板娘扭着她的小蛮腰,亲自端着一碗面条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