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八章 栽下梧桐树 引得凤凰来
    东风路派出所的小办公室里,秦所长、乌老大等人正在扎金花,手里拿着一副好牌的秦所长兴致很高,不断把自己跟前的钱像白菜叶一般下注。而和秦所长对赌的乌老大,脸色却有点发青了。

    “哎呀老乌,这次承让了,哈哈哈,等一会儿我请大伙吃饭。”秦所长一把将中间的钱抓到自己跟前,一边浑身发痒似的大笑。

    乌老大虽然心中暗骂这家伙贪得无厌,赢了这么多了还喂不饱,但是嘴上还是小心的说道:“秦所长,看您说的,我乌老大说话成声儿,落地砸坑儿,既然说了请弟兄们吃鲍鱼,那就吃鲍鱼,您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不算数过?”

    秦所长请客的话本来就没几分诚意,听乌老大这么一说,就顺水推舟道:“既然老乌你这么豪气,我也不能拂了你的好意,请吃饭不让你掏钱不是你的性格啊!够意思!”

    说话之间,秦所长就见被他安排去看王子君两人的小协警走了进来,一边看手里的牌,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小贾,怎么样?”

    “秦所长,还能怎么样?那俩人已经蔫了,一听让赔钱,立马就答应了,刚给家里打过电话,一会儿就送钱过来了!还是您法儿高哇!”协警小贾早没有了对王子君两人的气势,在秦所长问话时,很是小心的说道。

    “嗯,办得好。”秦所长得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朝着乌老大看了一眼道:“老乌,现在你满意了吧?哈哈哈,老子就说过,跟着老子混,是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本来以为自己这次亏本亏大了的乌老大,一听小贾的话也眉开眼笑,几个人说笑之间,嘻嘻哈哈的搓牌洗牌再次投入战斗中了。

    十几分钟之后,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从派出所的院子里传来,听到这刹车声,秦所长哈哈一笑,胸有成竹的挥挥手道:“应该是人来了,小贾,你去处理一下吧。”

    小贾不想动,他也觉得这扎金花有意思多了,但是头儿的吩咐,他不能不去,答应一声,就朝着门外走去。

    乌老大看着要出门的小贾,很有眼色的说道:“小贾别看来的时间不长,不过小伙子很机警啊。”

    “嗯,”秦所长一边翻牌,一边很有领导风度的点评道:“小贾不错,是个可以培养的好苗子。”

    小贾正走出秦所长的办公室,心中琢磨着该怎么在这两个闹事者的身上搜瓜点儿,也好给酝酿着怎么在这两个闹事者的身上狠狠地宰上两刀,也好给自己弄两个零钱花花。

    “你们抓的人在哪儿?”一个响亮之中充满了愤怒的声音,从小贾刚刚走到院子里时,就传入了他的耳中。

    小贾虽然是协警,在秦所长这些正式的民警面前只有摇尾乞怜的份儿,但是在当事人面前,他可不会低三下四。此时听到这当事人家属竟敢这么嚣张,气不打一处来,反感的训斥道:“你怎么说话的,这里是……”

    小贾的话,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看到说话的中年人不但面熟,而且站在中年人身后那一排耀眼的警衔,更是让他眼花缭乱。

    窦明乐根本就没时间理会小贾,脸色阴沉得足足能拧下水来,冲着有点手足无措的小贾一指,劈头盖脸的问道:“人抓到哪儿了?”

    “拘留室”。

    在窦明乐的官威之下,小贾有些惶恐,赶紧将关押王子君和赵清婉的地方说了出来。听说港商给关到了拘留室,窦明乐心里那个恨哪,黄老一好不容易请来的客人,想让他们在江州市投资的,这件事情在常委会上,已经被提到了讲政治的高度,妈个逼的,偏偏在这个节骨儿眼上,自己分管的这块竟居然给捅娄子了,他娘的阴差阳错居然把港商的宝贝闺女给弄到这拘留室里来了!

    如果这港商大度一点还好说,如果人家一怒之下拍屁股走人了,依着黄老一那性格,还不得当着所有市委常委的面儿,对着自己骂娘啊?

    他根本就没有看小贾,而是回头冲跟在自己身后的公安局几个领导狠狠地剜了两眼,阔步朝着拘留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公安局的一干局长副局长,此时一个个也都是满头大汗,四十多岁,脸色有点发黑的市局局长赵良秋更是冷声的朝着小贾喝道:“还不赶紧带路。”

    小贾脑袋有点发晕,但是眼前的这种情形,却是让他有种不好的感觉,这次,估计要出大事了!

    拘留室离秦所长的办公室也就是几步路,路过秦所长办公室时,一阵喧哗声从里边传了出来,就听有人大笑道:“哈哈哈,三个二,老乌,这次我可不客气了!”

    窦明乐本来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咚的一脚,就把秦所长办公室那虚掩的门一脚给踹开了。

    正在扎金花的秦所长等人在门子被踹开的瞬间,都回过了头,作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秦所长在门子被踹开的瞬间,就大声的嚷道:“他娘的你不会……”

    可是,等他看清了窦明乐和赵良秋的面孔之后,盘坐在床上的他差点瘫在了那里,当下什么也顾不上了,赶紧从床上嘟噜下来,提拉着鞋,站直了身体。又猛的意识到手里还抓着一把牌,像是个烫手的山芋一般,赶紧扔到了地上。

    看着眼前的一幕,窦明乐冷哼了一声,丢了句:“简直是一窝蛇鼠!”扭头就朝拘留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此时,要说最没面子的,那就要数公安局长赵良秋了。他黑着一张脸,也没有说话,紧跟着窦明乐走出去了。

    见两个大佬走了,其他警察也跟了过来,走在最后的分局局长的脸已经不是黑的问题了,此时,他的脸变得煞白,心里十分忐忑。

    作为分管这一片的分局局长,他已经意识到了,这已经不完全是秦所长的问题了。

    拘留室里,王子君和赵清婉相对无言,两个人经历了这么一番折腾,都有点儿狼狈不堪。

    窦明乐大步走进拘留室,因为光线比较暗,他没有看清王子君的脸,但是已经确定了这里关的是港商的人之后,快步几步来到王子君两人身前,一把拉住王子君的手,大声的说道:“对不起啊小同志,让你受委屈了,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

    对窦明乐,王子君自然认识,看着一脸痛心不已的窦明乐,王子君心中就有点想笑,他自然清楚窦明乐为什么要来,看着自己被拉的手,王子君赶忙一笑道:“窦叔,港商在那里呢。”

    一个窦叔,把窦明乐给叫愣了。这时,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拘留室里的光线亮度,也看清楚了被自己握着手的年轻人是谁。

    王子君,自己那位当了省委副秘书的老同学的儿子,自己这帮属下怎么把他也给抓起来了?想想如果让老同学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那自己在王秘书长心里的位置还不一落千丈?

    “子君,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抓你?”说话之间,窦明乐就看到王子君和赵清婉两人被铐子连在一起的手掌,恼火的对公安局长赵良秋吼道:“你还等什么!还不快点将手铐给我开开。”

    赵良秋也万万没想到这个港商和窦明乐也认识,头皮越发紧了几分,他心里明白,这次如果处理不好,市委市政府的板子,那极有可能会狠狠地打在自己的屁股上。天天大会讲,小会说,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扰了招商引资的环境,一旦给招商引资工作带来阻碍,那就是整个江市的罪人了。这可倒好,在自己的负责这块倒是栽了!

    听到窦明乐的招呼,赵良秋快步走了上来,作为一个老刑警出身的公安局长,一看这铐在一起的手,就知道怎么回事,没有乱动的他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就看到那畏畏缩缩的秦所长正在门外。

    “你他娘的赶紧给我滚进来,开铐子,还磨蹭什么!”

    尽管窦明乐在这里,但是赵良秋还是忍不住骂了娘。那秦所长已经意识到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了,能让政法委书记和市局分局的一干领导一个不剩的来到这里,想想都让他心底发寒!

    在赵良秋的喝声之中,哆哆嗦嗦的秦所长拿出了手铐的钥匙,可能是太紧张了,那本来很简单就可以打开的手铐,愣是让他足足耗了半分钟都没打开。

    赵良秋感受着窦明乐眼中传来的压力,哪里还顾及其他,一把推开秦所长,抓起钥匙将手铐给打开了。

    “子君,你没事儿吧?”窦明乐看看王子君手腕上的淤痕,一脸关切的问道。

    “谢谢窦叔,没有大碍。”王子君冲窦明乐一笑,轻轻地挥了挥手。

    见王子君没事,窦明乐这才放下心来,他扭头朝着赵清婉看了一眼,断定这个女子就是那港商的宝贝闺女,当下赶紧赔不是道:“您就是赵总的女儿吧?我是窦明乐,今天的事,真是委屈您了!”

    尽管窦明乐都是在打招呼,但是在打招呼的顺序上,却足以看出他对这两个人的关心程度。这种小事看起来风淡风轻,不会被人放在心上,但是作为官场中人,赵良秋却把这个小细节牢牢的记在心里了。

    赵清婉轻轻地说了声谢谢之后,就没有和窦明乐说话,而是朝着那秦所长看了一眼道:“警察先生,您们要的五千块钱我很快就会让人送来的,但是我最后还得得告诉您一句,那古董的确是他自己打碎的,先动手的也是他们。”

    此时的秦所长简直快要哭了,自己犯下的错误,本来就已经够收拾的了,现在这女的再把那五千块钱的罚款提出来,岂不等于在自己伤口上撒盐么,但是此时,他已经不是刚才那威风凛凛的派出所长,就算是赵清婉说什么话,他也只有低头听着的份儿了。

    在窦明乐的带领下,王子君和赵清婉走出了拘留室,一脸笑容的窦明乐朝着赵清婉笑声道:“赵小姐,令尊还在等你,我这就派人送您回去。”

    赵清婉看了看着暮色中缓缓沉落的天光,脸上有些为难。沉吟了瞬间点了点头,然后朝着王子君道:“王子君,我父亲正为他没见着您觉得遗憾,您今天有没有空?他想请您吃顿饭,以示歉意。”

    赵清婉所说的事情,王子君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尽管心里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但是,这句话仍然让他心里一喜。如果能争取到投资的话,那西河子乡的发展速度,无疑就坐上了一列快车,比关着门发展将会提速很多。因此,稍微沉吟了一下,王子君就点头道:“歉意就不用了,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而已,不过,有饭我肯定吃,正好我肚子饿了。”

    看着毫无顾忌的说自己肚子饿瘪了的王子君,赵清婉无声的笑了。

    黄岩平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桌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秘书轻轻的推门进来,恭敬的汇报道:“黄书记,刚才赵先生打来电话,说今天不能赴宴了。”

    在江州市这块地盘之上,谁敢不给黄岩平面子?别说赴他约定的宴席了,就是想要宴请他的人,那都得他的秘书负责安排呢。但是这位赵总的拒绝,却并不惹黄岩平的生气。

    不管怎么说,人家是自己请来的客人,更何况,自己还想让人家在自己的地盘上投资呢。宝贝闺女出事了,他再有心思吃饭才怪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黄岩平沉吟了瞬间,询问道:“说原因了没有?”

    “说了,说是赵先生要请人吃饭。”秘书虽然知道黄岩平并不会因为这种事较真,但还是很小心的说道。

    “请谁啊?”黄岩平对于这种事情很是敏感,直接问道。“他没有说。”那秘书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一般,声音低沉的说道。

    黄岩平没有说话,但是紧绷的脸色却立刻让秘书觉醒了,他跟了黄岩平两年了,也知道黄岩平的性格,很多话都是看透却不说透,就像打哑语似的,一半说出来了,一半还放在肚子里,非得让你费尽心思去琢磨。

    当下赶紧补充道:“黄书记,我这就去问问。”

    “不必了,这样,你打听一下赵先生在哪里吃饭,既然他不想吃我的饭,那咱们索性去当一回恶客,去吃他一顿算了。”

    秘书刚刚离开没多大一会儿,窦明乐就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黄书记,就在黄岩平的对面坐了下来。

    黄岩平很是随意的扔出来一支烟,然后轻声的问道:“明乐,究竟是怎么回事?”

    窦明乐也不隐瞒,小心的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当然,他没有讲王子君,在他看来,王子君的事情,还是自己知道就好,如果让黄岩平知道王光荣的儿子就在江市,还不如自己一个人知道的好。

    毕竟资源是有限的,两个人伙分和一个人独享,那可是有着很大的差别的。

    “嗯,这件事情给我敲响了警钟啊,老窦,对类似的事件,你们政法委应该拿出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案,好好地打击一下这些知法犯法的家伙,这也太丢人了!我这里千方百计的招商引资,下边倒好,就冲这种治安环境,怎么把客商引得来,留得住?简直是乱弹琴!”

    金尊大酒店一个普通的包间内,赵总、赵清婉和王子君、朱常友相对而坐,几个精致的菜肴,在灯光的衬托之下,显得更加的耀眼生辉。

    赵总端起一杯酒道:“王先生,谈判的事,我的手下让你见笑了,这一次,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我先干为敬了!”

    王子君看着眼前风度儒雅的赵总,尽管话说得十分客气,但是终归到底,还是无处不透露着他成熟,睿智,精明,干练的商人本色。

    王子君轻轻一笑道:“赵总,您实在是太客气了,要说我救赵小姐,好不如说是赵小姐救了我。若不是她出手,恐怕我就会被那几个泼皮无赖给打一顿,打到身上可就揭不下来了。”

    赵清婉嘴角一挑,一副想笑而又不好意思的开心模样。而朱常友在这种场合下,就显得有点畏手畏脚了。

    “王先生的大作,我认真的看过了,写得很好。但是,也恕我直言,我觉得其中缺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赵总放下酒杯,直言不讳的说道。

    王子君轻轻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夹起自己面前的一小片鹅掌,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咚咚咚”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紧接着,满脸笑容的黄岩平就大笑着走了进来,略带诧异的看了王子君一眼,就哈哈大笑道:“赵总,你推了我的饭局,弄得我没地儿吃饭了,所以,我决定今天晚上当一回恶客,不请自来了,你不会介意吧?”

    赵总心里明白,这黄岩平作为这江市的一把手,周围的人都像向日葵爱太阳一样围着他转,说他没地儿蹭饭,当然是笑话了。不过,在没有下定决心在这里投资之前,他还真是不好拒绝。

    “哈哈哈,黄书记乃是贵客,哪里有什么打扰可言?来来来,快请坐。”赵总说话之际,就朝着黄岩平迎了上去。

    因为宴席开始的时候只有四个人,而赵氏父女宴请的又是自己,所以王子君就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主客的位置,朱常友则很自然的坐在他的下方,现在黄岩平不请自来,这在排位上就有点难度了。

    如果宴会还没有开始,让座自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现在饭吃到一半,再重新让座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黄岩平本人,但是在本市的新闻上,不论是王子君还是朱常友,都见过这黄岩平无数次了,因此,在黄岩平一走进来的时候,不管是王子君还是朱常友,都认出来了,此人就是江州市的一哥。

    朱常友看到市委书记来了,立马本能的站了起来。王子君沉吟了瞬间,也跟着站了起来。

    “都坐下,都坐下嘛,我可是来吃蹭饭的。”黄岩平很是自然的来到朱常友下手的位置拉了一把椅子,随意的坐了下来。看到市委书记坐在自己的下手,一瞬间,朱常友就觉得如坐针毡一般非常难受。

    王子君看着一脸平和的黄岩平,沉吟了瞬间,恭恭敬敬地叫了声黄书记,然后就从容洒脱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从进门以来,黄岩平就在观察着王子君和朱常友,他想看看这两个让赵总推了自己宴席却专门宴请的人是谁。当他的目光在朱常友的身上扫了一遍之后,就对朱常友有了一个简单的评价,对于稳坐在首位的王子君,心里却有种高深莫测的感受。

    这个人很是年轻,在自己进来之时他的动作,完全可以看出这人认识自己,明明认识自己还能在这儿坐得如此心安理得的人,黄岩平在江州市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虽然他最注意的就是王子君,但是在话语之中,黄岩平却先笑着同赵清婉道:“清婉,我听说你今天受委屈了?告诉伯伯谁欺负你了,我踢他屁股。”

    赵清婉好像也不是第一次见到黄岩平,当即莞尔一笑道:“谢谢黄伯伯,要不是您救我,我说不定还得和他在派出所多关一些时候呢。”

    “嗯,小伙子和你一起被抓到派出所的么?”黄岩平朝着王子君一笑,淡淡的说道。

    王子君知道此时该自己开口了,迅速从座位上站起身,恭敬的说道:“黄书记好。”

    “小伙子,听你的口音,也是咱们江省人吧?”黄岩平面对不紧不慢的王子君,淡淡的问道。

    “黄书记好眼力,我叫王子君,不但是江省人,而且还是您麾下的小兵呢。”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那服务员手中的酒杯接过来给黄岩平轻轻地满上了。

    黄岩平早就看出朱常友乃是体制中人,但是他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也在体制之中,而且还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

    “哦,这一点我倒没想到,你叫什么名字,在哪个单位上班呢?”

    “报告黄书记,我叫王子君,在西河子乡政府工作。”王子君淡淡的一笑,掷地有声的说道。

    作为一个市委书记,黄岩平无疑是一个很合格的领导,一听西河子乡这个名字,立刻就把他所在的县联系起来。

    “西河子乡是个锻炼人的好地方,小王,你在那里可要好好锻炼锻炼。对了,我听说你们的乡长赵连生是个有本事的基层干部,你要在他的带领下,好好地提高自己啊。”黄岩平不记得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叫什么,但是对乡长还有点印象,因此,就随口说道。

    在黄岩平看来,王子君就算是再有本事,顶多也就是一个副科而已,自己这番话,也是一句再合适不过的勉励。

    王子君听着市委书记这句话,心中却是一顿,随即就明白了过来,不过他可不会主动纠正黄书记的小失误,点点头,没有解释。

    一旁的赵清婉对于这种官场的惯例,可是没有什么顾及,她一边将一颗坚果放在嘴里,一边疑惑道:“黄伯伯,国内不是书记是一把手么?你怎么让一个乡长领导王书记呢?”

    黄岩平一呆,看看年轻的王子君,有点愣住了。王子君见状,赶忙自我介绍道:“黄书记,我刚就任西河子乡党委书记,这次来市里是想拉投资的。”

    王子君虽然只是简单的两句话,黄书记却把事情的大致经络,都听明白了。

    看着王子君平静的脸,黄岩平随即就大笑道:“眼下从中央到地方都提倡干部要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洪北县这一点做得好哇。基层正是你们大显身手的好地方,希望你不要辜负组织上对你的信任,好好施展你的才华吧!组织上是有数的,适当的时机,会把你们放在更重要的位置上挑重担的。”

    赵总一直笑吟吟的听着王子君和黄岩平的对话,没有开口,看到两人交谈暂告一段落,这才端起酒杯和黄岩平碰了两个。然后又对着王子君问道:“王书记,那份策划书是谁做的?”

    “如果我说是我本人做的,赵总相信么?”王子君在和黄岩平对答之后,就恢复了平心静气的状态。

    “哈哈哈哈,我怎么会不信呢?王书记,你来找我,不会只为了送我半份策划书吧?”赵总虽然很是尊敬黄岩平,但是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还是被那份策划书弄得心里痒痒,如果不是刚才黄岩平来的话,这话他早就问出口了。

    “当然不是,我此来,想要和赵总合作,共同展开策划书后半部分的规划。”王子君迎着赵总的目光,就看了过去。

    赵总虽然想了不少原因,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王子君不是让他投资,而是来和他谈合作!

    正观察着王子君的黄岩平,心中也是一惊。这些天,为了让赵总的那笔钱投资到自己的地盘之上,他属下的那些书记县长怎么做的他可是清清楚楚,他心里也默许了,这借鸡生蛋的活儿不好干哪!

    但是,敢于和赵总谈合作的,却没有一个。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西河子乡的小党委书记,居然大言不惭的张开口了,我不是要你投资,我是要和你合作!

    “哈哈哈,王书记,你知道我准备在这个项目上投资多少钱吗?”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商人,瞬间恢复了平静的赵总端起酒杯,淡淡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王子君也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不假思索道:“听说是准备投资两个亿。”

    两个亿,这在当时可是超大项目的投资,要不是冲着这两个亿,黄岩平堂堂一个市委书记,也犯不着如此的客气。

    “不错,就是两个亿,如果黄书记说跟我合作的话,我还信,但是王书记,从你嘴里说出来,恕我直言,我不能信。”赵总说话之间,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尽管我对你们西河子乡不了解,但是王书记,你们乡里能拿出一千万来么?”

    一千万?朱常友忐忑不安的坐在那里,听到这个天文数字,额头上直冒汗,心里暗自叹了一声,我的娘哟,就凭我们乡里的财政,别说一千万了,就是一百万,那也难上加难!

    “不能,”王子君咬了咬嘴唇,脸上依然棱角分明,从他略薄的嘴唇下发出的声音,也是抑扬顿挫,掷地有声:“别说一千万了,就说现在,我们乡财政的账面上,能有十万块钱就足了天了。”

    黄岩平作为市委书记,对乡里的事情有一定了解,听着王自己的话,心说这年轻的小子还真是敢说实话。不过越是这样,他越是来了兴趣,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乡党委书记如何要和财大气粗的赵总谈合作。

    “王书记,你不是想要投资十万块钱,来和我谈这个项目吧?”赵总一脸可笑的看着王子君,心里觉得这小伙子真是滑稽。

    “赵总,您只是说对了一半,我就是想要加入粮油加工这个项目,但是并不准备投资十万块钱,我还指着那笔钱来保证我西河子乡的协调运转呢。我只是想把我们乡的榨油厂算成资本,加入您的项目之中。”

    此时的王子君,神色越发的平静,他拿起酒瓶给赵总的酒杯之中添了一杯酒道:“我的要求也不算高,只要一成的股权就行。”

    这几年的宦海生涯,任凭黄岩平看惯了潮起潮落,此时也差点将端在手中把弄的酒杯给扔了,牛人啊,这年轻的党委书记,真是一个说话不饶弯儿的牛人。虽然不知道西河子乡榨油厂的情况,但是作为市委书记的他却清清楚楚的记得,全市百万资产以上企业的名单。而这份名单之中,他王大书记所说的西河子乡榨油厂明显不在其中。

    就算是他那个榨油厂有着上百万的价值,但是他一加入人家两亿的项目,就要人家一成的股权,这实在是有点太黑了。

    赵总的脸色沉了下来,他仔细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两眼道:“年轻人,你这条件是不是有点狮子大张口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