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一章 承诺都是空头支票
    钱学斌的话一开口,那洪安泽也接着道:“钱书记说的有道理,这么办的话,我相信正虹财团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合作的大框架没有变不说,把西河子乡的企业收归县里掌控,在重视程度上也比乡管强多了。”

    两人说话之间,就朝其他常委看了过去,这些常委都是人精儿,尽管知道这俩人走这步棋其实是联手欺负王子君,这可不是从西河子乡的锅里舀来一碗粥,这几乎等于把人家的政绩全盘给端走了,但是,事不关己,跟王子君也没什么交情,自己毕竟不是“人民币”,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喜欢。权衡一番利弊之后,干脆装聋作哑,闭口不言了。

    接下来,又有几个和钱学斌、洪安泽关系不错的常委开口支持,孙良栋不得不叹了口气,虽然他知道这样对王子君不太公平,但是作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他不想太有悖于其他常委的意见,再说了,不管落户在哪里,只要在他洪北县,那政绩就是他县委书记篮子里的菜,跑不了的。

    “好,那就按老钱说的办,不过,对于王子君同志,咱们还是要表扬的。”孙良栋最终还是拍了板。

    “孙书记说得对,我看,要不这样,回去之后,我就让县委办行个文,对这件事在各县直单位、各乡镇进行通报表扬。”钱学斌心满意足的笑了,端起水杯,笑着说道。

    通报表扬?说得倒是冠冕堂皇,其真实用义却在这一动作里隐约浮现:你他娘的这根本不是表扬,这是在全县范围内公然打人家王子君的脸,人家辛辛苦苦拉来的项目,你说给城关就给了城关。再这么一表扬,那岂不是要告诉所有的人,就算你王子君磨破嘴,跑断腿,最终也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估计到那时候,王子君就成了全县干部职工私下里的笑柄了!

    孙良栋看着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的钱学斌,心中虽然暗骂这家伙卑鄙,但是钱学斌的提议,他还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想到王子君那年轻而冷静的脸,孙良栋突然觉得,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可能有点太草率了,这里面有问题。

    可是,有问题又能怎么样,他不能因为维护王子君一个人的利益,跟一大部分常委都过不去吧?

    ……王书记将正虹财团两个亿的项目拉到了西河子乡,这个消息就好似长了翅膀,迅速传遍了整个乡政府。虽然乡干部见识有限,但是有一点倒是挺有共识的:一旦这个项目落户本乡本土之后,将会给西河子乡带来大大的好处。

    此时,就算是和王子君不对劲的张民强等人,一个个也喜形于色,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要是弄下了,那就是一个大大的政绩。尽管他王子君占了主要功劳,但是他们也是西河子乡的班子成员不是。

    “王书记,我来给您汇报一下工作。”宣传委员齐亚斌手里拿着一篇刚刚写好的信息,来到王子君办公室,恭敬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现在,齐亚斌的表现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下属了,双手恭敬地将初稿交到了王子君的手中。

    王子君看了看这篇题为《两亿粮油加工项目落户我乡》的稿件,轻轻地点了点头,这齐亚斌送来的不是稿件,而是一份投名状,以前,一直在他和赵连生之间摇摆的齐亚斌,正以这种方式,向他表忠心。

    尽管王子君很不喜欢齐亚斌的为人,但是本着“先换思想后换人,不换思想才换人”的原则,王子君还是很温和的接受了齐亚斌的投诚,不管怎么说,身处官场之中,水至清则无鱼,对别人要求的太严,那就等于自己又多了一个孤立面。

    “嗯,信息讲究的就是及时二字。亚斌不愧是多年的宣传干部了,这篇通讯报道不仅写得简明生动,而且措词十分到位。”王子君轻轻的将文稿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一放,接着道:“亚斌,现在这个项目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机遇很大,但是,也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希望你做好各种思想准备,咱们齐心协力,将这件好事扎扎实实的办好。”

    齐亚斌听到此处,忍不住有些心花怒放,王书记这么说,言外之意岂不是说会有更重的担子给自己压下来?只要将这件事情搞好了,县里的奖赏肯定少不了,更重要的是,自己总算傍上王书记这辆战车上了!

    “王书记您放心,我随时等待您的安排。”齐亚斌在表了一通忠心之后,就轻声慢步的走了出去。

    还没等齐亚斌出门,那边组织委员李秋娜就走了进来,这个女人未语先笑道:“王书记啊,说句不该说的酸话,我算是把肠子都悔青了!你说俺怎么没在合适的时间遇上你啊。你说你不但人长得一表人才,还不是一般的有能耐。现在,咱整个洪北县都传遍了,说西河子乡的王书记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放卫星,全县瞩目的焦点人物啊!”

    虽然不待见这个女人,但是王子君还是无声的笑了。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说话做事的确有她的独到之处。心里清楚李秋娜的来意,嘴上道:“李委员哪,不管别人怎么说,嘴长在别人身上,咱管不着,但是,这件事,咱自己人可不能掺和着说。”

    “王书记您谦虚,这个我知道。王书记,这是咱们乡里新近发展党员的名单,请您先过过目,心里有个底儿。”李秋娜见王子君根本就不解风情,很是识趣的住了口,然后将手里的名单递给了王子君。

    李秋娜选这个时候来汇报工作,其用意王子君当然知道。正当他准备勉励李秋娜几句之时,李秋娜的传呼机突然响了。

    李秋娜想要拿出来看看,又看了看王子君的脸,最终还是将手放了下来。

    “看吧,就当我不在这里。”王子君冲李秋娜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说道。

    李秋娜拿出传呼机一看,那涂了厚厚一层粉的面孔抽搐了一下,努力的镇定了一下,这才平静下来。

    “王书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李秋娜就匆匆的告辞了。

    “王书记啊,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不但孙书记,就是各位常委对你也是大加赞赏,说咱们洪北县,缺的就是像你这样有开拓进取精神的干部,作为一个乡里发展经济的领头雁,不等不靠不要,能主动克服困难,千方百计把这个项目留下来,可谓是咱们洪北县优秀年轻干部的典范哪。”

    一个个大帽子,不断往王子君头上扣下来。王子君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常务副县长,心里就有些发冷。

    现在的王子君,可不是当年不知轻重的年轻人,重生的经历,让他比一般人成熟了很多。现在还不到肯定成绩的时候,领导就毫不吝啬的对你使劲表扬,原因只有一个:八成是欲抑先仰,接下来就要对你进行捧杀了。

    心中虽然明白这个套路,但是王子君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正襟危坐,像一个遵守课堂纪律的小学生似的,静静的听着常务副县长霍胜利的谈话。

    霍胜利看着王子君这张年轻又充满了活力的面孔,心中也在不断的骂娘,这种明显得罪人的事偏偏落在老子身上,那钱学斌、洪安泽这两个始作俑者跑哪儿去了?吃屎去了?这会儿倒躲得远远的!

    只是,这差使既然落到自己头上了,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也得把这个差使完成了,不管怎么说,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呢。

    “王书记,我跟你接触不多,但是也能看得出来,你是个讲大局的干部。你还年轻,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以后的路还很长,我相信,你把正虹集团的投资引到咱们县,组织上是不会忘记的。”霍胜利不愧是县领导,虽然知道再怎么说,也是安慰之辞,但是,把这人捧得高高的,总归比冷落了人家好。

    王子君听到功绩这两个字,立刻就明白是哪里出了篓子:肯定有人眼红正虹集团的投资,半路上要给自己使绊子了!

    “霍县长,谢谢你对我的肯定与表扬,我一定再接再厉,不负众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好正虹财团粮油加工项目的建设工作。”

    知道事情出在哪里,王子君也不客气,心说,霍县长你还在这儿给我兜圈子,我奉陪,我看你还能兜多久,才会把你的真实用意说出来了!

    果然,霍胜利一听王子君的表态,脸上顿时一热。别人不清楚他为什么来,他自己可是清清楚楚。当下赶忙咳嗽了一声道:“王书记啊,我干脆跟你明说吧。这个,我想,你应该学过大局观。这个……这个粮油加工项目,经过县委县政府研究,觉得还是落户在城关镇比较好,毕竟城关镇是咱洪北县的政治经济中心,一旦将这个粮油加工项目建设起来,就能够以点带面,辐射带动,更好的促进咱们整个洪北县的经济发展。”

    “我知道这么安排,你可能会觉得委屈,但是王书记,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咱们得讲吃亏是福。如果为官一任,只顾造福一方,那是不讲大局不顾全局的狭隘之见,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短视之举。咱们要从长远考虑,本着为全县人民造福的大局观念,服从县委县政府的决定。不过王书记,我也代表县委县政府表个态,你的努力与成绩,组织上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迟早会给你一个交待。”

    霍胜利的这番话讲得很有水平,既照顾了王子君的情绪,又把中心意思表达得清清楚楚:把本属于西河子乡的粮油加工项目转移到城关镇去,将本该属于他王子君的政绩,拱手送人。

    一旦粮油加工项目投产之后,谁还会记得你王子君呢?领导的承诺是不能太当真的,只要没有落实到位,那任何许诺都是空头支票,都是应该主动忽略不计的。作为一个识趣的下属,当领导说过的话没有兑现时,你要比领导还先忘记它,这才是真正的官场要义。

    不仅如此,将来也不会再有人提及这个项目是你王子君最先把它引过来的,所有的荣誉,顺理成章的就是人家城关镇的,而城关镇的当家人,也会借着这个项目的东风,青云直上,一路高升的。

    将项目建设在城关镇的李寨村,还他娘的说什么为了带动洪北县的经济更好的发展,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么?两个村地邻挨地邻,凭什么说李寨村就比自己选址的榨油厂更有优势呢?看来,身处官场,最权威的规章制度不在墙上,而是在领导的口里了。

    一股怒意,从王子君的心头迸发而起。他知道,这是有人在争他的政绩,暗地里下手了。

    就在王子君心中念头翻滚之时,霍胜利却有点紧张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尽管在临来之前,他已经做好各种各样的思想准备,但是,果真来面对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

    当他的目光看到王子君不动声色,既不发怒,也不争辩时,心里就涌过一股不好的预感。早就想好的应急预案,更是迅速出现在心头。

    年轻人,身处官场,冲动是魔鬼,就算你知道别人在捣鬼,也得忍而不发,头脑发热是没有用的,你得学会忍耐,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到来,否则,你的愤怒无法发泄不说,还会把自己带入更大的困局中来。

    霍胜利轻轻地将水杯放下,准备应对接下来的狂风暴雨,但是,等他放下水杯之时,就发现王子君那本来充满了怒意的眼光,又很快变得清澈起来。

    “霍县长,您的意思是说,这项目经县领导研究决定给了城关镇了?”王子君声音淡淡的,似乎对这项目落在任何地方都无所谓一般。

    “咳咳,不错,经县常委会研究决定,城关镇更利于这个项目的发展,因此,从整个洪北县经济发展的大局出发,把这个项目批给了城关镇。”霍胜利虽然竭力的想要做得滴水不露,但是任凭他怎么努力,这语气里都有些干巴,显得很是底气不足。

    王子君笑笑,轻描淡写道:“还是县领导有长远眼光,到底考虑得长远一些。其实就是领导不说,我也觉得这个项目落在城关比较好,从咱们洪北县的情况来看,也只有落在城关镇,才能够带动咱们整个县的经济发展。”

    看着面不改色的王子君,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这番话,让霍胜利心里猛的一寒,多年的从政经验告诉他,乱叫的狗不咬,咬人的狗不叫,在他看来,这王子君本来就不是个善茬儿,现在这般出奇的反应,这里面会有什么问题呢?此人遇大事不惊不动,必能成大事。

    反正不关我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得罪王子君的好。心中念头闪动,霍胜利马上又堆出一脸笑容,温声说道:“王书记啊,今天咱们不论官职,单单论个人交情。我给你说句掏心窝子话,这件事,其实我也知道你受委屈了。”

    霍胜利换上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情真意切的对王子君道:“只是,作为一个常务副县长,我本人在这件事情上再怎么持反对态度,那也是徒劳无用的。对于常委会做出的决定,我也只有服从执行的份儿。因此,派我来这里当这个传话筒,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是言不由衷。理解万岁吧。不过王书记,我看不如这样,你们乡里有什么困难给我说一下,只要是在我职权范围内的,我一定给你解决,在我职责范围之外的,我会给常委会汇报,限时给你解决。” http://

    “谢谢霍县长,您能这么体恤乡里的困难,我真是心怀感激。既然您开口了,我也就不客气了。”王子君拿出小本本,一会儿功夫,就提了三四条。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却也够霍胜利头疼的。

    “好了好了,小王,咱们就这样,你说的事情,我都给你办。这件事情就到这了,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先回去了。”说话之间,霍胜利就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这都快十一点了,哪里还有什么会议可开?尽管心里清楚霍胜利想急于离开西河子乡,但是王子君还是很有礼貌的盛情挽留了霍胜利一番。

    等霍胜利的小车驶出了西河子乡政府,王子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冷之色,扬了扬手中那份县委县政府发下来的表彰,恨不得将这份狗屁文件撕个稀巴烂!

    不过,这份心思,瞬间就被他给压制在了心头。沉吟了一会儿的王子君,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朱常友道:“常友,将这份表彰文件给我复印一百份,然后下发到每一个行政村,每一个乡直单位。”

    朱常友当然清楚自己的老板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什么样的努力,眼看就要成功了,却被城关镇跳起来摘了桃子。别说王子君了,就是他,此刻也是怒气冲天,冷不丁的听到王子君如此反常的安排,朱常友疑惑之下,倒愣住了:“王书记,这……”

    “这什么这,难道你认为我对这份表彰还沽名钓誉不成?发下去,让大家好好学习学习,这可是县委县政府对我进行表彰的决定!”王子君说话之间,将那份表彰文件塞进朱常友的手中,阔步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