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二章 男人不坏 女人不爱
    酒吧里正放着伤感的音乐,酒吧有时候就是用来让人伤感或者宣泄的。

    此时的小辉和翟舒同,都是一脸的吃惊。王子君冲他们三人挥了挥手,就在明暗交错的灯光下搀着明显醉了的秦虹锦离开了。

    “怎么会这样?”小辉看着已经没有了王子君身影的酒吧,奇怪的朝着自己的同伴说道。

    张艳顺和翟舒同两人,同样是一脸的疑惑。

    “霸气,这就是霸气,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来酒吧之中买醉的女人,寻找的就是这种有霸气的男人,只要你身上霸气一震,就能将她折服了,看来,人家王子君年纪轻轻的就是正科实职,咱们三个依然在副科上原地踏步,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得好好跟他学学。”翟舒同沉吟了瞬间,仿佛大彻大悟了一般。

    “两位,我也得提前下手了,明天如果我起得晚千万不要给我打电话,我要过一个**的幸福之夜!”说话之间,翟舒同生怕两人比他迈步早了一般,径直朝着离他们不远处一个喝酒的女人走了过去。

    “你跟我回去。”翟舒同把王子君刚才的神态表情学得十分的到位,伸手就朝着那女子抓了过去。

    女子同样也是一呆,不过在这一呆过后,还没有等翟舒同的手掌落在她的身上,她另外一只纤纤素手就狠狠地甩在了翟舒同的脸上:“臭流氓!”

    一个耳光给打愣在那里的翟舒同,看着摇摇摆摆离开的女人,心中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同样的一招,自己就学不会呢?

    在三个损友想象中正在享尽艳福的王子君,此时正手忙脚乱的搀着摇摇晃晃的秦虹锦,一滴滴的汗水,从他的眉头流了下来。

    酒精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就是再怎么温顺得像猫咪的女人,也会在酒精的作用下,变成荡妇一般的水性扬花。

    “王子君,你凭什么不要我喝酒?你是我什么人哪?你说话,你快说话啊!我偏要喝,我偏要接着喝!”秦虹锦的一只手搭在王子君的肩上,一只手却在王子君的胸前胡乱的揉搓,紧捂着的胸口也因为用力的拉扯敞开了,王子君的手不经意的碰到那对柔柔软软又坚挺如山的小兔子,只觉一股莫名的躁动充斥在心间。

    看着眼神迷离的秦虹锦,王子君忍了。他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就扶着秦虹锦上了车。

    “你们逼我,你们都逼我,我就是不嫁,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么?哼,不就是想提一个副局长嘛,一个副局长就把你亲妹妹给卖了?你还有没有良心……”好似发起酒疯一般的秦虹锦,进了出租车之后,趴在王子君的双膝上,抽抽答答的痛哭起来。

    王子君看秦虹锦哭得伤心,赶紧低声的劝慰道,快别哭了,让人看见了不好。秦虹锦本来已经哭得索然无味了,王子君的温言安慰如同添油加醋,秦虹锦又变本加厉的大哭起来,“呜呜”地把头埋在王子君的臂弯里,周身震颤着,一会儿又哭得涕泪横流了。

    正当王子君腹诽秦虹锦那位哥哥的时候,猛一抬头,无意中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司机那不无鄙夷的眼神。王子君脸上就有些尴尬,神情大窘之下,只觉自己比窦娥还冤!不过想想也忍了,这司机只是陌生人而已,鄙视一下自己也没关系,他哪里知道咱是老几?

    “爹妈留下的房子你要,没关系,我给你;嫂子生孩子需要钱,我也……给你,可是你要提副局长,我不能什么都不顾忌,再纵容你吧,那组织部长的儿子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不是把你亲妹妹往火坑里推嘛……”

    秦虹锦嘤嘤的哭泣,把王子君的衣服都弄湿了一片。司机师傅好像从鼻子里含浑不清的哼了一声,仍然一言不发。王子君自嘲的笑笑,无所谓的解释道:“我朋友喝醉了!”

    好在没过多大会儿功夫,出租车就来到了秦虹锦的住处,终于不用再受司机师傅的鄙视,王子君大松了一口气。可就在他将钱交给那司机之时,接过了钱的司机大叔满是诚恳的说道:“年轻人,人不可能当一辈子官,在位时风光一阵子,亲人可是相亲相爱一辈子,不能老想着往上爬,那样你会后悔的……”

    “我不是她哥……”还没有等王子君辩解完,那司机就发动出租车呼啸而去了。

    “王子君,嘻嘻,你是王子君,我想让你陪我喝酒……”被冷风一吹,终于有点清醒过来的秦虹锦,这时候才算想起来躺在王子君的怀里。

    大松了一口气的王子君心中暗道,我的大小姐,咱可不能这么耍人玩,你要清醒,早清醒一会啊,早有你这句话,我也不用挨那出租车师傅的眼神扎了!

    “好,咱们去喝酒。”王子君一边扶着秦虹锦,一边无奈的说道。

    秦虹锦住的地方,王子君只来过一次,勉强打开了门之后,王子君就将秦虹锦搀扶到了房间之内。

    “王子君,今天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嘻嘻,虽然你不是专门来给我庆祝生日的,但是我依然高兴。

    原来今天竟然是她的生日,怪不得喝这么多呢。想到秦虹锦路上所说的那些话,王子君心里有点歉疚,仿佛突然意识到对这个合作伙伴关点少了点。

    “虹锦,你先歇歇,我给你去倒杯水。”王子君看着灯光下秦虹锦嘴唇发干,轻声的说道。

    不过,还没有等他站起身,秦虹锦就伸开双臂一把抱住了他:“你别骗我了,我不许你走!我不放你走,你知道么,王子君,我喜欢你,从一见你我就喜欢上了你!”

    醉眼朦胧的秦虹锦,有些难以自持,她几乎是扑到了他的面前,歪歪斜斜的站起身来,一下子搂住了王子君的腰,一张脸忘情的贴在王子君的背上,喃喃着说道。

    虽然秦虹锦喝醉了,但是这表白却像是对着全世界的庄严宣告,王子君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有些感动,鬼使神差的扭过身来,想要把秦虹锦扶起来坐下,谁料想,跟秦虹锦两个人一下子成了面对面。

    秦虹锦专注而痴呆地深情凝望着王子君,王子君的手本能的去摩挲秦虹锦的脸颊,慢慢地游弋到那细腻而光滑的胳膊,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突如其来的把他的手咬住了,洁白的牙齿轻轻的咬住了食指,十指连心,王子君的食指自然也是连着心的,他的心开始方寸大乱!然后,就觉得有两片温暖柔软的香舌舔在了心上。她咬他时,带着一种调皮的神情,王子君开始迷醉,开始心猿意马。

    王子君忽然觉得两条腿软软的,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般,内心涌动着一种激情,激情是一种美丽,是生命的邂逅,可遇而不可求。王子君心里坏坏的想,这可能是人类最本性的东西吧,它要发威了,它期待着一种沉睡许久的颠覆和爆发。

    事情发生的那一刻,多少都带着暴力的意味—进攻与承受。两个人唇枪舌战,你来我往,不知道纠缠了多久,秦虹锦猛一用力,王子君一个趔趄没站稳,就搂着秦虹锦倒在床上了……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王子君就觉得胳膊酸酸的,一个滑溜溜的身躯像一条鱼一般伏在自己怀里,纤纤十指,依然玉滑柔细,面孔仍然有水煮蛋白的通透,自然红润,盈盈着羞涩,宛若出水的芙蓉。一缕阳光,不知道什么时候透过窗棂,射进了房间。

    看着怀里犹如海棠春睡般的秦虹锦,王子君不由得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想起两人在床上的疯狂,王子君只觉有些口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调皮的伸出舌头,温柔的舔了一下那对粉色的小**。

    精致中带着一丝慵懒的面容,傲然耸立的双峰,雪白细腻的脖颈,一览无余的展现在王子君眼前,看着这个绝色的尤物,王子君的身上不由自主的又有了反应。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秦虹锦,仿佛被王子君的舌头舔得浑身发痒,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不要,这一句不要就像一剂火力最猛的炸药,一下子把王子君的激情给点燃了,冲动的搂过秦虹锦,再次趴在那细腻滑润的娇躯上了。

    一场缠绵的激战正在进行,王子君蛮横地把秦虹锦放在了身下,此时的房间里什么东西也没有了,就像一个空旷的舞台。王子君的动作里带着一种不顾一切的劲头,滚烫的吻落在那赛如凝脂的皮肤上,让秦虹锦立刻有一种火花飞溅的感觉。她的血在全身的血管里奔跑着,变得越来越滚烫,她的身体,像节日的夜晚一样,正烟花飞舞。

    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秦虹锦睁开眼睛,阳光在她的眼睛里绽放成花朵。在王子君的怀抱里,秦虹锦的身体轻飘飘地飞翔着,像阳光里的尘埃,彻底地晕头转向了。

    在王子君骁勇善战的动作里,秦虹锦放心地闭上了眼睛,清晨的房间里,静得只有秦虹锦和王子君的喘息声,他们一起跌落在厚厚的云朵上,在一种失重的感觉中,他们的身体像影子一样飞翔在云端!

    在一种烧伤般的快感中,秦虹锦紧紧地咬住了心爱的男人的肩膀。她听见王子君轻轻地叫了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她发现她把王子君的肩膀咬出了血,平静之后,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像两条心满意足的鱼,懒懒地浮在水面上,秦虹锦只觉得流淌在自己身体里面的血,经过燃烧,已经不再是血,而是蓝盈盈的水了。

    王子君疯狂的表现,让秦虹锦觉得陌生而欣喜。这种疯狂让她心满意足,登峰造极。“虹锦,好不好?”王子君的声音,像从遥远的水面飘过来的一团雾,湿润而柔软地包裹着秦虹锦。“我飞起来了,头晕!”秦虹锦说话的时侯,舌头上甜甜的,好像她的声音是一大团雾,一张嘴就在舌头上融化了,王子君用手撑着头,从侧面看着她,她的脸经过爱的滋润,红扑扑的,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王子君对着秦虹锦的脸吹了一口气,“你说,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的?”

    “还说,你还说,你这个坏蛋!人家醉得啥都不知道了嘛!”

    “醉了还知道不让我走,谁让我睡到这里了?”王子君坏坏的笑着。

    羞得满脸通红的秦虹锦,用力的用手敲打着王子君的身躯,脸上一股羞红之色,更是半天不退。

    “好好好,就算是我不怀好意,昨天总算阴谋得逞了好吧?”王子君说话之间,嘴唇轻动,在秦虹锦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本来还在打闹的秦虹锦,眼神又迷离。逐渐迷失在了这个吻之中,随着王子君吻的越加深入,她的双手,渐渐的搭在了王子君的脖颈上。

    感受到那作怪的东西又有了反应,秦虹锦赶忙求饶道:“不行了,你不能再这样了,我真的不行了。”秦虹锦说话之间,手已经拦住了热情似火的王子君。

    “人家是第一次,你还是不要……”

    “哎呀,现在几点了?”就在王子君快要沉寂在这种感觉之中的时候,秦虹锦陡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大声的问道。

    “十点吧。”王子君随手拿过传呼机,轻声的说道。

    “惨了惨了,那岂不是我已经迟到了!”秦虹锦说话之间,猛的坐起身来。

    看着焦躁不安的秦虹锦,王子君轻笑一声安慰道:“虹锦,在咱们量贩,员工迟到有人管,你老总迟到还有人看不顺眼?”

    秦虹锦听王子君这么一说,脸上缓和了许多,不过她还是拿起衣服,迅速的整理好了。

    “量贩你今天不用去了,都交给我吧,如果咱们这么大一个公司你一刻不到就运转不开,那就太失败了!”

    素色的床单上,满眼都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秦虹锦娇羞的看一眼王子君,又娇又嗔的掐了一下他的腰:“你这个坏蛋!”

    看着袅袅娜娜走进卫生间的秦虹锦,王子君觉得自己真是无辜,昨天晚上被推倒的好像是自己,被动之下,自己要说坏蛋的话,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啊。

    不过这种事,唉,解释又有何用?王子君正想着,传呼机突然响了。拍拍自己的脑袋,暗怪自己昨天真是乱了神,居然忘了给家里打个电话。

    幸好秦虹锦这里有电话,王子君慌乱之间,就拨了过去。果然,电话一通,那头就传来老妈嗔怪的声音。

    “你们这帮年轻人呐,都这么大了,还不让大人省心!”听着老妈的责怪,王子君又哄又闹的笑了,跟老妈说了几句好听的,算是侥幸过关了。

    两碗清清淡淡的鸡蛋面,让昨晚累得筋疲力尽的两个年轻人吃得津津有味。秦虹锦狼吞虎咽的将自己面前那碗面吃完之后,双手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小腹,伸伸懒腰说了一声好饱,平添了几分真实,活泼的俏。那可爱的模样,让王子君心里一热。

    “今天是我爸生日,你跟我一起去吧?”王子君朝着秦虹锦看了一眼,轻声的问道。

    “不去。”几乎想都没有想,秦虹锦就本能的一口回绝道。

    王子君听着这不假思索的拒绝,心中就是一呆,还没有等他问及原因,就听秦虹锦娇柔无限的说道:“坏蛋,我这副模样去,你妈要是问的时候,我该说什么?”

    看着秦虹锦娇羞的小模样,王子君立刻想到了怎么回事,不觉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笑,你再笑,你再笑我就把你吃掉!看我不打你个坏蛋!”秦虹锦听到王子君的笑声,不觉得脸更红了几分,她粉拳挥动,佯装恼怒地在王子君的胸前擂了几拳。

    就在两人打闹之际,就听见敲门声从门外传了过来。秦虹锦这里一向很少有人来,听到这突兀的敲门声,两人就是一呆。

    “我去开门。”看着秦虹锦要站起来,王子君赶忙向门外走了过去。那时候的门,还没有猫眼的存在,随着王子君一拉开门,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外。

    那人本来满脸的怒气,但是在看到开门的王子君之时,陡然一愣,脸上勉强挤出来一丝笑意,连连道歉道:“对不起,我走错门了。”

    听到这人说走错了门,王子君浑然没有在意,他说了一句没关系,随手就准备去关门。

    “子君,是谁啊?”秦虹锦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走错么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准备转身回去,可是此时,那人脸色一变,随即就自言自语道:“没有走错啊。”说话之间,那人一推将那要关上的门挡住,然后满脸怒气的冲进了房间里。

    本来一脸笑容的秦虹锦,在看到来人的瞬间,脸色就是一变,一丝霜寒从她的脸上陡然升起。

    “呵呵,妹妹,秦虹锦,你……你居然和人同居啊你!你放着家里不住,非跑到这里来,我们老秦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给我说说,这个人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