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三章 王秘书长的生日家宴
    “你们……你们居然住到一起了?”那男的见此情景十分震怒,手指指点着秦虹锦,满是愤怒和不甘。

    王子君的脑子里猜测着这个男人的身份,整个人却在不经意间挡在了男子和秦虹锦之间。

    刚才还满脸窘迫的秦虹锦,顷刻之间,就恢复了平静,傲然的抬起头,冷冷的说了声:“是。”

    秦虹锦的回答,就像一根火柴,把那男人满腔的怒火彻底点燃了,脸色变得越发的难堪:“秦虹锦,你……咱们老秦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你给我过来,我今天非得替咱爹妈好好教训教训你!”那男子气急败坏的骂着,就朝秦虹锦扑了过来。

    一看这男的动手了,王子君本能的想把这个家伙揍一顿,但是一听这男的说到老秦家,猛的意识到有些不对,正要踢出的脚又赶紧缩了回来。

    王子君上前一把拽住发火的男人,一边劝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有话慢慢说就是了。”

    “你小子说得倒轻巧!你睡了我妹妹倒在这儿充起好人来了!你他娘的太欺负人了……”王子君轻描淡写的一劝,随即就把那男的惹恼了,一巴掌对准王子君就打了过去。

    王子君虽然不想对这个可能是自己大舅子的家伙动手,但也不能白挨一顿揍。本能的伸手一挡,就把那男的给抓住了。

    “秦树林,你在这儿撒什么野!你不就是觉得我跟了别人,你升官发财的美梦就破灭了么,这么一来,你就巴结不成那组织部长,跟人家当不成亲戚了,你那狗屁副局长就泡汤了!”秦虹锦看哥哥跟王子君纠缠在一起,也顾不得身上的不适了,尖酸的对那男的发泄道。

    那男人仿佛被秦虹锦一阵大吼戳穿了心事,那伸向王子君的拳头,无力的垂了下来,他双眸看着秦虹锦,好半天才嗫嚅道:“虹锦,你也应该知道,哥哥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这句话你说不来都不觉得脸红?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千方百计的哄着我,让我嫁给伍德原,不就是因为他爹是咱县里的组织部长?你把你妹妹嫁给他儿子之后,也好借个梯子弄个财政局的副局长?”

    看着已经哭得泪人一般的秦虹锦,王子君这才听明白了这个女子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不由自主地来到秦虹锦的身旁,爱怜的揽过秦虹锦的腰身。

    “虹锦,有话慢慢说就行,不要太激动……”

    就在王子君说话之际,一阵脚步声从楼下传了过来,随着这脚步声,就听有人道:“秦嫂子,你确定虹锦住在这里?怎么树林上去了这么久没有下来……”

    那男子说话之间,就来到了楼上,正在四处寻找秦树林的眼睛,更是在这一刻,落在了王子君和秦虹锦的身上。

    “把你的臭手给我收回去。”男子说话之间,就跨步朝着王子君走去,在走动的瞬间,他的手掌更是一伸,朝着王子君的脸狠狠的搧了过去。

    涉足官场之后,王子君的性格不知道比以往好了多少倍,但是,他王大书记养尊处优惯了,可不是个一见面就能挨耳光的主儿。

    王子君明显地觉得来者不善,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怒意。就在那年轻人的手掌还没有扇到他脸上时,王子君的右手扬动之间,一个耳光就狠狠地打在了那男子的脸上。

    那年轻人也是骄横惯了的主儿,别说是一个外人了,就是他亲爹老子都没动过他一指头。

    “你敢打我,你居然敢打我……”年轻人气急败坏的指点着王子君,眼里几乎冒火。

    看着男子被打,秦树林和随后跟过来的一个女人,气得浑身打颤,尤其是秦树林,“小子,你敢打我,我会让你后悔的,我要让你后悔一辈子!”咆哮一般的声音,从年轻人的口中传出,此时的年轻人,就好似一个愤怒的狮子。

    王子君冷眼看着发怒的年轻人,心中暗笑,心说这又是一个被老爹的权势宠坏了的家伙。不知天高地厚!

    “伍……伍老弟,你……没事吧?”秦树林快步来到那被打的年轻人身旁,一脸谄媚的说道。

    “**,没事个头,老子都让人打了还能没事儿?你他娘的给我耍滑头!”年轻人破口大骂,伸手朝着秦树林猛地一推,跨步就要朝着王子君走来,但是面对王子君冰冷无比的眼神,他那跨出的脚步顿了顿又退了回来。

    “小子,你给我等着。”年轻人说话之间,就从自己挎着的包内拿出了一个大哥大。

    秦虹锦看到大哥大,脸色就是一变。就在她准备开口阻止之时,王子君轻轻地拍了拍秦虹锦的手道:“不要紧,让他打。”

    “舅舅,我是德原啊,我被人打了……”伍德原面对王子君的淡定,更加的愤怒,他拿起那大哥大就大声的朝着里面说到。

    里面不知道说了什么,但是放下电话的伍德原脸上,却是升起了一丝的笑容。

    “小子,老子一会儿就给你好看!”伍德原说话之间,很是随意的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睛闪动之间,根本就没有看王子君的意思。

    王子君笑笑,拿起秦虹锦那红色的小电话,随意的拨了两个号道:“齐队长,你带几个人过来。”

    伍德原听王子君一说队长,嘴角撇了撇,很是不屑的呸了一声,就抽出一根烟卷吸了起来。

    秦树林夫妻两人此时可谓是里外不是人,看着王子君和伍德原在里面斗法,他们只能尴尬的站在门外看着。

    “这样行吗?”别人不知道齐队长是谁,秦虹锦心中却清楚,所以有点担忧的问道。

    “不要紧,有我在呢。”王子君一拍秦虹锦的手掌,轻轻地说道。

    就在这时,呼呼啦啦围上来四五个人,一个个身强体壮,身穿制服,他们一进来,就朝着王子君和秦虹锦敬礼道:“王总好,秦总好。”

    伍德原本来吃了一惊的心,在看到这些人的制服之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当你丫的多牛逼呢,他娘的居然找了一堆保安,哈哈哈。”伍德原指着王子君,哈哈大笑着。

    王子君根本就没有理会伍德原的嘲笑,只是朝着那领头的保安队长道:“将这三个家伙给我清出去。”

    “小子,就凭这些保安也想让本大爷离开?我告诉你,没门儿,这件事情没完。”伍德原不待王子君把话说完就浑身发痒似的哈哈大笑。

    君诚量贩的这些保安,一个个都是二十多岁的棒小伙子,血气方刚的他们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挑衅。在听了伍德原的话语之后,一个个都恶狠狠地看着伍德原。

    “王总,这个……”和自己的队员相比,齐队长无疑比较老道,他很是小心的朝着王子君请示道。

    “垃圾自己不会走,难道你们不会把它给我清出去?”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扭过头不再理会。

    齐队长神色变幻之间,就已经做出了抉择。君诚量贩这个职位不但符合他的口味,挣钱也多,无论如何,他都不会丢弃,当下大喝一声道:“兄弟们,把这无赖给我架出去。”

    听了队长的吩咐,当队员的自然是一哄而上,那伍德原还没有挣扎两下,就被保安们抬胳膊抬腿,给扔出去了。

    “孙子,记好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会给你算帐的!”伍德原在被架出门的瞬间,朝着王子君大声的喊道。

    王子君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扭头朝着秦树林夫妇看了一眼。秦树林看到伍德原被硬生生的抬了出去,心中不由得对本来文质彬彬的王子君多了一丝的恐惧,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但是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虹锦,你这是要干什么,你不在咱们县里呆了,也得为你哥想想,他还要在县里混下去,你这样得罪了伍德原,你让你哥他以后如何混下去。”那个明显是秦虹锦嫂子的女人,比起自己的丈夫好似硬气一点,见自己的男人不敢开口,她自己就两手掐腰,大声的朝着秦虹锦吼道。

    秦虹锦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就在这时,楼梯口一片混乱,就听有人咋咋呼呼的道:“你们这群小保安,不说好好的干你们的工作,还敢对人动手,知法犯法,罪加一等,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都跟我去所里一趟。”

    听到这喝声,秦虹锦的嫂子立刻意识到是伍德原的舅舅派人来了,气势更加泼辣了:“本来我不该说你,但是老秦家的脸,不能让你就这么丢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好好的大姑娘不做,你非找一个野汉子同居。”

    看着秦虹锦眼眸之中闪烁的泪光,王子君顿时就生出了狠狠给这个女人一个耳光的想法,重生以来,王大书记发现自己的性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理的关系,对这些胡搅蛮缠的家伙,越来越喜欢动一些小武力解决了。不过就在他老人家心中想着动手的时候,几个警察推搡着齐队长等几个保安,就已经走到了楼上。

    伍德原站在几个警察的中间,一脸的得意,那模样就像是说你们找几个保安算得了什么,老子要叫就叫公安。

    “段队长,我要告他人身伤害,他动手打我,现在我的头还晕呢?”伍德原说话之间,朝着王子君狠狠地一指,大声的说道。

    这段队长对于伍德原也是尽心巴结,听到他的话语,当下一挥手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出手打人,你们几个过去,将打人的给我……”

    那段队长的手还没有挥下去,陡然就停在了半空之中,他看着淡然而立的王子君,嘴中就好似一下子塞了一个大鸡蛋一般。

    他属下的几个警察,见队长发话了就要往王子君身前凑,可还没有凑到王子君的身前,那段队长就大吼一声:“谁让你们动手的,还不赶紧给我滚过来。”

    说话之间,这段队长就快步来到王子君的身前,满是小心的说道:“您好。”

    王子君此时也认出来人是谁了,心中暗道,这江市还真是小啊,当下冷冷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段希松看着神色淡然的王子君,心中可是忐忑不安,前些天的事情,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兄弟二人吃了猪油蒙了心,想要诬赖一些医药费,却没有想到这位爷这么大的来头。

    那医药费是给了,但是这些天来,段希松兄弟俩可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段希松,这些天作了检讨罚了款不说,还将职务给一掳到底了,现在虽然还是被称为段队长,但是,那只是因为人家看他可怜,给他弄了个甜枣核尝尝,这个中队长有其名无其实不说,还是副的。

    这一次,是分局付局长下的命令,他铆足了劲,想要在这位主管领导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把,争取将自己的处分给去掉了。却不成想,当事人竟然是王子君。

    莫非是老子霉星高照,怎么又让我落到他的手中了?心中懊恼,但是脸上却堆满了笑意,小心的站在王子君的不远处。

    “段队长,你又是队长了?”王子君似笑非笑的看着段希松,轻描淡写的问道。

    段希松的心一颤,赶忙道:“副中队长,虚职中的虚职,嘿嘿。”

    “嗯,有人告我了,你应该公平执法啊。”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缓缓的坐了下来。

    段希松此时满脑子都是汗,他可是清楚这位爷来头大得很,这伍德原虽然是付局长的亲戚,但是和这位爷身后的张松年碰撞还差那么一点。张松年不仅是副局长,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在赵良秋载了之后,开始主持公安局的全面工作了。

    “段队长,我舅舅让你来,是让你干什么的?”伍德原一看段希松一见到王子君就蔫了,心中的怒火越发炽烈了几分,也顾不得很多,恼火的朝着段希松喊道。

    如果是以往,伍德原这么一喊,段希松可能会吓得浑身酸软,瘫倒在地上,但是现在,有王子君这位大神坐着,他可不怕。

    “小伍,都是一点意气之争,你道个歉,赶快走吧。”

    伍德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那边正准备帮伍德原鼓劲好好收拾一下王子君的秦虹锦的嫂子,更是被这一句话给噎到了那里。伍德原找的人,居然还让被打的伍德原道歉,这实在是……“好,好,好……”,伍德原的脸涨得通红,他手中大哥大拨动,电话又打了过去,一接通伍德原就告了几句状,然后笑吟吟的朝着段希松道:“段队长,我舅舅的电话。”

    段希松不敢不接分局局长的电话,不过他拿着电话就走出了门,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一会儿功夫,就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

    “王总,我们付局长说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孩子不懂事,他一会会过来亲自给您道歉。”

    伍德原没有想到,秦树林夫妻也没有想到,就是那些来的公安也没有想到。

    付局长亲自来道歉,这得多大的面子哟,要知道,作为分局的局长,付局长可是一向以刚硬的性格著称的。

    伍德原也平静了下来,他虽然张狂了些,但是也知道官场之中的规矩,能够让他舅舅道歉的人,那一定就是实力比他舅舅强上很多的人,自己为了一个女人惹恼这么一个人,回去之后老爹岂能饶得了自己?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张张嘴就要开口,王子君却已经挥手道:“算了,你们都走吧。”

    段希松听到王子君说了一声算了,大松了一口气,鸡啄米似的点头道了一番谢之后,拉起伍德原就跑了出去。齐队长等几个保安看着如此戏剧性的一幕,不觉胸脯就挺了起来,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快。

    “齐队长,你们也回去吧,对了,你们上财务上每人领一百块钱,这是奖励。”

    一百块钱,那就等于是半个月的工资,这位王总不但来头不欲,看这出手大方的程度,也是不同凡响。

    随着齐队长千恩万谢的走出去,小屋之中恢复了平静,秦虹锦轻轻地偎依着王子君,很是享受这种有人为自己遮风挡雨的感觉。

    秦树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看了看妹妹,又看了看王子君,转身就要走,可是她老婆却是一拉他,然后轻轻地道:“大兄弟,你贵姓啊?”

    好嘛,这女人的脸真像六月的天,变得可真够快的。刚才还唾沫星子横飞的乱骂,这一转眼,王子君就变成她的大兄弟了。对于这种势利眼儿的女人,王子君自然不会多加理会,但是她怎么说也是秦虹锦的嫂子。

    “王。”

    秦虹锦的嫂子一看王子君答话了,立刻就顺杆爬地和王子君交谈了起来,她问的虽然都是一些狗屁问题,但是王子君却一个个都笑吟吟的回答,好像对刚才这女人的蛮横丝毫不介意一般。

    秦虹锦对于王子君的傲气心知肚明,虽然她很是讨厌自己的嫂子,但是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毕竟是无法抹煞的。这里还有她亲哥呢,再怎么说,这儿还有一母同胞的亲哥哥呢。

    看着王子君满是笑容和自己嫂子说话的情形,秦虹锦心中一阵的甜蜜,她从心底珍惜这次情感的邂逅,虽然从来没有跟王子君明确说出,但是她的眼神和举动却表露无遗,依偎在王子君肩头的脸,更是娇柔无限,柔情如水。

    秦虹锦的嫂子叫樊杏花,这名字和一个流芳百世的古代女英雄只是一字之差,只是,这一字之差,品性却是差得远了去了。

    精明的樊杏花从刚才的情形之中,早已看到了王子君的威势,于是,一个想要从王子君身上为自己的老公谋划一个副科级的想法,就出现在了她的心头。

    就在她为了这个念头有一句没一句的王子君套近乎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看着王子君要站起开门,樊杏花就劈头盖脸的训斥自己的老公道:“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去开门!”

    秦树林本来就有点怕老婆,此时听到自己媳妇的吼声,哪里敢耽误,赶忙跑过去将门打开了。随着他一开门,就见一个中年的警察迈步走了进来,在这警察的身后,跟着伍德原和段希松。

    中年警察在秦树林一开门,就伸出双手热情无比的说道:“您就是王总吧,我是……”

    秦树林此时可谓是尴尬无比,但是幸好很快就有人给他解了围。伍德原哼了一声道:“舅舅,这是秦树林。”

    那中年警察尴尬了一下,就松开了秦树林的手,朝着淡然而坐的王子君看了过去。

    “王总,这是我们分局的付鹏云局长。”段希松看到局长尴尬,赶忙出手相助。

    王子君看了看付鹏云,又看了看伍德原,站起来哈哈一笑道:“付局长,久仰大名,今日能见到您,我很高兴啊。”说话之间,王子君就伸出了自己的手。

    虽然不知道王子君的身份,但是想到这个年轻人能够一个电话让张松年去送钱,那来历肯定不小。他现在主动伸出手,付鹏云顿时感到倍有面子。

    “王总好,今天的事情,是我这外甥儿不懂事,还请王总您别跟他一个年轻孩子计较……”付鹏云一边握着王子君的手,一边诚恳的道歉道。

    “这算是什么事情,说起来我也有不对,让小伍受委屈了,付局长,这事我也得道歉,这么着吧,小伍他们这次来江市的花销我包了,付局长你要是跟我争,那就是看不起我。”

    付鹏云在来的时候,早就做好了听难听话的准备,却没有想到这个温和的年轻人说得如此的云淡风轻,当下不由得对王子君刮目相看,更多了几分的好感,更有了一些结交之心。

    两人落座之后,很是谈笑风生了一阵,站在付鹏云身后的伍德原看着和自己舅舅详谈甚欢的王子君,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种黯然的感觉,自己和别人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王总在哪里高就啊?”付鹏云虽然叫了半响的王总,但还真是不知道王子君究竟算是哪门子的王总。

    “我在洪北县西河子乡当书记,小地方。”王子君随意的说道。

    但是王子君的一句话,却是让付鹏云的心更惊了一分,一个乡的党委书记,那最少也是正科级,自己在体制之中熬了这么多年,也只是熬了一个副县而已,而自己这副县,还是因为高配。

    “王书记真是年轻有为,前途似锦哪。”付鹏云说话之间,和王子君对话的姿态又放低了几分。

    两人又谈论了几句,付鹏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就准备告退,王子君拉着付鹏云的手道:“付局长,咱们一见如故,怎么说我都应该请您吃顿饭,不过今天不巧是我家老爹的生日,实在是走不开了,以后等有机会,付局长可不要推辞啊。”

    “哪里,要说也该是我这个老哥请客,既然老弟你家中有事,咱们以后再约。”付鹏云见王子君客气,他自己也是客气异常。

    这时,秦虹锦拿着两个装饰精美的小纸片放在了王子君的手中,这两个纸片之上每一个都写着一千元的字样。

    “付哥,这是我和虹锦开的小店,有空了您可以和嫂子多多照顾照顾。”说话间,王子君将纸片送到了付鹏云的手中。

    对于这种由君诚量贩兴起的代金卷,付鹏云当然不会没有收到过,但是此时,一听王子君说是他自己开的店时,付鹏云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段希松不清楚,但是他可是知道,横行江市多年的宋铁刚,以及他身后的靠山,前公安局长赵良秋,那都是因为惹上了君诚量贩,而被人同时搞掉的。现在宋铁刚吃了枪子,而那赵良秋也被迫从公安局长的位置上趴窝了,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君诚量贩。

    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这位付局长可是将辖区内最大的事情定格到保护君诚量贩的安全,刚刚还觉得王子君只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的付鹏云,此时蓦地发现,这王子君竟然是一座自己都难以跨越的大山,不,简直是天堑!

    本来还想推脱的手,没有推出去:“王书记,您放心好了,以后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我保证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确保君诚量贩平平安安。”

    “啪”,王子君轻轻地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付哥你要不说,我还真的要忘了,虹锦他哥在小伍他爸手下当差,您给说说,适当的时候给照顾照顾,都三十多了还不是副科级,让我很是没面子啊。”

    “这是小事,您放心,我一定给您办好了。”付鹏云又说了一些客气话,这才离开。

    秦树林夫妻整个呆在了那里,他们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但是刚才的话却是铿锵有力的撞击着他们的耳膜:这一切都是真的,让他们为之奋斗了多年的副科级职务,三言两语的,就被这个年轻人给解决了。

    在付鹏云告辞之后,这对夫妻也很是识趣的告辞了,但是那千恩万谢,恨不得将王子君和秦虹锦夸到天上去的样子,却是让秦虹锦的眼眸闪光。

    送走了秦树林夫妻,王子君大松了一口气。就在他扭头的瞬间,一个娇柔的身躯,已经扑在了他的怀里,滚烫的嘴唇,更是疯狂的和他吻在了一起。

    秦虹锦知道,自己的爱郎如果不是为了自己,根本就不用如此的委屈自己和那付鹏云结交,更不用为自己的哥哥要什么副科级。

    在秦虹锦的热情之中,王子君以加倍的热情去回应她,但是,就在热情点燃的瞬间,他想到了什么赶忙道:“虹锦,你昨天才……,那个休息一天吧?”

    “不,我现在就要你抱抱我……”,秦虹锦说话之间,用力一推王子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床边上的王大书记,毫不防备之下,又一次被人推倒在床上了。

    随着娇柔的秦虹锦压倒在身上,两个人就迎来了身体的春天,他们的身体和**像春天的花草,汁液饱满,生机勃勃,开放得艳丽无比,王大书记纵横驰骋的时候,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念头,有没有搞错自己怎么又被推倒了……秦虹锦最终还是没有和王子君一起参加他的家宴,一番惊心动魄的折腾,两个人像得了疯牛病似的,满床翻滚,王子君被这**一刻深深地陶醉了,动作竟像初夜一样,充满了不可遏止的威猛,淋漓酣畅,美不胜收,折腾得秦虹锦在他耳畔幸福地呢喃:“真好,真好。”

    当王大书记筋疲力尽的一泄千里之后,两个人彻底的瘫倒在了床上。王子君虽然有心多陪秦虹锦一会,但是还是被秦虹锦以大事为重给赶了出来。

    以往王光荣的生日,只有王子君一家弄顿饭一吃就过去了,但是这一次不同,老爷子有了吩咐,要中午在他那里全家一起吃顿饭。

    老爷子有了命令,谁也不敢违背。因此,不论是王子君他妈还是王子君的二婶,大清早就赶到老爷子那里忙活去了。要说依照王家的情形,完全可以找人完成这些,但是老爷子有顾忌,家宴必须让家里人做。因此,这么多年了,凡是家里人聚会的场合,不管老妈和二婶愿不愿意,她们都要去动手。

    当王子君赶到老爷子的小院之时,已经有点晚了,不但姑父姑姑已经到了,就是一项很忙的王解放,此时也陪着老爷子悠闲地喝着茶。

    老爷子此时虽然满头的银发,但是精神却非常的好,轻轻地坐在太师椅之上,悠闲的品着茶。

    “顺新,你们厂子真的出问题了?”老爷子对于苏顺新一向很不错,就是在说话之上,也比对王解放和王光荣兄弟俩柔和。

    “爸,产品堆积卖不出去,工人们发放工资都有点困难。”苏顺新眉头紧皱,放下手中的茶杯,叹了口气道。

    老爷子沉吟了瞬间,都没有开口,他不开口,王解放和苏顺新谁也不敢开口,气氛都有点凝滞。

    就在这个时候,王子君走了过来,老爷子看着姗姗来迟的王子君,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王书记,你今天可是来晚了,听你妈说,你昨晚夜不归宿啊?”

    老爷子明明是在开玩笑,但是王大书记的脸还是一下子红了,仿佛昨天的风起云涌被人看见了似的,尽管知道这种感觉纯粹是自己做贼心虚而已,但是,脸上却是有了通红之色。间“嘿嘿,爷爷,我轻易不回来,碰见几个同学,多喝了两杯。”王子君挠了挠头,然后转移话题道:“姑父,你们聊什么呢?”

    苏顺新对于王子君很是有好感,笑了笑道:“正谈我们厂子呢,我们厂子的产品越来越难卖,难哪!”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你们厂虽然是大厂,但是要抱着计划经济那一套不改革的话,以后会越来越困难,到了最后,也只能破产。”王子君轻轻地在苏顺新旁边的位置上坐下,随口的说道。

    破产,这两个字一出口,不但王解放和苏顺新的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就是老爷子的目光,也紧紧的盯在王子君的身上。

    “何以见得?”老爷子将手中的杯子一放,带着一丝怒气说道。

    对于老爷子的经历,王子君心中清楚,他知道老爷子曾经在这个企业之中呆过,对它有感情,但是按照自己的记忆,这个以生产大汽车出名的厂子,在经济的浪涛之中逐渐的没落。而自己的姑父苏顺新就是这个厂子的最后一任厂长。

    “爷爷,我这也是信口胡说,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不想在这大好日子之中惹老爷子生气的王子君,赶忙小声的说道。

    “不行,你必须给我说清楚,小君,别以为你当了什么乡书记,就能给我玩花样,我告诉你,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面都多!”老爷子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一顿手里的拐杖,沉声的说道。

    面对老爷子的压迫,王大书记无奈之下,只能沉声的说道:“爷爷,现在经济体制改革,经济的指挥棒已经转到了市场的手中,我姑父他们厂子设备老旧,工艺赶不上时代,再加上管理严重滞后,想要在日趋竞争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去,很难。”

    王子君的三点每说一点,苏顺新的头就低下一分,这不是王子君说的不对,而是王子君说的实在是太对了。虽然他也知道这是自己企业存在的难题,但是要说改,真像是面对一只刺猬一般,无从下手哇。

    “那子君你有什么意见?”苏顺新迫不及待的朝着王子君道。

    “改革,因循守旧只能等死,只有改革才有条活路。你们不但要改革技术,更要革新管理体制,只有痛下决心,实行改革,才有焕发生机,找到一线生路。”王子君对于前世之中的经济改革,还是有些关注的,因此,在苏顺新问的时候,就按照一些前世报纸上的东西,给说了出来。

    “革新技术,可是我们厂现在连工资都有点发不出来,还怎么革新技术?”苏顺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你们可以合作嘛,我听说现在国外不少企业想要进入咱们国家的市场,他们有技术,你们有人,如果能够合作的话,你们厂子就能够活过来。”王子君随口道。

    “说得好啊,小王书记,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的想法,当个乡党委书记,真是委屈了。”响亮的声音,从王子君的身后陡然响起,随着这声音,一脸笑容的林泽远跨步走了进来,王光荣走在林泽远身后半步之处,脸上同样挂着笑容。

    王家的人都没有想到省委书记会来,除了王老爷子,一个个都站了起来。林泽远向王解放等人挥了挥手,然后朝着王老爷子伸出双手道:“王老,我这个客人不请自来,老领导,您可得赏我一口饭吃啊!”

    “林书记,你太客气了,来来来,快坐。”老爷子不愧是从那个位置下来的人,不论面对谁,都是八风不动,稳坐如山。

    “小王,你刚才说的太笼统,这样,你仔细给我们说一说,也让我开拓一下思路。”林泽远说话之间,就在一个椅子之上坐了下来。

    就在这时,老妈的喊声从厨房之中传了过来:“子君,快点过来端菜。”

    正在酝酿着怎么开口的王大书记,在这一嗓子之下,顿时把什么都忘了,他尴尬的搓了搓手,朝着诸位长辈笑了笑就准备说话,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林泽远就道:“端菜的事情你不用去了,我早就准备好了端菜的服务员,那不,她已经来了。”随着林泽远的调侃,满是青春朝气的林颖儿就一蹦一跳的走了进来。

    一进门的她,突然发现好几道目光都朝着自己看了过来,脸就不由得一红。不过当她看到满脸带着坏笑的王子君之时,顿时大声的喊道:“王子君,你欠我的钱还没有还呢!”实际上林颖儿真的冤枉王大书记了,王大书记,根本就没有讥讽的笑她。

    不过这一喊,顿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王大书记身上,看着王老爷子和林泽远看来的目光,王大书记也只有挠挠头道:“回家的时候就剩了一个车票钱。”

    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之中,林颖儿跑着去端菜了,不过王大书记的苦难,并没有因此而过去,看着一张张朝着自己看来的目光,王子君没有办法,就将自己记忆之中的东西捋顺了一番,然后轻轻地说了出来。

    王子君的话,开始的时候,众人还淡淡的听着,但是随着王子君讲的不断深入,林泽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而且还不时的轻轻点头。

    等菜上来的时候,王子君差不多正好说完。林泽远最后一个从沉吟之中清醒过来,他一脸郑重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两眼,这才感慨的说道:“王书记,不得不承认,你在思想上,是超越了我的。”

    对于这话,王子君可是没有办法回答,他王大书记此时只有苦笑,心说我还是不能和你相比,毕竟我说的这些,有一些都是你在江省之中主政时提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