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七章 能者多劳:你办事我放心
    杨而成热情的伸出手去,不过却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魏云龙并没有理会他伸出去的双手,而是对那中年人介绍道:“谢书记,这是杨而成同志,这个所的所长。”

    听到魏云龙的介绍,杨而成的手赶忙缩了回去,作为一个官场中人,对于书记两个字,他有着极度的敏感。

    谢春来淡淡的点了点头,根本就没有理会杨而成,而是将目光看向了杨而成的身后。魏云龙好像对谢春来的意思心领神会,朝着周爱国紧走了两步道:“爱国,还不快去见过咱们新任政法委书记谢书记?”

    以往,魏云龙也叫周爱国为爱国,但是那时候话语之中带着的是一丝的亲近,但是现在,周爱国却听出了一丝的尊敬。

    没搞错吧,以魏云龙的性格,自己既然被他给贬职了,那就无缘再站到一个战线上来了,他怎么还和以前一般的客气呢?心里虽然存着诸多疑问,但是周爱国此时什么也不在乎了,大大方方的朝那谢春来走了过去。

    不过,让周爱国想不到的是刚才还傲然不屑和杨而成握手的谢春来,已经跨步朝着他走了过来,手掌更是在他之间伸了出来。

    领导先伸手,这让杨而成生出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可是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如掉入了地狱之中一般。

    “你就是周爱国?哈哈哈,小伙子很年轻嘛,像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同志,就应该勇挑重担,我希望你以后在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能发扬成绩,再接再厉,协助云龙同志做好局里的工作,为我们洪北县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贡献自己的力量。”

    谢春来书记的话热情洋溢,任谁都能听得出这位书记对于周爱国的看重。

    不过此时,听到这些话的人,留心的却并不是谢书记的态度,而是那常务副局长这五个字。

    常务副局长?周爱国是常务副局长?不是说他的提拔已经黄了么,怎么现在又成常务副局长了?杨而成只觉得脑子有点乱,心里发慌。

    他头晕,周爱国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自己的党委委员已经黄了,刑警大队长也没有了,现在这位谢书记一来,就说自己是常务副局长,那可是局里的三把手啊!

    就在周爱国心情激动之时,一直和周爱国握手的谢春来仿佛又想起来杨而成这个所长了,可能觉得太冷淡了这个小兵不好,也过来握住了杨而成的手。

    “杨所长,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杨而成的脸是被周爱国打倒在地时磕的皮外伤,天气到底是冷了,跟冰冷的石灰地面一摩擦,很快就血流如注了,几个联防队员过来拉开两人之后,想带他到医院包扎一下,被杨而成断然拒绝了。身为一名警察,他更知道告状要以证据说话,他非得保持原状,他是想给魏云龙告状的,但是,此时此刻,周爱国都是常务副局长了,就算借给他仨胆子,他也不敢放出个屁来啊。

    “我……我昨晚上厕所时不小心磕伤的。”谢所长磕磕巴巴,嗫嚅着,总算找到了一个理由。

    在杨所长的嘴中,派出所的厕所成了罪魁祸首,而新上任的谢书记一听这个,大为感动,立马表示,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公安系统争取尽可能多的办公经费,让基层派出所的灯晚上都亮起来,不能让基层的同志为这点小事流血又受伤。

    在最初的惊诧之后,周爱国终于想通了是怎么回事,深刻地苦过一场之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三把手的位置当然有一种更深切的幸福感,王子君的力挽狂澜肯定起到了一锤定音的作用。心里这么想着,周爱国心里热浪鼓涌,溢满了感动,当即拿起电话,给王子君打了一个传呼:“王书记,大恩不言谢,这份情谊,爱国记在心里了!”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王子君看着传呼上的信息,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他并没有将电话打过去,帮人帮到点子上,他当然会感激,自己再打电话客套一番,那就是多此一举了!

    “王书记,您忙着呢。”轻轻地敲过门之后,一脸疲惫的赵连生走了进来。

    看到无精打采的走进来的赵连生,王子君心中偷偷的乐了。这是赵连生第一次主动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此时的赵乡长虽然仍然衣着光鲜,却没有了原来的神采飞扬。这几天他压力太大了,整天被各种角色的大小人物围追堵截,目的当然只有一个:想成为那二十所小学的工程承包者。赵连生既不敢得罪这些官二代,又不能头脑一热承诺些什么。他唯一的办法就是,惹不起,也只能躲了!

    这几天,他想的也很多。盲目的希望和乐观的情绪被漫长的时间和各种流言消耗殆尽,他的头发如稻草,胡子也在灰紫的嘴唇上方疯长,整个人看上去是那般的疲惫不堪。是的,自己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赵乡长来了,坐。”王子君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身来,一副对赵乡长很尊重的模样。

    一进王子君这个办公室的门,赵连生看见他无所事事的坐在办公桌前看书写字,赵连生只觉一股无名火从心里往外蹿!

    这家伙夺走了自己的书记之位不说,还大大削弱了自己在乡里的影响力,更让他觉得窝囊的是,王子君三两句话就把这项工程承包工作塞自己手里了,弄得自己天天像个过街老鼠似的,见了那帮鬼孙子们都四处藏躲,吃不好饭,睡不安稳觉,他王子君倒好,省心省力不说,下边的干部职工居然说王书记心底无私天地宽!宽个屁哟,他这纯粹是打着党委不干涉政府工作的幌子,在坑我害我!

    我这边像个陀螺似的忙得团团转,他王子君在干什么?他在办公室里清闲得看书喝茶呢。心里虽然恨得牙根痒痒,但是面对笑得很是无辜的王子君,赵连生还是勉强一笑道:“王书记,听说您回来了,我来给您汇报一下近段的工作。”

    “唉,赵乡长,你看你这就客气了,咱们两个打伙计,哪有什么汇报不汇报一说?你老兄工作经验丰富,在工作上还得多帮衬我才是,你要是对我这么客气,那我可就当你对我有意见了!”王子君一摆手,满是从容的说道。

    看着一副云淡风轻模样的王子君,赵连生恨不得上前出手就是一巴掌,你小子用了这么多手段,不就是为了打压我么?这会倒开始高风亮节了!我来给你摆摆困难吧,你他娘的倒开始拔高我了,你什么意思?不就是想把我要推脱的烂狗屎堆,再重新塞给我么?你也太卑鄙,太龌龊了吧?

    不过,人家毕竟在一把手的位置上坐着,更何况自己还有求于他,这口窝囊气,还是忍忍吧。

    “王书记,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和您汇报一下咱们乡二十所小学工程承包的事情。”赵连生咬了咬牙,接着说道。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连生乡长,咱们为官一任,即使不能造福一方,也得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干几件事情。西河子乡就算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这件事,你作为乡政府的一把手,一定要抓好抓实。说实话,赵乡长你一直在基层工作,基层工作经验比我这个学生要丰富得多,把这项工作交给你负责也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能者多劳吧赵乡长,我相信赵乡长一定会给乡党委和全乡人民交一个满意的答卷。”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扔给了赵连生一根烟。

    赵连生看着满嘴都是高帽子的王子君,差点没有背过气去,他来找王子君,就是把这个苦凑合给推了,现在倒好,还没等自己开口,他就把自己的嘴给彻底堵死了!

    看着一脸阴沉的赵连生,王子君轻轻一笑道:“连生乡长,我知道这件事情时间紧,任务重,责任大,但是越是这样的项目,越要你这种老成持重的同志来主持,你就辛苦辛苦,等二十所小学建好之后,我给你请功。”

    王子君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赵连生也有点拉不下脸来说,本来想好的一些托词,全都闷在肚子里了。

    “王书记,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过去了。”赵连生脸色阴沉的走出王子君的办公室,嘴中更是对这个狡猾的家伙暗骂不已,不过就在此时,他的传呼机突然响了起来。 -/

    “姓赵的,行还是不行,给一个明确的答复,这么躲着我干什么。”

    虽然没有写名字,但是赵连生心中却是清楚这是谁打来的。想到这些天来这位钱大少一个又一个电话对他穷追不舍,赵连生真的有点怕了。

    “啪!”

    赵连生的手掌狠狠地打在了自己的嘴巴之上,嘴中更是自语道:“让你嘴贱!”

    可是,他的手刚刚打在嘴巴上,正好碰见王子君端着茶杯笑吟吟的走出来,看看自己打自己嘴巴子的赵连生,一脸吃惊的关心道:“赵乡长,你这是……”

    赵连生一见王子君出来了,神情大窘,赶紧嗑嗑巴巴的解释道:“王书记,这个……这个有点牙痛……”

    “牙痛不是病,疼起来都要命啊。赵乡长得赶紧吃点药,要不然,一着急上火就会发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