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二章 民心稳则天下兴
    正当大家为果断出手的胡大发同志竖起大拇指的时候,跟在胡大发身旁的同伴愣怔了一下,一脚朝着那人的屁股之上踢了过去。

    两个人联手揍一个被束缚了手脚的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等王子君他们看到这幅情景的时候,胡大发两人已经动手打了几分钟。

    有人说,这一分钟的时间算不算长,那得看看你是蹲在厕所里,还是等在厕所外。这被打的家伙觉得时间的难熬,估计比这种体验还要深刻。几分钟的时间不长,却把这个本来就狼狈不堪的家伙打得顺嘴流血,腮帮子也肿了,浑身上下都是土。

    “住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王子君看着被揍的家伙,心中虽然暗笑,但是嘴里却一本正经的质问道。

    那副所长听到王子君的喝问声,也赶忙跑了过来,迅速将胡大发两人挡开,这才将一场双打给挡开了。

    “这就是你们派出所对待当事人的工作作风?二话不说,上来就是打一通?”王子君看着一脸无辜的副所长,怒气冲冲的说道。这副所长虽然在所里只是个空架子,但好歹是这次行动中的负责人,听着王子君的训斥,一句话也不敢吭声。

    “你们这是什么工作作风,还知法犯法,什么警察!我要告你们行政乱作为!”那人一看王子君他们,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挣扎着爬起来,悲愤的喊道。

    胡大发看着脸色阴沉的王子君,心中却是平和无比,在他看来,这王书记这么训斥他们分明就是作秀的,所长可是说了,打人的事情就是乡党委吩咐下来的,现在却又一副好人的模样,这当官的果然够黑,都他娘的两面三刀的!

    “将人放开,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要干什么?”王子君朝着副所长一挥手,厉声道。

    “我是都市报的记者,村民非法拘禁我不说,你们警察竟敢打人,这件事情,我非给你们捅出去,我跟你们没完!”那人看到警察不动了,顿时来了精神,大声的朝着王子君等人吼道。

    都市报记者?王子君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一脸严肃的来到记者面前,紧紧的握手道:“记者同志,让您受委屈了,老百姓不认识您,可能误会了。至于派出所的情况,我有一定的责任,您尽管放心,我们乡党委政府一定会给您一个答复。”

    听到王子君连连道歉,这记者的气焰越发的嚣张:“你们这儿的警察还打人,还有什么可说的?我要去告你们,我曝光你们!”

    “曝光?”王子君的脸色一冷,反问道:“记者同志,这些民警执法手段有些单一了,但是,你是否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会跑到村子里来偷东西?至于曝光嘛,随你的便好了。”

    说话之间,王子君朝着副所长一挥手道:“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回头派出所给乡里一个明确的答复,不然的话,我虽然不是你们的主管,但也会建议县委县政府好好整顿一下你们公安队伍。”

    听着王子君越来越严厉的话音,胡大发心里一冷,突然涌起一丝不好的感觉。

    陈云帆坐在警车上,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火辣辣的疼,此时的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非要来这个叫西河子乡的小地方,要是不来的话,哪里会发生这等窝囊的事情?

    被当作小偷让村民关在柴房里一晚上也就罢了,毕竟那是乡下的老百姓,他们不懂得记者的重要性,但是,被乡派出所里的干警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顿胖揍,实在是太憋屈了!道歉又有何用?打到身上是揭不下来的。

    想想自己被揍了一顿,又不由的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怀揣着引发一场热议的梦想,从市里到县里再到乡里,又坐了一个小时的蹦蹦三轮车,一头扎到这小穷村里,挖坑掘洞般的在村子里寻找着线索,不就是为了抓拍几张某些乡干部强行征地,殴打村民的照片么,没想到,计划没完成,自己反倒被人打了一顿。

    “妈的,真他娘的霉气,这种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陈云帆心里又气又急,暗暗的较上劲了。

    看着飞驰而去的警车,王子君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一下,赵子跃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如果打的是孟大虎等人,还能跟乡里扯上关系,没想到打了一个记者,如果这无冕之王不依不饶的话,那这事可就闹大了。

    “你们五个混小子还不过来!”孟支书站在一旁,只觉有些蹊跷,却也顾不上深入思考,而是冲着后面一招手,将那孟家五兄弟给喊了过来。

    孟大虎此时已经没有了猛虎之威,脚上被扎了一个大口子的他,晃晃悠悠来到王子君面前,虽然眼中充满了不甘,但还是轻声的说道:“王书记,我们愿意征地。这件事情,我们错了。”

    孟大虎认错的话里有几分诚意,王子君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他倒也不在乎孟家五兄弟是不是心服口服,反正一人难称百人心,只要把事情办下来,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那就是村里的事了。

    “好,你们能顾全大局,舍小利,为大义,作为乡党委书记,我很高兴,这说明,咱们村民的素质是高的,……”王子君一见大事告成,特意对孟家五虎表扬了一通。有了孟支书的大力支持,粮油加工项目所需要的土地,只用了之我的书记人生

    “钱书记,王书记能把这么棘手的事处理好了,也算不小的学问,咱们干脆去现场看看好了。”说话之间,孙良栋也不再给钱学斌说话的机会,紧跟着牛万晨走了出去。

    钱学斌还想再说话,就在这时,洪安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钱书记,咱们跟上去吧,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咱们就去看看,他王子君究竟是怎么将这粮油加工厂的地给征下来的。”

    洪安泽的声音不高,却听的钱学斌心中却是一动,刹那间,他就明白了自己这个老朋友的想法。心中有了定计的钱学斌哈哈一笑道:“既然要现场办公,咱们就听一下群众的心声,去看看西河子乡征地的情况到底是什么样的。”

    两人说话的声音不低,其他常委也都听见了这两人的对话。把官职混到这个份儿上,有几个不是心思玲珑之辈?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儿,几个在座的常委当然明白这两人的意思。

    谢春来皱了皱眉头,但是并没有在说话,而是拿起自己的笔记本,跟着钱学斌等人走出了小会议室。

    洪北县的经济并不发达,但是再穷的寺庙也会富了方丈,因此,洪北县的所有常委,都有自己的专车,在当时,虽然县委最顶级的要数县委书记孙良栋的普桑,但是一溜排开的车队还是壮观异常。

    否决了交警大队警车开路的请求之后,县委领导的车队就冲着西河子乡的方向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