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五章 好汉无好妻 赖汉娶个娇滴滴
    就在这时,门再次被打开了,走在最前面的赵春芝大声的喊道:“同学们,咱们的新郎和新娘子来给大家倒酒来了!”

    随着她的喊声,一个身着西装的小伙子一脸喜色走了进来,这年轻人长得相貌堂堂,气宇轩昂。

    和新郎相比,这新娘的模样可就不敢恭维了。虽然化了浓浓的新娘妆,但是那粗糙的皮肤,将婚纱快要撑开了的身材,依然毫不客气的将她的缺点全部给暴露了出来,王子君心里直暗,怪不得常有人感叹,赖汉娶个娇滴滴,好汉不一定娶好妻呢。

    但是今天,有一个事实却是毋庸置疑的:这女孩儿就是今天的主角,一个众星捧月的丑天鹅!

    伊枫虽然也跟着同学迎了上去,却只是在外围淡淡的笑着,和其他热情有加的同学相比,伊枫就显得平和了许多。

    王子君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暗自感叹,一步入社会,连最诚挚的同学关系,也会被抹上一层势利的色彩。

    那叫马小红的年轻女子,笑得花枝乱颤,幸福的笑着,对同学的祝福和羡慕频频说着“谢谢!谢谢”,骨子里那一丝傲气,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哎呀,这不是伊枫么?听说你还在西河子乡教学啊?怎么来的,坐公交车吧?”马小红不经意的看见伊枫也来了,欢快的拽住新郎的手,兴奋的跑过来了。

    那个叫胡云中的新郎,一听新娘嘴里的名字,神情有些尴尬,不过,还是赶紧掩饰道:“伊枫也来了。”

    对于新郎这般的表现,马小红显得很不高兴,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伊枫看。

    伊枫站在人群的外围,见马小红跟自己打招呼,笑着点点头,诚恳地说了一句:“祝你们新婚快乐!”

    伊枫的从容镇定,让马小红脸上有点失望之色。不过随即,她就哈哈大笑了:“伊枫,你怎么还在乡下教书啊,赶紧想办法调过来吧。今天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小红,你可小看人家伊枫了,这不是跟着护花使者一块来的吗?呃,就在那里。”站在马小红身旁的赵春芝朝着王子君坐的方向伸手一指道。

    马小红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被马小红挽着手的胡云中脸上却是悄悄的有了变化。看向王子君那张俊朗的脸时,本能的带着一丝丝敌意。

    这家伙不是和伊枫有点什么感情纠葛吧?不知道为何,王大书记的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

    “伊枫,你这位在哪儿上班呢,不会和你一样也是在乡下吧?”马小红朝着王子君瞟了一眼,嘴里淡淡的问道。

    伊枫对马小红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次,若不是为了同学面子,她也不会来的。不管怎么说,不管是这个处处都要高人一等的马小红,还是暗恋自己多年的胡云中,那都不过是普通的同学而已,犯不着跟他们较真儿的。只是,此时听马小红说到王子君时,语气里的那一丝鄙夷,心里就像吃了一只苍蝇似的,很不舒服。

    “嗯,让你说对了,我就是在西河子乡工作。”伊枫正准备答话,王子君起身走过来了,随手拉起伊枫的手,淡淡的应道。

    “实际乡下也不错啊,空气清新污染少。你在西河子乡可就太巧了,云中过些天就要到你们乡里当副乡长,咱也没有外人,以后,还请你多多支持他的工作啊。”马小红一挺自己平坦的飞机场,得意无比的说道。

    “副乡长?云中你才多大啊,这么快就提副科了?哎呀,你小子得专门请回客!”一个男同学听了马小红的卖弄,脸上都是羡慕之色。

    “是啊,副科还是实职,我们要升到这一步,至少还得五六年呢。云中,苟富贵,勿相忘,到时候,你可别忘了提携兄弟们一把!”

    ……听着大家猛拍马屁,胡云中矜持的笑着,他俯视着这个比自己年轻的王子君,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

    你得到了伊枫又能怎么样?哼,不得照样在老子手下当兵?就冲着你把我的梦中情人给夺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不动声色的送几双小鞋给你的。

    “其实我并不想让云中下乡去,在他们局里就地提拔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只是,孙伯伯非得说,要想成大器,必须得有基层工作经历,在乡下锻炼两年这是必须的。”马小红说到那孙伯伯时,又故意压低声音道:“孙伯伯就是咱县里的孙书记。”

    一听马小红叫孙良栋为孙伯伯,同学们艳羡的目光,越发的炽热了。

    “小兄弟,以后咱们多来往,我到了西河子乡,人生地不熟的,还请你多多照顾我啊。”胡云中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掌,朝着王子君淡淡的说道,他现在还没有去过西河子乡,这谱儿摆得有点过了。

    王子君看着胡云中伸出的手,也淡淡一笑道:“这个恐怕不行吧,西河子乡的副乡长已经定过调了。”

    胡云中伸出的手掌,猛的停顿在了半空中。而那本来还笑嘻嘻的看着这一切的众人,一个个也愣都呆在了那里,而马小红刚才还像春水般荡漾的表情也凝固了。

    伊枫看着笑吟吟的王子君,眼神里异样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那一刹那,这个自尊的小女孩完全沉醉在了王子君那陡然表现出来的强势之中。

    “小红,云中,快过来,孙书记来了,要见你们呢。”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快步推门而入,朝着马小红和胡云中大声喊道,语气里带了满腔的自豪。

    “好嘞二叔,我们这就过去!”中年人一见这么多同学围着马小红,抱歉的冲四周拱了拱手,嘴里笑道:“对不住各位了,大家吃好喝好,尽情的玩乐!一会儿让他俩再过来陪大家!”

    马小红嘴里应着,脸上带了一丝不屑之色,对王子君斜睨一眼,不快道:“那估计是你听错了,在洪北县,孙伯伯说出来的话还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丢下这句话,马小红扭头就走了,新郎见状也紧跟了过去,不过刚走了两步,又扭过头来道:“小兄弟啊,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你说话这么口无遮拦,将来会吃亏的。看在伊枫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以后的路还很长,其他人并不见得都跟我一样!你好自为之吧!”

    丢下这句话,胡云中就快跑几步,撵马小红去了。王子君淡淡的笑着,在他看来,跟这胡云中根本就没有解释的必要。

    不过,等胡云中和马小红一走出去,其他同学就三五成团的聚到一块去了,快嘴的赵春芝走过来道:“哎呀,你可真不会说话。人家大喜的日子里你说得这么晦气,以后,伊枫还不得被你这张嘴给累死啊?”

    王子君冲这个心直口快的女孩子点点头,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了。伊枫看着各自找各自圈子的同学们,轻声的对王子君道:“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回去干什么?丫头啊,咱们可是随了礼的,不吃过来,你那一个月的工资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王子君在这边极力的安慰伊枫的时候,在一个雅间里,县委书记孙良栋坦然而坐,县委办主任李笑天坐在他的右侧,右首则是新任的财政局局长马有福。此时的马有福,咧嘴笑着,县委一把手能亲自来,还能坐下来吃这顿喜宴,真是太给他面子了!

    刚刚还在一种同学面前高高在上的马小红和胡云中,此时则像最孝顺的晚辈一般,两个人一人端茶杯,一人掂茶壶,正在挨个给圆桌前的孙良栋等人倒茶。

    孙良栋接过马小红双手端来的茶水,轻轻的喝了一口道:“老马啊,最大的幸福莫过于天伦之乐,今天这场景让我好生羡慕啊,这么好的女儿女婿,看得我们几个还没有当老丈人的很眼红啊。”

    县委书记亲自说笑话,他属下的这些小兵,当然会随声附和。这官场里的规矩,大家都是懂的。领导说笑话,既使不可笑,那也得捧腹大笑,这才讲笑话应有的效果。县委办主任李笑天马上就笑了:“孙书记这话可是道出了我们的心声,马局长,这几天你双喜临门,你得多喝几杯助助兴啊!”

    马有福能成为财政局长,当然知道谁给了他支撑的力量。当下哈哈一笑,主动道:“我马有福能有今天,还不是托了孙书记的大力提携?孙书记,李主任,今天是个好日子,两位领导,可一定要尽兴。”

    坐在饭桌两旁的几个局委领导,此时见一把手兴致高昂,也都跟着起哄,这是有讲究的,有时候,正儿八经的工作餐,反倒不如这种私下里的场合能给老一留个好印象。

    孙良栋轻轻的挥了挥手,刚才发言的人,立刻都识趣的噤了声,孙良栋笑着对马有福道:“我来说两句吧。第一句,你能当上财政局长,那是因为你有这个工作能力。有为才能有位嘛,作为县委的掌舵人,我自然得把人才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第二句,今天是这俩孩子大喜的日子,咱们这些老家伙高兴可以,但是也不能喧宾夺主了。”说话之间,他朝着胡云中一招手道:“小胡,你到了新的岗位上,可要好好工作,别给你老岳父丢脸哪。”

    “请孙书记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工作,报答您对我的知遇之恩。”胡云中这小伙子人也机灵,腰板一挺,大声的保证道。

    “哈哈哈,你这小子,这就有点不靠谱儿了,我让你给你老岳父保证,你怎么冲着我来了,啊?哈哈……”孙良栋的话虽然听起来是批评,但是脸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

    “孙书记,当年咱们结婚的时候,都要向党宣誓的,今天小胡做的一点都不错,在咱们洪北县,您是书记,向您保证,那就等于给党保证,党领导一切嘛。”

    官场就像一场戏,什么角色演什么戏。县委办主任李笑天不愧是专门为孙良栋服务的,这几句马屁拍得好啊,很及时很到位,却又不动声色,孙良栋听了之后,就舒舒服服的笑了,嘴上却佯装嗔怪道:“李主任哪,我只知道你这支笔杆子不得了,啥时候也学会这般的油嘴滑舌了?……”

    马小红看着其乐融融的场面,忍不住开口道:“今天我碰见一个同学,她男朋友说话真不够意思,孙伯伯,那一刻我真想跑过来问问你!”

    “嗯?怎么了?今天可是小红大喜的日子,谁敢惹我们的新娘子不高兴,孙伯伯可不愿意哟!”孙良栋此时的表现俨然不是一个掌控全县大权的县委书记了,而是一个参加婚礼的长辈。

    “今天我一个同学的对象也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听说他是西河子乡的,就想让云中和他多亲近一下,过几天云中还得去那里上班呐,谁料想,那人一点面子也不给,张嘴把我给噎回去了!”马小红的嘴巴利落,说起话来也有点抑扬顿挫。

    “他说什么?”孙良栋见新娘子嘴巴不满的翘着,笑着问道。

    此时的胡云中,心里对马小红就有些不满。不管怎么说,那人是伊枫带来的,他不想让他那么难堪。作为一个年轻干部,如果不能在领导心目中留下好的印象,那还不如不认识呢。马小红这一告状,恐怕那人以后的命运就会被这一件小插曲给改写了。

    不过这一丝隐隐的担心,很快就被一股深深的醋意给冲淡了,想当年,伊枫就像一只骄傲的梅花鹿,任凭自己洋洋洒洒的多少封情书都没有打动,眼下,却被这么一个乡巴佬抓在手里了。哼,他哪点能比得过自己呢?

    “他说,云中根本就去不了西河子乡,西河子乡的副乡长已经定调了。”马小红一五一十的学给了孙良栋。

    原本正笑吟吟的听马小红说话的诸位领导,脸色都是一变,随即,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孙良栋的脸上。

    李笑天作为县委办公室主任,算得上是孙良栋的心腹,来时的路上,他听孙良栋透露了一句,有意让今天的新郎官到西河子乡去当副乡长,而现在,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这番话,显然让孙书记不高兴了。这人会是谁呢?

    作为一个从基层干部混到副处级的干部,李笑天瞬间就明白了,这马小红正在给这个不知轻重的倒霉的家伙上眼药!

    李笑天知道,其他人心中更是清楚,不过他们都在看孙良栋的反应,不管怎么说,这一把手的表情就像晴雨表,其他在座的诸人,喜怒哀乐可都是根据这个晴雨表不断变化的。

    马有福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他怪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儿扫了大家的兴了。只是,话已出口,覆水难收,再想制止女儿,已经来不及了。

    “哦,这个年轻人还真够个性,他叫什么?”孙良栋神色瞬间恢复了正常,淡淡的笑着,顺手把手里的茶杯放桌上了。

    “没问他名字,好像是姓王,长得倒是挺年轻的。”马小红见自己上眼药收到了应有的效果,心里有些快意。

    孙良栋脸上的笑容,迅速凝结了。西河子乡,姓王,年轻,这三点结合在一起,一个名字猛的出现在他的心头,难道是他?

    想到这个名字的主人,以及这两个月来让他搅的全县上下鸡犬不宁,孙良栋的脑袋都有点大了。这家伙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为人处事就像大地震,一波震过又来几起余波。

    在全县大会上,这家伙借自己的手搞掉了前任财任局长杨云兵,暗地里还跟副书记钱学斌狠狠的掰了几次手腕儿,尽管这种较量都是在暗处,但是其中的胜负,自己却是一目了然。

    而公安局的变化,孙良栋虽然不吭,却也能猜出来这其中的端倪。周爱国的突然上位,孙良栋总觉这里面影影绰绰的有王子君的影子,那分明就是这个藏而不露的家伙狠狠的打公安局长的脸呢。

    随着粮油深加工项目的稳步推进,孙良栋对于王子君越来越不想得罪了。不,应该说,自己几乎揣了一种冲动,应该把这个年轻而且后台神秘的家伙,千方百计的拉入自己的同盟军里来了。

    莫非真的是他?

    那一刻,孙良栋猛的记起来,他曾经答应了王子君的,这西河子乡的副乡长,让他自己推荐。

    这么一想,孙良栋的脸色立刻变阴了。而那正在等着孙良栋撑腰的马小红,心里也开始变得忐忑。难道,这家伙说的是事实么?

    孙良栋能想到是谁,李笑天也随即就猜到了。如果真是那王子君的话,这件事对老一来说可就太棘手了。李笑天对于王子君的了解,那丝毫不亚于孙良栋,他当然知道这个家伙不好惹,此时有些恨这马小红来了,原本十分融洽的气氛,就这么被她一句搬弄是非的话给搅了局了!

    其他县直局委的领导,一个个都正襟危坐,唯恐波及到自己这边来了,这些老奸巨滑之辈,听了马小红这般学舌,似乎都意识到敢这么说话的家伙是谁了。

    杨云兵当年是何等的霸气,现在不是照样给闲置起来了?钱书记是何等的强势,最终不还是在这家伙手中吃过几次暗亏了?尽管这家伙平时话语不多,而且一见你就笑眯眯的,却没有一个人敢小视他的。现在这件事情,似乎有点难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