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六章 爱江山也爱美人
    换成任何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孙书记都不会如此的为难,先换思想后换人,不换思想就换人,除了下级服从上级,局部要服从全体,他孙良栋有的是让人服气的手段,但是面对这个王子君,他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很难再这么痛下决断了。

    沉闷的空气,让胡云中和马小红感觉到了如山一般沉重的压力。这俩人突然意识到,刚才那个大大咧咧出言不逊的家伙,恐怕远远不是一个乡镇干部这么简单!

    “李主任,你去看看是不是西河子乡的王书记?如果是,就请他过这边来坐。”孙良栋终于开口了,不过这话却是对县委办主任李笑天说的。

    马有福此时恨不得给自己闺女一个耳光,看这事给闹的。好好的气氛,就因为她多了一句嘴,弄得他现在也无法收场了。王子君是什么人?要说起来,他马有福应该感谢人家的,要不是他的出手,他怎么会坐到财政局长的位置上来呢?

    “孙书记,李主任,还是我去吧。”马有福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你今天是主儿家,就忙你的吧,让李主任去就行了。”孙良栋一挥手,阻拦了马有福。尽管孙书记说的也有道理,但是在座的人都不是傻子,这分明是觉得他马有福的分量不够。

    “好,那我就过去看看。”县委办主任李笑天说话之间,就从桌子旁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你们俩,还不赶紧跟上!”马有福看着呆若木鸡的女儿女婿,气不打一处来,沉声的提醒道。

    此时的马小红真是懊悔不迭,她恨不得自己打自己两个嘴巴子,明明一件喜事,就因为自己多了一句嘴,弄成了这个被动的局面。

    千万不要是那个王书记啊,马小红心中暗自祈祷道。可是她越是这样的祈祷,心中越是没有把握。

    在胡云中的带领下,李笑天走进了荣华厅,荣华厅里那些伊枫的同学,在看到胡云中和马小红两人又转回来的时候,热烈的鼓起掌来。

    “李主任。”一个在县委办工作的同学一见李笑天进来了,赶紧招呼一声,笑容几乎从脸上溢了出来。

    在洪北县,被称为李主任的人多了去了,但是能让县委办的同学这般姿态的,那就只有县委办主任李笑天了。一个财政局长马有福就足以让他们所尊敬的了,而作为县委常委李笑天,那更是让他们需仰视才见了。

    李笑天对打招呼的县委办的小科员点了点头,急切的目光落在了角落里的王子君身上去了。此时的王子君正悠闲自得的坐在那里陪伊枫喝茶聊天,看李笑天进来,站起身来迎了上去。

    见王子君走了过来,李笑天也跟着迎了上去。

    “李主任,这县城真是太小了,我前脚刚找你汇报过,后脚就在这里碰上你了。套用一句喜剧明星的话,这都是缘份哪。看来,我今天非得好好敬李主任两杯不可!”王子君率先伸出手掌,热情的说道。

    李笑天心里虽然遗憾不已,毕竟他也不希望孙良栋面对这种两难的抉择,但是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来接他了。脸上堆起灿烂的笑容,客气道:“王书记,我都说了今天咱们一起吃饭,你非要推辞,看看,咱们各办其事,不还是走到一起来了?”

    胡云中看着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一颗心跳得更快了。此时的他,已经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

    王子君,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也是全县最为年轻最前途无量的党委书记,更何况,现在还有好事者,又给此人加了两个字:强势。

    以前,在西河子乡以强势出名的乡长赵连生,在这位书记走马上任之后,也显得黯然失色了。而洪北县的几度风雨变幻,似乎都跟眼前这个年轻书记密切相关。

    看着他和李笑天侃侃而谈不落下风的模样,胡云中只觉脸上**辣的,好像刚才自己的话,就等于一个巴掌打自己脸上了。

    “孙书记也在这里呢,王书记,请到那边去坐吧。”李笑天说了一通闲话之后,就对王子君热情相邀到。

    李笑天为什么要来,王子君心里一清二楚,想着孙良栋见自己的目的,王子君淡淡一笑道:“李主任,我这里不方便,您就当没有见过我,反正老一也不知道,你就卖我个人情,让我偷懒一次。”

    王子君虽然说得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型,但是李笑天却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强求的李笑天在和王子君又闲聊了两句之后,就跨步走出了荣华厅。

    荣华厅的那些同学,这才弄清楚王子君的身份,看着从容淡定的王子君,不少人的眼里,都流露出一丝炽热。

    王子君一看自己这会儿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人物,心里一阵苦笑,暗骂道,真他娘的势利眼儿啊,这会儿又把老子当人物了?

    李笑天沉着脸走在前面,马小红和胡云中走在后面连大气都不敢出,此时的两人快要把肠子悔青了,再没有了刚刚的神采飞扬。

    马小红几次鼓起勇气,但是最终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回到包间之后,孙良栋已经恢复了先前的笑容。

    “孙书记,就是他。”李笑天轻轻一笑,接着道:“我让他过来,他说今天上午已经陪了老板您一上午了,现在这个时间,要陪女朋友。爱江山,也爱美人。”

    李笑天的这番汇报很有艺术,不管听到谁的耳朵里,都不会觉得孙良栋没有面子。这就是李笑天的精明之处。果然,孙良栋一听这理由,扑哧一声乐了,笑骂了一句:“这小子!”再没有了下文。

    婚礼依旧继续,一切都好似没有任何的变化,作为最为尊贵的一桌,这里依旧是整个宴会的中心。那对幸福的新人,依旧在端着酒杯四处敬酒。

    不过,细心的人还是注意到了有些不同,一是这婚礼虽然热烈,但是气氛却有点生硬,而那男女新人的脸上,笑容看起来有点勉强、僵硬。

    一个多小时的酒宴,差不多已经快要收尾了,孙良栋在将杯中酒喝完之后,就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下离开了江园。在临上车的时候,孙良栋拍着马有福的手道:“有福啊,你那个女婿,我觉得趁年轻,还是多历练历练,就让他在现在的位置上多呆两年吧。”

    并肩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王子君的心思有点飞跃。而在他身旁的伊枫,此时也是小脸绯红。被同学逼着喝了几杯喜酒,让她恍惚之间,有点迷醉。

    黝黑的小皮鞋踏在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一头调皮的小马驹,得得的响得欢快无比。

    “王书记,今天真是麻烦你了。”伊枫抬起头,眼里带着一丝歉意。

    看着伊枫那好似胭脂般通红的小脸,王子君忍不住伸出手在上面拧了一下,看着伊枫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羞红了脸,又蹦跳着躲闪开来,王书记这才意识到,这动作实在是有点太过轻浮了。

    “你以后准备怎么办,一直当个孩子王么?”王大书记乾坤大挪移的本事很是不错,瞬间就转移话题道。

    伊枫毕竟单纯,很快就被王书记问住了。抬头看了王书记一眼,反问道:“当老师不好么?孩子们的世界,单纯又快乐。”

    “当老师是不错,不过伊枫同志,你还年轻着呐,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走到窗外看世界,远远比隔窗观望要美妙得多。”

    王子君把从一本书上看到的经典语录说给伊枫,接着道:“我听说省里有一个培养年轻法官的招录计划,你何不去试一试呢?”

    “培养年轻法官,我行吗?”伊枫硕大的眼眸闪动,像是对这个计划有点心动。

    “当然行了,我很看好你的。”王子君看到伊枫有些底气不足,一本正经的给她打气。

    “真的?”伊枫轻轻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再次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那当然了,你看我像是骗你的么?”王子君看着伊枫纯净的眼神,那一刻,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诱惑小鸡仔的坏狐狸一般。

    一脚将小石头踢到远处,抬了抬自己小皮鞋的伊枫嫣然一笑道:“既然王书记说我行,那我就试试好了。”

    “试试吧,有时候改变人生的,往往是一个不经遇的机会。”王子君有感而发的感慨道。

    说完这话,两人之间就再没有了别的语言,只是这么静静地朝着前方走着。

    “王书记,有一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伊枫在走动了一会之后,终于鼓起勇气道。

    “哦,你说。”王子君看着伊枫有点郑重的摸样,心丝闪动之间,就沉声的说道。

    “王书记,我听其他老师说,我们现在建的校舍根本就不合格,该用钢筋的地方,都用铁条代替了。”

    伊枫的话虽然不多,却把王子君听得眉头紧锁。这些天,他的主要精力,都用在粮油深加工项目上了,对于小学校舍改造的事情,他想着有左运昌这个纪委书记现场监督,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现在,伊枫反映的事情,却让他又不能不重视。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王子君听着伊枫的话,整个人慢慢的陷入了沉吟之中。

    王子君知道,通过竞标,二十所村小学的改造工程,委托给了一个叫宏星建筑公司了,听说这家公司的名声还不错。自己也去两个学校看过,他们的质量还可以,可是伊枫不可能骗自己。

    心中一个个念头闪过,王子君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心情有点沉重的王子君,没有心思在洪北县待下去了,登上公交车,就回到了西河子乡。

    “王书记,您回来了?”乡里没有几个人,正在值班的党委秘书朱常友一看王子君回来了,立刻紧跑几步,率先开开门,将热水给倒上了。

    “嗯,常友,今天没有什么棘手的事情吧?”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快步朝着办公室走了过去。

    “一切正常,王书记,您去县里汇报工作还顺利吧?”虽然已经成为了党委秘书,副科级,但是朱常友在王子君面前,依然表现得很是尊敬。在朱常友看来,这点知遇之恩,是当涌泉相报的。

    王子君往自己的办公椅上一坐:“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对了,左书记在不在?你通知他来我办公室一趟。”

    “左书记出去了,我这就派人去找。”朱常友答应一声,就拿起王子君桌子上的电话,给值班的办公室人员打电话。

    “常友,你觉得乡里的这二十所小学的改造质量如何?”王子君在朱常友打完电话之后,单刀直入的问道。

    “这个……王书记,我还没有听到关于这方面的东西。”朱常友显然没料到王子君居然会问这个,一呆之下,赶忙说道。

    “嗯,这学校的质量最为重要,在小学建成之后,我们要先验收,再给付剩余的工钱。”王子君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只是淡淡的说道。

    办公室打了一个小时的电话,也没有找到左运昌,没有办法的王子君看着天色渐晚,不得不决定在第二天集合时,再跟左运昌谈谈。

    在食堂吃过了晚饭,王子君回到办公室看书,这些天,王子君将自己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最近出台的文件精神上,并用这些东西和自己后世的记忆印证,还别说,这么一整,还真是有不少所得。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拿起电话,王子君就听到了电话里左运昌的声音。

    “王书记,听说您找我?”左运昌声音里有点疲惫。

    “左书记,我是有事情要和你谈谈,你现在在哪儿呢?”王子君看着已经指向了八点的指针,淡淡的说道。

    “王书记,我现在在家里呢,您有什么指示?”

    王子君掐了掐眉头:“左书记,我想和你谈谈关于小学建设的事,这样吧,你明天一上班就到我这里来一趟。学校的建设关系到全乡师生的安全问题,可千万大意不得啊。”

    王子君的话一说完,就发现电话那边沉默无语,就像电话挂断了一般。

    “喂……”王子君接连喝了几声,电话那边左运昌的声音才传过来了:“王书记,明天我就去见你。”

    左运昌有点不对劲,王子君放下电话,心中暗自思量道。莫非,这学校建设里什么猫腻,左运昌也搀和到了其中不成?

    对于左运昌这个乡纪委书记,王子君一向还是放心的,但是现在,左运昌这么欲言又止,总觉得让他心里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明天,等左运昌来了,不管怎么说,我都要亲自找质量监督机构实地去勘测勘测。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暗自下定了决心。

    刺耳的电话铃声,将王子君从睡梦之中惊醒,看着外面仍然昏暗的夜色,王子君心里升起了一丝不祥的感觉。强自按压一下自己的慌张,镇定一下,拿起电话道:“喂,我是王子君。”

    “王书记,不好了,左书记死了!”电话的那头朱常友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慌。

    左运昌死了?王子君一听头都大了,明天正准备跟他谈谈呢,怎么现在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呢?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王子君镇定了一下心神,疑惑着问道。

    “王书记,刚才城关派出所打来电话说,左书记死在城南的红妹洗发屋里了。”朱常友的心神,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顿了一下,才接着道:“是死在一个洗头小姐的床上。”

    左运昌死在了妓女的床上?王子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事情没那么的简单,他握着电话好大一会儿都没有放下,沉吟了瞬间,王子君吩咐道:“尽快和城关派出所取得联系,并通知家属。”

    放下电话,王子君点燃了一根烟,昨天左运昌给自己打电话时他还在家里,怎么之我的书记人生

    就连县委书记孙良栋和县长牛万晨,也听说了这件事情,不过两位大领导都没有在公开场合发表意见。不过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孙书记对西河子乡很是不满,一听说左运昌死在小姐床上,大发雷霆,拍着桌子说,这是死有余辜。

    “爱国,鉴定结果出来了么?”王子君给周爱国拨着电话,急切的问道。

    周爱国清楚自己当上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那都是王子君暗中帮了自己,因此对王子君很是尊重。听王子君问,他很是恭谨的答道:“王书记,结果出来了,是脱阳而死。”

    “真的是这样么?”王子君声音有点发冷。

    “王书记,法医这一块儿,一直都是老魏的人,这个结果,也是那里出的,不过,我听一个跟过我的城关派出所的民警说,他们出现场的时候,左运昌虽然赤条条的躺在床上,但是他的脖子之间,却有一道明显的淤痕。”

    有淤痕?王子君重重地点了点头:“爱国,这件事情,我只能拜托你多留心了!”

    “王书记,您可要为我们老左作主啊,他给公家操心费力,卖命工作了一辈子,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您说啥也得查明真相,我不能让他死也死得不安生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左运昌的老婆在女儿的搀扶之下,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