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四章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对于伊枫的性格,王子君多少有一些了解。这女孩儿虽然看起来文文弱弱,但是内心深处,却有着一股不肯示人的坚强。王子君没有意识到,伊枫吸引他的,恰恰就是这一点,而他本人到现在为止,还浑然不觉罢了。

    “李厂长,能考这个第一句,我闺女肯定也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您看,要是就这么让人了,也太那个啥了……”伊父爱怜的看女儿一眼,一种舐犊之情本能的占了上风,迅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哼”,宋局长脸色一沉,冷哼一声,显得大为不爽,作为宋局长属下的李厂长,此时更是一把扯下了刚才温情的面具,气急败坏的向伊父看去。

    “老伊啊,你再好好想想,这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别到最后落得个瞎忙和,啥也没捞着不说,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后果!”看到两位领导不高兴,孙科长立马蹦了出来,对着伊父苦口婆心的劝道。

    “有什么后果?”王子君看着孙科长颐指气使的模样,脸色一冷,反唇相讥道。

    “什么后果?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罪的,我可以直言不讳的告诉你,老伊啊,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也只能成全你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下车间干活吧,咱这厂子里,可是不养闲人的!”李厂长嘿嘿一笑,淡淡的说道。

    让伊父下车间?那简直就是变着花样折腾伊父让他受罪,知道一线车间工作环境的伊枫,一听这话,那本来坚定的脸色顿时一变。

    “哼,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这甲醇厂的领导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你的是你的,我的也是你的?你确定你们这么大的能量?别人的东西也能硬抢过去了?好,我先给你们提个醒儿,伊枫这个名额不但不会让给你们,而且她肯定能考到省法院的,至于伊叔的工作,随你们的便好了!我相信,你们不会让他下车间的。”王子君实在听不下去了,站起身来,毫不客气的说道。

    宋局长和李厂长都是被人奉承惯了的主儿,此时听王子君的态度比自己还要强横,吃惊的同时,脸都快被气绿了!

    “小伙子,你真是好大的口气,风大会闪了舌头的。我想请教一下,你姓甚名谁,在哪儿工作呢?”

    宋局长不愧工作经验丰富,心里想着,这家伙要么是个愣头青,要么是个树大根深的家伙,否则,说话怎么会这样没个把门的呢?重新恢复了悠闲神态的他,一掐手中的烟卷,接着带着一丝戏虐的说道:“说不定,我跟你的领导认识,顺便还能帮你换份工作呢。”

    “嗯,宋局长说得对,你出口气都这么张狂,究竟是哪儿的一棵葱呢?”李厂长听着宋局长的攻心问题,一边添油加醋的附和,心里一边感叹,这领导就是领导,在治人的策略上那也是远远高于自己一筹的。

    伊枫没想到这两个人一下子又对准了王子君,虽然她知道王子君是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还是不想平白无故的给他结下什么对手,正准备息事宁人的劝王子君时,王子君却若无其事的哈哈大笑了。

    “我又不是什么嫌疑犯,有什么可躲躲藏藏的?我这每天都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正巴不得你们给我换工作呢,你们刚才的话可以负责任哟,”王子君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我叫王子君,在西河子乡政府工作。”

    “哦?王子君,西河子乡……”李厂长开始并没有在意,但是这几个字联系在一起,立刻让他想到了什么,看着眼前这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眼神却是那般的冰寒冷彻,下巴坚韧,立马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王子君,王子君,嘴里喃喃的重复着这三个字,李厂长的心中就只有一个人。

    就在李厂长担忧之时,那一直稳坐钓鱼台的宋局长,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作为体制中人,他对王子君的了解,当然要比李厂长更知道此人是何等的难惹!

    连曾经耀武扬威的钱学斌都栽在了他的手里,就凭自己一个副局长,又哪来的本事和这等人物较劲儿呢?

    “这么说,您是西河子乡党委的王子君王书记了?”宋局长心里有些发虚,试探着向王子君问道。

    “洪北县,应该没有别的王子君了吧?”王子君冲宋局长淡淡一笑,就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吧,我不希望再有别的事情发生,否则,大家会不愉快的!”

    宋局长有些面红耳赤,在王子君站起身来的时候,还是识趣的跟着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说道:“王书记,这件事,都怪我糊涂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您放心好了,这事是我有错在先,日后我肯定会给您一个交代的!”

    伊父和伊母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他们还是跟着王子君,挺直了腰杆,理直气壮的走出了包间。

    宋局长脸上挂着笑,客客气气的目送着王子君他们,直到看不见他们的背影了,才有气无力的一屁股坐下来。

    “宋局长,您看,这事给办的……”李厂长有点担心的说道。

    “滚”,冷冷的朝着李厂长骂了一句,宋局长就扬长而去,再没有心思看李厂长一眼。

    …………………………………………………………江市火车站。

    出站的火车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王子君看着飞驰而过的火车,不停的挥动着手掌。只是刹那间的功夫,火车就像一条喷着烟雾的火龙一般,带着伊枫还有远行的人们,消失在天地之间了。

    伊枫走了,背着她那个黄色的小包走了。

    伊枫的目的地是沪市一所政法大学。她要开始一年半的以学代训了。这个培训班主要是针对他们这些刚刚选任的法官开设的,培训结束后,除了可以拿到本科文凭,就可以直接上岗了,也算是全省法院系统为提高法官素质作出的一个重要尝试。

    虽然只是短暂的离开,但是在王子君的心里,却好似面临生死离别一般,有点怅然若失。有了和秦虹锦的肌肤之亲之后,王子君一直在努力的回避着伊枫。他不想伤了伊枫的心,但是,每当伊枫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王子君又直觉这女孩儿像块磁铁似的,有种莫名的情绪总是剪不断,理还乱。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想到女孩离开时那充满了凝重的脸色,还有那等车时强忍着的眼泪,王子君缓缓的展开了伊枫临上车时塞到自己手里的一个小纸团。

    洁白的纸被握得皱巴巴的,斑斑点点的泪痕,似乎还隐约可见。几个娟秀的字,赫然跃于纸上:“我要你等着我,我会回来的!”

    王子君看着这四个字,就仿佛看到了西河子乡的小道上,飞身拦截自己吉普车的女老师,就好像看到了在全乡老师围攻乡政府时,那个挺身而出为自己正名的小老师,还有,那个彩霞满天的傍晚,那个向着自己猛扑过来,勇敢的把自己的小嘴盖在自己脸上的女孩儿,耳边似乎还回响着她低低的呢喃,我要你抱抱我……河水轻慢地流淌着,悄然无声,带走了数不尽的岁月。一个人的生命和情感就像这悄无声息的河水,看似平静,却无时无刻不再流淌着前行。

    在王子君矛盾的心目中,伊枫虽然更多的时侯只是一个小女孩儿,小妹妹,但他却始终无法把她和恋人的概念割裂开来,伊枫时常会出现在他充满着瑰丽色彩的梦境中。但是,现实中,他还是有些拙笨地躲闪着。伊枫显然有些失望,脸上冷了许多,经常在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愣愣的不再作声,那一种伤感的情绪,王子君觉得她懂,他也是懂的。

    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王子君缓缓的向前挪动着,好不容易走出了火车站,他才渐渐地清醒过来。看着呼啸的北风下,都朝着火车站蜂拥而来的南来北往的行人,他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

    该走的,都走了。剩下的还要好好过。唯一不能释怀的是不知道该说终于还是最终,生活又重归风平浪静的慵懒,抑或者是幸福吧。

    拿出手机,王子君拨通了秦虹锦的电话,随着两声嘀嘀的声音,一声娇媚的老公就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来了。

    自从有了那次的欢爱之后,王子君再回江市大多都是和秦虹锦腻在一起,这个娇媚犹如精灵一般的女子,让久经事事的王子君,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是温暖。

    一听说王子君现在正在江市时,电话那头传来了秦虹锦不无遗憾的声音,她现在正在省外,正为一家加盟店的开张做最后的谈判,不过,在电话那头,深情的叫了几声好老公,又说了几句老公我也好想你之类的情话,王子君惆怅的心里总是舒服了许多。

    凭着王子君在股市上的操作,秦虹锦在资金上有了不菲的战果,而君诚量贩更是在雄厚的资金支持之下,逐步开始了它在江省的扩张步伐。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婉约的歌声,从前边传过来,在这歌声中,一处君诚量贩的加盟店,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看着量贩里边人头攒动,各项工作都进行得有条不紊,王子君心里很是欣慰。尽管他本人没有亲自操作,但是这个在江市横空出世的第一家量贩式零售店,经过几年的辛苦经营,成了江市零售行业当之无愧的巨无霸。

    就在王子君心里冒出来想要到量贩里转一转的兴趣时,传呼机突然间响了,因为手机的信号实在是有点劲,所以传呼机还不能丢下。在当时,一个汉显的传呼,就已经是上层人物身份的象征了。

    当王子君拿着传呼看上面的信息时,四周不少人都露出了艳羡的目光。对于这种目光,王子君早已是司空见惯,心里不无嘲笑的暗想,再过几年,当这东西被你们称之为拴狗绳了,换上款式越用越新的手机时,不知道你们会对今天的传呼会有何感想。

    “在哪儿呢?孙凯。”看着留言,王子君挪动了一下脚步,就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给孙凯打电话。

    “喂,孙凯,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请我喝酒啊?”王子君一拨通电话,就随口调侃道。

    不过,电话那头的孙凯,可没有和他调侃的兴致,语气有些焦急,心急火燎的说道:“王子君,你在哪儿呢,我告诉你,霍小燕出事了!”

    霍小燕出事了?王子君不由得一愣。

    霍小燕,这个已经淡出他记忆的名字,突然在他的心灵最深处涌现了出来。虽然前世没有太多的山盟海誓,但是和这个女子,他们却也相濡以沫,走过了大半生。

    “怎么了?”王子君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带了一丝颤抖,他生怕自己偶尔一个小小的改变,就会给这个善良的女子带来什么灾难。

    “不知道,不过她正上着课的时候,突然晕过去了!”孙凯着急的说道。

    “晕过去了?”王子君呆了一呆,随即就问道:“你现在人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找你。”说话之间,王子君招手就拦了一辆出租车。

    “你就在江市?那太好了,你快来市人民医院吧,我在门口等你。”孙凯听到王子君在江市,赶忙道。

    出租车在王子君主动多付一倍车费的鼓动下,开得简直神速。只是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到了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在出租车司机大喊着还没给你找钱时,王子君已经心急如焚的下了车了。

    孙凯就在急救室外,手中虽然夹着一支烟,却并没有吸,走廊的入口处,一个模样长得很好看的小护士,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孙凯手里的烟。

    “怎么回事?”看到孙凯,王子君一下子抓住他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是上课的时候突然间晕倒了。”孙凯好像觉得自己有负王子君的重托,情绪有点不自然。

    翻腾的心情,此时已经平静下来,王子君看着孙凯的模样,安慰道,“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但愿吧。”两个人说完话之后,就沉默了下来,剩下的只有那漫长的等待。

    半个小时过去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看着心急如焚的王子君和孙凯,那医生劈头盖脸的训斥道:“你们两个当亲属的怎么搞的?正是年轻长身体的时候,居然会营养不良,你们别小看这营养不良,长期这么下去,会引发很多慢性病的!”

    医生严厉的批评,让孙凯和王子君都是一呆。不过随即,两个人的脸上就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营养不良啊,这样的结果,真是太好了。

    “君子,对不起啊,我光顾着忙活我自己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关心过霍小燕,你看这事给弄的!”孙凯在医生走了之后,不好意思的向王子君作检讨。

    王子君此时也是后悔不已,想到营养不良,他就已经明白了症结出在哪里,霍家本来就没有什么钱,现在霍小燕在省城上学,就更没有什么东西给她了,依照她那种性子,除了从自己嘴里节省之外,王子君还真想不起她有什么别的办法。

    “老凯,这也怪不得你,要说粗心大意的,那只能怪我了。”王子君拍了拍孙凯的肩膀,惭愧道。

    孙凯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作为一块玩到大的朋友,有时候两个人的事情,不需要多说什么,心里都是有默契的。 360搜索:.☆//☆

    “既然没事了,那我先走了,我爸刚才打电话,让我快点去,你先在这里支撑一下,等会儿我会叫两个她的同学来,晚上安排她们照顾一下。”重新恢复了没心没肺模样的孙凯和王子君招了一下手,转身就朝着医院门外跑了。

    病房内,洁白的床单上躺着的女子,依旧是那样的清婉可人,只不过,这张比以往细腻了很多的面孔显得苍白无力。王子君看着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心中那已经掩饰下去的疼惜,不由自主的又冒出来了。这女孩儿宛如风雨飘摇中的一叶断缆的孤舟,那样无助,那样孱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躺倒了似的。

    虽然命运已经注定自己将要和这个女孩儿渐行渐远,但是内心深处,王子君依旧愿意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一般。本能的伸出一只手去,轻轻的抚摸在那张熟睡着的脸上,一滴泪,悄悄的流淌成了一条小河。

    就在王子君一腔愧疚之时,那女孩儿紧闭着的眼眸,慢慢的睁开了。

    当她的神情还处于一种迷离和恍惚之间时,分明可以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隐隐的只有一丝酸楚隐藏在心底间的暗影里,霍小燕也不懂,为什么在自己第一眼看到这个年轻的身影时,就有一种酸酸欲哭的感觉。可是她的记忆告诉她,她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在感觉中,又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亲人,平时离得那么远,却又这么近。

    她想要和这个人说话,但是又生恐自己一开口,这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梦幻。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个人轻轻地坐在自己的床铺前默默无语的感觉。

    两个人默默无语,病房里一阵静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