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三章 欠你芝麻 还你西瓜
    听了王子君的自我介绍,几个与会的局委领导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先说话。张胜利见别人不说,就准备站起来先放一炮再说,可是还是被电业局的魏生津给抢了先。魏生津已经站起身来道:“王县长,我叫魏生津,负责电业局的工作,以后就是王县长您属下的兵了,还请王县长您多多批评,您有空了多到电业局指导工作。”

    魏生津的话虽然说得很是客气,但这也是嘴皮子功夫,王子君要是当了真对他指手划脚的时候,他魏生津听不听,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对于魏生津这样的老油子,王子君也知道,自己初来乍到不说,还没有亮过剑,这等人物一时津等人,一个个也有点神色诡异,虽然他们刚才对王子君表示了足够的尊重,但是这种尊重,只是用来表面上作秀的,对这个交流来的外来干部,并没有足够的心理上的认可。

    可是现在,看看这副县长的出手手段非同一般,暗自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几个老油子彼此对视一眼,一个个赶紧正襟危坐,一脸的正色。

    王子君看着笑容凝固在脸上的张胜利,接着道:“咱们的《红玉日报》是党报,市县两级的大部分领导,对报纸新闻还是比较关注的。这一点影响力还是有的。张局长,以后,可不许你再逢人就说我王县长欠你一次表扬了啊!” 360搜索:.☆//☆

    王子君将那份报纸往会议桌上一放,意味深长的看了张胜利一眼,张胜利只觉这眼神刀一般的锋利,**辣,又冷飕飕的,只好尴尬的点点头,喉咙里有些发紧,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说什么都是气短似的。

    接下来的小会,几个分管局的局长,显得越发的配合,条理清晰的逐个汇报了自己单位的工作,最后都是诚恳的邀请王子君能在百忙之中抽出一天的空闲,到自己的单位去指导一下工作。

    最后按照会议的惯例,应该是王子君作重要指示。王子君逡巡一下众人,笑着说道:“在座的都是各个单位的头头脑脑,想必对文山会海已经习惯了。会议没有不隆重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领导没有不重视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设计没有不周密的、规划没有不宏伟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成就没有不巨大的、工作没有不扎实的、决策没有不英明的,这是什么?这是假大空的八股文!”

    “同志们,形式主义害死人哪,今天,我给大家立个规矩,以后,凡是涉及到我这个口的工作,少开会,开短会。汇报材料也可以逐条列成一二三,用不着穿靴戴帽,我注重的是你各口的实际工作效果,不是让你闭门造车,拿这些东西糊弄我的,希望同志们配合我的工作。”

    中午的酒是张胜利安排的,本来,魏生津已经在电力宾馆准备好了,但是张胜利找到魏生津时都快哭了,硬是把这次管饭的机会给争取过来了。

    这场小小的见面会,像是在县委县政府年终的文山会海里投下一颗石子,溅起来一朵小小的浪花,攸然之间,又被无尽的各种年终检查吞噬贻尽了,但是那篇关于张胜利的报道,却在众口铄金之下,私下里在县委大院蔓延开了。

    看着这篇极具讽刺意味的通讯报道,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个经常笑眯眯的冲你点点头,却一言不发的年轻的副县长,并不好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