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五章 没有金钢钻不揽瓷器活
    “王县长,这就是我们印刷厂,以前,我们厂经营得红火的时候,是芦北县效益最好的企业。这两年,从业务员到管理层,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愣是接不到活,慢慢的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了。”印刷厂的副厂长杜子腾摸着印刷厂里一堆冰凉的机器,一脸痛心的对王子君说道。

    这是工人自杀之后的第三天,王子君带着孙贺州来到芦北县的印刷厂。印刷厂的厂长两年前已经找门路调进了机关,现在管事的也就是杜子腾这个副厂长。

    王子君没有说话,一个个厂房的挨个进行查看。对于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杜子腾不敢有什么太高的奢望,但是,看他一本正经的走走看看,心里就盘算着能不能趁机多申请点面粉什么的福利过年,始终恭恭敬敬的跟在这个副县长的后面。

    “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王子君走进一个大车间,看到几个工人正在忙活着,就对杜子腾问道。

    “王县长,这几位师傅都是厂子里的老工人,他们是在维护设备,厂里虽然停产了,但是这些设备光扔在这里不维护也不行,天长日久,这些宝贝疙瘩就成废铁了!”杜子腾一边和王子君解说,一边招呼那几个维护机器的工人过来说话。

    王子君将自己包里的烟拿出来挨个散发,发了一圈儿之后,又扔给了杜子腾一根,这才笑着道:“我今天来,是想了解咱们印刷厂的情况。刚才,看着各位师傅正在细心的为机器做维护保养,我完全可以看出来,大家对这个印刷厂还是怀着一腔深厚感情的。大家视厂如家的这种责任心,让我深受感动。各位师傅在这个厂子里工作了几十年,对厂子里的情况应该十分了解。因此,我希望工人师傅们今天能开诚布公的跟我谈谈,找出致使咱们这个厂子走向败落的症结所在,看看咱们厂怎么才能走出困境。”

    开始的时候,这几个工人还对王子君心存顾忌,但是王子君的这番话却让他们紧绷的脸,慢慢的放松了。看这位年轻的副县长一脸的温和,而且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心里大为感动,索性直言不讳的七嘴八舌起来。

    “王县长,要想让我们厂子活起来,那就得给我们弄些订单,只要有订单,我们立刻就能生产,这样我们的厂子,自然也就活了。”一个老工人捏着手中的烟卷,笑着说道。

    “王县长,我觉得我们厂的技术也有点落后,要是县里能支持我们厂一把,给我们上一套新设备,实现技术革新的话,估计不出仨月就能盈利了!”

    工人们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王子君对于这些意见,都一条一条的记在了自己的本子上。对于救活这个企业,王子君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思路,但是这些工人在厂子里工作了多年,要说对厂子最了解的,还是他们这些一线工人。

    “王县长,该说的老师傅们都说了,要我说,只要能将市酒场欠我们的那些货款给我们要回来,我们印刷厂就能救活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工人,冷不丁的喊了这么一嗓子。

    市酒厂的欠款?王子君一愣,他没想到就印刷厂这种连工资都发不下来的企业,居然还有外欠账。

    王子君的目光下意识的就朝说话的那个工人看了过去。

    那中年人在王子君的注视下虽然有点踌躇,但是最终,还是迎着王子君的目光看了过来。

    “怎么回事?”王子君朝着身旁的杜子腾问道。

    坐在杜子腾的办公室里,王子君总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原来,这红玉市酒厂,乃是红玉市效益最好的企业,该厂生产的红罗春系列酒,更是享誉整个江省内外。

    以往,芦北县印刷厂就是专门为红罗春酒厂提供箱盒之类的包装的,当时因为经营问题,这红罗春酒厂前前后后拖欠了印刷厂一些货款,前边的帐结一部分,后边又欠上了,剩余的欠款日积月累,到了最后竟像滚雪球似的,越积越多,到目前为止,加起来差不多快一百万了。但是,随着芦北县印刷厂越加的衰落,红罗春酒厂就有了赖账的意思。

    以往的县领导,也打过要回来这个欠账的主意,但是无一例外,凡是要帐的,一分钱没要回来不说,还弄得灰头土脸的。作为市里的知名企业,红罗春酒厂几乎是市领导的心头肉。再加上厂长和市委领导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县里根本就得罪不起,因此,这拖欠的款项,搁置的时间长了,几乎成了一笔呆帐了。

    “王县长,这笔欠款,不是那么好要的。这年头,黄世仁和杨白劳的地位反过来了,那欠帐的是爷,有债权的倒成孙子了!我劝你还是别想这个了,以前老书记在的时候,曾经和红罗春酒厂大闹过一次,但是没有用,挨了一顿批评不说,还被稀里糊涂的调到了市政协。”杜子腾虽然看着有点动心的副县长,赶忙劝道,他虽然对这个年轻的副县长刚刚见面,却对这个没有一点官架子的领导有一种天生的亲切感。

    王子君轻轻一笑,又递给杜子腾一支烟,却没有表态,而是把话题引到了别处。

    结束了印刷厂的调研,王子君费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结合自己后世中学习的企业改革的经验,做出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第二天一大早,王子君一上班来到了刘成军的办公室。在秘书通报之后,王子君就见刘成军正拿着一个喷壶给桌上的一盆花浇水。

    “刘县长,您这兴致高雅得很哪。”王子君笑吟吟的朝着刘成军问了一声好,既表现出了对这个政府一把手的尊重,也不动声色的捧了他一把。

    这官场真是个奇妙的世界,就像一个哈哈镜,既能把人的优点无限放大,又能把人的弱点适当美化。就拿这侍弄花花草草的事儿来说吧,如果是个普通的男人,天天摆弄这个,那就是没事儿瞎哆嗦,既不顶吃又不顶喝的,有啥用呢;但是,如果换成一个领导喜欢这花花草草,那就很好理解了,品位高雅嘛。

    刘成军听了王子君的说笑,并没有放下水壶,而是轻笑一声道:“王县长来了,坐吧。”

    王子君笑笑,就在刘成军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刘成军虽然依旧在浇花,但是脸上却一脸关切的问道:“王县长啊,咱们芦北县条件有点艰苦,你还习惯吧?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和我说,我让人给你办。”

    刘成军的这番关心,并没有让王子君倍感温暖,他心里清楚得很,刘成军这么说,无非是例行公事而已。但是,王子君却也深知,在官场,对领导的关心,要充分的表现出你的感恩之心,哪怕领导给你一芝麻大的恩赐,你也得当西瓜一般的捧着。

    嘴上随即笑道:“谢谢刘县长的关心,我来咱们芦北县也不是来享受的,条件再不好,我心里也明白您已经很照顾我了。我今天来找您,是想和您谈谈印刷厂的问题。”

    刘成军对王子君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但是让他始料不及的是,王子君来找他,居然是想和他谈印刷厂的问题。意外之下,就把那水壶放在了桌子上,双眸更是紧紧的盯了王子君一眼道:“王县长能这么快进入角色,不错不错,到底是选派过来的,素质相当的了得啊。”

    “刘县长,在印刷厂的事情上,我还没有感谢您呢,按说,这工业是我负责的,您二话不说,把责任都给我揽过去了,我这心里,真是挺感激您的。”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给了刘成军戴了一顶高帽子。

    对于这印刷厂事件的责任,再怎么追究责任也论不到王子君的头上。如果上边非要追究领导责任,那刘成军作为县政府一把手,他是难辞其咎的。但是王子君的这番话,还是让刘成军心里很舒服很受用。作为一个班长,谁不希望属下说他勇于担当呢?

    “王县长啊,作为政府的班长,咱们既有分工,也有合作,出了问题该我负责的,我绝不推脱。这不是我的性格。你心里知道就行了,咱们能凑在一块儿搭班子搁伙计,也不容易,大家齐心协力把工作干好就行了。”刘成军三个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子,笑吟吟的说道。

    两人谈话的氛围,不觉就好了很多。王子君和刘成军又扯了几句闲话,就将自己写好的研究方案给刘成军一递道:“刘县长,我这两天在印刷厂调研了一次,写了一个调研报告,意见不成熟,请您给斧正斧正。”

    刘成军把报告接过来,开始只是大致浏览了几眼,但是,翻到后面,看到王子君提出要对印刷厂进行改制的时候,脸色就变得凝重多了。那翻动纸张的手,速度也慢了许多。

    “王县长,你的计划不错,但是这需要钱啊,咱们县的财政状况你清楚,我连过年怎么给全县的干部职工发工资都头大啊,至于贷款,从去年开始,咱们县的银行,就不准备再向印刷厂进行贷款扶持了。”刘成军将计划轻轻地放在桌子之上,长叹了一口气道。

    在刘成军看来,只要自己这盆冷水一泼,这年轻人就会变的垂头丧气了,空有一腔抱负有什么用?你还没在实践的血水里泡几泡,滚几滚呢。等你在现实生活中碰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你才会明白,你这绞尽脑汁设计了好几页的鸿鹄大志,那根本就是纸上谈兵,它自己就自动泯灭在萌芽状态中了!

    可是,当他稳操胜券的看向王子君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年轻人丝毫没有被他的话吓住,一直盯着他的眼神,似乎比刚才更加的炯炯有神了。

    “刘县长,您说的不错,钱是个大问题,恢复生产也好,改制也好,没有钱不行,因此,我准备将印刷厂的外欠账收一下。”王子君平静的喝了一口水,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你说什么?你想收回来外欠账?王县长啊王县长,你知不知道欠印刷厂钱的企业是哪儿的?”刘成军点上一根烟,沉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知道,不就是红罗春酒厂么,我听说这家企业的效益很不错,要偿还印刷厂的欠账,那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不用费很大劲的。”王子君当然明白刘成军的意思,但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满不在乎的说道。

    刘成军心说,这红罗春酒厂的效益不错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们厂里很有钱呢,但是光知道这些能行么?从人家口袋里把钱拿回来,估计没两把刷子是不行的!那些家伙都是属二大爷的,一个个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哪里会在乎你一个副县长呢?

    有心给王子君说明这一点,但是看看王子君充满了自信的脸,猛的想起来县委大院里流传的关于王子君和张胜利的那点事,心里忽然涌起来一个想法,不如借机敲打敲打这个不知深浅的家伙。

    “嗯,你这个计划不错,不过红罗春酒厂的钱不是那么好要的,你可得讲究工作方法。”刘成军沉吟了一下,轻轻地点头道。

    听了刘成军的表态,王子君心中不由得感叹,这个刘县长真不是一般人啊,表态的话说得滴水不漏,算得上是进可攻退可守。你王子君要是把钱给要回来了呢,那跟我刘县长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如果没要回来呢,那就是你王县长的不对了,作为一把手,我开始不是已经提醒你了么,要注意工作方法。你怎么就不用点心呢?

    心中虽然对刘县长这样的态度腹诽不已,但是王子君脸上却是丝毫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笑吟吟的道:“我一定遵循刘县长的指示,多和红罗春酒厂沟通,争取将这笔款子要回来。”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刘成军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端起那还散着热气的茶水轻轻地呷了一口。

    刘成军不说话,王子君也明白了县长大人的意思,古有端茶送客的茶文化,眼下,这县长也给自己来这一手呢。

    “刘县长,如果您没有别的指示,我就不打扰您了。”王子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笑着说道。嗯,王县长啊,没事多到我这里来坐坐,灯不挑不亮,话不说不明,咱们好好交流交流,对工作也是有利的。要是吃不习惯招待所的饭,就到我家里去,我让你嫂子给你做点合你胃口的。”刘成军站起来,说话的语气有点热情洋溢。

    面对县长伸出来的橄榄枝,王子君自然不会傻得推脱,虽然他有后台,不必靠刘成军什么,但是王子君前世几十年的人生经历告诉他,并不是有后台就可以解决一切的,花花轿子人人抬,自己要想走得更远,就要借助一切可以借住的力量,盲目树敌,实为不智之举。

    “刘县长,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实话,这几天我这胃里正有馋虫子在爬呢,我要是吃惯了嫂子做的饭,没事儿都会家里吃白食的,刘县长可别心烦哟。”

    “哈哈哈,吃顿饭我还是管得起的。”刘成军听到王子君这么一说,立刻大笑起来,他本人更是犹如兄长一般从桌前走了出来,将王子君从自己的办公室送了出去。

    看着逐渐走远的王子君,刘成军重新坐回来自己的办公桌,轻轻地翻动着桌上的计划,嘴里自语道:“年轻人哪,受点挫折也是好的!”说话之间,顺手把那份调研报告扔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