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七章 釜底抽薪
    “贵厂真的没钱吗?”王子君淡淡的说道。

    作为销售科长,朱科长这几年阅人无数,不知道和多少人接触过,但是此时,面对这不动声色的年轻人,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感,这种感觉,让朱科长心里有些怯怯的。

    “当然是没钱了,难不成还有兜里揣着钱愣是装要饭的道理么,天天来几个要帐的,我还嫌丢人呢。”朱科长的声音,不觉就大了两分。

    “朱科长,我手里拿的,就是贵厂这两个月的销售记录,是你们给市政府上报的。从这些数据来看,如果贵厂没钱的话,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朱科长忽悠我了;第二,这些钱,被某些人给独吞了!”

    王子君的话,让朱科长一阵发颤,作为销售科长,他的手脚当然不干净,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来人竟会如此的不给他面子。

    “王县长,你说话可是要负责的,无凭无据,你这么说就是污蔑之言,请注意你的说话方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赶你们走了!”

    “赶我们走?朱科长真是好大的威风啊。”王子君神色不变,仍然和风细雨的说道。

    朱科长的脸色立刻涨得通红,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王子君他们推搡出去了,但是,这人也不是无职无权之辈,万一惹恼了,虽说事情能摆平的,终究还是多了一件烦心事的。

    “王县长,还款的事情,不是我一个小小的销售科长就能随便决定的,这么着吧,我去给我们厂长汇报一下,您先在这儿等着。”朱科长说话之间,就站起身来。

    杜子腾来红罗春酒厂要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经验丰富得很,有了上次的经历,一看这朱科长站起来,立马也站起来了。他怕这朱科长这一去,又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盯住他,不能再让他找个理由溜走了!

    “坐下。”王子君心中清楚杜子腾是怎么想的,他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朝着朱科长道:“你给你们厂长汇报一声,就说我在这儿等着。”

    你在这里等着?嘿嘿,别说你一个副县长了,就是你们县里的上任县委书记,我们厂长想不见就不见,你能怎么着?哼!一个塑料官帽子还能压死人么,真是笑话!

    朱科长心中暗笑王子君的迂,嘴中却连连点头称是。

    事情果然如杜子腾所想,这位朱科长真是一去不复返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朱科长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王子君等人。而那位朱科长,此时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杜子腾和孙贺州两人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脸上开始不耐烦了,不过,看王子君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假寐,也不好说什么。

    “王县长,这马上都到饭点了,咱们还等么?”杜子腾犹豫了一下,朝着王子君道。

    “不等了,咱们走。”王子君睁开眼睛,从沙发椅上站起来,朝着门外走了出去。

    王子君三人的离开,并没有瞒得住在三楼另外一间办公室里朱科长的眼睛,他看着朝着门口走去的王子君等人,嘴中嘿嘿笑道:“我还以为来了个什么厉害角色呢,原来也是一个虎头蛇尾的主儿啊。”

    “老朱啊,你就是坐不住,不就是一个副县长么?咱厂长连他们的一把手县委书记都不在乎,你还在乎他一个小小的副县长?他来是他的责任,他的义务,他来他的,咱干咱的,不用理他,不怕市里把他的乌纱帽给捋了,就让他可着劲的折腾吧!”

    办公室的一张椅子上,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上穿着一身蓝色的列宁装,不以为然的嗤笑道。

    “你说的倒也是这个理儿,对了,这个副县长还说什么要见咱们厂长,老一岂是你一个副县长想见就能见的?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朱科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满脸都是讥讽的说道。

    “嘿嘿,新上任的毛头小伙子,想出个风头露一鼻子的心情可以理解,只是,你也得睁大眼睛,选个合适的对象啊。咱红罗春酒厂,岂是你随便可以拿捏的地方!”那老郑拿起水壶把水给朱科长添上,一脸戏谑的说道。

    “哎呀,王县长,您见到我们厂长了吧,您走好,我可不送了。”范统看着王子君等人离开,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大声的冲着王子君招呼道。

    孙贺州怒目而视,但是王子君却没心思和这等人计较,头也不回的上了桑塔纳,淡淡一笑道:“杜厂长,这红罗春酒厂的头,还真是不好剃啊。”

    杜子腾和孙贺州都深有同感,但是两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孙贺州本着少说多做的原则,沉默着一言不发,而杜子腾却呶着嘴问道:“王县长,下午咱们还来吗?”

    “来呀,怎么能不来呢,咱们总得给人家一点考虑的时间不是?”王子君往靠背上一躺,淡淡的说道。

    给人家一点考虑的时间,杜子腾一听这话,顿时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的那个王县长哟,您说话可真够幽默的,只是这幽默太冷了。

    草草的吃完了午饭,王子君带着杜子腾二人再次来到了红罗春酒厂的大门,正当他们要驱车而入的时候,那范统再次跳了出来拦住了车。

    “不许进。”范统比起上午,似乎变得底气十足,斩钉截铁的摆摆手道:“出去出去,闲人免进!”

    “我们是来找你们领导的,上午不是跟你说过了?”孙贺州恼火的冲着车窗外喊道。

    “不许进就是不许进!这是我们领导吩咐下来的!”范统说到这里,朝着那门一指道:“看到没?我们红罗春酒厂的大门很大,就是不许你们芦北县的人进去。嘿嘿,以前不是有句话叫什么与狗不准入内嘛,我这里现在也是,几位,请自便吧!”

    一朝权在手,就将令来行。这范统上午刚被王子君奚落了一阵,心里正觉得憋屈,一接到领导的指示,立刻就心花怒放了。哼,什么破县长,只要俺领导说了,你就休想吓唬住我!

    孙贺州和杜子腾两人听范统拐弯抹角的骂人,心里就有些恼火,眼里几乎冒出来火星了,王子君一见这阵势,随即沉声的说道:“算了算了,咱们走吧。”

    孙贺州和杜子腾看着王子君阴沉的脸色,也不敢说什么,小车无声无息的朝着来时的路疾驰而去。

    “什么玩意,在这里充大瓣蒜来了!”范统冲着疾驰而去的小车吐了一口吐沫,满脸不屑的骂道。只是,此时的范统不知道,他那句什么与狗不得入内的话,让一向涵养很好、城府极深的王子君,彻彻底底的怒了!

    王子君回到芦北县,就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一般,仍然一如既往的上他的班,去红罗春酒厂要帐未果的事,像是被他很快就淡忘了一般。

    只是,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王子君去红罗春酒厂要帐的事就被传得沸沸扬扬,甚至有人私下里拍手称快,尤其是副县长张浩,更是不屑的说了一声,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黄鼠狼还能驾辕?

    就在这位芦北县的副县长说话之时,在秦寿生豪华的办公室里,这句话正从秦寿生的口中吐出。作为红罗春酒厂的一把手,秦寿生的办公室足足有上百个平方,宽大的办公桌,更是充满了高贵和霸气。

    坐在老板椅上,秦寿生一边摆弄着眼前电脑上的纸牌游戏,一边对王子君下了评语。而朱科长,则是规规矩矩的站在秦寿生的对面不远处。

    “秦厂长,那小子被范统挡了一次之后,从那天再没有来过。我看,这家伙来咱厂里要帐也是一时心血来潮,一看并非简单之事,只好不了了之。”朱科长此时的汇报根本不像是汇报工作,倒像是来给秦寿生来讲笑话的。

    想出政绩,好,我们红罗春酒厂也不拦着,只是你要想从俺红罗春酒厂开刀,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嗯,好,朱科长,这件事情你办的好!”秦寿生头也不抬,淡淡的对朱科长夸奖道。

    能够成为销售科长,朱科长自然是秦寿生的心腹,对于老板对自己的肯定,朱科长当然心里喜欢。这说明什么?说明老一没把自己当外人啊,如果秦寿生满嘴都是套话,那才让自己担惊受怕呢。

    “秦厂长,您看,是不是再给那小子一点教训,让他也知道知道您的威风是不能任由别人冒犯的?”朱科长看老板对这种事情有兴趣,适时的进言道。

    秦寿生微微抬起了头,朝着朱科长淡淡看了一眼,就温声的说道:“年轻人嘛,正是遇事都爱想当然的年龄,他既然已经走了,就算了,作为老同志,要对这些年轻的同志多加爱护。”

    “还是厂长您胸怀博大,我们厂子里能有您这样的好领导,真是全厂工人的福气,我跟着您这么长时间了,为人处世跟您可差远了,以后您可得多多指点我啊,我到退休时能赶上您一半,我就知足了!”朱科长的马屁,拍的很及时很到位,他一本正经的模样,更是让被拍者心情大爽。

    “嗯,小朱啊小朱,你小子这张嘴皮子啊,当时让你当这个销售科长,真是选对人了。”秦寿生虽然知道朱科长是在拍马屁,但是心里仍然很受用。作为一个国营大厂的掌舵人,手里有钱有权,正值春风得意马蹄疾,虽然这形形色色的奉承与马屁听得他耳朵都起茧子了,一听这话,心里除了得意,就是欢喜。

    朱科长嘿嘿一笑道:“那是那是,秦厂长,您就是我的伯乐,要不是您发现了我,我还在车间里撅着屁股干活呢,这个知遇之恩,打死我我也不敢忘的!”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从门外传来,听到这敲门声,朱科长的脸色就是半烦,自己正把秦厂长哄得心花怒放呢,这是谁半路冒出来了?真是扫兴!

    “进来。”秦寿生收起脸上的笑容,沉声的朝着门口吩咐道。

    “秦厂长,不好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快步跑了进来,大声的朝着秦寿生说道。

    秦寿生看着慌慌张张的年轻人,眉头就是一皱,没有说话,脸阴沉的更加的厉害。熟悉秦寿生的人都知道,这是秦寿生表示他内心不满的一种方式。

    秦寿生不高兴,但是朱科长心里却乐开了花。进来的人他认识,厂办的秘书小高,这小子猴精猴精的,不知道使了什么招术,居然让秦厂长大为肯定,人前人后,夸过这小子不止一次了!有这么一个人跟你竞争,他朱逸群心里当然不是滋味。现在看到小高在秦寿生跟前丢分,朱科长自然高兴。

    “怎么回事?”秦寿生终于开口了。

    “秦厂长,君诚量贩通知我们说,说……说咱们厂的产品,从今天起,开始在他们超市下架了。”小高也反应了过来,站定之后,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认真的汇报道。 360搜索:.☆//☆

    秦寿生正准备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随即就消失了。紧紧的看了小高一眼,说话再没有了先前的慢条斯理,有点焦急的问道:“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君诚量贩把咱们的产品都下架了,这是发给咱们的传真。”小高说话之间,就把手中的那张传真放在秦寿生的眼前。

    此时的朱科长,也顾不得那么多礼节了,凑到秦寿生身前,就往那张传真纸上看了过去。作为酒厂的销售科长,君诚量贩对于自己酒厂的重要性,他心里可是清楚的很,君诚量贩那可不是一家量贩,虽然崛起才不到半年的时间,却凭着雄厚的资金和一流的服务水平,当之无愧的成了一个辐射全省的零售行业的巨无霸,也成了江省大多数老百姓信任的品牌。

    红罗春酒厂有百分之二十的销售渠道,都是从君诚量贩销售出去的,就算这次下架给红罗春酒厂造不成致命的打击,但是在名誉上,也会有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君诚量贩的广告铺天盖地,效果也出奇的好。每个城市主干道的警亭旁边,都放着一个简易的购物车,里边放着伞、打气筒。对所有需要帮助的市民免费开放。只是,这些工具上面都印着一行字:君诚量贩,就在您回家的路上。这是君诚量贩广为宣传的一句广告词,却在江省范围内深入人心。

    在君诚量贩购物时,收银台免费赠送的购物袋上,那个卡通大笑脸的下边,赫然印着一行字:办咱老百姓信任的量贩。眼下,现在这红罗春酒厂的系列酒被如此大规模的莫名其妙的下架,那岂不是说明,君诚量贩对自己的产品不放心么?

    想到这其中的影响,朱科长的心中一阵发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