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一章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看着朱逸群仓皇离开,满面红光的赵经理往自己的椅子上舒服的一躺,心中暗道,总算完成任务了,回去之后,可得跟老总好好汇报汇报,争取在老总心里加点分。

    一想到老总,赵经理的心不由的一热,如此漂亮能干的女人,他怎么能没有想法呢?只是,想想这个惹眼的女人就像女王一般,又有点自惭形秽,愁眉不展。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个王八蛋,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老总一接到这个人的电话,那都是一脸娇羞,莺啾燕啭,笑语连连。尽管对老总不了解,但是作为一个趟过女人河的男人,他心里清楚,对方肯定是个男的,而且,此人和老总之间的关系,绝对不像普通朋友这般的简单!只是,这个人是谁呢?

    不过,赵经理心里再怎么痒痒,也知道作为下属,不该问的不能问,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老总一反常态的打电话时,心里好奇的猜度一下了。

    而就在赵经理浮想联翩的时候,那边的朱逸群已经吐完回来了,直觉自己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了的朱逸群,此时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拿着手机,很是小心的将电话打给了秦寿生。

    “秦厂长,我知道原因了。”朱逸群很是恭敬地将他知道的和自己的推论说了出来。

    “嗯,我知道了。”电话那边,已经想到了芦北县印刷厂的秦寿生,在听完了朱逸群的汇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这让喝酒喝得自己差点人仰马翻的朱逸群,心里很是受伤,自己把命都豁出去了,连个起码的肯定都没得一句,把手机挂了想要骂娘,一股难受劲又像波浪似的,一波刚过,又来一波,而且,比先前似乎折腾得更厉害了!

    不好!醉酒无数的朱逸群,此时也顾不得抱怨这秦寿生不近人情了,肥胖的双腿颤动之间,就像后边追了一只疯狗一般,撒开丫子就直奔向卫生间。

    再一次吐了个酣畅淋漓之后,朱逸群总算直起了腰,哪曾想,一声受了惊吓的尖叫,突兀的响了起来:“抓流氓啊……”

    缓缓扭过头的朱逸群,一看身后正站着一个手提裤子的年轻女人,神情有些发呆,愣住了。怎么鬼使神差的跑到女卫生间里来了?

    朱逸群的境遇,秦寿生自然不知道,他在朱逸群那里确认了消息之后,整个人就窝在办公室里,手中的签字笔不断地在纸上划着四个字:芦北县,王。

    秦寿生思考问题的时候,是没有人敢贸然来打搅的,就算副厂长们有十万火急的大事,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来自讨没趣。

    “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有了决断的秦寿生,将电话打到了厂办,像是领了皇帝圣旨一般的厂办主任夏建仁,立刻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了秦寿生的办公室。

    “你让财务科准备一百万,另外,再去买辆新车。”秦寿生看着厂办主任,淡淡的说道。

    轻轻地放下秦虹锦的电话,王子君觉得自己该回江市一趟了。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个让他心旌摇荡的小妖精,然后再领着她去见一下自己的老爸老妈,尽管王子君不想这么早就结婚,但是依着他现在的职位,他突然觉得,自己也该说说这件事情了。

    对于结婚的事情,王子君想了很多,可是最终,他还是决定要和秦虹锦结婚,虽然要实现这个愿望可能会面临不少困难,但是,再怎么困难,他也想走下去。

    就在王子君思索着是先从老爸那里开口子还是先找老妈的时候,孙贺州轻轻地敲敲门走了进来。

    “王县长,办公室刚刚来了通知,说九点钟开县长办公会。”孙贺州轻声的朝着王子君汇报道。

    县长办公会?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孙贺州沉吟了一下,这才接着道:“王县长,虽然是九点开会,但是您还是早去点的好。”

    孙贺州的意思,王子君明白,他朝着孙贺州点了点头,然后淡淡的说道:“嗯,贺州,你去通知一下杜子腾,就说我今天不去他们厂了,但是改制的事情,绝对不能放松。”

    “是,王县长。”孙贺州答应一声,就替他掩上门出去了。

    往办公室的椅子上一躺,王子君就沉吟了起来,这是自己第一次参加县长办公会,该持什么态度参加呢?

    八点五十分,王子君准时来到了政府小会议室,此时的会议室里,只有政府办主任刘俊峰正在埋头看文件,见王子君走进来,赶忙站起身来道:“王县长,您来了。”

    刘俊峰刚刚三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在县里,能在这个年龄坐上政府办的第一把交椅,那也是非同凡响,前途无量的。尽管从王子君来了之后,这位政府办主任先前的耀眼光辉,似乎有那么一点黯然失色了。

    王子君朝着刘俊峰笑了笑,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芦北县有六个副县长,王子君排名最后,因此,他只能坐在最后了。

    “刘主任,忙什么呢?”王子君说话之间,就扔给了刘俊峰一根烟。

    刘俊峰满脸含笑,这位政府办主任一职可不是谁想干就能干,谁干了就能干好的,好在这刘俊峰也是心思缜密,八面玲珑之辈,当然不会因为王子君年轻就小看几分,一听王子君问他,赶紧客气道:“王县长,我还能忙什么,主要是想看看今天有什么议题。”

    “快到年底了,不管是上面来检查也好,还是到各乡镇、镇直单位去目标考核也罢,都得咱政府办主持,这一段,刘主任辛苦了。”王子君看着刘俊峰,笑吟吟的说道。

    “每年都是如此,我也习惯了。”刘俊峰一边吸烟,一边和王子君随意的说笑道。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孙浩立和钱艳丽两人说说笑笑着走了进来,钱艳丽虽然四十多岁,但是打扮得很是新潮,虽然姿色平平,但是媚眼之中却彰显着一丝风骚之气。这让王子君对这位主抓文教卫生的副县长很是有点敬而远之。

    “王县长,聊什么呢?”钱艳丽一坐下,就娇笑着和王子君打招呼。

    “没什么,就是和刘主任说点闲话。”王子君闻着钻入鼻孔中的香水味,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倒不是王子君不喜欢这种香水味,相反,他对这种香水味有一种本能的亲近,因为秦虹锦一直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香水。只是,他觉得像钱艳丽这种女人和秦虹锦用同样的香水,心中不舒服。

    自己是不是太霸道了,自己喜欢的女人用的香水都得申请专利么?心里暗笑一声的王子君,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王县长,听说你前两天去了红罗春酒厂?”钱艳丽笑眯眯的看着王子君,柔声的问道。

    王子君去红罗春酒厂差羽而归的事情,芦北县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很少人在王子君面前如此直言不讳的当面提及,这钱艳丽这么问,显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嗯,是去过一趟。”王子君神色不变,淡淡的说道。

    钱艳丽看着神情坦然,就像没事人一般的王子君,心里猛的一动。作为一个混迹官场多年的女人,她比男人的心更加的细腻。这王县长如此年轻就能做到喜怒不形之于色,看来,也是个不好惹的角色,自己刚才不管不顾的撩拨他,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就在钱艳丽准备在说话的时候,常务副县长杜自强和抓农业的副县长石峰辉一起走了进来,在他们的身后,抓商贸的副县长韩明启也端着茶杯缓缓的走了进来。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哪里有钱县长,哪里就扑鼻花香啊,说实话,石县长,我可真是羡慕你啊,开会的时候能坐在钱县长这个大美人的旁边。你身上有没有她的香水味呢?”韩明启一边落座,一边无伤大雅的拿钱艳丽打趣道。

    “还大美人呢,是大美人她婆婆还差不多!”钱艳丽朝着韩明启瞪了一眼,嗔怪着说道。

    听韩明启提到香水,王子君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在床上不知怎么和秦虹锦说到香水,据秦虹锦说,这个品牌的香水最便宜的一款都要上千块钱一瓶呢。这钱艳丽和秦虹锦用一样的香水,恐怕这香水不会是她自己买的。那又会是哪个男的贡献的呢?这男的官当大了,需要从小姐身上找乐子,难道这钱县长,打扮得如此性感如此新潮,就是为了哄鸭子开心的?王子君心里龌龊的猜测着。

    钱艳丽的话,惹得杜自强等人一阵大笑,钱艳丽看着大笑的杜自强,却笑吟吟的道:“杜县长,你别笑,我们家小东惦记你家宝贝女儿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什么时候安排两个孩子正式见见面?”

    杜自强拍了拍脑袋,两手一摊,为难道:“我家小程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自己的事情,哪里轮得到我这个当爹的作主哟。”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县长刘成军走了进来,他朝着六个副手点了点头,就傲然坐在了主位上。

    刚才还七嘴八舌的谈笑的几位副县长,一个个正襟危坐,脸上都挂上了严肃的神色,显然,刘成军这个县长还是颇有些威信的。清了清嗓子,刘成军就宣布会议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