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二章 出狠招 制强敌
    县长办公会,说是办公会,其实就是工作碰头会,在每周的例会上,几位副县长先是逐次向刘成军汇报自己分管的工作,然后针对工作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拿到例会上来集体议一议。

    在商议的时候,王子君基本上不发言,他主要是在看。分析几位副县长和县长的态度,在分析之中王子君发现只要是杜自强一开口,那石俊辉一定会帮腔,而钱艳丽则像向日葵爱太阳一样,总是在该表态的时候明确表态,在某些问题上支持一下刘成军。

    看来,刘成军这个县长并不好做,孙浩立虽然两边都不帮,但是这种中立的态度就已经说明了问题。王子君心中正盘算着这几位副县长的关系,却没有想到,有人已经把火烧到他身上来了。

    孙浩立将自己的工作汇报完,话锋一转道:“刘县长,我听说王县长这两天去红罗春酒厂要账去了,这么大的事情得慎重而行啊。我觉得县政府应该拿出一个决议来,红罗春酒厂是什么情况大家心里都清楚,王县长刚刚进入工作状态,想要表现表现的心思我理解,但是这么做太莽撞了。”

    说到这里,他呷了口水,接着道:“王县长啊,我这么说,对事不对人,你可千万别误会了!本来,我这个当老大哥的不该打击你的工作积极性,但是呢,作为一个班子成员,有些事情我还是要说的,你刚来,有些情况不熟悉,又是从洪北县那边过来支持我们发展的,作为一个老大哥,我们都应该爱护你,让你尽量少犯错误。”

    这孙浩立的话说得光明正大,道貌岸然,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家伙是拐弯抹角的给王子君上眼药,关于王子君借给孙浩立自行车的事情,现在县政府大院里也有了流传,他们大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孙县长,您有话就直说,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王子君轻轻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语气有些淡淡的。

    王子君的话说得不卑不亢,仿佛孙浩立的话对他来说屁都不算,这种不以为然的态度,更是让孙浩立气愤不已。

    “王县长啊,你首先要摆明你自己的位置,你现在是副县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关乎着咱们芦北县政府的形象,你说,你到他一个破企业里去要帐,丢了面子,那不是你个人的事情,丢的是咱们芦北县政府的脸面。你要是有那个本事把帐要回来了还好说,现在可好,倒成了人家茶余饭后的笑料了!而且,人家不会说你王子君个人怎么样,而是说咱们芦北县政府窝囊!”

    孙浩立青筋暴涨,环顾一下四周,见大家都定睛看着他,自知有些失态,赶紧喝了口茶,稳稳情绪接着道:“当然,王县长的工作态度和不怕困难的勇气还是值得肯定的。因此,犯点想当然的错误倒也可以原谅。”

    王子君对于孙浩立的反感,不觉又多了几分,心里暗骂这家伙真够不要脸的,自己只不过光明正大的去红罗春酒厂要了一次帐,竟被这个家伙说成给芦北县政府抹黑了,他娘的,今天若是不给他顶回去,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软柿子给捏了!

    看着笑吟吟的一言不发的刘成军,再看看一副正襟危坐,并不表态的杜自强等人,王子君将自己的茶杯轻轻一放,就准备还击了。正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刘俊峰作为政府办主任,正在飞快的整理着会议记录,门一推开,他就赶快抬起了头。作为政府的大管家,很多事情,都需要他率先处理。

    看到进来的是政府办副主任曲方舟,他的眉头就是一皱,心说老曲这家伙今天怎么吃错药了,这县长办公会岂是你能随随便便就能闯进来的?心里就打定主意,回去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不过此时却轮不到他说话,毕竟上面还有刘成军坐着呢。

    “怎么回事?”刘成军脸色不变,淡淡的问道。

    “刘县长,红罗春酒厂的秦寿生来了,他说……他说是来还钱的。”曲方舟虽然鼓起勇气走了进来,但是面对这么一个严肃的场合,明显有点底气不足,脸上有些怯怯的。

    “秦寿生?来还钱的!”刘成军虽然有些气度,但是此时冷不丁的一听曲方舟的话,还是明显吃了一惊。

    秦寿生是什么人,他可太清楚了,别说是他这个堂堂的一县之长了,就是县委书记,他都不曾放在眼中,那一百万的欠款,他早就不抱什么希望了,而现在,秦寿生不但来还钱,还是亲自来的,这,这也太反常了!

    依着秦寿生的性格,他绝对不会良心发现,更不会脑袋被驴给踢了,迷迷瞪瞪的来还钱,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是不得不来还这个钱的,而和这个反常举动有联系的,只有坐在自己不远处,那静静地坐在那里的年轻人。看来,这秦寿生有时侯也是明事理的,只是,他的讲理是需要一个能制服他的人来操纵的。

    刘成军想到的,其他副县长自然也能够想到,尤其是刚刚点了一下王子君的孙浩立,斜视着王子君,眼里又惊又疑,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自己刚刚批评了王子君,却没想到秦寿生现在就过来还钱,这他娘的不是打自己的脸么?自己和秦寿生接触的时间可是不短了,知道这家伙的眼睛,那就是长在天上的,别说自己一个副县长了,就是那些副市长,他都不当回事儿的。

    “他……他说,他是来还钱的?”刘成军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再次追问了一句。

    “是的,刘县长,他说他是来还钱的,说请刘县长你们先开会,他等一会儿也没关系的。”曲方舟把头又低了低,小心翼翼的说道。

    秦寿生的姿态放得太低了,这可不像他的风格,而能够把秦寿生逼成这样,这位王县长……刘成军看着淡然而坐的王子君,这小伙子看上去还是那么坚强有力,黑白分明的眼睛,黑眼球格外明亮,刘成军心里简直翻江倒海一般,忍不住暗暗的骂了一句,他娘的,自己还真是狗眼看人低了。

    “有朋自远方来,我看咱们还是去迎接一下吧。”刘成军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果断作出了散会的决定。

    在刘成军的带领下,六个副县长一起来到了政府会客室,已经等在那里的秦寿生和厂办主任夏建仁,正静静地品着茶,看到刘成军等人过来,秦寿生热情无比的迎了上来。

    “刘县长,我来的有点唐突了,还请您见谅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