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四章 将军额头能跑马 宰相肚里能撑船
    秦寿生亲自跑到芦北来还帐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县城。对于红罗春酒厂欠债不还,还把上任县委书记给弄到人大歇菜的事,芦北县的人也是知道的。对于垄断了芦北白酒市场的红罗春酒,很多人都恨得牙根儿痒痒,一同骂的还有这红罗春酒厂。

    但是痒痒归痒痒,地方的土酒和这红罗春系列酒一比,还真是有一定的差距,因此,这些喝不惯土酒的干部也只能一边猛灌红罗春,一边大骂秦寿生真是个畜生。

    只是,这只是过过嘴瘾罢了,唾沫星子淹不死人的。人家秦寿生的日子照样过得滋滋润润,满面春风。没想到,这家伙也会栽了!这新来的小王副县长只是去了红罗春酒厂一趟,就让秦寿生乖乖的来还钱了不说,还主动送了一辆锃光发亮的小轿车。

    人们像是看了一场敌败我胜的热闹似的,对这件事津津乐道。王子君的威信也随之直线飙升,不少干部更是对这位年轻的副县长多了一丝敬重。孙贺州这个在办公室不怎么被器重的科员,就是因为服务于王子君,突然成了政府办的香饽饽,一个小时的时间,居然有十几个同事端着水杯,没事找三句的过来跟他打招呼。

    “王县长,您该去了。”孙贺州见王子君若无其事的坐在办公桌前,全然没有起身去见县长的意思,生怕县长等急了,小心的提醒道。

    “知道什么事情么?”王子君一边从椅子上站起身,一边随口问道。

    “好像是因为车的问题。”孙贺州根本就没有犹豫一下,直截了当的说道。现在,他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王子君的人,对自己的主子当然不会隐瞒什么。

    听了孙贺州的回答,王子君并不觉得意外。芦北县政府用车困难,这是明摆着的,他自己也是感同身受。尽管再穷也少不了领导们的车坐,但是,很有一些县级干部的坐车那都是从下属单位里借用的。试想,那公交车大了去了,可惜不是专门让某个人用的。谁不希望有一辆专门属于自己的车坐呢,更何况,有这么一辆贼光发亮的车,在那儿闲着呢。

    “王县长,我听说陈书记、郭书记、左书记都在侯书记的办公室里,看来,他们都在打这辆车的主意。”孙贺州帮王子君弹了弹肩上的灰,小声的提醒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抬脚朝着门口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猛的扭过头来,冲孙贺州点头道:“小孙不错。”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把孙贺州听得满脸潮红,很是激动。这四个字说明了什么?那是王县长对自己工作的肯定!眼下,王县长在县里的威信直线飙升,日后,这发言权、决策权也会日渐加重,对于自己来说,这不是世间最为幸福的事情么?

    孙贺州张张嘴,想对领导表示一下感谢,抬起头,却发现王子君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懊悔不迭的孙贺州赶快紧跑几步,去撵王县长了,心里暗暗打定主意,以后,要尽最大的努力,服务好王县长。

    作为县委书记,侯天东的办公室比王子君的办公室要气派多了,一张老板桌足足有五米长,成套的黑沙发,更是明显的把整个办公室的品味来了一个大大的提升。

    “王县长来了,快坐。”侯天东看到王子君敲门进来,屁股从老板椅上抬了抬,带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情。

    王子君不是第一次来侯天东的办公室了,前几次来的时候,侯天东不是忙着看文件,就是漫不经心的冲他点点头,屁股底下却是没有+

    有了那一百万资金的注入,重新更新了机器的印刷厂可谓是干劲十足,整个厂子都焕发出了青春和活力。

    “王县长,这些都是给红罗春酒厂生产的标签,说起来还真是得感谢您,要不是您王县长,红罗春酒厂哪会主动跟我们联系业务啊!”杜子腾现在对这位年轻的副县长可谓是心服口服,只要是王子君来厂里,就算再忙,他也会屁颠儿屁颠儿地跟过来,随时等着王子君向他发问。

    王子君淡淡的笑着,看着在车间里有条不紊的忙碌着的工人,心说自己主持的这次改制并不算太成功,但是至少,能让差点就要破产的企业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也算不错。一口吃不成个胖子,胖子却是一口一口吃出来的,权当给日后的企业改制积累一点成功的经验吧。至于红罗春酒厂和印刷厂的业务联系,他也清楚,为了这件事,那秦寿生还亲自给他打了个电话,并说请自己喝酒。

    秦寿生的意思,王子君当然清楚。秦寿生从芦北走了之后,红罗春酒厂的系列酒已经重新在君诚量贩上架了,事后,王子君还通过关系,让省电视台对红罗春酒厂做了一个专访,在自己的打压之下,一度低迷的销售业绩,更是来了一个直线上升。

    秦寿生这家伙也挺有意思的,一听说他送的那辆轿车被人大主任曾一可坐了之后,大为感叹,并当场表态,再给王县长买辆新车,顺便帮您把行车证也给办了,这车就是您的私家车了。王子君自然是十分坚决的拒绝了。

    “杜厂长啊,你不能将目光仅盯着这一家红罗春酒厂,你得把目光放得更长远才行,咱们印刷厂,也不能只放在印刷书本之类的东西上,你得搞产品多元化,只有这样,企业才能有更广阔的市场。”王子君一边走,一边顺口说道。

    在王子君的身后,孙贺州手里拿着笔记本快速的记录着,王子君的一些讲话,让他颇受启发,不觉之间,就养成了随手记录王子君讲话的习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