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八章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电话那头,传来了庞小光兴奋不已的声音,这位扶贫办主任在向王子君表功呢,说今天晚上就能请到那位科长吃饭了,又说那位科长是如何的难缠,怎么都不肯出来的,是他庞小光把嘴皮磨破,好话说了一火车,最后那科长才点了头的。

    王子君听了庞小光邀功请赏似的卖弄,笑着道,一个诸葛亮是盖过三个臭皮匠嘛,看来,刘县长点将让你来真是选对人了!如果把这项资金争取过来了,日后回到芦北,肯定会在刘县长面前给庞小光请功的。

    “老公,我怎么觉得你这夸奖人的话,其实是忽悠人家干活呢?”秦虹锦笑吟吟的端来一盘削好的苹果,拿了一小块喂进王子君的嘴里,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嘿嘿,作为一个领导,你得学会调动下属的积极性,让具体干事的人心甘情愿的为了工作向前冲,这就是领导艺术问题了。”王子君一边嚼着喂进嘴里的苹果,一边坏坏的笑道:“如果你揣摩不明白呢,那就需要跟我学学了,只是,要想都学会,那得跟师傅睡的!”

    王子君嘴里坏坏的笑着,秦虹锦像是受了鼓励似的,在王子君胸前温柔的拧了一把,滚烫的身躯就紧紧的贴在王子君身上了!一个吻就像一场激战,长过一天,一月,一年,郁积在心里的思念一下子涨潮了,王子君只觉得浑身上下血脉喷张,骨胳都在嘎吱作响,脑子里一边提醒着自己这是大白天,双臂却不由自主的张开,把这个小女人一点一点的揪回自己怀里了……秦虹锦从王子君的怀里抬起头来,像小猫舔食一般的一点一点的亲吻他的皮肤,把王子君弄得痒痒的,他意识到自己流下了眼泪,跟这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王子君总是觉得自己很容易感动,好像自己忽然之间变成了一颗多情的种子似的。

    搂着怀里的女人,王子君轻声的耳语道:“宝贝儿,今天晚上有别的应酬么?如果没有其他安排的话,干脆跟我出去一起吃顿工作餐吧。”

    秦虹锦的脸上,多出来一丝喜色,但是随即就有些黯然失落,决绝的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去,去了就对你影响不好了……”

    “这有什么影响不好的?我未婚你未嫁,又不是偷情又不是小三的,有什么不好嘛!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咱们一起先去吃饭,然后再回来吃你!”王子君凑在秦虹锦的耳边,小声的耳语道。秦虹锦一听这脸红耳热的情话,脸立刻涨红了,佯装生气,小拳头作势欲打王子君,却被王子君的一只大手抓住了。

    华灯初上,东方大酒店里已经是灯火辉煌,此时在这酒店的外围,各种各样的车辆停满了整个停车场。就是这样,依旧有不少的车,从四面八方朝着这里涌来。

    庞小光的桑塔纳在这些车流之中丝毫不起眼,车在东方酒店停下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带着金丝眼镜的男子在庞小光打开车门时,从车里傲慢的钻了出来。

    “怎么,你们县里的那个副县长正在包间里等着咱们么?”那男人一看下车的地方并没有人迎接,朝着庞小光问了一句,眼里流露出一丝不悦。

    庞小光一见王子君并没有站在大厅处迎接,心里也有些郁闷,暗怪这副县长不够有眼色,自己好不容易把科长邀请过来,你连个门口都不肯站过来,这叫什么事儿嘛!心里就有些暗恨王子君,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只能吃屎了!

    尽管对王子君有些抱怨,但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顺着这科长的话往下说的道理,赶紧陪着笑脸解释道:“临来之前,王县长跟我通过电话了,说您是省厅领导,品味非同一般,唯恐对您招呼有所不周,怠慢您了,他先去给您安排几个特色菜。”庞小光脑子转得飞快,总算编了个合适的借口。

    何科长淡淡的点了点头,白净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容。不过,庞小光却觉得这科长的笑容却有点牵强。虽然都是正科,但是庞小光的正科和这何科长却是没法比的,不到省城不知道官小啊,他庞小光在芦北县,还可以人五人六的,但是,来到这省城,那实在算不了什么,就连手里有点权利的何科长,都得让他这么低三下四的巴结呢。

    在庞小光小心翼翼的伺候之下,两个人终于来到了三楼的包间,此时的包间里,王子君和秦虹锦刚刚点了菜,坐在一起的两个人,此时正有说有笑的交谈着。

    “王县长,这位就是何科长;何科长,这是我们芦北县的王县长。”庞小光在看到王子君的时候,赶紧为两人介绍道。

    听到庞小光介绍王子君,那何科长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神态傲然。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到秦虹锦的身上之时,却是眼中一亮。

    “这位同志也是芦北县来的干部么?你好你好。”说话之间,那何科长就冲着秦虹锦伸出了手。

    秦虹锦坐在王子君的身边,这何科长对待王子君的态度,全让她看在眼里了,一看这个小小的科长竟敢无视自己的男人,暗忖,你这小科长在省厅不过是个具体办事的小喽啰,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倒在这儿充起大瓣蒜来了!

    脸上就带了一丝不屑之色,直言不讳的否定道:“我可不是芦北县的人。”

    何科长的手掌,停留在了之我的书记人生

    “明天回家,你跟我一起回去,丑媳妇也得见公婆嘛……”王子君躺在车里,迷迷忽忽的说着醉话。秦虹锦扭头看他一眼,脸上多出一丝忧郁之色。

    回到秦虹锦的住处,秦虹锦给王子君倒了两杯水,一杯水冷着,一杯水端过来让他喝了。然后又端来一盆热水,泡了泡脚,王子君有些感动。这是个好女人,将来可以结婚生子,当个贤妻良母的。

    王子君歪三扭四,酒劲上来了。秦虹锦顺手把他的头揽在胸前,他觉得更晕了,头脑嗡嗡地响,顺手把她推倒在床上。他把嘴巴和舌头放在她的下巴和脖子之间,王子君知道这是秦虹锦最软弱的地方。

    “哎呀,老公,洗脚水还没有倒呢,你别猴急猴急的行么!”秦虹锦娇声的嗔怪着,她后面的反抗却被王子君的嘴给堵在喉咙里了,听起来像哭,慢慢的手脚就摊开了,然后开始收缩和颤抖,他已经到了她的身体里,血液从身体中间的某个部位开始退潮,像一杯水在迅速减少,那地方逐渐失去了知觉,一点点失去形状和体积,最后像一缕烟从她的身体里飘出来了,但是很快,又以不可阻挡的威势进去了!

    酒是可以乱性的,更何况王子君跟秦虹锦算是小别了一段时间呢。迷乱的夜晚,秦虹锦房内的大床上,酒壮色胆的王子君一次次的占有了热情回应的秦虹锦,娇声的喘息,**迭起,声情并茂,富有特色和个性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第二天醒来时,王子君先是感觉到眼前有光,睁开眼吓了一跳,眼前悬着另外两只含情脉脉的眼,那是秦虹锦的照片,王子君这才清醒过来。他睡在秦虹锦的床上,身上暖和和的,摸一把,一床蓬松柔软的被子。王子君难为情的笑笑,欠起身想坐起来,却被枕头上的一张字条吸引住了。

    “老公,公司来电话说,江州市的分店有点问题,需要我过去处理一下,不能陪你回家了,对不起啊。”看着留言上那个大大的笑脸,王子君心中涌起一丝苦涩。秦虹锦这是在躲避,可是她到底在躲避什么呢?

    一丝丝疑惑,从王子君的心头升起,他好像能猜出来些什么,这让他觉得空落落的,心情陷落于无以名状的沉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