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一章 害群之马 斩草除根
    “王县长,他们这是污蔑,您看,您整天日理万机的,这些小事,还是让我们带回去处理吧。”葛队长此时还不忘做最后的努力,争取道。

    “不用了,这是上访案件,用不了你们公安局。”王子君一挥手,不容置疑的对那葛队长道。

    莫小北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看着王子君勃然大怒的脸色,缓缓的走过来道:“怎么回事?”

    “这个,你不用管,我很快就会办妥的。”王子君看着冰清玉洁的女军官,不知道为什么,很不愿意让她知道这么一件龌龊的事情。

    被联防队员松开的李铁柱,紧跑几步来到那小女孩身边,此时那一斤麻花仍然攥在他的手里,像是捧着珍宝一般。

    “乖女儿,吃了吧,这是你最喜欢吃的小麻花。”李铁柱的手哆嗦着,从塑料袋里掏出来一小块麻花,喂进小女孩的嘴里。

    小女孩依旧不言不动,但是那空洞的眼神,却有了一丝渴望。原来这李铁柱抢麻花,只是为了安慰自己受了创伤的女儿。那一瞬间,王子君的鼻子猛的一酸,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哪。

    这年头,民告官能胜诉的实在是太少了,开始都是义愤填膺,折腾到最后要么落得个单枪匹马,要么落得个倾家荡产的下场。

    “老板,拿点好的麻花来。”王子君看着转身的胖老板,轻声的吩咐道。

    “好嘞。”胖老板答应一声,一会儿功夫,就快速的跑了过来,手里提溜着一兜大麻花,轻轻的放进李铁柱的手里。

    “兄弟,哥不知道,对不住了,以后孩子想吃麻花了尽管来找我,我管够。”胖老板说话之间,爱怜的摸摸小女孩的头,走开了。

    “你们跟我走吧。”王子君来到李铁柱夫妻身前,沉声的说道。

    莫小北在王子君将要离开时,突然叫住他道:“我们地师部离这里不远,有事情,可以找我。”

    王子君轻轻地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县政府的方向走了过去。

    轻轻的手机铃声,在王子君还没回到县政府时,突然间响了。拿出手机一看,王子君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疑惑之下,王子君还是接通了手机,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王县长,您来芦北县这么多天了,看您挺忙的,没好意思打扰您。今天我在甲鱼村定了一桌,给我个机会给您接接风如何?”

    虽然来人没有报名,但是王子君却清楚来人的身份。姬从良,芦北县公安局长。社会上正风传这姬局长最近可能要更上一层,将郭万臣兼任的政法委书记给担起来,在芦北县,也算得上是一个响当当的当权派。

    现在,他这般放开姿态的给自己打电话,用意自然是明摆着的:向自己伸出了橄榄枝,只要自己不动声色的接受了,那自己在芦北县的日子,可能会好过几分。只是,这样的橄榄枝,自己能要么?

    王子君想都没有想,心里就有了答案。混迹官场,很多事情是无法较真的,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王子君在很多时候,也向官场的约定俗成妥协,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觉得自己没有迁就的可能。

    “不必了。”王子君斩钉截铁的三个字,像是断然关上了一扇门,一扇和本地警方一把手保持友谊的门。但是,不管有什么样的后果,他不后悔。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最后只是说了个好字,就把电话挂断了,尽管这人的表态很是含蓄,但是王子君依然能听得出这话音的阴冷来。

    一辆车,从远处猛冲而来,车是普通的面包车,没有牌照,但是在面包车在疾驶而来的瞬间,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从面包车上冲下来,直接冲向王子君还有李铁柱一家三口人。

    面对着冷不丁的冲击,王子君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他心里明镜儿似的,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也清楚他们为什么而来。

    姬从良这一手虽然简单暴力,却是一把快刀,他要将乱麻斩断,还要把王子君手里的证据和李铁柱全家带走。

    王子君虽然经常锻炼身体,但是面对这几个彪形大汉,也没有几分胜算。但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迎了上去,不为别的,单单为了心底本能的一种正义。

    李铁柱好像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就像一头狮子一般冲了上去,两个充满了力量的拳头,更是狠狠地朝着两个围向他的混子狠狠地打了过去。

    不过,人少毕竟打不过人多。尽管他拼命地舞动着拳头,却抵抗不了众人的联手攻击。与他相比,这些小痞子对王子君仿佛很是顾忌,尽管有两个人来抱王子君的腰,却并没有对他动用武力。

    只是,这已经够了,小翠和李铁柱的女人,已经被两个痞子拽住往车上拉了,一旦将他们装进车里,就只能将这个哑巴亏咽进肚里了。

    “打!”

    清冷的喝声之中,王子君就见自己眼前绿色的身影一闪,正在和自己争抢告状材料的痞子,被一脚踹了出去。

    顺着那麻利的一脚,英姿飒爽的莫小北悄然站在王子君的身旁,轻轻的拍着自己的手掌。

    就在王子君看到莫小北的瞬间,所有的一切已经结束了,几个壮汉很快就被涌上来的女兵打翻在地,一看吃了亏的小痞子,一个个不敢久留,就好似兔子一般,迅速的蹿上车,发动车跑了。

    “谢谢你。”王子君一呆之下,朝着莫小北轻声的说道。

    “没事,我也是不放心她而已。”莫小北指指吓得哆嗦成一团的小翠,轻描淡写的说道。

    “知道你是玩电脑的,没想到你还会拳脚功夫。”王子君看着一本正经的莫小北,不知怎么,这句调笑的话就出了口。

    莫小北的脸色不变,就好似没有听到王子君的调笑一般,静静地朝着李铁柱夫妻看了一眼,沉声的说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此时此刻,王子君知道不是矫情的时候,爽快的点了点头。在一对女兵的护卫下,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芦北县政府。

    “进来坐坐吧。”王子君看着莫小北,发出了邀请。

    “不了,原来你已经到这里上班了,如此甚好,以后有什么问题,我就可以随时来请教你了。”莫小北神色丝毫不变,淡淡的说道。

    这丫头,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请教自己,怎么也要自己答应才成吧,她倒好,直接就这么说了。

    面对率真的莫小北,王子君笑了笑。看着跟几个女兵结伴而去的莫小北,王子君对李铁柱夫妻道:“跟我来吧。”

    刘成军的办公室里,王子君将那封告状信放在了刘成军的办公桌上。刘成军看着这告状信,脸色变得很是凝重。

    “王县长,你确定这信的内容万无一失,果真属实么?”刘成军看着王子君,严肃的问道。

    “我确定。”王子君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那你跟我去见侯书记。”刘成军拿起告状信,脸上闪烁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一丝笑意虽然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却被王子君看在了眼里。那一刻,他随即明白了,这姬从良不是刘成军圈子里的人,而自己拿到的这封告状信,无疑给了刘成军一个有力的武器。

    被人当枪使,王子君很讨厌,但是现在,只要能还这个小女孩一个公道,他也认了。

    “无耻!”

    侯天东听完两个人的汇报,猛的一拍着桌子,青筋暴涨,勃然大怒。

    有了县委书记和县长的联手,这件事情处理的很快,快得让人不敢想象,只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检察院就已经把姬从正给立案控制了。不过,有一点让王子君心里很是堵得慌,那猥亵女童的姬从正,居然是投案自首。

    投案自首,亏他们想得出来,轻轻地就将手中的烟卷捏碎,王子君将手中那封已经写好的信,拿在了手中。

    太阳虽然渐渐西落,但是映入王子君窗户的余晖,依旧将那信纸上的字映照了出来:关于免去姬从良公安局长的建议。

    已经到了晚上,小会议室的灯光依旧亮如白昼。此时,在这个小会议室里,芦北县所有的常委都聚集一堂,而王子君作为这次议题的提议者,此时也被特许列席会议。

    常委会的氛围十分凝重,几乎所有的常委,都已经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一道道目光,不时的瞟王子君一眼,这些目光里有讥讽,有怜悯,还有不屑……一个连常委都不是的副县长,而且还是挂职副县长,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要求罢免一个公安局长,这家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更何况,这个公安局长马上就被任命为政法委书记了呢?那可是县委常委中的一员的。

    刘成军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的目光虽然没有看向王子君,但是心思却在王子君身上,脑子里浮现的仍然是他给自己送这份建议时的情形。

    到底是年轻啊,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自以为办成了几件事,就可以横冲直撞,老子天下第一了,你他娘的还没在血水里滚几滚,泡几泡呢,哼,这样也好,让他在侯天东那儿栽个大跟头儿,也惦量一下自己几斤几两,以后还少不了要投靠自己的。

    虽然常委会还没有进行,但是刘成军此时已经知道了这次常委会的结果,也知道侯天东召开这次常委会的原因。姬从良乃是侯天东的爱将,他当然不想让人动了姬从良,之所以召开这次常委会,那就是给王子君一个教训,一个让王子君终生难以忘记的教训。通过这件事之后,这个年轻气盛的挂职干部,就会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位置上,省得他总是在这里惹事生非了。

    面对各种各样的目光,王子君淡然而坐,仿佛今天的会议主题,跟他没有丝毫干系一般。

    “同志们,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相信大家通过各种渠道都听说了。对于这件龌龊的事情,我很气愤,也很痛心。对于犯罪嫌疑人姬从正,县委作出决定,从快从重处理,一定要做到让群众满意,给受害者一个公道。”侯天东坐在自己宽大的老板椅上,满是威严的说道。

    常委们都将目光看向侯天东,一副聆听书记指示的样子。

    “今天让大家过来,就是为了一件事情,子君同志正式向县委县政府提议,说姬从良在这次事件中包庇姬从正,已经不适合当公安局长,王县长,你将你的理由给大家说一下吧。”

    侯天东的话说得滴水不漏,那公事公办的姿态就像就事论事一般,似乎没有偏袒姬从良的意思。但是开头的这番话却像是给会议定了一个基调,这一点,不说大家也懂。

    “各位领导,感谢侯书记和刘县长给我这个机会,那我就说明一下我的理由。第一,姬从良在姬从正猥亵女童事件发生后,不但不积极处理,反而使出各种手段对受害人进行迫害,性质恶劣;第二,姬从良在被害人上访时,不但不予以保护,还利用自己的权势,对受害人进行围追堵截,对受害者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我觉得姬从良知法犯法,他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触犯了道德底线,而是已经触犯了法律,他不但不适合做公安局长,还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

    王子君的话说得不疾不徐,却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撞击着在座的每个常委的耳膜。

    “王县长,你说的这些,都有证据么?”不等王子君将所有的话说完,宣传部长武泽辉就打断了王子君的话语道。

    “当然有,李铁柱夫妇就是证据。”王子君朝着武泽辉看了一眼,轻轻地说道。

    “王县长,我要提醒你一句,任何事情都不要偏听偏信。李铁柱夫妻作为受害者,我们是应该同情,但是很多事情,咱们不能感情用事,光听他们的一面之词的。”

    武泽辉刚刚说完,主抓政法的副书记郭万臣已经接口道:“武部长说的我赞同,对于有人拦截李铁柱夫妻上访的事情,姬从良局长已经给我做了汇报,这件事情是姬从正打着他的旗号办的,他对此也觉得十分痛心,还亲自跑到我的办公室向我作了检讨。”

    说到这里,郭万臣脸色一变道:“作为领导干部,他也难啊,他们在管好自己的同时,还要管好自己的亲属,从良这个人我了解,他在工作中,一向勤勤恳恳,咱们芦北县的治安更是整个红玉市都交口称赞的。虽然这件事情他有点失察,但是我觉得对于咱们的干部,我们更应该本着爱护的态度,不能听风就是雨,如果和普通老百姓一般,凡事都把我们的干部往坏里想,动不动就撤职,那会严重挫伤我们干部的积极性的。”

    郭万臣下面的几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话语里的矛头,却是直指王子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