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二章 闯出才干 压出才干 磨炼出才干
    郭万臣的话,只是一个开头,他一定调,组织部长孙国良就一放自己的水杯道:“郭书记的意见我赞同,作为组织部长,我对于姬从良同志是了解的,该同志不但在工作上勤勤恳恳,在作风上也很是自律。虽然出了这么一点小事情,终归是瑕不掩瑜,我觉得我们以后多提醒从良同志对自己亲属的约束就行了,另外子君县长,你要是对组织人事的事情有兴趣,可以到我那里多聊聊。”

    孙国良最后的话,让好几个常委的嘴角都动了动,这位组织部长根本就是讥讽王子君的手伸得太长了。

    王子君没有理会孙国良的讥讽,他静静地看着侯天东,等待着侯天东这个书记的结论。

    “同志们啊,我很痛心哪,即为那受害的小女孩痛心,又为姬从良同志痛心,我早就说过,作为一个领导干部,我们要多关心下属,不能因为一两件事情,就盲目的对干部下结论。在我看来,从良是个好同志,他要是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处理,而不会包庇他的哥哥,这根本就是姬从正利用从良同志的影响力一手导致的后果嘛。我觉得提议撤去姬从良同志公安局长的事情,还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主抓人事的副书记陈路遥,将自己的水杯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放,义愤填膺的说道。

    陈路遥作为县委的三把手,主抓人事的副书记,说话是极其有分量的,如果刘成军和侯天东没有意见的话,那就等于给这件事情定性了。

    侯天东幽幽的吸着烟,作为一个一把手,能够不开口就让整个常委会按照自己的意思运行,这让他很有成就感。姬从良在这件事情中究竟发挥了什么作用,他心里明镜儿似的,他相信这些在座的常委也是心知肚明的。

    如果真的追究起是否以权谋私来,这姬从良的责任肯定大了去了。正如一个段子所说,把当官的全部拉出去枪毙了肯定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百分之百有漏网的。这姬从良当了这么多年的公安局长,屁股底下能干净了?想查清一个人,那办法多了去了,问题是,姬从良是他侯天东的人,想保护他,就这一条,就足够了。

    “听了大家的意见,我觉得很好。万臣书记,你下去之后和从良局长好好谈谈,光自己以身作则还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管住身边的人,不能再出现此类事情。”侯天东说话之间,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接着道:“子君同志的工作态度很好,眼里揉不得沙子,这一点,还是要给予肯定的。”

    会议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散了,虽然侯天东在会议快结束的时候,高调的对王子君提出来表扬,但是谁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不自量力。”这声音压得很低,却清晰的传入王子君的耳朵里。王子君没有回头,他知道,这声音是属于宣传部长武泽辉的。

    刘成军在走到王子君身前的时候,轻轻地拍了拍王子君的肩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王子君将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神色坦然的走出了会议室,他知道,此时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还有人心里痛快的说着风凉话。所有这些,王子君都知道,不过,他自己并不后悔。

    通过这次会议,他真正见识到了芦北县权利结构的真实面目,也触动了那隐藏在不为人知之处的大网。

    不自量力么?想到武泽辉给自己的评价,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吱”,轻巧的马达声中,一辆小轿车猛的出现在了王子君的身旁,小车的后窗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中年男子,话里有话道:“王县长,小心走路。”

    随着这话的出口,那车陡然加速,朝着远处飞驰而去,滚滚的烟尘,在王子君的四周席卷而起。

    “是姬从良。”桑塔纳停在王子君的身旁,小蔡轻声的对王子君说道。王子君轻轻地上了车,点了一支烟道:“都安排好了么?”

    “曾主任在等您。”小蔡说话之间,就将车启动,桑塔纳只是瞬间工夫,就没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侯书记,我自罚三杯,这件事我做得确实欠考虑,让您作难了!”公安招待所的顶楼,一桌丰盛的酒席已经摆开,酒席的正中,县委书记侯天东安然就坐,只不过此时他的脸上没有刚才常委会之上的威严,而是一脸淡淡的微笑,就好似邻家大叔一般。

    在侯天东的身旁,副书记陈路遥和组织部长孙国良两人紧紧地围在侯书记的身边,宣传部长武泽辉和常务副县长杜自强则坐在两人的旁边。

    “哈哈哈,从良啊,你今天可不用谢我,你要是想感谢呀,就多敬武部长两杯,今天可是他先开的炮。”侯天东轻轻地端着酒杯,淡淡的说道。

    “侯书记您夸奖了,要不是您运筹帷幄,统揽全局,我老武就算使尽身上的劲,又能打得几颗钉?”武泽辉说话之间,端起酒杯:“来,咱们共同敬侯书记一杯。”

    陈路遥、孙国良等人纷纷端起酒杯,给侯天东敬酒,侯天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将那敬来的酒一饮而尽。

    “从良啊,尽管这件事情过去了,但是我还是得批评你,这种小事情,从快处理一下,赶紧赔两个钱捂住人家的嘴就是了,怎么能闹得满城风雨,授人把柄呢?”侯天东一边夹着白玉一般的藕片往自己嘴里送,一边对姬从良沉声的说道。

    姬从良恭恭敬敬的看着侯天东,一副认真听从教诲的模样。对于侯天东的批评,他不但不感到羞愧,心里反而充满感动。他知道,侯天东能这么跟他说话,那是把他划到自己人的圈儿里来了,如果侯天东对他客气有加,那才是最可怕的呢。

    “侯书记,我错了,我一定改,只是犯错的是我亲哥,我一时糊涂,才做了这等傻事……”姬从良说到他哥,眼中闪出一丝复杂的神色。

    孙国良和姬从良关系不错,自然知道姬从良的意思,他接过来话茬儿道:“侯书记,从良和他大哥从小相依为命,兄弟感情没的说,一时糊涂嘛,还请侯书记多多批评,只是,出事的毕竟是从良他亲哥,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跟付院长打个招呼?”

    孙国良嘴里的付院长,自然就是法院院长付舜朝。姬从良感激的看了孙国良看了一眼,就满是忐忑的看向侯天东。

    侯天东轻轻地放下筷子,拿起一张湿巾擦了擦嘴道:“这件事情,还是先放一放比较好。”

    放一放的意思,陈路遥等人都懂,姬从良神色变幻之间还想要开口,武泽辉已经开口道:“侯书记,今天的常委会开得好,很及时,很到位,相信王县长也该反思一下喽。”

    “毕竟还是年轻啊,不碰一下壁不知道墙有多硬!”陈路遥朝着椅子后面一躺,笑吟吟的说道。

    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姬从良一边拿起酒杯给侯天东倒酒,一边轻声的道:“侯书记,您的批评,让我充分认识到我们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年前正是犯罪高发期,我想趁这个时期,在全县举行一次打击犯罪的专项治理活动,您看怎么样?”

    “好,从良,你能把心思迅速转到工作上来,我很欣慰。这么着,你让人报个计划,回头我批示一下。”侯天东稍微思索,就点头称赞道。

    “侯书记,我还准备召开一个动员大会,会议的主题就叫‘大干快干三十天,平平安安过新年’。我建议让王县长也出席这个会议,这样也好改变一下我这支公安队伍的形象。”   首发

    姬从良的意思,侯天东明白,其他人也明白。侯天东看着姬从良,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心说这姬从良工作能力是有的,就是心胸太狭窄了。他这哪里是缓和跟王子君的关系哟,分明是让王子君给他歌功颂德去呢。

    如果在没有出这件事之前,王子君主持这个活动倒也顺理成章,问题是,让刚刚还要求罢免姬从良的王子君去给他大唱赞歌,这不等于是在打王子君的脸么?

    沉吟之间,侯天东就将目光看向了杜自强:“杜县长,你觉得怎么样?”

    “兔子急了还会跳墙的,更何况是王子君呢,他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别逼得太紧了,不太好吧。”杜自强沉吟了瞬间,沉声的说道。

    侯天东的眉头皱了皱,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是他思考问题时的习惯。每临大事的时候,他都喜欢这么做。

    “侯书记,必须让王子君感觉到痛,有了切肤之痛,这家伙才会安生下来。否则,不定日后会折腾出来什么事呢。一个挂职的副县长,不用太放在心上。”陈路遥捏着酒杯,笑吟吟的对侯天东说道。

    “那好,路遥书记,明天你就把这个事情安排一下吧。”侯天东对于陈路遥的意见,还是很看重的,他沉吟了瞬间,就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