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八章 我就是我
    “你叫王子君吧?”莫欣怡回头冲着王子君嫣然一笑,柔声的说道。

    “对,我是王子君。”王子君看着恢复了大家闺秀模样的莫欣怡,不卑不亢的应道。

    “这大过年的,京城也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正好有几个朋友组织了一场舞会,不如咱们一起去那儿玩玩。”莫欣怡说到舞会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一丝笑容。

    舞会?当年,王子君在大学里当团委书记的时候倒是参加过几次,恍惚间觉得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此时听了莫欣怡的邀请,爽快的点点头:“行,去那玩玩吧!”

    莫欣怡挥手招过来一辆车,两个人很快就远离了别墅群,在车上,莫欣怡根本就不顾得理会王子君,拿出一面小镜子不断地补着妆。

    见她不理会自己,王子君也懒得和这个女孩子多说话,懒懒的躺在汽车的后座上,王子君暗忖,看来老爷子的打算,恐怕要落空了。

    十几分钟之后,汽车在一座带院的四层别墅前停了下来。莫欣怡这才慌里慌张的把手里的化妆小镜收了起来,扭头冲着王子君叮嘱道:“王子君,一会儿不要胡乱走动,省得丢我的人。”

    见这个莫欣怡如此多变,王子君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多出一丝反感,只是,碍于老爷子和莫老爷子的关系,不想跟莫欣怡一般见识。

    “嗯,我知道了。”王子君装出认真的样子,点了点头。

    “哎呀,欣怡,你总算来了,害我们等了你这么时间!”奥迪车的门被人一下子拉开了,一个梳着分头打着摩丝的年轻男子,满是笑容的跟莫欣怡招呼道。

    看到这男子,莫欣怡的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的笑容:“军才哥,什么叫等了我很长时间,你实话实说,你是在等我,还是在等我们家的那一位呢?”

    被称为军才的男子,一看就是油嘴滑舌之人,在王子君看来,这种小儿科的打趣对于他们来说,纯属调侃而已,信口胡诌一下就是了。

    只是,这叫军才的男人偏偏不好意思的笑着,不再说话,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哼,我就知道你想什么!军才哥,我们家那位现在不在这里,难道你哄哄我都不行么?”莫欣怡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一脸的失望,脸上随即就冷了很多。

    “嘿嘿,不好意思,你都是大孩子了,我不能拿这个哄你……”那叫军才的男孩子笑了笑,目光就落在了坐在后座的王子君身上,眼神转动之间,像是明白了什么。

    莫欣怡和王子君一起下了车,她也注意到了那叫军才的男子看向了王子君,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的灿烂起来:“军才哥,我们家那位已经答应来了,这是我家的世交王子君,第一次来京里,爷爷让我带他出来玩玩。”

    “好,好,她来就好。”军才的脸上充满了笑意,仿佛对王子君的介绍浑然不在意一般。

    “哎呀,欣怡,你可来了!我们等你好长时间了。”几个年轻的男男女女,从客厅里跑了出来,见到莫欣怡,搂搂抱抱,说说笑笑的闹成了一团。

    看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王子君就能猜出来,这应该是京城里太子们的聚会,这群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背后,应该站着一座座伟岸的山。

    “莫欣怡,你姐什么时候过来?”沉稳的声音之中,一个二十多岁,一脸平静的男孩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这男孩一走出来,几个打闹的少女立刻平静了下来,连着莫欣怡,至少有五个少女的眼中流露出了爱慕的光芒。

    “建设哥,我姐倒是答应来了,可能一会儿就能到吧。”莫欣怡很小心的朝着那男子说道。

    “好。”男子点了点头,转身就走进了别墅,王子君此时正站在那叫军才的男子身边,就听他低声的说了一句不就是个副处长么,牛什么牛。

    别墅里很是宽阔,二百多平方的空间里不但有一个小舞台,还摆放着十几张小桌子和一把把高脚凳。莫欣怡从进入别墅之后,就将王子君扔到了一边,不再理会,而是和一些闺蜜低声的说笑着什么。

    就在王子君觉得有点无聊的时候,一个年轻人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他上下打量了王子君一眼,傲慢的问道:“你小子就是那个想要娶莫欣怡的癞蛤蟆?”

    王子君脸色不由得一变,而这男子的话一出口,正在谈笑的男男女女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癞蛤蟆,我可提醒你,人生就像一出戏,什么角色演什么戏。你要想娶莫欣怡啊,我劝你别在这儿自不量力了,你也得撒泡尿照照自己,别以为在下面那一亩三分地里好歹算是个人物,到京城里一来啊,那纯粹就是个屁!”那男孩一看自己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表现一番的**越发的强烈了,晃着两条腿,两手抱着双肩,满不在乎的等着王子君的反应。

    “钟家奇,这话说得好,就得让他有点自知之明。不到南方,不知道钱少,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小。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把主意打到我们欣怡身上来了,哼,亏他们家里的人想得出,真是异想天开!”又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眼睛戏谑的看着王子君,一身白色的西装十分的挺括,头发梳得油光锃亮。

    看着这群开怀大笑的年轻人,王子君只觉得自己面红耳赤,心里升起一丝怒意。对于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对自己的讥讽,他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他们对老爷子的取笑,却是他无法接受的。

    “我是癞蛤蟆吗?也许我官小,但是,至少,我有我自己的工作。比起你们这些寄生虫来说,我觉得我还是很不错的!”王子君把手里的酒杯一放,转身就朝别墅的门口走去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和这些人计较有什么意思呢?正好可以趁机离开京城,断了爷爷的念头。

    “他妈的你说什么?”一身西装的年轻人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过来就想抓住王子君。

    不过,还没有等他的手掌抓住王子君的衣领,王子君的手就反转过来抓在了他的手上,感受着这个男子轻柔无力的手腕,王子君冷笑一声,说了一声:“滚!”

    那钟家奇虽然横行霸道但是主要靠的还是家族的威势,此时面对王子君有力的手腕,一时竟无还手之力。

    一甩那钟家奇的手,王子君再次跨步朝别墅外走了出去。正当他走到别墅那关闭着的门前时,门却被人推开了,一个身着绿色军装的女孩子,迎面朝他走了进来。

    “咦,王子君,你怎么会在这里?”

    对面女子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清丽的小脸上就是一呆。不过随即,这一丝呆愣就被笑容所代替。

    王子君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莫小北,虽然他心中有事,但是看着莫小北的笑容,他不由得还是一呆。

    “我来京里串个门儿。”王子君愣了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小北啊,快进来,外边冷。”叫军才的男人在看到莫小北的瞬间,眼睛就是一亮,快步的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而正在和几个人静静谈话的那个被称为建设哥的男子,也陡然站起了身来,细心的整了整自己的衣装,这才稳步朝着门口走了过来,脸上更是露出了怜爱的笑容。

    整个大厅里所有的目光,在这刹那间,都看向了这个一身绿色军装,犹如北风中傲然挺立的小白杨一般的莫小北。本来正被几个男孩众星捧月般的围着的莫欣怡,瞬间工夫,就变成了明月照耀之下的星星,再没有了半点的光辉。

    面对一道道目光,莫小北秀眉皱了一下,随即目光就再次落在王子君的身上:“你现在有事么?”

    “去随便逛逛。”王子君朝着莫小北点了点头,就朝着门口方向走了过去。

    对于莫小北,王子君可没有什么非分之想,这个女孩子虽然动人至极,但是王子君只觉有些可望不可及,再说了,他心里还对秦虹锦念念不忘。

    “我陪你。”淡淡的三个字,从莫小北的口中吐出,说话之间,她就冲着来迎接她的年轻男女歉意的笑了笑,手插在军裤的口袋里,肩并肩跟王子君走了出去。

    已经来到莫小北身旁的杨军才,眉头微蹙,难以置信的看着跟王子君并肩而去的莫小北,心里有一种火气升腾着。他不愿意相信,他眼里看到的这个场景是真实的,那么有性格的莫小北,怎么会主动跟着这个男人走呢?

    刘建设的步伐,此时也没有了刚才镇定自若的节奏感。他那被长辈经常夸赞的稳重之心,也慌乱起来。

    莫小北怎么了,她怎么主动跟着一个从下面来的人走了?就像吃腻了大鱼大肉生猛海鲜,冷不丁的面对一碟生菜萝卜似的,心里充满了很多的新鲜感么?

    莫欣怡也睁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让她不屑一顾的男人,居然让那个仿佛一座大山般,处处盖过她一筹的姐姐,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北,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杨军才不甘心就这么看着莫小北走了,大声的冲着两个人的背影,喊了一声。

    “那你们开始吧!”莫小北听到喊声,回头说了一句,就跟着王子君有说有笑的继续往前走。

    “喂,兄弟,你这一走,人数都不够了,留下来一起玩吧!”那刘建设眼眸转动之间,决定从王子君身上打开突破口。

    对于刘建设的盛情相邀,王子君可没有心情,此时此地,真是不想久留。

    “志不同不相与谋,他跟你们不一类人,还是你们自己玩吧。”就在王子君准备开口的时候,莫小北突然转过身来,冲着刘建设、杨军才他们一字一顿的说道。

    王子君没想到莫小北居然拒绝得如此的斩钉截铁,走出门口之后,他回头看了一眼,莫小北已经紧走几步,跟了上来。

    “你去哪儿?”莫小北在王子君停下脚步的瞬间,轻声的问道。

    “无所谓。”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继续往前走。

    “轰”,一声机器的轰鸣过后,一辆带斗的绿色的偏三摩托车停在了王子君的身前,一脸平静的莫小北指指那墨绿色的车斗:“上来,我带你。”

    王子君看着这偏三摩托车之上的莫小北,嘴角上挑,有点想笑,这清清爽爽,如此漂亮的女兵,居然开了这么一辆男性味十足的偏三摩托车。

    心中虽然好笑,但是看着莫小北一副认真的模样,还是抬脚就坐上了干干净净的车斗,一阵轰鸣过后,偏三摩托车便呼啸而过了。

    “看到了吗,这就是癞蛤蟆,居然坐上了莫小北的车。”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一脸的不可思议,两只手腕扣在一起按得啪啪作响。

    刘建设和杨军才两个人,几乎同时朝着那男子看了过去。四只愤怒的眼睛,让那人的心里就是一阵打颤。

    整个别墅的情绪,随着莫小北的离开,像是带走了这场舞会的兴奋点似的,情绪有些低落。

    “建设哥,舞会现在就开始吧?”

    “你们玩吧,我还有点事。”刘建设看着小心的问自己的年轻人,不耐烦的挥挥手,就像一只青蛙似的,三蹦两蹦的出门去了。那杨军才也像日理万机似的,边打手机,边快步离开了,好好的一个舞会,就这么不欢而散了。

    偏三摩托车开起来虽然霸气十足,但是,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吹在脸上,却像是刀子似的,冻得王子君浑身发冷,王子君看看莫小北不动声色,把摩托车开得飞快,张张嘴也不好多说什么。谁料想莫小北眼角的余光看了王子君一眼,大声的笑着:“王子君,要风度不要温度,你看,咱们的敞篷车多拉风啊!”

    幸好,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就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个小四合院,王子君就是一呆,心说这丫头带自己来就是为了看看京城里有名的北京胡同?

    “下车!”

    莫小北从车上轻轻的跳下来,整个人在这跳跃之中划出了一个动人心魄的曲线。

    “这是什么地方?”王子君搓了搓冻僵的双手,终于问出了这个让他关心的问题。

    “吃东西的地方。”莫小北说话之间,就朝着四合院走了进去。

    四合院门口挂着一道奇怪的牌匾,牌匾上写着,乱炖一气。推开门,才知道这是一家装修颇为讲究的菜馆。房间里的摆设跟日本的榻榻米似的,主打菜却是东北口味的。两个人脱掉鞋相对而坐。室内的温度很快就上来了,有一种温暖如春的感觉。

    王子君第一次在这种装修格调的饭馆里吃饭,两条长长的腿直觉没地方搁,想伸一下腿舒展一下,一不小心碰住了莫小北的脚,柔柔的,软软的,王子君赶紧缩了回来,重新坐正了。对面的莫小北脸一下子窘迫得绯红,却装作若无其事似的,拿起菜谱把羞红的脸给遮挡住了。

    混迹官场,王子君有三个多的感慨,会议多、文件多、应酬多。按说,他也算吃了不少的山珍海味了,但是这家东北菜馆还是把王子君给震住了。东北人大大咧咧,东北菜也秉乘了白山黑水的豪阔气概,兴之所至,天上飞的,林子里跑的,水里游的,树上结的,地上种的,举凡可以食用的,都逃不了一阵乱炖。虽然也吃过不少山珍海味,但是这顿饭还是让王子君大呼过瘾。

    两个人点了四道菜,酸菜猪肉炖粉条、鲶鱼炖茄子、鸡丝拉皮、三鲜疙瘩汤。热的凉的,全都有了。王子君一个劲的感叹,东北菜大概是中国各大菜系中最能体现“家常”精髓的菜式,大锅烀肉,大碗盛菜,量多,实在极了。

    王子君吃饭,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都遵循了养生之道,细嚼慢咽,但是当莫小北那双白皙的小手拿起筷子的时候,王子君差点没把啃在嘴里的酱骨头掉在桌子上。

    王子君自忖自己阅女无数,姿色各有千秋,吃饭却是同一种类型的:夹一口菜端详半天,像是相面似的,小心的放进嘴里,像是小猫舔食似的。他从来没有见过莫小北这种女孩吃饭的样子。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词来形容这女孩吃饭快呢?王子君想了半天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用风卷残云似乎毫不为过。

    王子君看着莫小北低着头,呼噜呼噜的往嘴里扒饭,偶尔抬起头,看他发愣的看着自己,娇嗔的斜他一眼道:“怎么?没见过女孩儿吃饭哪?”

    王子君大笑着,跟莫小北比赛似的对着桌子上的菜大快朵颐了,那一刻,王子君心里鬼使神差的对莫小北多出一丝好感,这女孩儿全然没有扭捏之态,从来没有半分的矫揉造作,率真,本色。

    在最后一碗疙瘩汤被两人抢着喝光之时,王子君从桌子上的餐巾纸盒里抽出一张递给对面的莫小北,两人相视哈哈大笑,不约而同的唱起了一首歌,小米饭,南瓜汤,颗粒归肚,颗粒归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