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三章 赶鸭子上架 盲人骑瞎马
    依旧是县委小会议室,芦北县十一个常委聚集一堂。因为侯天东还没有宣布会议开始,与会人员都在喝着水低声的聊着天。

    侯天东和坐在他右边的陈路遥耳语了两句之后,就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同志们,今天召集这个常委会,既是常委会,也是收心会。年已经过去了,年气年味也淡了,咱们县委县政府要收收心,把心思更多的放在工作上来。一年之计在于春,各口都要做好今年的工作计划,以更加饱满的工作热情,促进芦北县各项工作全面铺开。”

    说了几句套话之后,侯天东就开始将三级干部会的召开进行了安排,对于这种不涉及人事的普通工作,整个常委会一片和气,很快就通过了在正月十三那天召开三级干部会的决议。

    又说了两项不太重要的议题之后,侯天东放下手中的笔道:“给同志们通报一个信息:姬从良已经被市纪委批捕,这是一个沉痛的教训啊,同志们。这就给我们在坐的诸位敲了个警钟,在选人用人问题上,一定要擦亮了眼睛,在考虑到政绩的同时,还要保证德才并重。眼下,公安局群龙无首,工作也是十分繁重,没有一把手,不利于开展工作。国良部长,对于公安局长,你们组织部有什么好的提议?”

    “侯书记,对于公安局的班子我们进行了研究,我觉得公安局刚刚经历了一场风波,要想稳定这个班子,最好还是从他们内部产生这个人选。”

    孙国良说话之间,翻动自己的小本接着道:“公安局三位副局长都符合提拔的条件,特别是李全城同志,更是一个适合的人选。”

    “李全城同志我知道,嗯,是个踏实肯干的同志。现在咱们公安局可是有点百废待兴的意味,我觉得李全城同志要是能够坐在局长的位置上,肯定会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尽快把公安局的工作给理顺了。”陈路遥不待别人开口,率先放了一炮。

    一般情况下,组织部长,抓组织的副书记还有书记乃是一级权利的最终执掌着,只要这三个人都点了头,那这件事情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悬念了。现在这李全城一上来就得到两个重量级人物的肯定,应该说,能如愿以偿的当上局长,基本上成功了一半了。

    而侯天东,更是这两人的坚定支持者,这两人贯彻的,更是侯天东的意见。

    就在侯天东准备开口将这件事情定下来的时候,纪检书记左明方突然开口道:“关于李全城的任命,咱们还是慎重点比较好,最近,纪委这边收到了不少关于李全城的举报信,有些问题还待核实,我们既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也不能让一个违法乱纪的成了漏网之鱼。”

    左明方的突然开口,一下子把陈路遥和孙国良所造的气势给打压下去,一股诡异的氛围,更是在常委会上升起。左明方在常委中一向特立独行,却没想到,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他。

    王子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轻轻地看着刘成军,虽然在左明方开口的时候左明方表现的很是平常,但是王子君却能够感觉得到刘成军眼中闪过的一丝坦然。

    左明方竟然和刘成军亲近?看来,他这个县长在县里也不是没有自己的人!王子君端起自己面前的水杯,轻轻地喝了一口。

    “左书记,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我们应该本着对组织负责,对同志负责的态度办事,李全城这个同志我了解,作风扎实,工作雷厉风行不怕得罪人,这种同志在工作中得罪了人,那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现在就有不少人,专门就是告状的,几毛钱一张的告状信一邮寄,就像苍蝇似的,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很能恶心你。如果我们以几封尚未查实的告状信来否决一个干部的前途,我觉得这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是会让真正干事的同志寒了心的!”

    宣传部长武泽辉不愧是抓宣传的干部出身,几句话说得合情合理,手掌更是将自己前面的桌子狠狠地拍了一下。

    “武部长,慎重并不等于否定,我并不是说否定李全城同志,只是让大家全面考虑。”左明方被一个排位比自己低的常委当面指责,脸色顿时就有点不太好看了!

    武泽辉还要说话,不过郭万臣此时已经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就在他张口之前,郭万臣已经开口道:“组织部推举的三个副局长,我觉得都不错,李全城同志工作认真,是一个难得的猛将,却不是一个很好的帅才,要统领全县的公安工作还欠缺了一点,以我对三个局长的了解,金超越同志统筹全局能力比较强,工作细致,是个当一把手的好苗子。”

    郭万臣一开口就推举出了另外一个候选人,一下子让常委会陷入了僵局,两个副书记反对这件事情,让侯天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他朝着杜自强看了一眼,示意杜自强说两句,毕竟他中意的乃是李全城,如果不能接任,对自己书记的权威,可是一个大的打击。

    “侯书记,我来说两句吧。”刘成军笑吟吟的朝着四方看了一眼,硬生生的将杜自强的话给堵了回去。作为县长,他有这个不由分说、独断专行的权利。杜自强虽然心中很是气恼,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

    “同志们,我觉得三位局长都很优秀,都很适合公安局的职位,不过比较而言,我觉得还是金超越同志比较出色,现在全市已经掀起了经济发展的风潮,而公安局作为经济保驾护航的部门,尤其需要一个能够统筹全局,保持稳定的带头人。”

    刘成军一开口,一个强大的联盟就展现在了侯天东的面前,面对这个联盟,侯天东就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现在事情进行到这种地步,好像除了表决已经没有其他的路途可走了!

    表决,侯天东一向很是有信心,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自己有些底气不足。如果表决通过了自己的提名,那自然是皆大欢喜,如果表决没有通过或者陷入僵局,那对于自己这个一把手的威信来说,将是一个大大的打击。

    十一个常委,自己有足够把握的,带上自己也就是五个人,虽然县委办公室主任跟自己挺紧,但是在有些时候,他也很有自己的主见,这让侯天东对于这一票很是没有把握。

    目光从蔡主任的身上扫过,侯天东又将目光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

    “子君书记,你是政法委书记,对于公安局长的这个人选,你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王子君弹了弹自己手中的烟灰,沉声的说道:“说实话,我这个政法委书记刚刚上任,这三位副局长我还没有见过面,要是让我来对这三位同志作一评价,那可真是有点赶鸭子上架,盲人骑瞎马了。”

    王子君的话说得十分诙谐有趣,会议室紧张的气氛立刻有了几分缓和,所有的目光都投到他身上来了。

    王子君接着道:“不过,在其位谋其政,侯书记既然点将发言,那我也和大家谈谈我一点不成熟的看法。公安局对于我们芦北县来说,关系到安全稳定,可以说是最为重要的局委了。公安局的主要作用是什么?那就是保障一方稳定,而要想让公安局发挥它的作用,最基础的工作就是首先要保证公安局内部的稳定。”

    保证公安局内部的稳定?武泽辉看着侃侃而谈的王子君,心中暗骂,明明是婊子,偏偏在这里立牌坊!导致公安局大地震的罪魁祸首,不就是你这个搅动风雨的家伙么现在倒好,倒在这里大谈特谈公安局的稳定,这不是一套狗屁理论嘛!

    “我觉得吧,一个好的晋升机制,是实现公安局内部稳定的基础,姬从良下去之后,不是有连政委在主持工作么?老连也是多年的老公安了,更是多年的老政委,主持公安局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至于李全城和金超越两位同志,我觉得也都很优秀,李全城大局观不足,那可以让他在政委的位置之上历练两年,金超越同志也可以再进一步,做常务副局长。”

    王子君此话一出,侯天东和刘成军的神色都有了淡淡的变化,眼下两方面各不相让,争夺下去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而安排一个两派都不属于的政委连江河当局长,让自己这一派提名的人都升上一格,倒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

    “嗯,王书记谦虚了,你说你是门外汉,我看哪,你在政法工作方面挺游刃有余的,刘县长,依我看,就按子君同志的意见办吧。”侯天东冲着王子君一笑,沉声的朝着刘成军道。

    其实,县长刘成军也不想拼个两败俱伤,那样把他跟一把手的斗争明态化了,对他也不好。不管怎么说,局部服从全体,下级服从上级,这是最起码的规则。处处跟侯天东唱对台戏,市里对自己也会有看法的。现在,这公安局长的人选不属于侯天东的阵营,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胜利。

    “侯书记的意见,我赞同。”

    “老连是个好同志,在公安局勤勤恳恳干了几十年,历任片警、刑警、派出所副所长、所长等很多职位,是一个全才,如今年龄大了,本来还想让他好好的享一下清福,但是现在稳定压倒一切,就让他再受几年累吧,带带下边的同志吧。”郭万臣喝了一口水,笑吟吟的,就好像他早就发现连江河是一个好苗子一般。

    一二把手都发了言,这个调子就算基本定下来了。此时看着这个本来要唇枪舌剑一般的位子就这么轻松落地,有几个要必须表态的常委都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对于王子君这个年轻的同伴,更是刮目相看,重视了几分。

    如果说此时谁最为失落,那无疑是组织部长孙国良了,组织部拿出的意见不但没有获得通过,还差点引起了常委们的对抗,而人家一个刚刚上位的政法委书记,轻轻松松的就能把这件棘手的事给搞定了,这简直是在打自己的脸呢,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这个发现人才、使用人才的组织部长不合格!

    “王书记这个提议好,几位副局长都提一个格,非常好,不过这样一来,公安局就又少了一个副局长,不知道王书记对这个位置,有没有什么打算,如果有,一起解决了算了。”县委办主任肖子东突然开口道。

    王子君在公安局的问题通过之后,想的就是副局长的问题,局长、政委,常务副局长他都没有什么提议,但是在这新副局长的位置上,王子君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尽管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开口,但是自己直接开口毕竟有点牵强,但是再牵强也要做,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正当他斟酌着如何开口时,没想到肖子东居然先替自己开口了!

    和肖子东,王子君除了偶尔打过几次交道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交情,此时他帮自己,又是为的什么呢?

    心中念头快速的闪烁,嘴里却是丝毫不让的说道:“交警队的大队长不错,这个同志工作有一套,可以让他锻炼锻炼。”

    王子君一开口,那就等于放出了一个信号:他要插手公安局的事情了!不过,这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作为一个政法委书记,如果不插手公安局的事情,那才叫邪门呢。

    侯天东见王子君开了口,沉吟了一下,觉得一个副局长也算不了什么,再说了,他现在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刘成军和郭万臣两人联合起来的威胁了,权衡利弊,迅速做出一个明智之举,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副局长就将王子君推到那边去了。

    “交警队的工作倒是挺有起色的,我觉得可以。”

    侯天东这么一定调,刘成军也接着道:“对于咱们县交警队,我也是了解的,他们的工作拿得出去,提拔是应该的。有为就有位,这也是鼓励同志们踏踏实实干工作的充分体现。”

    书记县长两人的接连表态,让王子君的意见立刻得到了认真贯彻,郭万臣心里虽然有点不甘,无奈,高压态势之下,胳膊毕竟是扭不过大腿的,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本来,这提拔副局长,那也得刑警队的大队长排头的,对于这件事情他已经考虑了,不过这次他也算是有些斩获,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接下来,常委会开得很成功,研究的问题,也都一一得到了解决,算得上是个成功的会议,胜利的会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