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七章 暗贱难防 明骚易躲
    “轰轰……轰轰……”

    王子君紧皱着眉头拧着钥匙,可是不管他怎么费劲,这辆桑塔纳像是故意让王大书记丢丑似的,干响就是打不着火,王子君倒也知道这家伙偶尔掉链子,没想到这个节骨眼儿给罢工了。

    “哎呀,大坏蛋,你这车不会是坏了吧?”林颖儿看着意气风发的王子君眉头拧成了川字,笑嘻嘻的打趣道。

    “嗯,是坏了。”王子君双手一摊,无可奈何。他只是会开车,哪儿出了毛病让他修,那可有点为难他了。沉吟了瞬间,王子君果断的拿出手机给孙贺州打了个电话,让他通知小蔡来一趟。

    “当当当”

    那叫小辉的男孩敲着车窗,询问道:“老弟,是不是车坏了?我看不如这样,让林颖儿跟我们去吃饭,你想办法去修车?”

    王子君本来正为车出了毛病着急上火,此时一见这男孩子幸灾乐祸,心里更是反感。不过,想想林颖儿还没吃饭,就扭过头来道:“小丫头,走,咱们先坐他的车去吃饭。”

    林颖儿点了点头,和王子君一起下了车。那叫宁哥的年轻人此时已经下了车,嘴中叼着一根烟,满是不屑的看着已经趴窝的桑塔纳,取笑道:“老弟,你这破车最少也有十几年了吧?一听这发动机的声音像个破拖拉机似的。赶紧换车吧,钱再不凑手也不能买这种报废车,这种东西坑爹啊。走,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新车!”

    小辉笑着谄媚道:“宁哥玩车,别说芦北县了,就是红玉市也很少有人盖过的!听宁哥讲讲车,那比专家都懂得多!”说话之间,他又朝着宁哥一笑道:“宁哥,这哥们恐怕没时间听您讲车了,他的车坏了,需要修车。”

    宁哥朝着小辉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赞赏之色:“嗯,那就等以后吧,林颖儿小姐,欢迎来到芦北县,今天我作东,请您吃甲鱼。”

    对于这两个不知根底的家伙,王子君怎么能让林颖儿跟他们走呢。当下一挥手道:“算了,不用了,我已经在大碗烩菜那儿定了位子,咱们现在过去吧。车就扔在这里吧,一会儿就会有人来修的。”

    说话之间,王子君一拉林颖儿,就坐进了那辆富康车里。宁哥见王子君这般的不识抬举,脸色冷着,小辉一见宁哥恼了,赶紧跑过来和他耳语几句,这宁哥的脸才算缓和了。

    新车开起来就是不一样,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王子君说的大碗烩菜馆。饭店不大,但是很干净。北方的冬天是很难熬的,王子君以前跟孙贺州到这里来过。

    那宁哥一下车就当仁不让的坐了下来,轻轻地点着桌子道:“来两个甲鱼,一份红烧海参,再给每人来一份鲍鱼……”

    这家伙一开口,把过来倒水的服务员说愣了。等他把这些菜名报完了,那服务员方才开口道:“对不起先生,您说的这些菜我们店里没有。”

    宁哥当然知道这类小馆子里没有这些东西,他这般姿态,就是想给王子君难看呢。一听服务员的解释,一拍脑袋道:“看我,晕了晕了,我还以为在甲鱼村呢,看这事给整的。”说完就哈哈大笑起来。

    小辉嘿嘿一笑道:“宁哥,真是让您受委屈了,就凭您这身份,这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林里走的,哪一样不是拣最贵的吃?像他们这等小饭馆,估计轻易招不来您的。”

    “嘿嘿,哎,小辉你也不能这么说,好像我这胃口多刁钻似的。”宁哥显然对小辉的巴结之言很是受用,嘴上却自谦着,一把王子君大大咧咧道:“兄弟,这地方我不熟,今天你点菜,买单算我的。”

    王子君对于宁哥这等卖弄的小伎俩,倒也不放在心上,和这等头脑尖尖腹中空的家伙,他可没有心思计较那么多。这县城的公子哥儿多了去了,优秀的能有几个?该鄙视的人那么多,这宁哥又算得了老几呢?

    因此,对于小辉和宁哥的一唱一和,王子君只是淡淡的笑着,并不搭话。拿起菜单,很快就点好了六道菜:一份鱼香肉丝,一道红烧茄子煲,一份辣子鸡丁,一份蒜蓉西兰花,一份东北拉皮,一份干煸芸豆丝。林颖儿一看上来的菜,娇嗔的看了王子君一眼,为他的细心很有些幸福的笑了:这些菜口居然都是对着自己的胃口点的!

    宁哥看到王子君点的菜一般,就觉得自己的机会又来了,他撇撇嘴,不以为然道:“兄弟,你就点这种菜啊?是不是看不起你宁哥,服务员,叫你们老板过来!”

    那服务员一看宁哥的打扮,就知道这种人不好惹,赶忙走出了包间去叫老板,一会功夫,三十多岁显得精明强干的老板就来到了包间。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啊,认得我不?”宁哥点了一支烟,傲慢的说道。

    那老板瞅瞅宁哥,觉得这个客人没有见过,不过,这几年的经意做下来,各种脾气的食客他也历练的多了,嘴里随机应变道:“我看着您挺面熟的,就是这脑袋一时转不过来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了。”

    “这是宁哥,知道吧?咱芦北县地税局宁局长的公子。”小辉很能把握时机,赶紧给那饭店老板介绍道。不过,在介绍这宁公子的时侯,目光却是看向王子君的,像是故意在王子君面前显摆似的。

    税务局长的公子,王子君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低声的和林颖儿说话,不过那宁哥却在小辉介绍的时候,努力的挺了挺腰杆,像是一个充分展示自己漂羽毛的雄孔雀一般。

    “哎呀,原来是宁公子啊,有失远迎,您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小店蓬荜生辉啊。”那老板好像也听说过宁哥的名头,心里虽然暗自叫苦,嘴上却是赶紧奉承着。

    “嗯,宁哥来你这吃饭,你好好准备准备吧,特色菜尽管端上来。”小辉一挥手,就示意让那老板离开。

    “小辉啊,不是我说你,我爸是局长,这事你不能见人就提,省得老爷子知道了骂我!”宁哥又点起一根烟,朝着小辉沉声的吩咐道。

    看他那眼神,表面上是吩咐小辉的,但是目光却不时的瞟着林颖儿,他是想观察一下这姑娘的反应的。

    只是,林颖儿的表现太让这公子哥失望了,林颖儿根本就不理会他故意卖弄这一套,正低声的跟江家琪说着悄悄话,此时,要说最不好受的就是江家琪了,尽管她没走入社会,但是男友的一番巴结人的表面,让她觉得很是丢脸。

    饭菜很快就上齐了,老板还亲自端着一瓶五粮液送了上来。

    宁哥很是高调的打开五粮液,对王子君道:“兄弟,来来来,凑和着喝吧,这五粮液虽然不如茅台,但是适当的过过瘾,也是蛮不错的。不尝不知道,一尝你忘不掉啊!”

    王子君一看到酒,就觉得胃里有点难受,他酒量一般,这几天的饭局又凑到一块了,看见酒就有条件反射似的,见这宁哥不由分说想给自己倒酒,王子君一捂自己的杯子道:“我昨天喝多了,你们尽兴吧,我今天就不喝了。”

    “怎么,不给面子么?”宁哥说话之间,就将酒瓶往桌子上一放道。

    “哎呀,你看你这人,真是的。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宁哥好心好意让你喝点五粮液,你倒充起大姑娘来了。快快快,满上!别让宁哥扫兴了!”那小辉看到王子君惹了宁哥,当下就帮腔道。

    这官场上喝酒也是讲规矩的。王子君喝酒,那是因为宴请他的不是常委就是副县长,他怎么都要给人面子的,这宁哥虽然是一个局长的儿子,在小辉眼里是个人物,得千般的恭维着,对于王子君来说,这事却是他办不到的。

    “颖儿,赶紧吃饭吧。”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给林颖儿夹了点菜。林颖儿冲着无声的笑了,总算找到这个让她乐颠颠地跑来体验生活的王子君哥哥了!

    林颖儿的脸忍不住偷偷的看王子君一眼,暗自微笑,呈现出无比可爱的娇羞之态。坐在对面的宁哥看见王子君跟林颖儿的亲昵之态,像是受到了鼓励似的,径直走过来,俯身一只手支住桌面,另一只手搭在林颖儿的椅子背上,展开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怀抱姿态,亲昵道,颖儿小姐,您还想要点啥呢?林颖儿立刻像一只蚌壳一样把自己收紧了,笑着道,谢谢,我已经吃饭了。说完,迅速抽身闪过。

    站起身来,林颖儿就对江家琪道:“琪琪,我吃饱了,我坐了一天的车有点累,先回去休息了,明天咱们再联系吧。”说话之间,也不待江家琪挽留,转身就朝着房间外走了出去。

    王子君本来就吃过饭,见林颖儿离开,也笑了笑拿着包走了出去。

    宁哥正和小辉高谈阔论,说的都是自己如何威风的事情,此时一见林颖儿如此不给面子的想要离开,脸上就有了悻悻之色。把玩着手里的酒杯,像是随时准备摔在地上。

    “宁哥,您消消气,别跟这等小人物计较!”小辉一拉他的手,又开始在他的耳边低语。看到林颖儿起身离开的江家琪,对于自己的男友小辉也是十分不满,看到林颖儿离开,也拿起自己的包走了出去。

    “颖儿,怎么了?生气了?”王子君提着林颖儿的包,小声的对林颖儿说道。

    “这两个卖弄显摆的家伙,他们明明就是欺负你嘛,你怎么不教训他们一下呢?”林颖儿扭过头,气呼呼的说道。

    “颖儿生气了好好好,颖儿,你既然说要教训他们一顿,那咱就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让他也知道知道这芦北县,不是他一个税务局长的儿子就能像只螃蟹似的,横着走了。他不是开着这辆车很牛么,咱们捉弄他一下如何?”王子君温声的哄劝着林颖儿,说话间就拿起电话打了出去:“喂,是新阳局长么,我是王子君。”

    电话那头,声音显得无比的客气,王子君随口说了几句,接着道:“在大碗烩菜这儿,有一辆白色的富康车,牌照还没有上,你给我扣起来,另外再帮我查一查,是不是税务局出来吃饭就不用给钱?”

    吩咐完之后,王子君不待张新阳答应,就将电话给挂了。林颖儿看着王子君打电话的模样,嘴角的笑容越加的甜蜜。在林颖儿看来,这个子君哥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能忍了,若不是自己激他,恐怕他还不会理会这些事情呢。

    两人走了几步,一辆三轮车开了过来。芦北县连政府都穷得很,哪里有什么出租车呢,而这等三轮车,就成了芦北县城主要的交通工具。

    “走吧。”王子君拦住三轮车,就和林颖儿坐了上去。而那宁哥此时正和小辉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

    “坐一个破三轮,也想泡妞么,我**的,小辉,你给我打听打听那小子是哪个单位的,我得让他知道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小辉对于王子君的不配合很是恼火,听到宁哥这么吩咐,答应一声道:“宁哥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去查,那林颖儿现在还是大学生呢,不现实,等她真正步入社会了,就会知道,能嫁给宁哥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掉进福窝里了呢!”

    “嗯,”小辉的这句话,说的宁哥心花怒放,浑身发痒似的哈哈大笑起来,重重的一拍小辉的膀子道:“你小子可真会说话,宁哥我喜欢,听说你们科室还有一个副主任的位置,这么着吧,回去之后,我给我家老爷子说一声,这副主任的担子,你就挑起来吧!”

    科室的副主任,这可是小辉梦寐以求的位置,他之所以如此的巴结宁哥,不就是为了能更进一步么?想想自己在接到江家琪电话时,心中一动赶紧叫上宁哥的情形,真是有点连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对于宁哥的脾气,小辉可是太熟悉了,像所有有个好爹的公子哥儿一样,爱好也如出一辙,无非是追求各种版本的女孩子,一次又一次的趟过女人河。机会就像六月的天气,稍纵即逝,只要能成为这个副主任,让他怎么巴结这宁哥都行,至于琪琪的同学林颖儿,又关自己什么鸟事呢。

    千恩万谢的说了一堆感激的话,直把宁哥说得心花怒放,两人一边说一边朝着白色的车走过去,根本就没有丝毫付账的意思。那精明的老板此时也知道两人的来历,拱拱手客客气气的把两个人送出来了。

    “宁哥,你等我好消息,我让家琪再给那小妞儿耳朵眼里给您吹吹风,凭您的家境人品,那丫头知道了还不投怀送抱?”小辉挥着手,笑吟吟的说道。

    宁哥得意的扔给了小辉一支烟道:“那就辛苦你了,这丫头真是个小可人儿,我不会只玩玩的,把我哄高兴了,当老婆也不是不可能啊。”

    就在宁哥伸手拉车门之时,一阵刹车的声音,陡然响起,在这刹车之中,十几个交警从两辆面包车上跑了下来。

    “胡队,您这是要干嘛呢?”宁哥一看来了这么多的交警,先是一呆,随即哈哈一笑。作为在街面上混事的,宁哥和这些交警都有交情,因此,看到来人是交警,他反而放松了下来。

    那被称为胡队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壮实,一看打招呼的是宁哥,心中也是一动,也笑着道:“小宁,这车是你的么?”

    “啊,也算是我的,我老爸他们局里新弄的,我借来开着玩的。”宁哥浑然没有在意胡队长的神色,提到这辆车,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提意之色。对于一个一把手来说,单位的财物算什么?那当然算是自家的。自家孩子开开自家的车,这不是明摆着是天经地义么!

    这辆新的富康轿车,在县里恐怕也是数一数二的,自己开着,可不是威风么。

    这胡队长眉头一皱,但是瞬间就有了决断,虽然他不想得罪宁哥,但是他更是不敢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张新阳。税务局虽然厉害,但是还管不到他交警队。 百度嫂索之我的书记人生

    “钥匙你拿着呢?”胡队看着在宁哥手中哗哗作响的钥匙,淡淡的问道。

    “可不是么?胡队长啊,你看这富康的钥匙,和普通的钥匙就是不一样,我看以后别的车钥匙,也都得按这个样式去做,这样拿出去,那才叫一个派。”宁哥说话之间,就将那钥匙递到胡队长的面前显摆道。

    胡队长对于这等送上门来的钥匙,哪里还客气?一把接过扫了一眼,说了句就是够别致的,就随手扔给了旁边的一个交警道:“小刘,开走!”

    宁哥在那年轻交警上了车,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是看着白色的富康呼啸而去,他才意识到有些不对。正当他想要发火之际,就听那胡队长接着道:“路边不能随意停车,现在你的车被暂扣了,你等一下,暂扣单这就给你。”

    宁哥懵了,小辉更是懵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

    “胡队,胡哥,你不是给兄弟开玩笑吧?我胆小,您可别这么吓我!我就是喝了一点酒,但是没开车也算不上醉酒驾驶啊。要不这样,我做东,请兄弟们happy一次怎么样?”宁哥一拉胡队长的手,一脸讨好笑容的道。

    “老弟啊,不是我胡某人非要扣你的车,是你得罪人了。”胡队长也不想得罪宁哥,见宁哥这般的低姿态,一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