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九章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王子君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轻轻地翻阅着由政法委办公室送来的文件,虽然离元宵节只剩下一天了,但是作为一名县委常委,王子君还是不得不坐会班。

    “叮铃铃……”

    电话铃响了,王子君接起电话,林颖儿欢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子君哥,我和家琪正在逛集市呢,你快忙完了没有啊?”

    听着这神采飞扬的声音,王子君就仿佛看到了林颖儿兴奋的在大街上溜达的模样,笑着道:“我手里还有几个文件要处理,这样吧,一会儿我请你吃午饭。”

    “好咧!对了,子君哥,家琪想把男友小辉给甩了,嘿嘿,是我的功劳,我发现我跟着你开始学坏了!”

    王子君哭笑不得,心说自己打了个电话换了辆车出了口气而已,却把一个小姑娘给传染了。电话在林颖儿欢快的笑声中挂断了,王子君摇摇头,也挂了电话。

    “王书记,法院的付舜朝院长打来电话,问您什么时候有空,他想请您吃顿饭。”孙贺州从外面走进来,轻声的说道。

    付舜朝?王子君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随即淡淡的说道:“我十五之前都脱不开,这样吧,你先谢谢他的好意,过了元宵节我请他。”

    孙贺州点点头,认真的记在了本子之上,又向王子君汇报了几件简单的工作之后,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

    又看了几份文件,王子君伸了伸懒腰。反正现在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和小丫头去逛逛集市。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要拿自己的手包。

    急促的电话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尖刻的叫了起来。王子君眉头一皱,不得不拿起电话:“你好,我是王子君。”

    “王哥……王哥,不好了!颖儿管闲事,惹下麻烦了,有人要拉她走!”电话里江家琪上气不接下气,王子君的心一下子揪得紧紧的。

    “你们在什么地方?”王子君一边稳住急躁的情绪,沉声的问道。

    “在东市,你快来啊!”江家琪的声音,充满了恐怖。

    王子君放下电话,也不顾其他,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外走了出去。他一边走,一边拨打张新阳的电话。

    “我限你十分钟之内,给我赶到县城集市。”王子君在说完这句话的刹那,就把电话给挂了。在王子君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时候,孙贺州已经快步跑了过来。

    “喊小蔡开车,去集市!”

    王子君不待孙贺州开口,就冷声的吩咐道。孙贺州看到王子君冷厉的面容,也不敢多说话,从跟王子君以来,他就觉得王书记一直都是笑容可亲,像今天这种情形,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这是谁惹恼了王书记呢?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一股同仇敌忾的感觉就出现在脑海,孙贺州迅速的跑回司机班,叫出来了小蔡。

    蔡辰斌的车开得飞快,就好似一道狂风,从县委大院呼啸而出。这蔡辰斌很有眼力,看得出王子君心如火焚,因此,这小车开起来像是一条小蛇似的,开得快捷无比。

    县城东边的集市,此时人来人往,热闹不已,车在来集市的入口,就被来来往往的人群所堵路。王子君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拉开车门,朝着外面就冲了过去。

    孙贺州和蔡辰斌没有想到一向沉稳有度的老板,居然还能这般的失态。当下停稳了车,也顾不了想那么多了,跟着撵了上来。

    集市只有一千多米,并不是太长,但是在这了一千多米的距离之间,却让王子君充满了担忧,这担忧,好像不止是因为林颖儿乃是省委书记林泽远的宝贝女儿,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他像爱护自己至亲至爱的妹妹一样爱护着林颖儿,他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对这个女孩的珍惜。

    虽然是人挤人,但是王子君依旧跑的飞快。很长时间没有找到林颖儿踪迹的他,脸色越加的着急。

    突然,王子君的眼前一亮,就见拥挤的人群中,陡然闪开了一片空地。空地上,一身嫩黄色风衣的林颖儿,正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站在那里。

    在看到林颖儿的刹那,王子君的心立刻放了下来。“颖儿!”王子君忍不住大声的叫道。

    正怒视着眼前五六个痞子的林颖儿,一听到王子君喊她,猛地一抖,迅速回过身,满脸的惊恐和慌乱,心里的绝望与委屈涨潮一样涌到眼睛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的嘴唇碰了碰,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吃力地挤出一丝生硬、干巴的笑:“子君哥。”林颖儿冲着王子君喊道,白皙的小手晃动着。

    在接近林颖儿的刹那,王子君终于看清了此时林颖儿狼狈不堪的模样,风衣上沾满了土,有一绺头发掉了下来,那张泛着粉红光泽的脸庞上,清晰的留下了一个手掌印。

    林颖儿被打了!

    那一瞬间,王子君心头的怒火,好像火山爆发。他的脸冷得像一块生硬的铁板,眼睛里却呼呼往外冒着火苗,样子有点吓人,一个箭步蹿到林颖儿跟前,一把将挡在林颖儿面前的一个小伙子蛮横的推开了。

    “颖儿,说,这是谁干的!”王子君看着林颖儿,心疼的问道。

    从外表看上去,林颖儿还是那么坚强有力,黑白分明的眼睛,黑眼球格外明亮,但是子君哥哥来了之后,林颖儿只觉得自己一点儿劲都没有了,浑身的力气都离开了自己。她的心情很糟糕,她的五脏六腑都散成了沙子,一下子揪住了王子君的胳膊,他的胳膊温暖有力,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关怀与询问,他的眼神柔软得像雾,林颖儿不想说话,她闭着眼睛,放心地靠在王子君的肩上,失去了浑身的重量,很快就泪流成河了。

    “嘻嘻,杜警官,我说的没错吧?我妹妹就是想跟这个小子私奔,才不认我这个哥哥的。”一个油里油气的声音在王子君的耳边响了。

    听着这声音,王子君扭头朝四周看了过去,就见在林颖儿的四周,正站着七八个年轻人,一个个穿的花里胡哨。刚才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多岁,脸色苍白的年轻人,这家伙不是很高,狭长的眼眸之中闪烁着阴冷的感觉。

    在王子君看向他的时候,那人已经冷声的喊道:“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把你的狗腿打断!二蛇,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将我表妹给我带回家去!”

    “你敢!”清冷之中带着一丝愤怒的声音,从那人的旁边传来。

    王子君扭头一看,是一个穿苹果绿羽绒服的年轻女孩,年龄不大,嫩却健美,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特别是那对眉峰,高高地立在一双不大的眼睛上,像是两道天然的屏障,护卫着下面那两汪藏蓝色的湖泊。

    这女孩子论起容貌来,并不比林颖儿差,颖儿属于那种惊艳非常,让人过目难忘的绝对的美女,如果说林颖儿娇柔可爱,那么这个女孩子就是英姿飒爽了,王子君只觉在哪个地方见过这女孩儿似的,那端庄亲切的笑容和眉宇间凛然不可侵犯的美,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人很有安全感和信赖感。

    “我怎么不敢?杜妹妹,这可是我自家的私事,别说你今天没穿警服了,就算你穿着,也休想多管闲事!”那男子说话之间,几个汉子就朝着王子君冲了过来,一个年轻人更是一伸手朝着王子君拉扯道:“狗日的小白脸,给我滚蛋!”

    就在那年轻人拽住王子君的刹那间,王子君的手掌一巴掌搧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始末,但是林颖儿此时的样子,已经让王子君怒不可遏了。

    这一帮鸡鸣狗盗的家伙怎么也没想到,王子君居然先对他们动手了。几个猖狂惯了的家伙一时愣住了,那为首的率先反应过来,大声的挑唆道:“哥几个,他娘的竟然敢动手,揍他。”

    “揍死他个孙子,让他知道老子们的厉害。”在这吵嚷之中,十几个人就朝着王子君冲了过来。

    王子君虽然没怎么打过架,但是此时,已经不是让他退却的时候了,一拉林颖儿让她躲在自己的身后,王子君就准备迎上去。林颖儿很受用地左一眼、右一眼看着眼前这个厚重的背影,咧嘴笑着,眼泪却不知不觉的漫上来,她用手去擦,很快,这个来自于子君哥哥的细致体贴,把她都快暖化了!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给我住手!”接到王子君的电话,飞速的派人赶到现场,张新阳还不放心,自己也跟着来了。一看这么多小混混围攻王子君,大声的喝问道。

    那些混子本来正准备动手,一看到警察,还是软了,目光都朝着领头的年轻人看了过去。

    领头的年轻人看到警察,并没有丝毫的惧怕,他挥手示意已经逼住杜警官的属下不要动手,眼睛戏谑地上下打量着张新阳,若无其事的说:“哎呀,这不是张sir吗?哦,不能再叫张sir了,该叫张局长了,张局长,兄弟恭喜你高升啊,你看我什么时候请你老兄去乐呵乐呵,也算是庆祝一场?”

    看到是这个年轻人,张新阳的心中不由就是一动,他没想到和王书记发生冲突的是这个小子,沉吟了片刻之后,他就大声的喝道:“盛小虎,你想干什么?你要围攻政法委王书记么,我告诉你小子,你再不老实,我抓了你!”

    政法委王书记,这六个字从张新阳的口里一吐出,让那年轻人顿时一愣,他没想到,自己捅了一个马蜂窝,不过,吃惊归吃惊,心里并没有什么可怕的。

    “政法委王书记,王子君?”盛小虎朝着王子君看了两眼,那脸上随即就堆起了灿烂的笑容:“哈哈哈,王书记,不知者不怪,兄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老人家的大驾,有空我请您吃饭,哈哈哈。”盛小虎说话之间,眼眸贪婪的在林颖儿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又扭了过去。

    张新阳的小动作,王子君哪里会看不到呢?能让张新阳忌惮几分的人,想必是有一定的来头的。但是,不管他是什么来头,王子君是不想放过他。

    惹了自己,自己也许能忍一忍,但是让林颖儿受了委屈,那是没有商量的余地的!

    孙贺州快步跑到王子君的身旁,张口就要说话,王子君却朝他挥了挥手,他目光冷冷的看了张新阳一眼,淡淡的说了三个字:“抓起来!”

    张新阳知道自己的小动作瞒不过王子君,但是他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变本加厉,命令自己真的动手了。脸上闪过一丝阴翳,一呆之下,就有些不知所措,正左右为难之际,就听到王子君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张新阳,我给你要结果。”说完,一拉林颖儿扭头就朝着停车的地方走了过去。

    “抓我?张哥,你不会……”盛小虎在王子君走了之后,脸上带了一丝嘲弄的神色,还真有不识马王爷三只眼的,这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也太他娘的狂傲了!

    张新阳听着王子君淡淡的声音,知道这是王书记下的最后通牒,如果自己不动手,那从今往后,自己就不再是王子君的人了。而一旦王子君抛下自己不管,那自己这个副局长可就危险了。

    不过对方的势力,他也是顾忌不已。得罪了对方的后果,他也是心知肚明的。愣怔了片刻之后,张新阳一把将帽子拉了下来,厉声的对身后几个警察道:“给我把人带走了,出了事情我顶着。”

    盛小虎看着朝自己快速扑来的张新阳,心中不由得一突,但是,还是色厉内荏的威吓道:“妈了个逼的张新阳,你敢动动手,老子要你的命。”

    不过,他的破口大骂,换来的却是张新阳一个大大的耳光。伴随着这个耳光,早就对这群东西有意见的警察,就好似猛虎下山一般,朝着那些混子冲了过去。

    见到盛小虎被打,那群混子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底气,此时在民警的飞扑之下,一个个撒腿就跑。可是此时再跑,已经来不及了,一个个被摁倒在地,反倒着手被押走了。

    “张新阳,我操你祖宗,你他娘的给我听着,我哥是不会放过你的。”盛小虎被打了两个耳光之后,越发的嚣张,蹦起来破口大骂道。

    刚才打了盛小虎一个耳光的张新阳,此时怒气也下去了,一听盛小虎提到他哥,心中不由得打了个激灵,一时间,竟不敢再对盛小虎实施行动。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时,蔡辰斌迅速跑了过来,手里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贴已经花开的膏药,在盛小虎气急败坏的大吵大闹的时候,直接将那膏药狠狠地贴在了盛小虎的嘴巴上。

    盛小虎在芦北县,那也是一个横行霸道的人物,无奈此时被一贴膏药粘在了嘴巴上,就像一头被装在布袋里的猪一般,只能发出两声喔喔的声音。

    蔡辰斌代表的是谁,这蔡辰斌代表的是王书记,这膏药就是王书记给他贴上去的。张新阳看着扬长而去的蔡辰斌,心中突然多了几许底气。

    “走!”

    朝着自己的下属一挥手,张新阳带头朝着街口的警车走了过去。而那本来因为害怕盛小虎而不敢看热闹的老百姓,此时一个个对嘴上贴了一贴膏药的盛小虎指指点点,那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杜警官在张新阳等人动手之后,就一直在那里冷眼旁观,一看到不可一世的盛小虎嘴上居然被糊了一贴膏药的时候,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个政法委书记,真有意思。

    王子君用手绢轻轻地擦拭着林颖儿脸上的掌痕,这丫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叫疼,泪花在她的眼中涌动。两个人虽然不说话,但是,温情却在他们之间默默传递。

    而一直被林颖儿拉着手的小姑娘,也就是十多岁,虽然浑身是土,但是明媚善睐,模样倒也清秀可人。

    “怎么回事?”王子君放下手绢,轻轻的问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哥,是这么回事。”林颖儿一拉小女孩的手,就将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

    原来林颖儿和江家琪逛街逛的正高兴,就看到几个恶狠狠的汉子正在一路狂追这个小女孩儿,旁边的路人对于这种事情,都是事不关己置身事外。更有一些好似知道这些年轻人来历的人,在这些年轻人还没有来到自己的身边,就好似见到虎狼一般急匆匆的躲开。

    林颖儿本来就正义心过剩,一看那女孩摔倒在自己跟前,心里大为不忍,一脸正义的拦在了众人面前。

    这一拦不要紧,那几个追上来的小伙子立刻就两眼放光了,不但要把小女孩带走,还要捎带着把多管闲事的林颖儿也带走了。那盛小虎上来就拉扯林颖儿,林颖儿撕扯之下,挠住了他的脸,这小子一下子恼了,上去就甩了林颖儿一个耳光。

    “盛小虎,”王子君喃喃的重复着这三个字,脸色阴沉得能拧下水来。

    “哎呀,忘了跟那个警察姐姐打招呼了,要不是她,我就被那帮坏人拉走了!”林颖儿如梦初醒一般,连声感叹。

    “明天我找她过来,你再跟她说话就是了。”王子君怜爱的看了林颖儿一眼,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她的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