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五章 舍得一身剐 敢把皇帝拉下马
    接下来,芦北县对黄市长的接待,就没有再通知王子君,王子君在离开会议室的时候,只有肖子东悄悄地握了握他的手,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理会王子君的意思。

    “王书记,”孙贺州有点慌张的迎了上来,对于这些跟班秘书来说,上面的会议内容,根本就瞒不了他们,王子君在会议上和黄市长顶牛的事情,早已被传得沸沸扬扬,而黄市长一怒之下,非要将王子君赶出红玉市的事情,更是传出了县委大院。

    刚才还跟孙贺州千方百计的套近乎的秘书,此时已经不再理会孙贺州,看向他的目光,更好像看一个耄耋老者一般。

    一个几乎被判了死刑的领导的秘书,同样也是判了死刑。此时的孙贺州,心中充满了惶恐。

    王子君看着神色慌张的孙贺州,轻轻点了点头,孙贺州有这种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年轻人,正是需要打磨的时侯,能临危不乱,处乱不惊,才能达到处之泰然的境界。不过,这位王书记恐怕是忘了,在想到这孙贺州是年轻人的时候,他本人的年龄还没有人家大。

    “王书记,下一步该怎么办?”孙贺州看着王子君气定神凝的没有任何反应,忍不住忧心忡忡的开口问道。

    “没事儿,我心里有数。这样,你把张新阳给我叫来。”王子君拍了拍孙贺州的肩膀,淡淡的说道。

    王子君被黄市长点名批评,并把他送回省里的事情,就像一棵长熟了的蒲公英,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某个人的嘴巴一动,消息的种子便撒遍了整个世界。没过多久,很多机关里的人就知道此事了。王子君像一只舞台上的演员一般,被各种心理的观众滔滔不绝的评判着。很多人对王子君的离开欢欣鼓舞,但是更有不少人扼腕叹息,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作后盾的人,伤不起啊。

    对于盛氏兄弟是什么人,他们都心知肚明,此时好容易有一个政法委书记敢对这个刺头下手,还被上边调走了,这让他们心里有些不忿,但是再不忿又能怎么样?对于这等事情,根本就没有半点发言权。

    夜幕之中,芦北县东郊的一处四层别墅里灯火通明,本来应该在县委招待所休息的黄市长,此时正慵懒的窝在一个雕龙刻凤的金黄椅子上,在他的旁边,有两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女孩,一左一右,正给他捏腰捶背。

    左侧的女孩子显得尤其出众,浑身上下的皮肤被灯光照成了蜜色,好像刚从森林里跑出来的一只小鹿,浑身散发着一股野生生的气息。她的双腿显得那么修长而富有弹性,她的肩胛骨和胯骨弧度柔美,胸脯骄傲的挺立着,像一对结实的青苹果,无可挑剔。她生着剑眉,薄薄的嘴唇怎么衬托得起如此英武的眉毛呢?这样的眉毛,当然需要丰满的嘴唇来接纳它浓重的投影了。这让她看起来特别的性感。

    右边的女孩儿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是依然是乍暖还寒,这女孩却穿得十分大胆,上穿一件嫩绿的羊毛衫,下身穿一件黑色的超短裙,佩戴着一副银粉色的扣形耳环,光鲜十足,蛊惑人心。

    “哈哈哈,黄市长,今天真是痛快啊,黄市长的一番话,实在是太爽利了,将那些苍蝇蚊子赶出去,好啊!”郭万臣举起酒杯,哈哈大笑的朝着黄市长敬酒。

    黄市长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端起自己面前艳红如血的红酒,轻轻地抿了一点,语重心长道:“对于一些狂妄的家伙,绝不能手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得一杆子打死。老郭啊,这一次组织的不错,我还是基本满意的。不过啊,我还是得批评你两句。”

    郭万臣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是市长的人,对于市长的批评不但不怕,反而带了一脸的热切期待。作为一个领导的下属,如果领导能劈头盖脸的训斥,那说明他没把你当外人,否则,处处对你都很客气,那就是跟你尿不到一个壶里了。这个听起来不正常的现象,就像平时上街买东西,越是对某个东西,就越愿意挑三拣四、吹毛求疵,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达成生意,有的商品瞟一眼就走,连问都懒得问一句的东西,那是入不了你的法眼的。

    “小郭啊,你这个人工作有思路,也有手段,但是,有一点我得批评你几句,心慈手软。我留你在芦北县干什么?还不是想让你帮助青龙在芦北县弄下去么?你倒好,被一个新来的乳臭未干的政法委书记给牵着鼻子走,哼,真不知道你这个主抓政法的副书记是怎么干的!妈的,人年轻有个屁用?上街刷卡能用脸吗?”黄市长批评的虽然严厉,但是话里话外,却带着一种自己人的亲近。

    “黄市长,我错了!我不该瞻前顾后,优柔寡断。您放心,我郭万臣向您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郭万臣抬头挺胸,朝着黄市长保证道。

    “嗯,那就好,这样,明天你等我走了之后,就将青龙放出来,至于小虎的事情,你慢慢来。”

    黄市长被两对柔弱无骨的小手敲得骨头都快酥了,只觉一种生理上的本能有了反应,说话之间,随手将身旁的一个小姑娘揽过来,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咂了咂嘴,说是从未见过女孩子有这么漂亮的腿,骨骼匀称,肌肉是如此的富有弹性!一边说,一边用手指饶有兴趣的在小姑娘腿上哒哒地弹了几下,然后对另一侧的小姑娘说,听啊,她的腿像琴键一样,会发音哪。

    一旁的小姑娘佯装吃醋,小嘴一撇,不快道:“看您的魂都快丢了!”黄隆章见状,神秘的笑着说,我丢了魂儿,你得把它给我叫回来啊。

    郭万臣看着黄市长一脸急不可耐的猴急模样,知道黄市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享受生活了,当下会意的嘿嘿一笑,朝着黄市长道:“黄市长,天色也不早了,您整天日理万机的,千万要保重身体,不打扰您了,您好好休息。”说话之间,他朝着伺候在黄隆章身边的两个小姑娘挥了挥手,让两个小女孩扶着黄市长去休息。

    目光从两个小女孩袅袅娜娜的小身板上扫过,郭万臣的心也不由得一阵烦乱,暗骂这黄市长什么都好,就是好这一口,实在是不敢恭维啊。据说,这黄市长曾经大言不惭的说过,上帝不是万能的,因为,他只是创造了处女,但是,只有男人,才能创造妇女啊。

    等黄市长离开,郭万臣轻轻地举起酒杯喝了一口,他仿佛已经看到,王子君收拾东西,黯然离开芦北县的模样。

    县公安局家属院,一脸疲惫的杜自强正在泡脚,睡前泡脚,这几乎是杜自强自踏入政界以来的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了,几十年了,除非哪天喝得酩酊大醉,很少间断过。

    “老爸,王书记真的要调走么?”一身睡衣的杜小程,从自己的房间里推门出来,可爱的小熊睡衣,让这个年轻的女警一改白日里的英勇,这家常的装扮显得那般的妩媚。

    杜自强看着女儿一脸质问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容,对于这个宝贝女儿,杜自强一直视为自己的软肋,这是他最大的骄傲了!

    “嗯,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化了,这一次,王子君算是彻底栽了,他不该惹盛青龙那个马蜂窝啊!”杜自强虽然对王子君有些看不惯,但是对于这位年轻的新贵就这么离开,还是有一些感触的。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盛青龙的案底卷堆起来有一尺多厚了,没有一个人理会,现在有人管了,你们又要把人调走,这世上还有公理没有了?几十年后,再拍拍自己的良心口扪心自问一下,今天作这样一种决定,是不是愧对于自己的职位呢?”在确定自己听到的消息确切无疑的时侯,杜小程的脸上,充满了愤怒。

    杜自强虽然赞同女儿的话,但是此时他却知道自己要给女儿打打预防针,省得这孩子口无遮拦,当着外人的面胡说八道。

    “小程,你说话要注意,你不止是代表了自己,更代表了我。我告诉你吧,这次黄市长之所以突然来芦北县视察,为的就是王子君,这是人家早已经安排好的局了,就是想把王子君弄臭了再设法赶走。”

    “那真的没有办法让王书记留下来了么?”杜小程想到那个眉目清秀,一直都是满脸笑容的年轻书记,心中像是被紧紧的揪了一下似的,猛的一疼。

    他走了,真是太可惜了!

    “爸,盛青龙会怎么样?”杜小程沉吟了一下,还是问出了这个她仿佛知道答案的问题。

    “怎么样?还能怎么样?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明天他就能出来了。这一次只要找一两个替死鬼,盛氏兄弟还会继续在芦北县兴风作浪的。”杜自强一边说话,一边拿着毛巾擦自己的脚,对于这种话题,他已经没有再说下去的兴趣了。

    杜小程看着一丝不苟的擦脚的父亲,默默的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很多人都睡不着觉,作为县委书记的侯天东,第一次和刘成军坐在一起喝酒。两个人在县委招待所一间安静的套间内,就着一盘花生米、一盘炸黄花鱼、一盘酱猪蹄、一盘牛舌根四个小菜,沉默的喝着酒。

    两个人谁都不想说话,但是又好似在交流着什么,一个人举起酒杯,另外一个人就会跟着将酒杯举起,然后将那杯中酒一饮而尽。

    一瓶子的酒,被两个人就这样喝了下去,而那四个小菜除了炸小鱼少了一半之外,其他的都好似没有什么动静一般。

    “刘县长,喝完这一杯,咱们就散了吧。”侯天东端起杯子,终于开口道。

    刘成军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轻轻地放下酒杯道:“侯书记,王书记可惜了。”

    侯天东神色凝重了几分,尽管他对于王子君还有一些隔阂,但是王子君确实是一个敢干事的人,而且连他们两人想干都不敢干的事情,王子君也干了。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呢?他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摔打摔打也好。”侯天东说话之间,将酒杯放了下来。两人相视苦笑了一声,就没有再说话。

    ……“张局长,你确定吗?”王子君指着手中一张照片,轻声的对张新阳问道。

    张新阳面对年轻的政法委书记,依旧很是尊重,王子君要走的消息,他更是早就听到了,不过他自己知道,自己是王子君提拔起来的,在圈子里,也就是王子君的人,如果没有了王子君这颗大树给自己遮风挡雨,以后自己的前途,将是一片的暗淡。

    “是的,王书记,我有十足的把握,这个人就是他。”张新阳又拿出一张照片,斩钉截铁的说道。

    王子君笑了笑,接着又拿着几张照片翻动着,不时的问上张新阳两句,让张新阳准备一些材料之类的东西。

    除了照片,屋子里还有一部放映机,正在那里捣鼓的孙贺州和蔡辰斌将放映机弄得忽明忽暗。

    “王书记,好了。”随着一丝投影射在一面白布之上,蔡辰斌满是惊喜的朝着王子君喊道。

    王子君放下手中的相片,抬头朝着那屏幕看了过去,就见一群打着条幅的人,已经出现在了屏幕之上,和这些人相比,一脸亲民之色的黄市长,显得特别的醒目。

    看着黄市长一个个和上访的人握手,王子君忍不住轻声的笑道:“看不出来啊,咱们的市长挺上镜的嘛!”

    对于事情已经有了不少了解的张新阳,轻轻笑了起来,他掏出烟递给王子君一支,然后轻声的说道:“黄市长真的很上镜,就是不知道他看到这些会有何感想。”

    芦北县发生了什么事情,林颖儿根本就不知道,在脸上的掌痕消失了之后,她的芦北县之旅就再次兴致勃勃的开始了,只不过过了元宵节之后,她返回学校的日子就临近了。

    清晨的阳光,再次照耀在她无限美好的身躯上,伸了伸懒腰的林颖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心里想,美好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细细的梳洗了一遍之后,林颖儿对着镜子看了看,放了心,里面的少女依旧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仍然青春勃发,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子君哥哥也不知道忙什么呢,这次一定得拉他跟我出去玩。”林颖儿轻声的自语道。

    王子君天天没空陪着她,这让林颖儿初来这芦北县的时候有点黯然神伤了一段时日,但是很快,她就从市井生活中获得了安慰和乐趣。

    县城的生活是从小养尊处优的林颖儿从来不曾经历过的。房屋高的高、低的低,新的新、旧的旧,它们挤靠在一起,好像一个人长了一口参差不齐的牙齿。街巷呢,倒像个心事复杂的小女人,斜街一条连着一条,弯曲的巷子更是随处可见。不过,正是这种不规整,才使这里的生活显得琐碎而温暖。

    林颖儿喜欢到这种到这条做小本生意的小巷子里去溜达。那些卖土产日杂的,卖蔬菜水果的,卖各种面食的,卖各色熏蒸酱肉熟食的,卖衣服和鞋帽的,卖花卖鸟的,鱼龙混杂,十分的热闹。林颖儿常常揣了零钱在这条街上逛荡,一碗漂着葱花的馄饨或者是一个刚刚出锅的油炸糕,就让林颖儿吃得满嘴流油,她喜欢到这里吃完饭,到这些杂货铺里转转,杂货铺里出售的这些小东西材质普通、价格低廉,但是颖儿喜欢。她每天吃完饭,都乐此不疲的一家一家挨着逛,淘些自己喜欢的小东西。

    林颖儿发现自己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这里,这种接近农村、清新淳朴的乡土气息。只是有一点是她不愿承认,不曾意识,却真实存在的:她喜欢的子君哥在这里。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推开房门,林颖儿就准备去吃点东西,这时,一个熟悉的服务员来到了林颖儿的身旁,看着一脸兴奋之色的林颖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给林颖儿打了个招呼。

    对于这服务员,林颖儿笑颜以对,不过随即,服务员的一句话,却让林颖儿大吃一惊。

    “林小姐,我们所长说您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把房费给结一下吧!”

    林颖儿虽然单纯的,但是作为林泽远的女儿,有些事情她还是能品出味道来的。自己来县委招待所住下,那是子君哥安排的,从当初住进来时的情况看,就是子君哥给房费,这人也不会接受的啊。怎么才几天功夫,就开始变脸了呢?莫非,子君哥哥出了什么事不成?

    林颖儿从小在优越的家庭环境中无忧无虑地长大,几乎算得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很少为生活里的琐事操心,但是她本人却也相当的聪慧,更何况因为爸爸林泽远的身份,耳熏目染之下,对于官场的一些事情,也不是丝毫不了解。

    “小李,房费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不过你得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这个房费嘛,你还是找我子君哥去要吧!”

    服务员面对一脸坚决的林颖儿,沉吟了瞬间,才犹犹豫豫的将事情讲了一遍。当林颖儿听到王子君因为自己的事情被市长批评,还要被赶出芦北县的时候,她再也坐不住了。

    “这些钱给你。”从小包里胡乱拿出来几百块钱,一股脑儿的塞给服务员,林颖儿就朝着王子君的房间里跑去,可是王子君的房间,却是房门紧闭,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答应。

    林颖儿看着锁住的门,小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她陡然仰起头,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内。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就那起床头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丫头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林泽远温和之中带着一丝爱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

    听到爸爸的声音,林颖儿的情绪像一坛酝酿多年的老酒,一下子挥洒出来了:“爸爸,我被人欺负了!”林颖儿说话之间,大滴大滴的泪水,就从她的眼里汩汩的流了下来。

    林泽远夫妇就这一个女儿,虽然位居高官,但是对女儿的宠爱,却是一种本能。林泽远一听电话那头林颖儿泣不成声,那一向泰山崩溃也不变色的沉稳,旋即消失的干干净净。

    “王子君那小子怎么你了?颖儿你别急,慢慢说,他要是敢有丝毫对不起你的地方,老子抽了他的筋,扒了他的皮!”

    林颖儿没有想到自己一哭,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心中在升起一丝我倒是想要他怎么我的想法之后,林颖儿赶忙将自己这里的情况,朝着林泽远说了一遍。

    在确认女儿没有事情之后,林泽远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他那省委书记的睿智,在这一刻再次恢复了过来。

    “颖儿我的好女儿,你安安心心在那里玩,这件事情,爸爸很快就会处理。”林泽远说话之间,就放下了电话。

    林颖儿求援的事情,王子君自然不知道,他坐在办公室之中,沉吟着这件事情怎么办。尽管他依旧是政法委书记、副县长,但是此时他的门前,却是人迹寥落。

    官场就是这么现实,在王子君春风得意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冒了出来,想要凑到王子君这颗大树下,而现在,一听黄市长要撤王子君的职,立马就冷清了,再没有人闲着无事跑来汇报工作了,就是那电话也像睡着了一般,再没有了声息。

    一阵吵闹声,从窗外传来,听到这噪杂的吵闹声,王子君扭头朝着窗外一看,就见一群人聚集在百米外的停车场,好像出了什么事情。而在这些人之中,王子君发现了孙贺州和蔡辰斌的身影。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就快步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你再敢说一句王书记的坏话,我照样揍你!”蔡辰斌的声音,在王子君出门的瞬间,传了过来。

    “蔡辰斌,你牛什么牛,王子君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你那辆车开不成了,钱县长已经说了,那辆车归我开!”一个尖利的声音,从人群中再次传来。

    这人的话,让王子君眉头一皱,不过他还没有到和这种人计较的地步,就在他沉吟之间,就听蔡辰斌一声怒喝:“我揍你个孙子。”人群又变得混乱不堪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统统给我闪开。”没有等王子君开口,就已经有人走了过来。

    那些拉扯的人一看到来人,一个个都恭敬的道:“孙县长好。”

    “孙县长,蔡辰斌打我,您可得给我作主啊。”尖利的声音带着一丝喜悦,邀功似的喊道。

    人群渐渐的分开,蔡辰斌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子被露了出来,那瘦子个头不低,但是此时不但衣服皱巴巴的,身上还有两个脚印,很显然,刚才和蔡辰斌的冲突之中,他老兄是吃了亏的,此时他正眼巴巴的看着孙浩立。

    “蔡辰斌,在县委大院之中打人,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我告诉你,你这个司机要是不想干的话,就给我滚出大院,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个腿的大活人可好找的很!”孙浩立根本就不给蔡辰斌反驳的机会,胖胖的手指朝着蔡辰斌一指,大声的骂道。

    蔡辰斌性子倔强,何曾受到过这种委屈?当下有心和这孙浩立吵上一场,但是又怕自己和孙浩立吵起来对王子君不好。

    他的脸色,涨得通红,但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孙贺州站在他的不远处,也不知道该怎么帮蔡辰斌。

    “孙县长,您真是好大的威风啊!”淡淡的声音,从孙浩立的身后传了过来。

    孙浩立正骂的高兴,他好似要将对王子君所有的怒气,一下子发泄到蔡辰斌的身上一般。此时听到有人说话带刺,心中顿时大怒,扭头一看,却见王子君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虽然已经知道王子君将离开芦北县,也知道栽了这么一个跟头之后,这家伙的前途暗淡,但是看着这个神色淡然的年轻人,孙浩立的心中,仍然本能的觉得心里怯怯的。

    我怕他个鸟,心中暗自给自己打气,但是孙浩立开口的话,还是没有什么气势:“王……王书记。”

    “嗯,孙县长,听说你和子东主任换了换位置,这机关事务管理的事情也归你管了?”王子君云淡风轻的朝着孙浩立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

    和肖子东换位置?他孙浩立倒是想,不过这也得看看上面同不同意啊。一时间猜不透王子君究竟要说什么,孙浩立呵呵一笑道:“没有这回事王书记你太看得起我了。”

    “哦,原来是我说笑了,既然你不负责县委办公室,那我换不换司机的事情,你在这里多什么嘴?莫不是谁的裤裆没有拴好,该你露脸了不成!”王子君的声音陡然一变,手指一点,冷声的朝着孙浩立说道。

    孙浩立的脸色,顿时变得酱紫,他没有想到王子君这么不给他面子,当着这么多的人,孙浩立就感觉自己这个人好似要爆炸了一般。

    “你……你……”孙浩立指着王子君,声音充满了颤抖,他很想好好地教训王子君一顿,但是此时,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蔡辰斌见王子君说话的时候,脸上就是一阵的激动,此时听到王子君为了自己居然这般的出言不逊,毫不客气的挖苦孙浩立,心里更是激动不已。书记就是书记,虽然到了低谷,但依旧不会把孙浩立这种人放在眼中。

    “孙县长,我前些时候拉下了一个公安局长,觉得很不过瘾,我就想了,要是我舍得一身剐,再把一个副县长拉下马,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爽呢?”王子君笑吟吟的看着孙浩立,淡淡的说道。

    威胁,王子君这话简直就是**裸的威胁!可是孙浩立自己本身就不干净,更知道眼前这位将要离开,他要是破罐子破摔真的要弄自己的事情,自己可是合不着。

    “王子君,县委不是你胡说八道的地方,我去找侯书记说理去。”孙浩立说话之间,扭头就朝着侯天东办公室的方向走了出去。

    那些看热闹的人,此时见孙浩立离开,一个个可是不敢触王子君的霉头,只是瞬间功夫,就立刻作了鸟兽散。

    “王书记,我给您检讨,我不该和人争吵,头脑一热,就动拳头了……”蔡辰斌看着散去的人群,沉声的朝着王子君检讨道。

    孙贺州看到蔡辰斌检讨,赶忙道:“王书记,这怪不得辰斌,实在是那赵来旺的嘴太臭,他要不是说您,辰斌也不会和他动手。” 360搜索:.☆//☆

    “我知道,不过辰斌,动手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你以后啊,还是要多动动脑筋。”王子君拍了拍蔡辰斌的肩膀,柔声的说道。

    重新回到办公室之中,王子君拿起了一棵烟,就在他准备点着的时候,门轻轻地被敲开了,一脸怒气的张新阳,快步的走了进来。

    “王书记,他们将盛青龙放了,说是证据不足,是郭万臣亲自到公安局督阵,连局长在郭万臣的压力之下,还是屈服了。”张新阳说到这里,一拳狠狠地砸在墙上。

    盛青龙被放了,这并不出王子君的意外,此时自己被传闻说是一个要走的人,连江河就算心中对自己如何的感激,也不可能因此顶撞好像握着尚方宝剑的郭万臣。

    “有些人啊,太急了一点”王子君拿起水杯给张新阳倒了杯水,接着道:“那件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王书记,已经基本调查清楚了,这是这些人的案底和各方公安机关发布的抓捕令。”张新阳听王子君说到这里,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他万万没想到王子君居然能从这个角度入手!把这些资料整理完之后,张新阳暗自庆幸自己一直都表现得很理智,坚决的站在了王书记这边。

    “嗯,非常好。”王子君接过张新阳递过来的一沓材料,认真的看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