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一章 你来过一下子 我想念一辈子
    “王书记,咱市里后天要召开全市经济运行会了,这个会议规格很高,各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要参加,而且,还要求抓经济的副县长也参加。在会议上,市里每年都要表扬先进,批评落后,咱们芦北县的情况您也知道,每年都是垫底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芦北县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红玉市最穷的县,论起经济发展,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出手的东西。在这个以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不被批评才怪呢。

    “王书记,听说韩县长住院了,说是血压高又犯了。”倪震秋说话很有水平,说话吐了半截儿,又把后半句给咽回去了。

    按照分工,经济运行这一块,是韩明启抓的,现在韩明启住了院,那经济运行会,就必须换一个副县长参加了。倪震秋虽然没有明说,却分明是在提醒自己,不要参加这个经济运行会。

    王子君笑了笑,朝着倪震秋点了点头。这个点头,让倪震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这说明自己已经初步得到了王书记的认可,而领导的认同,对于他这个没有支撑的政法委办公室主任来说,那就是眼下最好的苗头了。

    看着倪震秋诚惶诚恐的退出去了,王子君淡淡的笑了笑,这个倪震秋比起孙贺州来说架子要灵活的多,但是要想收拢住这等人,自己还得好好观察一段再说。

    “叮铃铃……”

    清脆的电话铃声,欢快的响了起来。王子君随手拿起电话说了句我是王子君,但是电话那头,却没有半丝的声音。

    开始王子君还有点怒意,但是随着那断断续续的呼吸声,王子君突然身体一震,忍不住喃喃的说道:“虹锦?”

    “你这个家伙,还能听出来我的呼吸声,算你过关。”娇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出来。听着这笑声,王子君的心就好似被什么触动了一下一般。只觉内心里对于秦虹锦的爱,不是可以随便抹去的,也不是可以轻易封杀的,对他而言,已经刻骨铭心,深入骨髓,一想起来,心口就隐隐作痛。秦虹锦的这个电话,把隐藏在他心里的绵绵不绝的寂寞和痛苦,一下子给挖掘出来了。

    “宝贝,我想你了!”王子君虽然没有看到,但是他凭着声音,也能够想到对面那个人现在含泪而笑的情形,爱人是不需要眼睛的,用心就可以直接感知。

    电话之中,再次陷入了沉默,在这沉默之中,好似有这无穷的相思,顺着电话线,从遥远的南方一直传来。

    “傻瓜,别的我不管,过些时候,你一定要来看我,不然的话,我就跟着别人跑了。”秦虹锦的话,字字深情、句句凝重、声声难忘,却说得很快,飞快的说完之后,那头的电话,就毫不犹豫的挂掉了。

    王子君手里握着电话,久久没有放下,去南方看她,这个想法一出现,就好似像澎湃激荡的洪水一般,简直有点难以自控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孙贺州走了进来,看着有点发呆的王子君,呆了一下,这才小声的汇报道:“王书记,刚才政府办通知,刘县长要召开县长办公会。”

    王子君点了点头,迅速恢复了冷静,这个县长办公会要干什么,他心中差不多已经有了谱儿了。

    “王书记,听说是韩县长请了假,后天的会议没有人陪两位老一参加,刘县长这才召开这个会议的。”孙贺州停顿了一下,又小声的对王子君汇报道。

    经济运行会,对于芦北县来说,那就是一个丢人会,去年的会议上,不但被市委主要领导点名批评,更将一面黑旗给捧了回来。领黑旗的事情,书记县长自然不能上台,这件事情,自然就落在参加会议的副县长身上。

    如果是露脸的事情,大多人都很愿意参加,但是这种丢人的事情,可没有几个人愿意上台。丢人不说,恐怕还要给市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做事而不争功,揽事而不越权,作为副职,这点丢人现眼的活,是应该主动揽过来的。

    这个会议本应该韩启明参加的,只是韩启明这家伙现在装病,那就只能换人了,可是换谁呢,这让县长刘成军很是为难。

    王子君拿着小本子来到会议室,会议室里,钱艳丽,石峰辉和孙浩立都已经提前来到,他们三个人在县长中都不是常委,所以排名自然也就靠后。

    在王子君刚进来的时候,这三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虽说这次会议的主题没有说明,但是这三位副县长这点敏感的触觉还是有的,他们心中更明白,这件倒霉的事情,恐怕要从他们三人之中选出一个了。

    杜自强老谋深算,又是常务副县长,刘成军支使他去的可能性不大,而王子君,以前倒是有可能,但是自从这位成为政法委书记,并将不可一世的郭万臣给绊倒之后,大有一副后来者居上之势,眼下,他在县政府班子中的地位可以说已经升到了杜自强这个常务副县长之前,要想让他参加这等丢人的会议,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柿子要捡软的捏,这个道理他们当然懂,更何况刘成军玩的也是轻车熟路了。他名义上开这个会,实际上就是由他、杜自强和王子君三人决定这个会议由他们仨中的一个谁参加。

    看到王子君走进来,石峰辉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点点头道:“王书记,前回的酒你喝的有点滑头啊,本来你是主客,却把我给喝倒了,这可不行啊。”

    石峰辉虽然说的是喝酒的事,但是实际上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意在向其他两人表明自己和王子君的关系很不一般。对于石峰辉的这点小心思,王子君自然心知肚明,当下随口附和道:“石县长这话你就说错了,咱哥俩在一桌上碰见,你老哥才是主客,要是分不清这个位置,那我以后可不跟你出去了!”

    王子君的这番对答,让石峰辉觉得很有面子,论起地位来,王子君是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任副县长,比起石峰辉这个副县长在县里的话语权不知道要强了多少。现在王子君如此的给他搭台,让石峰辉对王子君的好感更增加了几分。

    钱艳丽今天穿着紫灰色的套装,和以前一样搓脂抹粉的,肤色也还是白得像豆腐,皱纹却比以前显得更深了,在王子君进来的时候,脸色就有点灰沉沉的,对于王子君,她是彻底的恨上了,尤其是她儿子郑宜宽被确认为盛青龙的团伙成员之后,这种恨意就更加深了几分。

    不过,她虽然恨王子君恨得牙根痒痒,却也是无计可施,至少目前不能把王子君怎么样,相反,王子君要想找她钱艳丽的茬儿,倒不是什么难事。

    而孙浩立看向王子君的目光,却有一丝的惧意,不过这一丝惧意他掩饰得很好,只是在眼角闪烁了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这两人都不说话,低着头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本子。王子君看着两人的神情,心中念头不断地闪烁。

    刘成军和杜自强一前一后走进了会议室,杜自强在王子君的旁边坐下来之后,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随手扔给了王子君一根烟,而刘成军也朝着王子君笑了笑。

    现在王子君在县委的地位很是特殊,很有一种第三股势力将要形成的趋势。虽然他在常委之中的排名不是很靠前,但是现在不少干部在排名的时候,已经将他的名字排到了抓组织的副书记陈路遥的前面。

    “同志们,今天召集大家来,主要是商议一件事情。”刘成军点了一支烟之后,也不像以往开会那般说一些废话,而是直接开门见山。

    “韩县长病了,后天的全市经济运行会必须有一个副县长参加,侯书记有指示,要求咱们政府尽快将这件事情定一下。”刘成军说话之间,就掐着烟卷,眼睛好似雄鹰一般朝着钱艳丽等三人看了过去。

    会议室一阵沉默,没有人主动开口,这等事情躲还来不及呢,谁会开口主动去触这个霉头呢?

    王子君轻轻地在本子上划拉着,他心中暗自思量自己要是当县长遇到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呵呵,看来大家都不准备先开口,那我就开始点将了,杜县长,你是常务副县长,你来说说谁和我一起参加好呢?”刘成军将烟在烟灰缸里一按,点了杜自强的名。

    杜自强见刘成军点了自己的名,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他将烟轻轻在烟灰缸之中按了一下:“既然刘县长点名了,那我就说说,现在老韩病了,自然不能参加。剩下咱们几个在家的,要让我说,我觉得我参加最合适了,不过呢,后天我已经和财政厅的赵科长约好了谈一个项目,关系到五百万的发展资金,要是失了约恐怕不太好吧?”

    杜自强的滑头,并没有出乎刘成军的意料,他是谁也不得罪,还把自己给脱离清了。虽然对这家伙的奸猾早就有准备,但是此时刘成军还是有点牙根痒痒。

    “既然杜县长忙,那就去忙吧,你是常务,你觉得除了你之外,谁和我一起出席最好?”刘成军有点不甘心就这么让杜自强过关,追问了一句。

    “要我说啊,在坐的各位一个比一个强,只要拉出去,绝对不会给刘县长丢人,你是班长,你点将吧。”杜自强很是随意的再次将皮球踢了回去。

    刘成军咂了咂嘴,没有再接着问下去,他心中清楚,再问也是白搭,这个得罪人的活,杜自强是绝对不会干的。在召开这个会议之前,刘成军对于让谁去就已经有了一些打算,此时见杜自强推了出去,他就看向了王子君:“王县长,你后天有事没有?”

    后天有事没有?听了刘成军的这句问话,王子君心里一个劲儿的感叹,人在官途,不管你是有背景也好,还是钞票成沓也罢,有点真才实学终究还是好的。你看人家刘县长,这领导艺术是多么的高超啊。仅仅这一句问话,就把人家的水平充分显示出来了。

    表面听来,这刘成军是问王子君能不能参加,但是实际上,所有的人都清楚,这是刘成军在卖王子君的好呢,那意思分明是在提醒王子君,你有什么借口快点说,只要你说得滴水不露,我就让你过关,这参加会议的人选就没有你的事儿了!

    钱艳丽看着淡然而坐的王子君,鼻子动了动,一腔怒火从她的心中升起,但是事事比人强,现在的王子君不但在政府之中的排名在她之前,就是在常委会之中,也都是一个新生的强力人物,刘成军落人家的好,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和钱艳丽揣着同样心思的还有石峰辉和孙浩立,这两人也不傻,同样明白县长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一道道目光,此时已经看向了王子君。刘成军的目光充满了善意的笑容,他拉拢王子君对抗侯天东的心思越加的急迫,这个时候的示好,比跟他喝上几杯酒可强得多。

    王子君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笔,掷地有声的说道:“后天,我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看,就让我陪县长去一趟吧。”

    王子君的话调不高,却铿锵有力的撞击着几位县长的耳膜,王子君的这个回答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主动把这个丢人现眼的活给揽走了!

    王子君傻么,无论是刘成军还是杜自强,都不会有这种天真的想法,一个能够在关键时刻力挽大厦于将倾,让印刷厂起死回生;一个不出手便罢,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的,能够和市长掰腕子又大获全胜的人物,怎么会是个傻子呢?

    杜自强看着王子君年轻而又波澜不惊的面孔,陡然心中一动,担当,这两个字,豁然出现在了他的心头。有担当,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但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而现在王子君做出的这个选择,却向所有人显示了他的勇于担当。

    刘成军意味深长地看了王子君一眼,点了点头道:“好!就按王书记说的办,散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