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四章 靠近你 温暖我
    从红玉市回来之后,王子君就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条路上,除了处理一些政法委的日常事务之外,王子君将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这些材料上。

    而县委县政府确定王子君负责修路这件事情之后,县委大院里立马传出来一种风声,说王子君是那种没事找抽型的,没有金刚钻,揽这个出力不讨好的活计干什么?真是吃饱撑的!

    还有一种版本说,侯天东和刘成军在芦北县已经呆不长了,市委书记既然下了决心,弄出来这么一个又臭又硬的骨头—修路,那就是看他们两人不顺眼了,一旦工作无果,那等待这一二把手的,那就只有下课了。

    就在芦北县的气氛风起云涌之时,全县政法工作会议就在芦北县的大会堂召开了,不但公检法司四大部门汇集一堂,全县各乡镇主抓政法工作的副乡长也全部到位了。

    在这次会议上,王子君宣读了政法工作总结,并对今年全县的政法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

    就在王子君宣读报告之时,他的目光不经意间落到了法院那一排,就见一个熟悉的人影,在他的眼前一闪。

    这个面孔怎么如此熟悉呢?怎么可能,这法院自己只去过一次,怎么会有自己熟悉的人呢?

    心中念头闪动,王子君又朝着法院方面的工作人员看了过去,但是法院的工作人员有几十名,而且穿的全部都是相同的制服,这让王子君在淡淡的看了一圈之后,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收获。

    莫非是我看走眼了?王子君心里暗暗猜测。

    政法工作的例行会议,无疑是一场胜利的大会,在会议结束之后,王子君在公安局长连江河和法院院长付舜朝等人的陪同之下,走出了会议室。

    付舜朝四十多岁,满脸红光,说话的嗓门也很是响亮,此时他正恭敬地对王子君道:“王书记,我们法院可是早就恭候您的大驾多时了,您再怎么日理万机,今天也不能放您走了!就是抬,也得把您抬到法院去指导指导工作,我们法院六十三名干部职工可都盼着您呢。”

    王子君笑了笑:“我有空一定去,这不是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点么,这样,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先让贺州通知你。”

    就在两人说话之间,从远处跑来了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跑得虽然很快,还没有等他们挨近王子君,就被散会之后尚未走散的公安干警给拦住了。

    “我们要见王书记,咳咳咳……”

    “王书记,我们有事情要跟您反映……”

    噪杂的喊声,从人群之中传了过来,听到这喊声,付舜朝等人的目光,就朝着王子君看了过来。

    王子君朝着这些上访人看了看,看衣着打扮应该是从乡下来的农民,在沉吟了瞬间之后,王子君就朝着孙贺州一挥手道:“你带这些老乡到信访局去一趟,问一问他们有什么问题要反映,一个小时之后将情况汇报给我。”

    孙贺州紧跟着王子君,在这一群突然出现的上访之人到来之时,他就为王子君担了一份心。这种突然而来的上访,对于领导们来说是一个大大的考验,稍微不注意,就会泥足深陷,让你左右为难。

    处在上访群众包围之中,作领导的无疑是要表态的,两片嘴唇一碰,话是好说,要对他们的要求作出表态可就太难了。没想到,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王书记避实就虚,让自己将这些群众领到信访局,很快就把情绪激动的群众给引来了,无疑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法门,高,实在是高啊。

    孙贺州答应一声,就朝着那群被阻拦的村民走了过去,而王子君却趁势坐上了蔡辰斌开过来的小车,直朝着县委的方向疾驰而去。

    坐在车上,王子君的心思不自觉的就放在了那些上访者的身上。这几年,随着普法工作的进一步深入,老百姓知法懂法,知道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了,上访事件屡见不鲜。

    要说在一个县里,上访者一般最喜欢找的就是书记和县长,政法委书记和副县长都不是上访者最好的选择对象,用老百姓的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这副职不是事事都能作得了主的,还要先请示,这一级一级的请示下来,黄花菜都凉了。

    这些人,为什么非要喊着找自己呢,而且还是在全县政法工作会议这种场合上?心中思索着,王子君的心头总算理出来点头绪:这些人上访者的背后,绝对受人指点过。

    如果不是有人给这些村民指点,他们怎么会来找自己这个排名在后的政法委书记呢?恐怕这些村民连开什么会都不知道。

    心中念头翻滚之间,王子君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之时,这姑娘不管不顾的拦住了自己的车;去红岭村的时候,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走了不短的路;更让王子君难忘的,是那个彩霞满天的傍晚,这丫头吻了自己,那始终是王子君难以忘怀的,她的吻轻轻的,在他的脸上探来探去,像一只小狗的鼻息,弄得他心里痒痒的。那是他第一次被女孩子吻。他有些忘情地享受着她的吻,有些忘乎所以……在送伊枫赴沪市参加省法院的以学代训时,王子君原以为自此再相见的几率不会太大了,没想到,蓦然回首,这丫头居然出现在这里了!

    “王书记,看来,这帮群众上访,就是这个女法官教唆的,对,应该是她……”蔡辰斌自然清楚自己老板在开会时遇到的情形,此时一见上访群众对伊枫千恩万谢的,立刻就想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子君挥了挥手,示意蔡辰斌不要在说下去,这种事情对于眼前这个小女子来说,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自己能够帮到她的地方,自然不能不帮。

    蔡辰斌见王子君不让说,识趣的闭嘴不言了,不过在心中,却已经开始猜测这个女法官的来历。

    刘家村的村民,慢慢的散去,而那淡蓝色的身影,也准备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王子君看着伊枫想要离开的身影,大声喊道:“怎么?小伊老师,芦北县可是我的地盘哟,你来了怎么不去我那里报到呢?”

    此时,正是春寒料峭,浓云低垂,伊枫步态灵巧的走着,心里暗自思忖着,要为这些村民做些事情,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呼喊,这个称呼太熟悉了:小伊老师!

    伊枫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心慌意乱的感觉袭来,伊老师这个称呼,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叫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伊枫蓦然回头,就见那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身影,就站在自己的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去沪市学习培训的这些日子,伊枫对王子君的思念随着分别时间的推移,一天天的强烈。在难耐的长夜中,她悸动的心期待着这个男人能够给她打一次电话,一个慰藉的电话,她要向他倾诉,倾诉她难以按捺的思念和爱意,她甚至无数次的下定了决心,要在和他重逢的一刹那,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

    她要对他倾诉自己久久郁积在心头的情意,忘情的亲吻他的眼睛,他的脸颊,还有他的双唇,从此以后,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付给这个偷走了她的心的男人,不再让任何理智和情感的羁绊破坏他们之间的一切。这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男人实在是太惹眼了,更何况他还坐在那个众人瞩目的位置上,这让伊枫有一种本能的危机感,总觉得与这个男人之间应该尽快确定关系,或者发生点什么,爱情似乎也是一场博弈,稍一放松,今生今世,自己就无缘和这个心爱的男人同床共枕了!

    重逢的喜悦让伊枫有些难以自持,她几乎是扑到了王子君的面前,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意识到不能让自己的情感过分强烈的表露出来,她真想热烈的去拥吻自己心中的爱人!等两个人终于站成了面对面时,一切的幻想和努力却在那一瞬间消退得踪迹全无,只有一颗勃动的心跳出一片震撼,一片慰藉。

    伊枫静静的笑着,看着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男人,所有的念头到了最后,却变成了一句话,连语气都是淡淡的:“王书记。”

    几个月不见,一身蔚蓝色制服的伊枫,已经少了在红岭村小学当老师时的青涩,剪短了的头发,在大盖帽的压制下,倒平添了一种意外的妩媚。

    到底是春天了,伊枫的制服明显是春装,看上去那么的得体、干练。王子君不自觉的去看伊枫的一双腿。颀长、笔直、匀称、既不显粗又不显细。不像有的女孩,腿虽长,却不直;又或者腿虽直,却太细;再或者,腿不细,却短。还有一些女孩,更是生着一双弯曲的腿:不是内弯就是外八,这种腿最难看。而伊枫的腿,就像两根秀美的玉茎。白,嫩,长而且圆润,王子君甚至怀疑她是不是练过舞蹈。实际上,这丫头的腿是天生的。

    与一双美腿相比,伊枫并不知道,她的屁股更好看,圆而饱满,向上微翘着,在腰际那里形成一个美好的弧度。尽管王子君早有准备,此时一看到伊枫逐渐成熟的模样,还是不由得呆了呆,愉快的笑着,大步流星的朝着伊枫走了过去。

    “你不是参加省法院的培训么?怎么培训到芦北县里来了?”王子君迟疑了瞬间,就挥洒自如的问道。

    伊枫压制着内心里波涛澎湃的情潮,听了王子君的问话,嗑巴了半天,才嗫嚅着说道:“我们这批人培训半年法律知识,然后再到基层法院实习半年。”说到这里,伊枫又难为情的一笑,不好意思道:“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莫名其妙的就被分到了芦北县。”

    这最后一句画蛇添足的解释,显然起到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效果,王子君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心里涌起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小家伙,你胆子够大的嘛,竟敢指使人在我开会的时候去上访,你就不怕我给你们院长小鞋穿啊?他一急,就把火发到你身上来了!” -/

    伊枫朝着王子君妩媚的一笑,灿烂无比的说道:“哼,我就不信,我还能看走眼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你可别这么自信,我这个人可是变了不少哟!你这么算计我,我可是很小心眼的。我看不如这样,要么,你请我吃顿饭贿赂贿赂我,堵堵我的口,否则,我就找你们院长的麻烦。”王子君气势汹汹的说道。

    “子君哥,你不是那种人,怎么装都装不像,还是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伊枫发现王子君坏笑的样子很像一个孩子,眯着眼睛,一排齐整的牙齿闪耀着光泽,这个鬼点子百出的王子君,这个让她为之心动的人儿哟。

    看着伊枫灿烂的容颜,王子君当下拿出电话佯装要拨出去,就在他的手指要按在拨出键之时,手机被伊枫一把给夺了过去。

    “我请你吃饭还不行嘛,还是芦北县的政法委书记呢,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伊枫又娇又嗔的看他一眼,扭头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蔡辰斌看着眼前的一幕,知道自己陪同的任务恐怕要结束了,不等王子君看他,就心急火燎的说道:“王书记,我家里有点急事,我回去处理一下。”

    心中暗赞蔡辰斌有眼力,王子君挥手笑道:“小蔡,你去忙你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