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五章 调研
    伊枫来芦北县实习,是拿不到多少人民的币的。因此,这请客当然不会让王子君去什么大饭店,而是来到一家名为泡泡特色砂锅的路边小店。

    从外面看,饭店的玻璃上雾气重重,人叫那个多。进来之后,伊枫拿出一沓纸巾一边擦拭桌椅,一边小声的对王子君嗔怪道:“你看你,一屁股都坐下去了,你就不能先等我擦完了再坐啊。”

    饭店的老板见这种情形虽然直咂嘴,但是看着伊枫那身法官制服,还是将内心里的不快给咽了下去,眼角的余光落在怡然自得的站在那里傻笑的王子君身上。心里暗道,真是有福不用忙,没福瞎慌慌,这么漂亮的女法官居然也会这般的温柔有加,连椅子都替他擦好了,哪像自己家里的那头母老虎啊,论及容貌不如这女法官的十分之一,还整天对自己吆三喝四,支使自己干这干那。

    伊枫虽然穿了一身制服,但是脖颈依然雪白,而脸微微染上红晕,一双手,真正是葱根一样的纤纤素指,正在擦王子君跟前的椅子,她擦得很细心,抬起头,微微笑着:“王……哥,你想吃什么?别客气,尽管点,我请客。”然后,规规矩矩的在王子君对面坐下了。

    王子君往上一捋袖子,装模作样道:“好啊,既然你这么说了,我要磨刀霍霍向伊枫了!”嘴里这么说着,除了砂锅面之外,又另外点了几个特色小菜,在那饭店老板拿着菜单走出去之后,这才笑着问道:“来芦北县多长时间了?”

    “我也是刚来,过了初七才上的班。”伊枫迟疑了一下,接着道:“我本来想去找你的,怕你忙,所以就……”

    “你不是怕我忙,是怕让别人看见,说你拍我这个领导的马屁吧?”王子君招招手给老板要了一盒果汁,给伊枫倒上,嘴上毫不客气的戳穿了她的谎话。

    两个热气腾腾的陶罐很快就送上来了,下面放了固体酒精,蓝色的火苗舔舐着罐底,忽忽的冒着氤氤氲氲的热气,白色的汽浪冲得罐盖噗噗跳,汤溢出来,摸着陶罐肚子往下坠,砸得下边燃烧着的酒精嘶嘶响,两个人一样一样的往陶罐里放菜,又端着果汁半杯半杯地碰,热气腾腾的砂锅让人觉得他们俩是一对恋人。

    两个人都被眼前鲜嫩肥美的羊肉,青翠欲滴的香菜给吸引了,诱惑了,两眼放光,王子君大筷头往嘴里塞涮羊肉,伊枫的脸色也红润了许多,看起来年龄比她本人还要小,挺好看的。

    伊枫看着无拘无束的吃饭的王子君,心中一阵温暖,但是在这温暖之中却有一丝淡淡的酸意,这个大坏蛋,到底是真的不懂还是装糊涂呢,难道你就猜不出来我的心思么?

    心中虽然恼恨王子君的不谙风情,混沌懵懂,但是伊枫却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仿佛除了这个理由,实在无法解释对这个心爱的男人避而不见的借口。

    “你是怎么认识刘家村的村民?”王子君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这个问题。

    “我是在法院里面碰到的,他们来法院寻求帮助,带了一封血书。上面是一句顺口溜。法官大人:正新煤矿,道德沦丧,污染严重,小民遭殃。刘家村小老百姓敬上。不过,付院长却以此事不归芦北县法院管辖范围为由不理会他们。”说到这里,伊枫抬了抬头,坚定地对王子君道:“其实这件事情,我们法院是有权利审查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那饭店老板也将砂锅面送上来了。应该说,这顿饭两个人还是吃得蛮有情调的。这个饭店的确挺有特色,集四川火锅与东北乱炖于一体,两个人打开面坯上的保鲜膜,将面坯一层一层的揭开,弄抻展了,一一放进砂锅里煮着。

    饭桌前弥漫着温馨,如水一般流淌,伊枫拿起小勺盛了一碗鲜汤,递给王子君,王子君又把碗递给伊枫让她先喝。“喝了!”伊枫端起碗,硬塞到他手里,这是她的方式。没有缠绵,但实实在在。

    王子君只好接过来,他用小勺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味道很纯很正,汤汁色泽金黄澄清,味道醇厚鲜美。王子君一口一口的喝着,心里的温暖也在悄悄地流动,对面的伊枫却默不作声,“我真希望有一天能亲自给你煲汤喝!”她的声音幽幽的,充满了一种艾怨。

    王子君作势往窗外看一眼,并不接伊枫的话茬儿,而是话锋一转道:“伊枫,这个案件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伊枫见王子君转变话题,心里有些失望,脸上也冷了许多,情绪低落地随意扒拉了几口饭之后,就有点坐不住了。

    “我去把帐结一下,”转身就向饭店的收银台走去。不过很快,伊枫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零钱,“老板说你把钱压在柜台那儿了,没花完,这是找回来的钱。”

    王子君狡黠的看着伊枫,坏坏的笑了。

    “咱们走吧。”伊枫见王子君吃完了,淡淡的说道。王子君知道自己的冷落把这个丫头给惹恼了,尴尬的笑笑,不好再安慰她,只好站起身来。

    出了门之后,伊枫仍然有些不开心。王子有些不忍,故意逗她:“伊枫,我想请教你一个专业性的问题。”

    “你说吧。”伊枫的语气有些淡淡的。

    “请问,做官要精通哪几种语言呢?”

    伊枫不知是计,疑惑的看了王子君一眼,老老实实的说:“这怎么会是专业性的问题呢,你这存心是想要考我的智商了吧?会不会是流通比较广泛的英语、法语、俄语和日语呢?”王子君哈哈大笑:“错!当官要精通四种语言:假话、空话、大话和套话。”

    伊枫破涕为笑,王子君又一本正经的问道:“从小就听说有,但直到现在你还不曾见过的是什么?”伊枫脱口而出道:“鬼!”王子君又大笑:“错!是**社会。”

    王子君竭力把自己弄成一个滑稽可笑的喜剧演员,两个人分开的时候,伊枫已经眉开眼笑了。

    回到办公室之后,王子君就决定要去修路的地段好好勘察一番,虽然这些数据都已经记在了王子君的心里,毕竟眼见为实,如此浩大的一项工程,光靠坐在办公室想肯定是不行的。

    “王书记,您要去忘了名乡?”孙贺州在听到王子君的要求之后,眉头不觉一皱,然后提醒道:“王书记,那忘了名乡的路特别难走,桑塔纳根本就去不了,要想上山的话,只能坐拖拉机。”

    上山坐拖拉机?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还是点点头道:“那就坐拖拉机,你给忘了名乡打个电话,让他们派人接咱们一下。”

    孙贺州见王子君执意要去,也不再劝他,赶紧去打电话通知,不过他最先通知的却不是把电话打到忘了名乡,而是打到了县交通局。

    从芦北县城到忘了名乡的路,那是出了名的难走,就是上山之前的二十多里,也是坑坑洼洼。孙贺州为了让王子君坐得舒服一点,就想借交通局的那辆越野车。

    这辆越野车,可是交通局的宝贝,一般的副县长根本就调不动的,如果不是王子君现在的地位逐日提升,孙贺州还真不会打这个电话。

    电话打进了局长办公室,交通局局长一听是王子君想要用车下乡调研,连半句推托之词都没有说,就爽快的答应着,一会儿就会亲自把车送来。

    孙贺州和对方客套了一番,这一把手才说那就让办公室主任给送来吧。那一瞬间,孙贺州只觉太阳像是从西边出来了,这交通局长一向是鼻孔都是向上长的角色。今天一反常态的好说话了,自己的老板威信真是不一般呐。

    虽然开的是越野车,但是车子依旧颠簸得非常厉害,十多里的路程以往蔡辰斌一踩油门就到了,但是这十几里路却是硬生生的耗了半小时,直把蔡辰斌的后背开出了一身汗来。

    初春的原野,一片苍然。崎岖的路上没有几分生机,就是来往的行人也没有几个。 http://

    小路难行,但是就这种路也走到了尽头,在上山的三米多宽的石板路之前,不知名乡的书记和乡长都在那里等着,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辆拖拉机。

    “王书记,欢迎您到我们不知名乡来指导工作。”不知名乡的书记宋信锤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就上前一步,赶快伸出了双手,和王子君伸出的手掌握在了一起。这宋信锤别看长的五大三粗,但是那双大手掌却特别的柔软,就好似没有太多的力气一般。

    心中想着这个宋信锤的简历,王子君又和乡长管幼斌握了握手,管幼斌四十多岁,戴着眼镜,人看起来很斯文,站在宋信锤的旁边,却给人一种党委秘书的感觉。

    “王书记,这里风凉,咱们先上车吧。”宋信锤恭敬的朝着王子君一伸手,指着不远处那辆拖拉机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嗯,宋书记,今天到了你的地盘上,我听你的安排。”

    拖拉机的后斗不是很大,但是坐下五六个人也是绰绰有余的,在这后斗里专门铺了两床草席,草席上堆着五六个小垫子。

    “王书记,我们乡里就是这么个情况,让您见笑了。”宋信锤在王子君坐下之后,难为有的搓了搓手,对王子君自我检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