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六章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骨感
    九十年代的忘了名乡只有一条黄土垫的街道,道两旁有一座乡政府、一家邮政所、一家供销社、一家大车店、一间杂货铺和一间铁匠铺,东头有一家面馆,西头有一家面馆,这算是乡里全部的餐饮行业了。此外,还有一家劁猪的也开了一间门脸儿,就在乡政府的旁边,乡领导在办公的时候常常能听到猪被计划生育时惨绝人寰地叫,然后乡里就再没有什么了。

    从宋信锤的工作简历上,王子君知道宋信锤从退伍之后,就一直在忘了名乡工作,从一个普通的办事员一直干到党委书记,眼下,这个乡党委书记都干了五年了。宋信锤虽然跟王子君客气,但是王子君还是能看出来,他对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惧意。

    这宋信锤之所以在忘了名乡稳稳当当,倒不是他有多么了不起的政绩,而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接替。芦北县本来就是红玉市出了名的贫困县,而这不知名乡,更是贫困县里的穷窝窝,县里的干部宁肯在原地等着提拔,也不想往这里来,因此,这忘了名乡的领导班子,不到必要的时候,根本就不曾动过。

    “咯咯蹬蹬……”

    一路上都是拖拉机和石板碰撞的声音,尽管马力十足,但是速度也就是比牛车快上那么一点儿,不过,就算如此,有时候一个拐弯,仍然让人吓出一身冷汗来。

    王子君见状,对书记乡长两个人笑了笑道:“你们两个辛苦了。”

    “我们不辛苦,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说实话,县领导还从来没有来我们这里实地调研过,今天王书记能亲自跑我们乡里一趟,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次呢,我这心里呀,就有点小激动。”乡长管幼斌比起党委书记一把手可是活泛多了,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却把王子君说笑了。

    王子君摆摆手,淡淡的笑了笑,那边的宋信锤已经接口道:“王书记,咱县里真的要修这条路么?”

    “嗯,县里有这个打算,而且给市委市政府立下了军令状,一年之内工程竣工。”

    “太好了,王书记,别的事情我不敢保证,但是,要修路的话,我们乡里一万个支持,就怕到时候又修不成了。”宋信锤说话之间,有点犹豫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会修的,你等着看吧。”王子君说话之间,目光就朝着车外看了过去,就见在前方不远处,有十几个人肩上挑着扁担,负重前行。

    宋信锤两人的目光,都在王子君的身上,此时也看到了那些挑东西的男子,宋信锤咳嗽了一声,这才轻声的说道:“王书记,这些人都是挑客,咱们这里上山下山都很困难,一些生活物资除了用拖拉机运送之外,大部分都是这些挑客挑上来的。”

    生活物资从山下挑上来?这得需要多大的力气哟。王子君看着扁担下一个个佝偻的身影,突然想起来一副名画《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这些光着屁股拉纤的纤夫当然不是在搞什么人体艺术,就如同这些挑担的农夫一般,心里就有些感慨,生活啊生活,生下来,活下去,只是这乡里的生活太容易了。

    王子君看着前边有点驼背的身影,沉吟了瞬间,就对宋信锤道:“不用去乡政府了,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开。”

    王子君话里的意思,宋信锤和管幼斌都明白,这两人一听王子君这么说,表情却是各不相同,宋信锤的脸上有点喜不自禁,而那管幼斌的脸上却明显有些失望。

    拖拉机冒着浓浓的黑烟前进,半个小时之后,王子君等人已经处在一座半坡的山峰上,站在山峰上四下里一看,湛蓝高远的天空下,呈现在王子君等人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辽阔的平原,绿色的麦地一眼望不到边。

    “王书记,我们和安易市只是隔了一座山,但是山的这边和那边却是天壤之别,如果能把这条路修好的话,我宋信锤现在就给您立下军令状,三年就让我们忘了名乡的生活水平大变样!”

    王子君点头,却没有说话,干燥而清冷的一缕山风吹过来,已经是春天了,什么都在萌发,什么都在积蓄,什么都在膨胀。王子君的脑子活跃无比,这些天来的计划,在他的脑子里也变得越加的清晰。

    这条路必须得修,这不但是芦北县发展的一条动脉,更是让整个红玉市走出去的一条动脉。

    在这一时间,王子君像是把握住了什么一般,不过这一丝把握却又好似风一般,轻轻地飞走。

    “回去吧。”王子君沉吟了瞬间,朝着宋信锤、孙贺州和管幼斌三人说道。

    拖拉机早就调好头了,在王子君他们重新坐进车里的时候,就喷着黑色的烟雾,朝着山下隆隆的开去了。

    “王书记,乡里已经准备好了,你吃顿便饭,明天一早您再下山吧。”管幼斌小心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轻声的说道。

    “这个饭我就不吃了,现在天色尚早,我回县里还来得及。不过你们放心,等这条路开工建设的时候,我肯定会去咱乡里驻扎一段,到时候再吃也不迟。”王子君心中有点不喜欢管幼斌,但是在外表上看,王子君却是不肯流露出来半点,依旧对他和颜悦色。

    宋信锤一听王子君连顿便饭都不肯吃,心中多少有点失望,但是一听他修路时还要驻扎一段,立刻来了精神:“王书记,咱县里要当真修这条路,别说您到咱乡里吃一顿饭了,就是吃了一年半载,我都愿意亲自给您端碗端饭。”

    王子君看着满脸炙热的宋信锤,郑重地点点头道:“我等着你给我端饭。”

    “王书记,我没听错吧,你想要说服安易市和我们一起修建这条路?”县长刘成军难以置信的问道。

    此时不但他脸上充满了诧异,就是其他常委,脸上也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作为芦北县的头头脑脑,大家心里都清楚修路耗资巨大,这条路对于他们芦北县来说,那是一条出路,是一个可以依托安易市带动经济腾飞的救命路,但是在安易市这个邻省经济大市眼中,却什么都不算。

    安易市能够给芦北县带来生机,但是芦北县又有什么能带给安易市呢?不论是县委书记侯天东还是刘成军,搜肠刮肚,愣是想不出一点好处。

    这年头,无利不起早。没有好处的事有人会愿意干呢,更何况,安易市又不是本省所辖市,同一个省市,还可以找领导协调一下,这八杆子打不着的地方,怎么从人家的锅里分一杯羹出来呢?这小子也太能异想天开了!

    “是的,侯书记,刘县长,我想到安易市去一趟,和他们谈一谈。”王子君仿佛根本就没注意到刘成军等人的诧异一般,神色依旧平静无比。

    “子君书记,你的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是,要让我看,这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的,我觉得你还是别费力气了。”刘成军朝着王子君笑了笑,善意的提醒道。

    其他常委互相对视了几眼,一个个都没有说话。这时候,县委书记侯天东也准备开口劝王子君不要做这无用功了。

    “侯书记,刘县长,我只是去跑一趟,能成最好,不成咱们不是也没什么损失嘛。”王子君双手轻轻一按,若无其事的说道。

    “王书记,按说我是抓党务的,本来不该对你的工作计划指手划脚,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一句,做事情嘛,就要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你这样好高骛远,听起来是挺过瘾,但是落实在现实生活中,我怕只怕应了那句话啊,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哪。对于修路这项工作,我知道你急,我们也都很着急,要不然,也不会每个星期都为这一件事情专门召开一次常委会啊。”陈路遥在王子君再次要求的时候,轻轻放下自己的水杯,声音里已经带了一丝不屑的意味。

    对于陈路遥的冷言相讥,在座的大多常委都明白是为什么,这主要是王子君现在的风头实在是太盛了,大有一副后来居上,压过陈路遥这个党群书记的迹象,现在王子君竟然提出这么没有水平的提议,他不给添点堵才怪呢。

    陈路遥一开口,孙国良也随声附和道:“量体裁衣,看锅吃饭。光凭想像做事情,那肯定会栽跟头儿的。干工作就是这样,如果开始的方向就错了,那停下来倒是在前进。因此,侯书记,我觉得修路这种事情,我们不能光坐在这里空想了,实干才是硬道理。”

    孙国良的话虽然没有把矛头直接对准王子君,但是在座的谁不明白这是在影射王子君呢?

    两人的话语一出,纪委书记左明方也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发言。不过还没有等他开口,侯天东就朝着他摆手制止了。

    侯天东阻止发言,这是在帮王子君,他之所以帮王子君,并不是因为他和王子君有什么关系,而是希望王子君能帮他把这条路修起来。眼前的形势对王子君非常不利,他怕这家伙在常委会上遭到围攻之后,一泄气,再给他撂了挑子,那明年他又该拿什么给熊书记交待呢?

    “侯书记,依我看,倒不如让子君书记去试试,王书记不是说空话之人,既然他能提出来这个思路,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既然把修路这项工作交给王书记负责了,就是责权相统一,给他足够的运作空间。”宣传部长吴泽辉满是笑容的看着王子君,手中轻轻地玩弄着一支签字笔。

    武泽辉竟然给王子君帮腔,这样的局面是谁也想不到的,在武泽辉说话之时,陈路遥的神色一顿,不过随即,一丝笑容就不易觉察的出现在他的嘴角。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估计这小子要往坑里跳了!

    “侯书记,反正只是一个提议嘛,就算安易市不答应,我们不依靠他们就是了,为什么不能去试试呢?”武泽辉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光芒道:“我有一个堂哥,在安易市当市委副秘书长,他主要负责安易市委郑东方书记的事务,我请他出面安排一下,让王书记见一见郑书记。” 360搜索:.☆//☆

    让王子君直接给人家市委书记谈?这武泽辉真是居心不良,好恶毒啊,王子君一个小小的县政法委书记,哪里有资格和人家堂堂市委书记一把手对话呢?而一旦这个提议被郑东方二话不说,直接给拒绝了,那王子君的处境又该是如何难堪呢?

    虽然在工作上不会有人说什么,但是在威信上,那是会受到重创的,更有甚者,会把这件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当作笑料传播出去了。自不量力、异想天开之类的大帽子,恐怕都要扣在王子君头上了。

    “武泽辉同志这么一说,我真是茅塞顿开,我觉得他说得对,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不如王王书记去试一试,我们的工作,就是讲究开拓进取,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嘛。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嘛!”陈路遥一看侯天东脸上有些犹豫,当下话锋一转,赶紧出来支持武泽辉的想法了。

    孙国良更是紧随陈路遥其后,等陈路遥话音一落,就立马接口道:“泽辉部长创造了这么好的条件,王书记你可要好好把握啊,争取谈出点效果来,在座的各位可是等着你的好消息啊。”

    面对这种冷嘲热讽,王子君淡然而坐,仿佛这几人的一唱一和之下的用意,他本人浑然不觉似的。侯天东看着不动如山的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暗自揣测着,此次让王子君受点打击,然后自己再力挺他一次,实属一石二鸟之计,倒也不错。

    “好,那就这么定了吧,王书记,你把手头的工作交待一下,有什么需要你直接给我说,特事特办。安易市的事情早去早回,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这个不可能的计划,就这样在这武泽辉的推波助澜之下,被通过了,但是此时的常委中,没有谁会看好王子君这个提议,当然,就算王子君去了安易市,也是绝对谈不拢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