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四章 风雨过后是彩虹
    当侯天东终于从熊泽伦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汗水已经湿透衣背了,不管怎么说,这一关算是险险的过去了。

    不过,一想到熊泽伦要让自己对王子君这个抓政法的副书记提出建议的事,侯天东不由得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他娘的,这次本来是酝酿已久来告王子君的状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反倒让他的职务又升了一级,而且最可气的,还得自己讨好似的亲自举荐!

    王子君从安易市回来,整个县委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是那一天的常委会,却是让不少人记忆犹新。

    “书记,你这次可是狠狠地给了不少人响亮的一耳光啊。”现在的肖子东越来越喜欢称呼王子君为书记,故意把他的姓省略了去。对于肖子东的这种叫法,王子君自然知道他什么意思。

    他朝着肖子东轻描淡写的笑了笑,扔了支烟过去,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吸着烟,很有默契的不再谈论这件事情了。

    王子君能够对这次的常委会一笑而过,但是有些人却没这个运气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武泽辉被市委书记熊老一怒发冲冠的从办公室里赶出去的事情,不知道怎么被人知道了,一直被武泽辉压制得死死的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高志远,这些天好像志得意满,蹦跶得很欢,光王子君的办公室就跑了七八趟。

    虽然王子君并没有给这个意气风发的副部长说什么,但是武泽辉在宣传部的地位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一些人事的正常安排,更是有点指挥不动的感觉。不过这些事情,武泽辉自然不好说出去,忍辱负重之下,他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王书记,刚才县委办来通知,说侯书记今天下午两点召开常委会,请所有常委务必参加。”孙贺州一边帮王子君倒水,一边轻声的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随口和孙贺州闲聊道:“贺州,你媳妇是干什么工作的?”

    “小学教师。”孙贺州迟疑了一下,如实的回答。

    “当老师好啊,教育孩子你不用操心了,而且知书达理,肯定是个贤内助啊。”王子君端起茶杯,笑吟吟的说道。

    孙贺州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不过孙贺州的眉头一舒一皱,全都被王子君看在眼中,心里有些疑惑,试探着问道:“你媳妇在哪里教学啊?”

    “五里铺小学。”孙贺州说话之间,语气里流露出一丝无奈。

    对于孙贺州的神情,王子君心中明白,他点了点头道:“离县城的确有点远了,你在我身边又很忙,我看这样吧,我和教育局的祝局长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给你媳妇换个地方。”

    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旁边的通讯簿翻找起来,在找到祝局长的电话之后,王子君就拨了过去。

    “喂”电话那头,一个男子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虽然只有一个字,却是官味十足。

    因为没有什么业务往来,因此,王子君对于这位祝局长的印象也只是见过一面,当下自我介绍道:“是祝局长么,我是政法委的王子君。”

    那祝局长开始一顿,随即,电话那头就热情无比的说道:“王书记您好啊,王书记您有什么指示?”

    “指示倒是不敢,我要是敢对你指手划脚的话,估计钱县长就会不愿意我了!”王子君呵呵一笑,轻声的说道。

    祝新安作为教育局局长,虽然和王子君本人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对于这位年轻的副县长,政法委书记的厉害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知道这位爷在县委大院里的影响力,那可是他这等人物万万不能得罪的。而钱艳丽不愿意你又能如何,找你拼命么?

    祝新安相信,因为工作问题,钱县长可能会得过且过,倒是因为她儿子被你给押起来了,肯定跟你王子君记着仇呢!

    “王书记,您太客气了,您是我的领导,您的指示对我来说就是最高指示。”祝新安在电话里,倒也不吝啬自己的谄媚之言。

    “嗯,谢谢你这么支持我的工作。我本人倒没什么大事,就是贺州想请你吃顿便饭,怕你贵人事忙,所以就请我帮他打了这个电话。”王子君笑着将自己的意思说了出来。

    贺州是谁呢?祝新安瞬间就想起来了,而王子君打电话的意思,祝新安更是心领神会,当下堆满了笑容,客气道:“王书记啊,您替我转告孙科长,我祝新安随时等待孙科长的召唤,王书记,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能请您吃顿饭?”

    “时间当然有,不过今天我要开会,这样吧,今天让贺州请你,等下一次你再请我跟贺州两个。”王子君笑着又闲聊了两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孙贺州站在那里一字不露的听着王子君打电话,眼睛里有点湿润。倒不是他孙贺州黏黏糊糊的像个娘们儿,而是因为王子君的这个电话带给他的冲击力太大了!王书记对他孙贺州有知遇之恩,他忠心耿耿的做着自己份内的工作,只图有所报答。本来,媳妇的工作调动他是不想麻烦王子君的,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王子君居然主动为他把这事给办了!

    “王书记,我……”孙贺州眼泪汪汪的,声音有点发颤。

    “贺州,你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对我这个人应该是了解的。尽管你这秘书干得很不错,但是,今天,我还是忍不住要批评你了!你媳妇在下边教学,你跟我又这么忙,下班一向没个准点儿,这家里怎么照应得开呢?有困难,你就应该如实说出来,咱们共同想办法解决,你不能一个人闷在心里掖着藏着,对吧?”

    虽然是被王子君批评了一顿,但是孙贺州的心里却有一股暖流在涌动,至少,他知道了,王书记没有拿他孙贺州当外人。给王书记当秘书,就算当牛作马,也值了!

    “王书记,我记住了。”孙贺州的嘴唇哆嗦了一下,眼里的泪差点掉下来,但是随即就点点头,坚定无比的说道。

    “嗯,你去忙吧。”王子君朝着孙贺州挥了挥手,就看起文件来,不过王子君的清闲并没有保持多久,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张新阳就轻轻地敲门走了进来。

    “王书记,您好啊。”张新阳一边说话,一边双手递给王子君一支烟。

    王子君接过来烟点上,朝着椅子指了指道:“新阳,到我这里你也别客气,该坐坐,口渴了自己去倒水喝。”

    王子君的话越是随意,越让张新阳感到暖和和的,他当然知道这一点,领导把你当成客人对待,那是因为他跟你生分,领导对你吆三喝四的,那说明他心里跟你是没有距离之感的。

    一想起这些,张新阳心里就是一阵兴奋。他这个人架子也活,听王子君这么一说,也不客气,嘴里叼着烟,端起水壶先把王子君的水给续满了,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临了,还大大咧咧的对王子君耍贫嘴道:“王书记,把你的好茶叶拿出来,让咱的胃也滋润滋润!”

    “新阳,最近局里的工作怎么样?”王子君笑吟吟的看着张新阳道。

    张新阳在公安局领导班子中虽然排名最后,但是因为他是王子君的人,所以颇得公安局长连江河的看重,有时候,就是常务副局长金超越说话也没有他张新阳说话管用,更不要说随着郭万臣的倒台而失去了靠山的陈国正了。

    “王书记,我现在代表公安局局长连江河同志向您汇报,在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王书记的直接带领下,芦北县公安局一班人以冬季严打为契机,狠抓社会治安治理不放松……”张新阳一本正经的向王子君背诵了起来。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你这个家伙,还给我来这一套!你这是工作总结啊,还是年底的述职报告?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说,工作到底怎么样?”王子君看着张新阳认真的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王书记有令,小的自然遵从,王书记,县局的工作确实不错,连江河连局长走马上任一把手之后,那简直是把吃奶的劲都给使出来了!尽管有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可能还不尽如人意,但是从整体上看,公安局的工作还是蒸蒸日上的。最起码,发展的态势是好的,发展的方向是好的,发展的目标是向上的。”张新阳刚才的表演,也就是为了逗乐,此时汇报起来,却是一本正经。

    “嗯,那就好。”王子君点了点头。

    “王书记,听说您最近两天很是惊险,差点没让武泽辉那小子给阴了?”张新阳话锋一转,声音有点低沉。

    “嗯,这种事你听谁说的?新阳,我提醒你一句,这种事情你在我这说说就行了,在外面可不能乱讲,知道么?”王子君脸色一正,沉声的说道。

    “王书记,您的意思我明白,我说话是有分寸的。不过王书记,武泽辉这小子这次偷鸡不成蚀把米,咱们可不能对他做下的龌龊之事就这么算了,这会让他更加嚣张!我听说,武泽辉跟柳嫣红好像有一腿,您看……”

    张新阳的声音更小了几分,王子君低头沉吟了瞬间,这才轻声的问道:“柳嫣红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