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一章 兵来将挡 水来土掩
    到底是春天了,什么都在萌发,在蓄积,在膨胀,一想起自己的情感最终将有所属,王子君不免有些心旌摇荡。

    尽管直到目前为止,王子君对莫小北还没有任何亲密的举止,但是,他心里都清楚,今天的山坡之行等于宣告了两人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两个人才貌相当,称得上是俊男靓女,其他的女孩子在莫小北面前终于失去了可比性与竞争性,她们不再是一个段位的对手,无需再和莫小北对弈了,其实,这一点毋庸置疑,从王子君对老爷子的安排点头默许的那一刻起,她们已经一败涂地了。

    “贺州,你让任主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王子君拿起电话,给孙贺州吩咐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孙贺州不敢怠慢,赶紧跑了出去,一会儿功夫,政府办主任任秋方就走了进来。此时他对王子君的态度,变得越加的恭敬:“王县长好。”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椅子一指道:“坐吧。”任秋方很是小心的坐了下来,此时他对于王子君,已经没有王子君当副县长时那般的随意,以前王子君决定不了他的命运,但是成了副书记的王子君,那就成了他命运主宰者的一员。

    “县长,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吩咐?”任秋方的话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语气却是越加的恭谨。

    王子君并没有直接提那封函的事情,而是说了两件小事之后,这才话锋一转道:“任主任,给芦南县发函的事情,有回音了没有?”

    锣鼓听声儿,听话听音儿。任秋方当然懂得这一点。别看王子君的话问得有些漫不经心,但是听在任秋方的耳朵里,却已经是很不满的质问了。以他的经验来判断,王书记很是关注这件事情。

    “王县长,我正想给您汇报这件事情呢。芦南县主抓经济的李东乐县长今天中午亲自打来电话,说是这件事情他们芦南县一定会认真处理,给咱们一个交代。”任秋方一边说话,一边用目光看向王子君。

    王子君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将话题挑到了别的地方。等任秋方走出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的脸色越加阴沉起来。

    芦南县的回答,很明显就是在敷衍,而自己那封信函带来的后果,恐怕就是正新煤矿向刘家村的工人进行报复了。想着今天那三个村民被追着打的情形,王子君脸上的怒色,越来越多了几分。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之后,和王子君原来搭班子的石峰辉推门走了进来,这石峰辉和刘成军走的比较近,跟王子君倒是没有什么交情,以往也很少进王子君的办公室。

    看到石峰辉,王子君赶忙站了起来,虽然石峰辉只是个副县长,但是毕竟是副县级干部,王子君可不愿意让人说自己刚刚成为副书记,就在人家面前托大。

    “石县长大驾光临,有什么指示啊,快坐。”王子君一边给石峰辉让座,一边给他倒茶。

    石峰辉自然也是谦让了一番,打着哈哈费话说了一通之后,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王子君将水给自己倒上了,看着热情无比的王子君,石峰辉原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嫉妒心理,但是现在,看看仰头瞻望了很久的副书记位置让王子君给霸占了,自己先前的努力都功亏一篑,他还是深切的体会到自己的心里有些酸酸的。

    自己在芦北县当了三年的副县长,直到现在依旧是外甥儿打灯笼照舅(照旧),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来到这里还没有半年,就他娘的从一个排位最末的副县长,一下子蹦到副书记的位置上了,这让他怎么能云淡风轻的接受呢,宣布王子君任命的那个会议上,他只有一个感觉,他娘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王子君干出的事情,自己却是一件都没有想过。唉,这年头,虽说是权钱交易,但是,事实证明,这个年轻的小家伙自己的本事倒也不是吃素的。

    石峰辉在和王子君闲扯了两句之后,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王书记,我今天来,是想看看您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我想请领导您吃顿饭。”

    石峰辉请自己吃饭?王子君不动声色的看了石峰辉一眼,欣欣然说道:“大家都说当官难,整天应酬不断,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了身体喝坏了胃。因此,这别人请客,我是能推就推,但是石县长请客,那我肯定准时到。”

    “哈哈哈,谢谢王书记赏光,那等一会儿下了班,咱们甲鱼村见。”石峰辉对于王子君的态度十分满意,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加的灿烂。

    王子君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下来。

    在处理了几件琐碎的事情之后,就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但是王子君等的公安局处理结果,却依旧没有给他送过来。在这中间,王子君几次想要拿起电话,但是最终还是放了下来。

    当王子君赶到甲鱼村包间的时候,石峰辉已经在里面等着了。不过,这次等待的不光只是石峰辉一个人,还有三个王子君不认识的人,其中一个站在石峰辉的旁边,有点高瘦,带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是文静。而另外一个,却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胖胖的圆脸,梳着一个分头,手上戴着一个很是古朴的银色手表。

    如果说这两个人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那站在两人旁边的女人,就可以说让人眼前一亮,这个女子虽然没有十分的颜色,但是姣好的面容和一脸的娇媚模样,却好似无时无刻不在挑拨男人那最动人心弦的地方。

    这四人一看到王子君走过来,同时站起身来,不过从这四人迎接的次序来看,就能够看出这四个人的排位,和石峰辉这个主人一起迎接的,是站在他身旁那个高瘦文静的中年人。

    “王书记,正好来了几位朋友,我实在是分身乏术啊,再一想王书记您也是爱交朋友的人,干脆自作主张将两桌合成了一桌。王书记,您要是见怪,我等会儿就罚酒一杯。”石峰辉双手握着王子君的手,笑吟吟的说道。

    石峰辉虽然说是凑巧,但是这种事情谁都看得出来,这是石峰辉故意安排的,恐怕这次真正请自己吃饭的,应该是这三个人,而石峰辉,只不过是他们请来的中间人而已。

    心中念头转动,但是王子君的神色却是丝毫不变,他轻轻的握了一下石峰辉的手道:“石县长,这一次非要罚你酒不可,你明明知道我这个人好交朋友还说这样的话,不罚你酒罚谁酒?”

    看着笑吟吟的王子君,石峰辉知道自己的小心思瞒不过王子君,不过他也不准备在这一点之上瞒王子君,在官场之上,大家对这一点都是心照不宣。

    “我错了,王书记,等一会我罚酒,既然都是朋友,那我就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吧。”说着一指王子君,介绍道:“这位是我们芦北县的王子君书记,现在主抓政法工作。”

    那三人的目光,一直都看着王子君,特别是那带着眼睛的瘦高个,虽然隔着眼睛,但是眼中的光芒依旧不断的闪烁。

    “虽然我在芦南县,但是我早已久闻王书记大名,王书记这次和安易市谈妥安芦公路的事情,受益的可不止芦北县哪,就是我芦南县,也会在这项目开发之中受益。王书记,我代表我们芦南县的老少爷们儿感谢你啊。”瘦高个说话的声音不高,听在人的耳中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

    王子君在进入房间之后,最先注意的也就是这瘦高个,见他一见面就能够说道自己最得意的地方,可见此人对于自己,那是做足了功课。

    芦南县,听到这三个字,王子君的心中一动,这些人请自己来的目的,他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不过他神色不动,淡淡的说道:“这哪里是我的功劳,还不是县委县政府群策群力,侯书记和刘县长工作做得扎实,至于我嘛,只是一个传话筒而已,把这个功劳归到我身上了,实在是抬高我了!”

    瘦高中年人见王子君如此的谦虚,眼中的神光不由得一变,这些年他也接触过不少的官员,像王子君这般做事滴水不漏的人倒也见过不少,但那都是从政多年的老油条,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副书记比起那些老油条来,居然毫不逊色,一看就是个老谋深算之辈,心里暗忖,以后对这家伙还真得留足心眼儿呢。

    “王书记,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正远集团的陈留根先生,他可是芦南县的财神爷啊。”石峰辉一边笑,一边指着那瘦高中年人笑吟吟的说道。

    陈留根,正远集团,正新煤矿,这几个字在王子君交替出现,王子君轻轻的伸出手,和那人握了握道:“原来是陈董事长啊,久闻大名,如雷贯耳啊。”

    陈留根伸手和王子君握了握道:“王书记真是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这几年卖力讨了碗吃饭的小钱,要说有名气,比起王书记您来说,那就好似蝼蚁比之鲲鹏,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啊。”

    陈留根的话虽然很是谦虚,但是在他说话的时候,却明显流露出一种气势,这种不由自主地外露的气势叫什么?财大气粗。

    王子君呵呵一笑,轻轻的松开了陈留根的手掌。在王子君的感觉之中,陈留根的手掌有点冷。

    “王书记,我是芦南县的李东乐,和峰辉县长负责的是同一块工作,请王书记多多指教。”那梳着大分头的中年人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自我介绍道。

    李东乐,也就是他打电话向任秋方解释的,王子君和李东乐握握手,说了一句欢迎。站在李东乐旁边的女子,也是自我介绍的,按她的话说她叫郭安娟,乃是陈董事长的特别助理。

    一番介绍之后,五人就开始落座,王子君虽然退让再三,还是坐了主席的位置,而那郭安娟,却脱下自己身上猩红色的大衣,坐在了王子君的旁边。

    这女子就算是穿着大衣,也是火力十足,此时仅仅穿着一件乳白色的小毛衣,更显得胸前峰峦起伏,美不胜收,刚在王子君的身旁坐定,一股淡淡的橄榄香就钻到王子君的鼻孔里来了。

    在酒宴开始之时,陈留根、李东乐等人绝口不提正新煤矿的事情,而是争相说些奇闻趣事,那郭安娟,更是充分发挥了自己女性的魅力,樱桃小口张吐之间,让整个桌子充满了其乐融融之意。

    “王书记,我敬你一杯酒,还请老兄您拉我一把啊。”陈留根端起酒杯笑吟吟的说道。这个陈留根,和王子君以往见得很多老板都不同,他说话办事一直都是文质彬彬,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倒像是一个大学教授似的。从刚才的交谈之中,王子君更知道了此人乃是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学生。

    那时候能够考上大学的,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看着这个人,很难将他和打人的煤矿老板联系起来。不过从李东乐不时的对他流露出来的尊敬来看,这个人不简单。

    王子君笑吟吟的拿起酒杯:“陈董事长,我这个人酒量有限,我看这样吧,咱们同喝一杯,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陈留根眼中光芒一闪,目光之中闪动着一丝阴冷之色道:“王书记,我这个人吧,脾气有点倔,以往可是没少吃过这个苦头,在我看来,只有真正的朋友,我才敬酒,多少年了,也没有改过规矩,王书记,我真诚的希望您能干了这杯酒!”

    陈留根的话说的很含蓄,但是这里面的意思,谁都懂。王子君看了看眼前的酒杯,淡淡的道:“陈董事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实在是酒量有限,这杯酒喝下去就趴窝了,我看咱们还是同端吧。”

    说话之间,王子君轻轻地举起酒杯道:“峰辉县长,这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下午还有事,咱们就散了吧。”

    说话之间,王子君一仰脖,就将他杯子之中的酒喝了下去,放下酒杯朝着石峰辉笑了笑,然后朝着李东乐说了声失陪,就挪开椅子朝着门口走去。陈留根看着拔腿离开的王子君,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石峰辉看出来了,王子君对于芦南县的来人没有什么好感,特别是对这个陈留根,更是出奇的冷淡。看着淡然离去的王子君,他心里有点后悔,安排这顿饭他本来就是帮忙的性质,可是不想因为帮忙再把势头正劲的王子君给得罪了。

    “王书记,我正好也要上班,咱们一起走吧。”石峰辉朝着王子君一边说,一边跟了上去。

    李东乐看到两人要走,刚要出声阻拦,却被那陈留根摆了摆手,他神色已经恢复了从容,很是热情的将两人送出了包间。

    送走了王子君和石峰辉,陈留根三人重新回到了包间之内,那郭安娟嘻嘻一笑道:“老板,您准备的东西还没有用,怎么就让人走了?”

    郭安娟说话之间,那峰峦起伏的身子,就朝着陈留根拱了过去,一对硕大的ru房,更是朝着陈留根的胳膊轻轻地摩擦。

    对于郭安娟的动作,李东乐脸上露出了一丝火热,不过此时,他却不敢将这种火热表现出来。

    陈留根轻轻地朝着郭安娟一推,将这个让李东乐心动不已的女人一下子给推开了,他轻轻地拿下眼镜擦了擦,这才淡淡的道:“他已经将路封死了,咱们就是拿出来,也只是自取其辱啊。”

    郭安娟嘻嘻一笑道:“那我可不信,这世上,我就不信有不偷腥的猫!陈老板,要不,您把这项任务交给我,我保准让他服服帖帖的在这里请您。”

    郭安娟的意思,陈留根当然明白,以往郭安娟可是没少替他办这种事情,不过现在嘛,陈留根却并不觉得有用。他摇了摇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待某些人,你那套方法是不管用的,适当的敲打才是必要的。”

    王子君看着手中薄薄的纸,沉吟了有十多分钟,这张纸上,也没有写太多的东西,只是一个简历。

    陈留根的简历不多,只有三百多个字,但是就在这三百多个字之中,他却从一名破产企业的普通员工,成为了芦南县第一大私营企业正远集团的董事长。

    市人大代表,市优秀企业家……,看着简历后面一大串获得的荣誉,王子君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

    “王书记,公安局连局长来了。”孙贺州轻轻地走进门汇报道。

    连江河来了,王子君点了点头:“请连局长进来。”孙贺州答应一声,就快步走了出去,一会功夫,公安局长连江河和副局长张新阳快步走了进来。

    “王书记,您好啊。”连江河虽然五十多岁,但是此时精气神很强,在来到王子君面前,就轻声的问好。和连江河相比,张新阳和王子君的关系要熟悉得多,但是他此时站在连江河身后,却是只是朝着王子君笑了笑,显然他很是知道在这个时候给领导面子。

    王子君站起来朝着椅子一指道:“连局长,你来我这儿也别客气,该坐坐。”

    连江河嘿嘿一笑:“王书记有令,我可就不客气了。”说话之间,就在王子君旁边的椅子之上坐了下来,张新阳也紧跟着坐在了连江河的旁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