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八章 我给你好看
    江市的夜是繁华的不眠之夜。在无尽的繁华深处,一个隐秘的会所包厢里。

    陈留根一边指挥着服务员把啤酒饮料酸奶小吃什么的往茶几上端,一边肆无忌惮地在身旁漂亮女人屁股上拍了一下,大笑着对赵仁初道:“赵领导啊,你先补充补充点体力,省得一会儿心有余力不足了,别怪兄弟没提醒你,别看这姑娘文文静静,真正上阵了,可能会跟你势均力敌哟!”

    陈留根轻轻地晃动着水晶酒杯里的美酒,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赵仁初。

    赵仁初此时早已没有了在芦北县时的严肃,冲陈留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道:“陈总您真是太客气了,不过就是一个愣头青而已,举手之劳嘛,不值得您往心里去。”

    “嗯,赵领导,我陈留根是仁义之人,您帮我一把,我这心里呀,就把您的辛苦记下了,今天您吃好玩好,哪天想放松了,一个电话,我保证,立马给您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赵仁初心里一动,立刻就眉开眼笑了。

    “领导,您准备怎么整治那小子?”穿着一身低胸晚礼服的郭安娟,好像丝毫感觉不到初春乍暖还寒的气息,伸出自己的纤纤素手,悄悄的挠了挠赵仁初的手心。

    赵仁初的手一动,就势把郭安娟揽进怀里。在那犹如白藕一般的两根手臂上爱怜的抚摸了一番,然后会意的一笑道:“这件事情,陈总做的滴水不漏,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有照片为证,就算他们芦北县众口一词,王子君再怎么死不悔改那也是没有用的。相信过不了多长时间,陈总就会看到这颗政治新星只是昙花一现,很快就会完蛋了!”

    陈留根呵呵一笑道:“枉我对他费了这么多心力,原来竟然是这般无用的人哪,实在是有点无趣啊。”说话之间,他就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赵仁初嘿嘿一笑,轻声的说道:“明天一上班,我就去给一把手汇报这次调查情况,陈总你只要在报纸上再加把劲,咱们强强联手,里应外合,相信用不了多久,事情就会变得更完美的!”

    陈留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郭安娟一眼,就阔步走出了装修近乎奢侈的套间。就在陈留根离开的瞬间,郭安娟的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悲哀,不过这一丝悲哀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郭安娟那娇媚的脸上,再次堆上了狐媚的笑容。

    “赵哥,来,咱们喝得不少了,我给您跳个舞吧。”郭安娟拿开面前的酒杯,甜甜的向赵仁初说道。顺手打开房间里的音响,把一曲舒缓悠扬的轻音乐换成了震耳欲聋的dj。

    疯狂十足的音乐响起来了,郭安娟把晚礼服一把脱下来,只剩下一身贴身的内衣,扭动着身子,散乱着头发,房间里激光球摇头晃脑,郭安娟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节奏摇头摆尾,一会儿功夫就大汗淋漓了,看起来有点累,却显得十足的亢奋。郭安娟蛊惑的眼神像千万条小蛇一般钻进了赵仁初的心坎里,眼里迸射出一目了然的**火焰,在郭安娟边跳边向他伸出手的瞬间,他耳热心跳,迫不及待的站起来了,紧紧地把这个让他失魂落魄的女人贴进怀里……芦北县公安局的审讯室里。

    王子君静静地坐在旁听席上,看着正坐在被审讯位置上的记者。这记者三十多岁,两腮内凹让他那本来就干瘦的身躯,更加瘦弱了几分。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我可提醒你们,你们擅自扣押记者是违法的,等我一出去,我会如实向领导反映此事的,到时候,我相信,作为新闻媒体,报社是不会跟你们了结的。”这记者虽然干瘦,但是嗓门儿却很高。

    王子君朝着坐在主审位置上的连江河点了点头,连江河这才开口道:“诤言记者,我先纠正你一个错误,我们不是扣押你,而是让你来协助调查的。”

    “什么叫协助调查?有这样助调查的吗!你们的目的我清楚,不就是因为我写了关于你们的负面报道,你们想给我个好看吗,你们这叫打击报复!我既然敢写,就不怕这个,这是我作为一个记者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这叫诤言的记者不愧是见多识广,不但不害怕,气势反而在这一刻还飙升起来。

    张新阳坐在连江河的身旁,有点火爆脾气的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嚣张的家伙?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但是还没有等他说话,王子君就冲他摇了摇头。

    “吃亏的是你!”轻轻的声音,从王子君的口中吐出,王子君将一份报纸扔在了诤言的面前,轻蔑的一笑道:“诤言这个笔名起得很好,但是让你用却是糟蹋这两个字了!”

    诤言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人,直觉此人身上好似有一种让自己感到畏惧的气势,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的心中,有一种想要竭力打破这种畏惧的冲动。

    “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评判我的工作!我告诉你,你们这些人我都记住了,私自扣押记者这件事情,你们谁也跑不了的,法律不会任由你们胡来的。”诤言一手指点着王子君,脸色非常难看,他感到自己的心中有着一阵无比酣畅的感觉。

    “说得很好,法律不会让任何人胡来的!因此,我们一直秉公办案,遵纪守法,但是法律不仅仅是用来束缚我们的,它同样不会容忍你为非作歹的,你说对吗,诤言大记者?”

    王子君说话之间,嚯的一下起身站到诤言面前,咄咄逼人道:“你这张照片合成的技术还不错,但是我们这位女警虽然功夫不错,但是还没有练到在办公室里搞悬浮的地步!悬浮!这就是你倚仗的摄影技术!黄晓辉,你应该清楚,诬陷国家公职人员是什么样的后果!”

    诤言那本来还带着冷笑的脸,此时变得无比煞白,他看着眼前那张让他得意不已的照片,再看看淡然而立的年轻人,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从心中直升而起。

    “你……你……”

    王子君发火了,他把他失态的激动演绎到了极致,让人越发的觉得他是真情流露,不容置疑。

    王子君拍着审讯室的桌子大发雷霆:“你还好意思讲职业道德,你们新闻报道不是要讲真实全面和客观吗?那好,我问你,这张合成的照片你怎么解释?这客观吗?这符合新闻报道的规则吗?作为一名记者,有本事不用在正道上,一味偏颇的报道诬陷我县公安干警,给广大读者一再造成误导,一再歪曲事实,给当事人一再造成身心伤害,我们已经决定立案侦查了,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你将因为报道偏颇失实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严重后果!”

    王子君在连江河和张新阳精心营造出来的郑重庄严的气氛中,说得铿锵有力,斩钉截铁。事实证明,这番事先多次推敲斟酌精心准备的话收到了好得不能再好的效果。黄晓辉登时被王子君激愤难当、拍案而起的一通怒骂弄得哑口无言,心里就有些发虚了。王子君的话说得无懈可击,所说的后果也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

    作为法制报的记者,黄晓辉当然算得上是个聪明之人,他心里明白最好还是给王子君服软了,但是面子、自尊心和经济利益还是迫使他沉默着。他极不甘心就此宣布失手的沉默着。 半./浮生~  更新快

    王子君并不着急,他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个刚才还神气活现优越感极强的鬼孙子记者心里已经开始发毛了,而且硬撑不了多久,这个孙子就得趴下来服软了,这让他心里涌起一阵很舒展的轻松,他知道他赢得了这一开局。但是,王子君表面上仍然表现得很激动,在审讯室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像是在竭力的克制着内心的愤怒,那一刻,黄晓辉觉得眼前之人简直就是一头躲在灌木丛中瞄着远处草原上的猎物的一头雄狮子!

    黄晓辉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子君一眼,他不知道王子君什么身份,但是,依着他的经验,大凡在执法机关,不穿制服的一般都是领导的角色。看另外两名干警对他的态度,此人的级别应该在这两人之上的。

    王子君强烈激动的表情果然让黄晓辉坐不住了,冷汗从额头上细细密密的沁出来,他突然觉得必须立刻停止沉默,得赶紧拿出个可以实施的对策来,否则,这位失态的公安局领导最后没准会拔出手枪来对准自己也是说不定的。

    “不要告我,不要告我!”

    想通了之后,心里所有的顾忌顿时冰释。黄晓辉沉默了半天之后,突然爆发了,战栗着说道:“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这是有人请我这样做的,我给那位受害的同志恢复名誉,我道歉行不行?只求你们不要去告我!”

    王子君和连江河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张新阳却猛的一拍桌子发狠道:“这要看你本人的表现,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

    心理防线被攻破的黄晓辉,老老实实的将一切都交代了出来,王子君看着供词中频频出现的陈留根,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