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零章 执法必严 违法必究
    就在赵仁初心中念头闪动之时,就听丁一平笑吟吟的帮腔道:“刘书记,听说靳东强这家伙报纸卖得比较火,小日子比咱们拿个死工资过得滋润多了,就算打土豪斗地主也该轮到这小子头上了,我看,不如让他进来汇报汇报工作,事出有因也好,小题大做也罢,今天晚上就扎定他了!”

    丁一平的凑趣,惹得刘庚得一阵大笑,当即对秘书挥挥手示意道:“好,就听丁书记的,你叫靳东强进来,今天咱们就给他放放血。”

    看着两位领导一唱一和,赵仁初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丁副书记比自己年轻却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他朝着两位书记笑笑,静静的等着靳东强的到来。在他的心中,其实也很希望这次晚宴能够促成了,如此以来,自己不就又多了一个亲近领导的机会么?

    靳东强四十多岁,头发梳的油光发亮,配上西装革履,倒也是风度翩翩,不过这位风度翩翩的大社长,此时却是满脸的失急慌张之色。

    “刘书记,您可得帮帮我啊,要是明天的法制报出不了,那可就麻烦了。”靳东强一见到刘庚得,就哭丧着脸道。

    要说起来,这靳东强也算是花的调查报告,以及慷慨激昂的向刘庚得书记汇报的召开现场会的宏伟计划,岂不是一个让人笑掉大牙的笑话吗?

    想到这件事情的后果,赵仁初再没有心思理会丁一平的脸色了,更没有时间想想自己得到刘庚得书记赏识的美事,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句话,怎么把刚才的话收回来呢?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刘庚得认真的看了看那张悬浮的照片,仔细看着那照片之上悬浮打人的漂亮的女警,脸色不断地变幻。虽然是副部级干部,但是此时,他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发寒。如果不是这靳东强正好赶来,当真召开了这么一个规模宠大的现场会的话,那岂不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对于自己的工作,简直是一个大大的讽刺了!

    虽然不至于会影响到自己的位置,但是昏庸之类的大帽子,估计是怎么都摘不掉了。

    “啪”,刘庚得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他一指靳东强道:“靳东强,你是怎么搞的?法制报不说弘扬正气,还被用来当作诬陷执法人员的道具,我看你这社长真是瞎了眼了!”

    面对刘书记的暴怒,靳东强一脸的苦笑,虽然他临来之前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场暴风雨了,但是事到如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挨剋了,谁让他当初把关没这么严呢。

    “合成照片,真是能耐了,你们报社竟敢把这种造假的照片登上去,真是有能耐,你们收了人家多少回扣?吞了多少昧心钱?啊?你们这是干什么?这是在打江省政法工作的脸,打我刘庚得的脸哪!”刘庚得的脸色十分难看,手指指点着靳东强,大声的骂道。

    看着挨骂的靳东强,赵仁初的心中却是充满了羡慕,能够被刘书记劈头盖脸的臭骂一顿,那只能说明刘书记这是恨铁不成钢,嫌他不争气了,要不然,二话不说,直接开除不得了?或者不显山不露水的把这笔帐给他记下了,有机会给他双小鞋穿了,不比这唾沫星子更能发泄一下心里的怒火吗?而自己这等现在还没有听到刘书记批评的人,才是最惨的。

    他多么希望,此时刘书记也能使劲痛骂自己几声,如果他也能对自己这么口无遮拦的痛骂一番的话,那自己的前途可能还能有点想法。不过可惜,刘庚得好似已经忘了他的存在,丁一平也低着头一言不发,好像全然忘记了屋子里还有他这么一个人存在一般。

    等刘庚得重新坐下来之后,靳东强这才小心的说道:“刘书记,我们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错了,就是检讨,处理人甚至是书面检查我们都认了,但是现在芦北县法院将我们的人都带走调查,这出不了报纸可不行啊。”

    “带走调查,哼,我觉得人家带的也没有错。”刘庚得的话说的硬邦邦的,不过从这话语之中,靳东强还是能够听得出刘书记的意见的。

    刘庚得的办公室静悄悄的,没有+

    赵仁初看着一脸严肃的刘庚得,还想要说什么,却被丁一平一把拉了出来,此时此刻,丁一平可不管他赵仁初是不是听我的话,他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保全自己。

    就在两人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刘庚得突然慢条斯理道:“仁初同志为政法工作操心费力,辛苦了大半辈子,也该歇歇了,以后就不要让他这么辛苦了。”

    正在出门的赵仁初,本来就惶恐不已的心,此时更是不知道了方向,如果不是丁一平拉着他,此时脚下一软的他,恐怕当场就跌坐在地上了。

    不要再辛苦,那岂不等于就成了省政法委的闲人了?而这等提前退休的日子,他可真不想过。在懵懵懂懂的被丁一平拉着走了出来之后,赵仁初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办公室在哪个方向了。

    丁一平在来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一把甩开了拉着赵仁初的手,冷冷的看了赵仁初一眼之后:“赵仁初同志,刘书记爱护你这老同志,从明天起,你就在档案室上班吧。”

    如果说政法委最清闲的地方是什么地方,那就是档案室,每天除了面对一摞摞的档案,真的没有什么地方,而去了档案室,那就真的跟千年不见光日的老古董一般,整个人都会发霉的。

    想着档案室那几间阴森森的办公室,赵仁初就觉得自己的头一阵发懵,嘴唇碰了碰,想给丁一平说说自己其实还年轻,那一瞬间,只觉气血上涌,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